汪维真 牛建强:明代士人复姓现象及其文化意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 次 更新时间:2020-05-15 22:30:35

进入专题: 明代   士人   复姓   改姓   孝道  

汪维真   牛建强  
然继养之家恩泽也重。正如崔涯所说: “无生父母则无此身, 至得生活以致有今日者, 又养父母之恩也。”4因此, 无论是本生家庭还是继养家庭, 皆需感恩报答。上述各种处理方式, 皆在曲全恩义, 在儒家文化所提倡的孝道与报恩之间求取平衡。孝敬父母、知恩图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是贤德之人必须具备的素养。也正因此, 复姓本身以及在复姓过程中几方关系的妥善处理, 对于倡行儒家伦理道德、“启孝爱而厚俗化”5有着文化建设上的意义。

  

   五、余论

  

   明代的复姓活动, 从太祖立国到崇祯末年连绵不断。复姓者除了本文所讨论的士人阶层外, 还有武将士卒、平民百姓乃至净身宦官, 而以士人复姓最为突出。士人由于漫长的习读过程, 儒家的孝道、本根和尊亲意识逐渐内化, 并贯穿到日常生活之中。起先, 祖先或出于经济拮据的现实考虑, 无奈入赘、出继、随母嫁而改从他姓。随着子孙读书应举的成功, 实现了个体身份的上行流动, 在拥有荣耀的政治地位和独立的经济地位之后, 这种转身便促动和刺激了其内心的孝道意识和本根自觉的异常勃发, 寻求复姓的愿望便由追求层面转化为现实结果, 其引领孝道、敦厚风俗的文化建设意义也就彰显出来。从长时段的历史比较来看, 士人读书应举成功后复姓的现象在宋代即已有之, 到了明代则更为普遍, 除了科举社会成熟程度差异的间接作用外, 国家政策和政治环境则是主要因素。宋代执行严格的避讳制度, 这在某种程度上与复姓相矛盾, 从而限制了宋代复姓政策的推出和复姓的灵活性。而明朝从太祖立国起, 便把复姓视为国家教化体系的组成部分而大力支持, 还从政策和法律上予以保障。当国家力量与士人的主观愿望一致时, 复姓行为成为普遍现象则是必然的。

   明朝立国之初, 国家以强力严禁养异姓子以乱宗族。如洪武三十年颁行《大明律》规定:“其乞养异姓义子, 以乱宗族者, 杖六十。若以子与异姓人为嗣者, 罪同, 其子归宗。”1弘治年间, 《弘治问刑条例》又规定: “若义男女婿为所后之亲喜悦者, 听其相为依倚, 不许继子并本生父母用计逼逐。仍依大明令分给财产。”后来的《嘉靖问刑条例》、《万历问刑条例》皆沿袭此例。2该例允许无子者与义男、女婿相为依倚, 并分给财产。从表面上看, 其与明初律文相悖, 然结合前面士人复姓时对继养家庭的种种处置办法, 这其实也有香火嗣续不能断绝的传统文化的支撑和历史变迁的原因, 这样改姓就有了一定的存在空间。也即是说, 改姓和复姓这样对立的两种现象具有共生环境。

   改姓与复姓是一组对应的概念。改姓在先, 复姓在后, 复姓的时机和可行性受到改姓原因的制约。改姓原因虽然复杂, 3但大体可归为两类:一类是非政治性的, 另一类则是和政治有关联的。前者主要由个人及家庭情况引发, 比如出赘、继绝、养子、从外家、随母嫁等。本文所研讨的复姓事例即属此类。该类型的当事者对复姓时机的把握具有一定的自主性,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申请者皆能实现愿望。前面征引过嘉靖年间魏校请求复姓的疏文, 但其请求并未获允。与政治相关联的改姓, 如赐姓、贬姓、避讳改姓、避祸改姓等, 当属改姓中的特殊情况。在其所处的时代, 当事人及其子孙一般不敢轻易提出复姓, 故其复姓时机非个人所能掌控。

  

   注释

  

   11 《现代汉语词典》“复姓”条,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2年, 第410页。

   22 参见《蜀书一三》“马忠传”与“王平传”, 《三国志》卷43, 北京:中华书局, 1982年, 第1048—1050页。

   33 梁潜:《罗氏复姓序》, 《泊庵集》卷6, 《文渊阁四库全书》, 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 1986年影印本, 第1237册, 第304页。

   44 刘球:《周氏复姓记》, 《两溪文集》卷6,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43册, 第488页。

   55 方孝孺:《丁氏复姓序》, 《逊志斋集》卷13, 《四部丛刊初编》,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36年影印本, 第15页a、14页b。

   61 申时行:《申氏宗谱序》, 《赐闲堂集》卷10,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济南:齐鲁书社, 1997年影印本, 集部, 第134册, 第197页。

   72 王直:《郭处士墓志铭》, 《抑庵文后集》卷31,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42册, 第213页。

   83 刘球:《周氏复姓记》, 《两溪文集》卷6,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43册, 第488页。

   94 参见王世贞:《皇明奇事述四·大臣复姓》, 《弇山堂别集》卷19, 北京:中华书局, 1985年, 第344页。

   105 凌迪知:《氏考下·复姓第一》, 《氏族博考》卷4,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957册, 第855—857页。

   116 王圻:《氏族考·改姓诸臣》, 《续文献通考》卷212, 《续修四库全书》,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年影印本, 第766册, 第214—215页。

   127 目前仅见戴思哲:《明代大学士李本为什么退休后改姓吕——吕府与吕家史》, 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编:《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10卷, 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 2009年;高楠:《宋代归宗改姓问题初探——从〈建炎元年兵士张德状〉谈起》, 姜锡东主编:《宋史研究论丛》第12辑, 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 2011年;王瑞来:《“范仲淹”问世——文正的归宗更名》, 《文史知识》2012年第6期。

