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昇:南北朝隋唐士族向城市的迁徙与社会变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0 次 更新时间:2020-05-11 21:01:30

进入专题: 士族   民变   社会变迁   南北朝   隋唐  

韩昇  
京兆府解送贡士, 基本都以高第录取;“争解元”条又说:“同、华最推利市, 与京兆无异, 若首送, 无不捷者。”而且, 京兆与同、华州贡士名额也比其他州多得多, 会昌五年 (845) , 规定各地选送举子名额, 京师国子监数量多, 且不论, 东监、同、华州及河中府所送进士不超过三十人, 明经不超过五十人;其他道选送者, 进士最多不过十五人, 明经二十人;最少的如金汝、严丰、福建、黔府、桂府、岭南、安南、邕容等地, 进士不得超过七人, 明经十人。两京与同、华地区的优势一目了然。更有甚者, 在及第者心目中, 必须是两京及第才有荣誉可言。隋唐先后于长安和洛阳设立东、西监, 《唐摭言》卷1《两监》说:

   开元已前, 进士不由两监者, 深以为耻……李肇舍人撰《国史补》亦云:天宝中, 袁咸用、刘长卿分为朋头, 是时常重两监, 尔后物态浇漓, 稔于世禄, 以京兆为荣美, 同、华为利市, 莫不去实务华, 弃本逐末。故天宝二十载, 敕天下举人不得言乡贡, 皆须补国子及郡学生。

   学校生本来就享受国家的照顾, 《新唐书》卷51《食货志》记载:

   国子、太学、四门学生、俊士、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同籍者, 皆免课役。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 士人向两京为代表的中心城市迁徙, 更是大潮滚滚。

   前述弘农杨於陵进士及第后, 入京任高官, 定居于长安新昌里59。其子杨嗣复, 进士及第, 文宗朝任宰相;三子杨绍复, 登弘辞科。“大中后, 杨氏诸子登进士第者十人:嗣复子授、技、拭、□, 绍复子擢、拯、据、揆, 师复子拙、振等。”60如此骄人的成绩, 无疑与其居住在京城密切相关。

   下面再看几个士族迁徙的例子。

   博陵崔氏 崔损, 《旧唐书》卷136本传记载:“博陵人。高祖行功已后, 名位卑替。损大历末进士擢第, 又登博学宏词科, 授秘书省校书郎, 再授咸阳尉。”贞元十二年 (796) 任宰相, 家居长安。其家族再兴, 有赖于崔损科第仕宦。

   崔元略, 《新唐书》卷160本传载其举进士, 历任京兆尹、户部尚书等职。其子铉, 登进士第, “会昌三年, 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崔铉府第在长安通义坊61, 其子沆, “登进士第, 官至员外郎, 知制诰, 拜中书舍人。”“元略弟元受、元式、元儒, 皆举进士第。”元式, 曾在宣宗朝任宰相。元受“子钧、□、铢相继登进士第, 辟诸侯府。”62

   崔弘礼, 《旧唐书》卷163本传载其进士及第, 历仕宪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 曾任户部尚书、刑部尚书、左仆射等职。大和四年 (830) 十二月卒, 葬于东都63, 可知已迁移至洛阳。

   清河崔氏 崔群, 《旧唐书》卷159本传记载:“十九登进士第, 又制策登科, 授秘书省校书郎, 累迁右补阙。”宪宗朝官至宰相, 定居于长安新昌坊, 家庙设于崇业坊64。

   崔邠, 据《旧唐书》卷163本传记载:崔邠进士及第, 又擢贤良方正科。其弟郾、鄯、郸皆进士出身。兄弟同居长安光德里。

   范阳卢氏 前述卢纶, 有四子:简能、简辞、弘正、简求, 皆进士出身, 任官于文宗、武宗时代。家居洛阳。简能子知猷, 简能继子玄禧, 弘正子虔灌, 简求子嗣业、汝弼, 皆进士及第。

   卢迈, 《旧唐书》卷136本传载其“两经及第”, 德宗时官至宰相, 家族迁于洛阳。

   卢钧, 《新唐书》卷107本传记载:“系出范阳, 徙京兆蓝田。举进士中第, 以拔萃补秘书正字。”宣宗朝任吏部尚书, 居于长安务本坊, 致仕后归洛阳集贤里第65。

   太原王氏 王播66, 《旧唐书》卷164本传记载, 他与弟弟王炎、王起, 贞元中进士及第, 王播官至宰相, 王炎任太常博士, 王起任尚书左仆射, 兄弟移居京城光福里。王炎的儿子王铎, 会昌初进士及第, 懿宗时官至宰相, 家住长安永宁坊67。

