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劲:科举制“投牒自举”之法溯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9 次 更新时间:2020-05-04 11:01:36

进入专题: 科举起源   投牒自举   异地察举   寄学应举  

楼劲  
四三为中, 二为下, 一不合与第。 (第635页) 《建康实录》卷16《齐下·谢超宗传》载“孝武出策秀、孝格, 五问并得上上”。 (张忱石点校:《建康实录》, 北京:中华书局, 1986年, 第626页) 是孝武帝时立制至明帝泰始三年又加以调整。

   47 《隋书》卷9《礼仪志四》载北齐每策秀、孝, “皇帝常服, 乘舆出, 坐于朝堂中楹”。 (第188页) 是其已为定制, 故有常用仪注。

   48 参见程树德:《九朝律考》卷1《汉律考五·律令杂考下》“选举不实”条, 北京:中华书局, 1963年, 第130—131页。《魏书》卷68《甄琛传》载其正光五年卒后议谥, 吏部郎袁翻议称“谥不应法者, 博士坐如选举不以实论”。 (第1516页) 是北魏《正始律》中仍有此条, 为《唐律疏议》“贡举非其人”条之源。

   49 《晋书》卷90《良吏范晷传》载其南阳顺阳人, “少游学清河, 遂徙家侨居。郡命为五官掾, 历河内郡丞”。 (第2336页) 当时的“游学”实可泛指形形色色的游历教习活动。范晷即在魏晋间因游学从南阳徙家侨居清河, 被辟五官掾即意味其可被当地察举。

   50 《南齐书》卷54《高逸臧荣绪传》, 第936页。

   51 《中国行政区划通史·三国两晋南朝卷》第6编第1章“南朝宋实州郡县沿革”第6节“徐州沿革”、第8节“东徐州沿革”, 第924—926页、第930页。

   52 《南齐书》卷34《庾杲之传》载其新野人,

   “郢州举秀才”。 (第615页) 推其被举当在宋末元徽年间, 其时新野属雍州, 杲之被郢州所举或因其家徙居, 或因其本人游历所至。《梁书》卷19《宗夬传》载其南阳涅阳人, 世居江陵, “少勤学, 有局干, 弱冠举郢州秀才”。 (第299页) 其被举似在宋、齐间, 南阳时属雍州, 江陵属荆州, 宗夬亦当因本人游历或寄居郢州而被举。

   53 《梁书》卷36《江革传》载其济阳考城人,为齐中书郎王融等所重, “弱冠举南徐州秀才, 时豫章胡谐之行州事, 王融与谐之书, 令荐革。谐之方贡琅邪王汎, 便以革代之”。 (第523页) 革家建康, 因考城时属南徐州盱眙郡而举此州秀才, 却甚赖王融之荐。同书卷49《文学周兴嗣传》载其陈郡项人, 世居姑孰, “年十三, 游学京师, 积十余载……齐隆昌中, 侍中谢朏为吴兴太守, 唯与兴嗣谈文史而已。及罢郡还, 因大相称荐。本州举秀才”。 (第697页) 刘宋以来陈郡多属豫州, 姑孰本属扬州而齐时多属南豫州, 即兴嗣因谢朏称荐被举的“本州”。同书本卷《文学吴均传》末载有广陵高爽, 工属文, “齐永明中赠卫将军王俭诗, 为俭所赏, 及领丹阳尹, 举爽郡孝廉”。 (第699页) 爽游学建康赠诗王俭, 与唐求第者“投卷”之习相类, 王俭举爽必为丹阳而非广陵孝廉。以上江革、周兴嗣皆游学获荐而被原籍所举, 高爽则因游学被异地所举, 三人被举之前理当有谒见自举之行。

   54 《北史》卷81《儒林刘昼传》, 第2730页。

   55 《魏书》卷106《地形志上》冀州条载勃海郡领县无阜城, 阜城属武邑郡。 (第2464—2465页)