   138 历史时期的复姓, 多与归宗相联, 因有“复姓归宗”的说法。关于“归宗”, 传统解释为“出嗣异姓或别支的嗣子, 仍回本族”, 即复姓者在复姓后回到原乡居住。不仅恢复了祖姓, 还实现了生活空间上的回归。而从血缘上找到本根, 理清统系、房支和行辈, 将复姓者归入宗谱, 实质上也是归宗。明代士人复姓虽有当世改姓而复姓的, 但多是在改从他姓数代后有了功名者才寻求复姓的。这种情况未必存在居住空间上的迁移, 但其复姓入谱的归宗含义是不言而喻的。

   149 《选举志一》, 《明史》卷69, 北京:中华书局, 1974年, 第1688—1689页。

   151 陈循:《罗处士传》, 《芳洲文集》卷10, 《续修四库全书》, 第1327册, 第598—599页。另, 王直《参政罗君神道碑》 (《抑庵文后集》卷24,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42册, 第19页) 所记改姓始祖为“均瑞”, 与陈循所记不同。 (按, 陈循《罗处士传》中未交代其复姓时间, 但称罗氏“既复姓, 命长子璂为乡校弟子员”, 据此可推定罗氏复姓在其子入学之前;陈氏叙述作传理由时, 提到自己与罗氏长子“璂同乡校”、次子“谌同乡举”, 而陈循系永乐十三年状元。综合这些信息, 可以推知罗氏复姓时间在永乐年间或更早。另, 复姓者复姓前后姓氏不同, 文中称谓难以统一, 故据叙述场景而变通)

   162 此段文字综合焦竑《国朝献征录》卷100《琼山教谕赵撝谦传》 (上海:上海书店, 1987年影印本, 第4485—4486页。按, 该书影印时省称为《献征录》, 不妥, 仍以全名称之) 、赵谦《赵考古文集》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29册, 该本著录为赵撝谦) 卷2“附录”中之《琼州吴秀才上姜参政书》 (第702 —703页) 和《赵頀寄原乡书》 (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初八日, 第704页) 内容而成。据载, 姜英成化十九年任广东左参议 (《明宪宗实录》卷236, 成化十九年正月丙辰, 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1962年影校本, 第4019页。按, 以下所引明代实录, 版本同此) , 弘治三年由此职升任广东左参政 (《明孝宗实录》卷42, 弘治三年九月丁丑, 第868页) , 故吴頀成化年间复姓时姜氏任参议而非参政, “上姜参政书”的题名当系后来所加。

   173 《沈氏复姓记》, 《文征明集》卷19, 周道振辑校,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年, 第490页。

   181 此段文字综合归有光《外舅光禄寺典簿魏公墓志铭》 (《震川先生集》卷18, 周本淳校点,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1年, 第443—444页) 、魏校《复姓疏》 (《庄渠遗书》卷1,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67册, 第681页) 、徐中行《明太常卿赠正议大夫资治尹礼部右侍郎恭简魏公墓碑》 (《天目先生集》卷15,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集部, 第121册, 第758—759页) 、同治《苏州府志》卷61《明举人》 (《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 台北:成文出版社, 1968年影印本, 第5号, 第1581页) 信息而成。

   192 雷礼:《敕使郧阳行实》“高琬”, 《国朝列卿纪》卷112, 《续修四库全书》, 第523册, 第740页。

   203 陆简:《奉政大夫南京户部郎中陆公事状》, 《龙皋文稿》卷15,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集部, 第39册, 第338—339页。

   214 《成化二年会试录》,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会试录》, 宁波:宁波出版社, 2007年影印本, 第16页b。

   225 《成化二年进士登科录》,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 宁波:宁波出版社, 2006年影印本, 第7页b。

   236 霍韬:《赠都察院右都御史礼部左侍郎致斋黄公宗明神道碑》, 焦竑编:《国朝献征录》卷35《礼部三》, 第1440页。

   241 杨士奇:《况氏族谱序》, 《东里续集》卷13,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38册, 第536页。

   252 楚庄:《古代的避讳制度及其影响》, 《河北学刊》1993年第2期。关于避讳问题, 学界成果颇丰, 恕不赘列。

   263 梁潜:《罗氏复姓序》, 《泊庵集》卷6,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1237册, 第304页。

   274 赵永泉:《明代公讳宽疏考》, 《沈阳大学学报》2009年第6期。

   285 参见《明太祖实录》卷218“洪武二十五年六月丁卯”条, 第3205—3206页。

   296 宋濂:《邹氏复姓孙氏序》, 《宋学士文集》卷39, 《四部丛刊初编》, 第2页b。

   307 参见方孝孺:《丁氏复姓序》, 《逊志斋集》卷13, 《四部丛刊初编》, 第14页a—15页b。

   318 参见凌迪知:《氏考下·复姓第一》, 《氏族博考》卷4, 《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957册, 第856页。

   329 参见《况太守集》卷7《陈情奏疏》之《请复姓奏 (宣德四年五月二十三日) 》第70页、《请赐复姓诰命奏 (四年九月初四日) 》第70—71页及卷6《诰命·赐复姓制词 (宣德五年二月二十一日) 》第66页。

   33大礼议详情, 可参考田澍:《嘉靖革新研究》,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2年, 第41—59页。

341 《正典礼第一 (正德十六年) 》, 《张璁集》卷1, 张宪文校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明代   士人   复姓   改姓   孝道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19.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 Historical Research 2014年0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