   王质, 《旧唐书》卷163记载, 其曾祖王勉登进士第, 他本人则在元和六年 (811) 登进士甲科, 任官于文宗朝, 其家自南方迁回长安。

   河东裴氏 裴度, 《旧唐书》卷170本传记载:“贞元五年进士擢第, 登宏词科。应制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 对策高等。”裴度为元和中兴名相, 历仕宪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 “东都立第于集贤里, 筑山穿池, 竹木丛萃, 有风亭水榭, 梯桥架阁, 岛屿回环, 极都城之胜概。”在西京也筑有宅第。

   赵郡李氏 李固言, 《旧唐书》卷173本传记载:“元和七年登进士甲科”, 文宗朝曾任门下侍郎、平章事, 宣宗朝拜太子太傅, 分司东都, 在长安和洛阳均有宅第68。

   陇西李氏 李翱, 《旧唐书》卷160本传记载:“贞元十四年登进士第, 授校书郎。”历仕德宗至武宗七朝, 东都旌善里有宅69。

   吴郡陆氏 陆贽, 《旧唐书》卷139本传记载:“苏州嘉兴人。父侃, 溧阳令, 以贽贵, 赠礼部尚书。贽少孤, 特立不群, 颇勤儒学。年十八登进士第, 以博学宏辞登科, 授华州郑县尉。罢秩, 东归省母……时贽母韦氏在江东, 上遣中使迎至京师, 绅荣之。俄丁母忧, 东归洛阳, 寓居嵩山丰乐寺……贽父初葬苏州, 至是欲合葬, 上遣中使护其柩车至洛, 其礼遇如此。”据此可知, 陆贽家在苏州, 在他官场得意后, 才迎母亲定居洛阳, 后来父母合葬于此, 则其籍贯自然也将随之改变。

   陆澧, 《旧唐书》卷179本传记载:“吴郡人。徙家于陕, 今为陕州人……, 光启二年登进士第”, 昭宗朝官至宰相。

   到了中晚唐, 士族政治社会已趋式微, 迁居城市的士族, 与原籍地宗亲的关系更加疏远。崔玄亮的例子反映了当时普遍的情况。《新唐书》卷164本传记载, 崔玄亮为磁州昭义人, “贞元初, 擢进士第, 累署诸镇幕府。父丧, 客高邮, 卧苫终制, 地下湿, 因得痹病, 不乐进取。”文宗时官至右散骑常侍, 晚年“移籍归东都……遗言:‘山东士人利便近, 皆葬两都, 吾族未尝迁, 当归葬滏阳, 正首丘之义。’诸子如命”。崔玄亮的遗言, 也见于白居易为其所作《唐故虢州刺史赠礼部尚书崔公墓志铭》。崔玄亮初入仕途之时, 家未迁徙, 故他奔丧而客居高邮。宪宗朝再起任官后, 才迁家于洛阳。像他这种情况, 并不少见。而这些迁入两京的士族, 已经不再归葬原籍地了, 故崔玄亮归葬这种以往时代理所当然的事, 反倒罕见而显得与众不同。

   上面主要列举名门大姓的事例, 因为在对待科举问题上, 他们具有代表性。而且, 学界对唐朝中后期士庶之别有争论, 有些研究者认为士族轻视科举, 重门第。重门第是毫无疑问的, 但对于科举, 却不见得轻视。科举为仕宦正途, 士族是认同与遵守的, 上述例子足以为证。士族出身者看不起寒庶, 认为他们浮华, 因而对专以文词取士有异议。反浮华不能等同于反科举, 应予区别, 此问题需要专题研讨。

   杨於陵、崔元略、崔、卢纶、王播等家族的例子, 都表明士族家门的兴旺, 在社会上受人尊敬, 关键在于科举人才辈出, 飞黄腾达。时代越往后推移, 任官资格对于文化的要求越高, 中晚唐的宰相, 绝大多数出身科举。虽说科举不一定保证当大官, 但没有科举出身则不易高升, 皇室成员也难例外, 即所谓“开元以后, 四海晏清, 士无贤不肖, 耻不以文章达”。“是以进士为士林华选, 四方观听, 希其风采, 每岁得第之人, 不浃辰而周闻天下。故忠贤隽彦韫才毓行者, 咸出于是。”70士族受人尊敬, 本来就在于文化, 科举兴盛, 更强调文化, 以文化维持家族不坠, 以科举光大门第, 社会发展到此阶段, 门第和科举形成内在的文化统一性, 门第本身就包含文化高尚的意义。而要保持文化地位, 就必须居住于文化资源集中的城市。因此, 本期士族向城市的迁徙, 文化的因素日益突出, 越来越重要。

