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季风:迈向新时代的中日经济关系:机遇与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0 次 更新时间:2020-05-07 15:09:42

进入专题: 中日经济关系   新冠肺炎  

张季风  

   摘要:中国和日本都进入新时代,而今年国家主席习近平还可能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届时中日关系将进入新时代,多重的新时代为中日经贸合作开辟了更广阔的前景。但与此同时,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给中日经贸关系提出了新的挑战,未来的中日经济关系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面对复杂多变的局面,进一步强化中日经贸合作是中日两国的最佳选项。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到中美战略博弈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学会变“危”为“机”。在共同抗击疫情过程中,中日两国人民守望相助,疫情拉近了两国人民的关系,这为中日经贸合作向纵深发展营造了更好的环境。中日两国在双边贸易、双边投资、财政金融合作、第三方市场合作以及区域经济一体化等领域的合作空间极为广阔,特别是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领域以及新型传染病防控、应对老龄化社会等方面的合作更是大有可为,迈向新时代的中日经济关系会更加行稳致远。

   关键词:中日关系;中日经贸合作;美国因素;抗击疫情;第三方市场合作

   作者简介:张季风,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二级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对中日经济关系而言,又出现了三个新时代,其一是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其二是日本进入了 “ 令和 ” 新时代,其三是中日关系迈向了新时代。中国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今后主要任务是解决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为中日经济合作开辟了更广阔的空间;日本进入令和时代预示着日本经济将进入新的发展时期,也为中日经济合作提供了新的机遇;2020 年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中日两国人民守望相助,疫情拉近了两国人民的关系,而今年国家主席习近平还将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届时中日关系将进入新时代,这必将为中日经贸合作向纵深发展打下更坚实的基础。在多重新时代的背景下,中日关系不断改善,双方的共同利益和共同关切不断增多,机遇也会不断增多。

   但还应当看到,中日经济关系还面临诸多挑战,例如,中日两国之间一些结构性矛盾尚未得到解决,还存在诸多隐患和变数;中日经贸关系还存在许多不平衡。虽然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协定已经签署,但并未改变中美长期博弈的大趋势。从全球视野看,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对经济全球化的冲击程度还难以估量,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也给中日经济关系带来了新的挑战。未来的中日经济关系机遇与挑战并存,面对复杂的局面,保持清醒的头脑,变 “ 危 ” 为 “ 机 ” ,进一步加强中日经贸合作是中日两国的最佳选项。

  

   一、中日经济关系的既往与现在

   回首以往,自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虽然两国关系风风雨雨,一波三折,但经过长期的合作,中日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不断提高,形成了 “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局面。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两国经贸合作已经形成 “ 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 ” 的合作格局,成为中日关系的 “ 压舱石 ” 和 “ 推进器 ” 。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日本通过对华贸易、直接投资、开发援助、科技合作等方式对中国现代化建设给予了宝贵支持,同时,日本也获得了巨大市场和丰厚利益,这是合作共赢的结果。以下分四个阶段,对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中日经济关系进行简要分析。

   第一个阶段(1972—1978年),为双边贸易扩大时期。这一时期的中日经济关系虽然由过去的民间主导转为政府主导,但依旧是单一的贸易往来。与此前的 20 年的不同点在于,贸易规模大幅度增加,而且一直是稳步增长。1972 年中日双边贸易总额仅为 10.38 亿美元,1978年猛升至48.2亿美元。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时期中日贸易质量发生了重大变化,技术贸易空前扩大。在这一时期,中日两国缔结了《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为双边经贸合作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第二阶段(1979—2000年),为全面经贸合作期。这一阶段除了中日双边贸易持续扩大之外, 1979 年日本政府开始对华实施政府开发援助( ODA ),与此同时,日本企业也开始对华直接投资,中日经济关系从此进入贸易、投资和政府资金合作的全面合作阶段。中国的改革开放为中日经贸合作开辟了广阔的前景,中日经济关系进入了黄金时代。

   第三阶段(2001—2009年),为经贸合作深化期。2001年中国加入WTO,标志着中国全面融入全球化,对外开放进入崭新阶段。中日经济关系也进一步深化,不仅双边贸易额、日本对华投资额迅速扩大,而且中日之间在财政、金融领域以及区域经济一体化也展开合作,特别是在 “ 走出去 ” 大战略下,中国企业开始对日直接投资,尽管投资额还很少,但毕竟结束了两国之间单向投资局面。这一时期,中日关系也出现新的变化,即从过去的 “ 政经双热 ” 变为 “ 政冷经热 ” 。

