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莉:评点式批评的历史演进及其当代运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 次 更新时间:2020-05-14 08:38:46

进入专题: 评点式批评  

李雪莉  

   评点式批评在中国古代诗文、乐曲、书画、小说等领域曾被广泛应用,很多评点家的妙评令读者心旷神怡、手不释卷。中国古典小说理论与美学大多存在于序跋、笔记与评点当中,直到近代才产生小说专题论文,而评点则是中国古典小说理论与美学的主要形式。

   对于评点的来源,有些学者认为是中国古代的训诂学与历史学。训诂主要是解释古书中词句的意义,对于一般文章中结构、章法、布局、修辞等属于文学批评或艺术表现范围内的问题,几乎概不涉及。但发展到唐代,部分训诂已超出解释词句的范围,解释与注释多了许多主观成分。史著中的“论赞”是史学家对历史人物与历史现象的评述,如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这一体例影响了中国文学评点的产生,对历史上文学人物的“论赞”更是颇有价值的文学评论。此外,还有一些学者认为,评点来源于中国的经学注疏、选学与文章学传统。经学注疏的随文释义、义疏分节、断句符号、释义的要求与形式大大影响了评点的体例,选学与文章学传统则对评点的具体操作具有指导性意义。评点最初在诗文领域有较大发展,明中叶以后才风行于小说、戏曲领域。

   宋代刘辰翁的《世说新语》评点实开古代小说评点的先河,其以眉批形式对书中的人、事、叙述、描写等发表见解,虽量少,但已属文学批评范畴。到了明代万历年间,李贽开始把小说作为一种审美创造活动,对之进行理论研究。《李卓吾先生批评忠义水浒传》运用眉批、夹批和回末总评,探讨小说的真实性、人物塑造、形式美等问题。此书引入“照应”“针线”“跌宕”“虚实”等诗歌评点常用语汇,创造了“埋伏”“悬念”等小说评点新名词,评点生动活泼、诙谐幽默,深受读者喜爱。

   明末,小说评点空前崛起,在当时不仅是一种文学批评,而且成为一种时髦和包装,甚至是一种广告效应。这一时期的评点家金圣叹丰富了小说评点的形式,对小说的本质特点、人物形象塑造、情节设置、整体布局和结构安排等进行了独到的评点,总结了人物描写方法、章法、句法、字法等,使中国古典小说评点无论在体例上还是内容上都走向成熟。毛宗岗继承了金圣叹的小说评点形式,并对金圣叹的叙事及人物塑造理论加以发挥,总结了小说的多种叙事方法。张竹坡的《金瓶梅》评点在读法中从大处一一说尽,对人物、结构、语言、主旨等评点精细入微,丝丝入扣,并总结了新的技法。

   清代乾嘉学派的崛起使小说评点发生了重要变化,评点中时夹训诂与考证,评点更加严谨精辟。脂砚斋《红楼梦》评点总结小说的艺术手法,发展了中国小说批评理论,丰富了批评语汇。至此,小说评点成为一种拥有广泛群众性和社会影响的批评与美学形式。随着近代小说批评的转型,以梁启超为代表的小说理论家提倡采用论文形式,认为评点随性感发、零碎涣散、缺乏体系,评点式批评开始逐渐衰落。

   到了当代,中国小说评点本又大量出现,表明这一富有中国特色的小说评点形式被重新运用到小说批评中。这些评点本可分为两种类型:一是当代人评点古典名著。《三国演义》有李国文、陈文新、沈伯俊、周泽雄的评点本。《红楼梦》有周汝昌、冯其庸、梁归智、蔡义江、王志武、王蒙、张俊、刘勇强的评点本。另外,还有高晓声评点《三言精华》、陈美林评点《儒林外史》、刘心武及卜键评点《金瓶梅》、苏兴及潘建国评批《西游记》、谭帆评注《水浒传》。二是现当代文学作品评点。如孔庆东评点鲁迅小说、吴中杰评点鲁迅小说、子通评点张爱玲《十八春》、冯其庸等评点《金庸武侠全集》、雷达评点《白鹿原》。贾平凹的作品《秦腔》《浮躁》《白夜》《高老庄》《土门》均有评点本出版。另外,还有野莽主编的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绘画评点本。当代中国小说评点式批评不同于论文批评,是对古代小说评点的继承与发展,可与现代论文批评形成互补,共同引导读者,促进作品的传播。

   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标志着中国第一篇具有现代意义的文学批评专题论文产生。与小说评点相比,论文批评注重理论的抽象、概括与综合,相关结论尽管内涵和外延都很精确,却常常因为过于抽象而很难和作品的感性形式相对应。小说评点灵活、自由、容量大,可以总结作家创作、分析作品细节、指导读者阅读。与那种脱离作品的先验的、空洞的理论和批评大不相同,小说评点注重反复阅读、分析、揣摩、研究、品味,可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加深对作品的理解,提升审美感受能力。当然,小说评点多从具体着眼,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批评零散及理论深度不够等问题。

   当代小说评点继承了古代小说评点形式,如果再将其与现代学术规范相结合,必然可以焕发出新的生命力。中国具有丰富的优秀传统批评资源,要建构中国自己的文学批评体系,就需接续古代传统批评中的精华,阐释新时代的文学现象。当代小说评点不仅将中国传统批评的优长发挥出来,而且结合现代学术规范的思辨特征,焕发出了新的活力。作家野莽认为:“要是在圈点和旁批中尽兴地表达感觉,在眉批和总评中严谨地阐述理论,我就不信,中国式的评点文学不能发扬光大,推陈出新。”

   此外,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及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人们更喜欢阅读一些“短、平、快”的内容,而对那些篇幅较长的小说评论望而却步。在这种相对浮躁的阅读环境下,评点式批评可帮助读者平心静气阅读作品。因此,在学者谭帆看来,“小说评点的传播价值大致表现为内外两端,就外在现象而言,是指小说评点对小说传播和普及的促进。而就内在形态而言,则表现为评点本身在欣赏层面上对读者的阅读影响和指导作用”。可见,当代小说评点除了可以对文学实践发挥批评与指引功能以外,更能在新型文化环境中促进小说作品的传播。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进入专题: 评点式批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01.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