   其具体而醒目的表现, 是士族向政治、文化资源中心地的两京高度集中。随着文化因素比重增高和社会进一步繁荣, 发展与生活条件良好的城市越来越多, 士族迁徙的目的地就不像政治性移民那样高度集中于两京, 而具有更加广阔的空间。各个家族根据自身的实力与条件, 也向两京以外的区域中心城市迁徙, 且在不断增多。这是“安史之乱”后另一个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的倾向。这里仅考察士族向江南城市的迁徙。

   唐朝中叶以降, 北方士族自愿南迁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最重要的原因, 首先是南方开发日渐成熟, 经济发达, 特别是南方城市蓬勃兴起。“安史之乱”以后, 江南成为唐朝财政重心所在, 权德舆说:“江、淮田一善熟, 则旁资数道, 故天下大计, 仰于东南。”71高级官员在朝执掌枢要, 出朝则到江南任职, 故江南备受重视, 政治地位大为提高。其次是北方藩镇林立, 河北阳奉阴违, 桀骜不驯, 政局不稳。故迁居江南者, 越来越多。

   赵郡李绅, 《旧唐书》卷173本传记载:“润州无锡人。本山东著姓……父晤, 历金坛、乌程、晋陵三县令, 因家无锡…… (绅) 元和初, 登进士第, 释褐国子助教, 非其好也。东归金陵。”

   李逊, 《旧唐书》卷155本传记载:“父震, 雅州别驾。世寓于荆州之石首……逊幼孤, 寓居江陵。与其弟建, 皆安贫苦, 易衣并食, 讲习不倦。”其子李景业, 24岁中进士第, 任秘书省校书郎、随江西观察使裴谊任观察判官、大理评事、团练判官等职, 后任池州刺史。会昌五年 (845) 卒于宣城。72

   这是典型的因任官而迁徙的例子, 李绅的父亲到江南当县令, 把家都搬到江南, 籍贯也改成“润州无锡”。李逊的情况大同小异, 到了第二代以后, 都不愿再回北方。

   北方士族到南方来, 与当地士族通婚, 更彻底南方化。如陇西李戡, 其父李嶝任婺州浦阳尉, 娶吴兴沈氏。李戡曾举进士, 耻不肯试, 归晋陵阳羡里。文宗朝任平卢节度使王彦威巡官, 后死于洛阳。值得注意的是他死后归葬于常州义兴县, 显然早已把江南视同本籍地。73

   南方城市繁荣, 文化环境也不错, 和北方藩镇割据、社会动荡不安相比, 南方更多一些宁静, 故北方士人喜欢到南方研求学问, 耕读讲学者, 不乏其例:

   《旧唐书》卷163本传:隋末河东大儒王通的五世孙王质, “少负志操, 以家世官卑, 思立名于世, 以大其门。寓居寿春, 躬耕以养母。专以讲学为事, 门人受业者大集其门。”

   《旧唐书》卷155本传:窦群, “扶风平陵人……群兄常、牟, 弟, 皆登进士第, 唯群独为处士, 隐居毗陵, 以节操闻……兄常字中行, 大历十四年登进士第, 居广陵之柳杨。结庐种树, 不求苟进, 以讲学著书为事。”

   良好的文化环境, 让迁居南方的士族照样可以得到很好的教育, 到科场博取功名。《旧唐书》卷177《杨收传》载, 弘农杨遗直, “家世为儒, 遗直客于苏州, 讲学为事, 因家于吴。”有子四人:发、假、收、严, 均为进士出身。 《新唐书》卷182本传, 赵郡李珏, “其先出赵郡, 客居淮阴。幼孤, 事母以孝闻。甫冠, 举明经……更举进士高第。”

江南富庶, 容易安身立业。《新唐书》卷194本传, 甄济为定州无极人, “来辟为陕西襄阳参谋, 拜礼部员外郎。宜城楚昭王庙地广九十亩, 济立墅其左…… (其子逢) 幼而孤, 及长, 耕宜城野, 自力读书, 不谒州县。岁饥, 节用以给亲里;大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士族   民变   社会变迁   南北朝   隋唐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253.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 Historical Research 2003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