   第四阶段(2010至今),为经贸关系转型期。2010 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失落感增强,战略焦虑凸显。从中日关系的大背景来看,以2010年9月 “ 撞船事件 ” 为转折点,中日关系转冷,而在2012年日本政府悍然宣布钓鱼岛 “ 国有化 ” 后两国关系降至冰点。伴随着中日政治关系的恶化,双边经济关系也出现剧烈波动。构成中日经济关系的四大支柱:双边贸易、双边投资、财政金融合作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几乎全线受阻。中日贸易额在2011年达到3429.9亿美元高点之后,2012—2016年出现连续5年负增长;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在2012年达到73.8亿美元后, 2013—2016年出现连续4年负增长,投资额降至高峰期的一半以下。同期中日财政合作、金融合作也几乎停滞。中日韩FTA谈判、 RCEP谈判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2017年以来,随着中日关系的改善,中日经贸关系也随之得以恢复。2017—2018年,中日贸易和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双双出现了两年的正增长。2018年可以说是中日关系和中日经济关系的丰收年,这一年中日双边贸易额恢复至 3276.6亿美元,日本对华直接投资恢复到38.1亿美元。不仅如此,在当年10月安倍首相访华期间,中日双方还举办了第一次 “ 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 ” ,签署了总额为180亿美元的52项合作协议。在“ 一带一路 ” 框架下的第三方市场合作,为中日经贸合作开辟了更广阔的空间,也标志着中日经贸合作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2018年这一年中日两国在金融合作方面又迈出了新的一步,当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与日本银行签署了《 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协议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34000亿日元。与此同时,中日两国央行还签署了在日本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2019年4月中国银行东京分行正式开始日本人民币业务清算。更令人欣喜的是, RCEP 谈判在 2019 年年底取得决定性进展,达成框架协议,尽管印度最后退出。然而,由于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中日贸易和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又双双跌入负增长。尽管如此,中日贸易仍维持在3000亿美元以上,按国别排名,日本依然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第二大出口对象国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国。中国连续十二年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据商务部统计,长期以来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稳定增长,除香港及自由港以外,日本是我第四大外资来源地区。

   综观邦交正常化以来的中日经贸合作,虽然也出现过一些波折、矛盾与摩擦,但主流是好的。无论是双边贸易、双边投资还是财政金融合作都取得了健康发展,究其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毫无疑问,我国的经济现代化政策和改革开放是形成中日紧密经济关系和健康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中日经贸合作的扩大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密切联动,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如此巨大规模的中日经贸合作根本就无从谈起。但是,除了中国经济发展自身的原因外,中日经贸合作的互补性与互惠互利性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正是这种互补性与互惠互利性相结合,实现了中日经贸合作的长期良性循环。

  

   二、中日经贸合作面临的诸多挑战

   (一)中日关系仍存在隐患

   国际关系理论告诉我们,两国的政治关系与经济关系向来都是相互影响和相互联动的,有时政治关系甚至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例如,2012年至2016年期间由于“岛争”问题导致中日关系降至冰点,其结果是经济关系也受到严重冲击。2017年以来,中日关系逐步改善, 2018年实现了两国总理的互访,这标志着中日关系进入正常轨道,但是中日之间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

   所谓中日之间的结构问题主要是指台湾问题、历史问题和领土问题。台湾问题是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政治基础, 1972年发表的《 中日联合声明 》的第二条写的十分明确,“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然而,冷战结束后,中日关系中的台湾问题日益复杂,到了安倍第二次执政期间,日本支持台独的政治势力蠢蠢欲动,尤其是蔡英文上台执政后,日台关系出现实质性提升的趋向。关于历史问题,日本并未能像战后德国那样,对战争做彻底的反省并向战争受害者真诚道歉。不仅右翼势力时常跳出来表演,政府也遮遮掩掩,历届首相中也有人公然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可以说,围绕侵略战争中日两大民族之间的和解远未形成。领土问题主要是指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中国的大量史料证明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其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日在实现邦交正常化和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就将 “钓鱼岛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 以及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达成谅解和共识,但这绝不意味着中国在复交过程中放弃过维护领土主权及海洋权益的努力。然而, 2012年日本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对钓鱼岛实施所谓 “ 国有化 ” ,严重侵犯了中国主权,也导致中日关系陷入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最紧张的局面。

   除了上述结构性问题尚未解决之外,国民感情恶化问题也亟待缓和与解决。中国外文局和日本言论 NPO 共同实施的中日关系舆论调查结果表明, 2019年受访者对对方国家的印象和对中日关系的发展评价都呈现逐渐改善的态势,特别是中国人对日本印象 “不好”和 “相对不好”的比例逐年下降,从 2016年的76.7%下降到2019年的 52.7% ,但日本人对中国印象 “不好” 和 “相对不好” 的比例仅从 2016年的91.6% 下降为84.7% ,改善不明显。国民感情若不得到尽早改善,对经贸合作的负面影响不言自明。日本人对中国的了解,其中 86% 左右来自于媒体,而日本媒体关于中国的报道未必都是客观的,其中歪曲和妖魔化中国的报道也不在少数。百闻不如一见,“去过中国”和“没去过中国” 的受访者对中国的印象是有所不同的。目前,两国政府正在积极推动中日青少年交流活动以及地方友好城市之间的交流,不断扩大的人员交往有助于国民感情的改善。

   当然,中日结构性问题的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而领土问题的解决将会需要更长的时间。特别是在日美同盟关系的前提下,“美主日从” 的局面难以改变,这也就决定了美国因素对中日关系的影响举足轻重。在中美长期战略博弈的背景下,日本随时都有可能根据美国的战略意图调整甚至改变其对华政策。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至关重要的是加强中日首脑交流,建立双方政治互信,从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出发,求同存异。同时,也需要花时间改善国民感情。

   (二)中日经贸合作还存在不平衡

中日经济关系总体健康发展,但也存在若干不平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日经济关系   新冠肺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193.html
文章来源:《国际论坛》2020年第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