   56 《三国志》卷29《魏书·方技管辂传》裴注引《辂别传》载其父为琅邪即丘长, 入其县学, “于是黌上有远方及国内诸生四百余人, 皆服其才也”。 (《三国志》, 北京:中华书局, 1959年, 第812页) 《晋书》卷75《范汪传》附《范宁传》载其东晋时为豫章太守兴学, “远近至者千余人”。 (第1988页) 可见魏晋以来地方官学亦仍可广纳游学士子。

   57 黄留珠:《秦汉仕进制度》第14章《察举以外的各种仕途》三《试学僮、博士弟子课试及博士三科》, 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 1985年, 第210—215页。

   58 《魏书》卷46《李GFDF6传》, 第1040页。

   59 《魏书》卷42《薛辩传》附《薛谨传》载其太武帝时为秦州刺史, “命立庠, 教以《诗》、《书》, 三农之暇, 悉令受业, 躬巡邑里, 亲加考试”。 (第942页) 这是地方长官依其所好施政立学, 统一的地方学制当始于献文帝此时。

   60 《晋书》卷105《石勒载记下》述其“命郡国立学官, 每郡置博士祭酒二人, 弟子百五十人, 三考修成, 显升台府”。 (第2751页)

   61 如《礼记·王制》:“命乡论秀士, 升之司徒, 曰选士;司徒论选士之秀者, 而升之学, 曰俊士。升于司徒者不征于乡,升于学者不征于司徒, 曰造士”。 (孙希旦撰, 沈啸寰等点校:《礼记集解》, 北京:中华书局, 1989年, 第364页) 这类记载显然不仅为后赵“三考修成, 显升台府”之制所取本, 也构成了李GFDF6疏述“昔之明主”云云及《魏书·显祖纪》述其所立郡国学为“乡学”的出典。

   62 以上三条引文, 分见《魏书》第1261、1452、1276页。

   63 《魏书》卷113《官氏志》载太和中官品令国子学生第七品中, (第2989页) 可推魏初以来国学生员皆已释褐入仕。这应当也是献文帝立郡国学为其生徒专设仕途的原因之一。

   64 《魏书》卷19下《南安王桢传附元英传》,第497—498页。

   65 《魏书》卷84《儒林传》序、卷55《刘芳传》, 第1842、1221—1222页。

   66 《魏书》卷32《封懿传附封轨传》, 第765页。

   67 《魏书》卷84《儒林传》, 第1842页。

   68 罗新、叶炜:《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修订本) 》五四《韦彧墓志》, 第125页。

   69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高雅墓志》述其自幼聪慧好学,

   “至于惠子连车, 南游累载, 三余之隙, 一以贯之”。 (第322页) 高雅卒于熙平四年 (519) , 与夫人司马氏合葬于天平四年, 上引文即魏末游学流行的体现。《北齐书》卷24《杜弼传》载其赵郡人, 因“家贫无书, 年十二, 寄郡学受业”。 (第346页) 则为北魏宣武帝时寄名官学受业之例。

   70 《北齐书》卷44《儒林传》, 第582—583页。

   71 据《魏书》卷113《官氏志》及《隋书》卷27《百官志中》, 魏、齐州郡学官不在九品之列,故可由地方长官自聘并被选贡。《魏书》卷84《儒林张吾贵传》述其中山人, “年十八, 本郡举为太学博士”。 (第1851页) 即其例。由于各地依法皆须立学, 有些地方立学的师资或须外聘, 《唐六典》卷30《府州县》原注述州府官学“博士、助教部内无者, 得于旁州通取”。 (李林甫等撰, 陈仲夫点校:《唐六典》, 北京:中华书局, 1992年, 第748页) 北齐州郡学博士、助教可与生徒及游学之士同被推择充举, 亦应在此背景下发生。

   72 《隋书》卷27《百官志中》载北齐国学设国子、太学、四门学博士各有品, 各郡亦设太学博士、助教及太学生。 (第757页) 其以“太学”为郡学的法定名称当沿自北魏, 至隋唐俗间或仍称州郡学为“太学”, 除循北朝习称外, 也与其生徒仍有课试举贡之制相关。

   73 秦汉以来普通出行皆须向所在官府申请过所, 以凭关津查验。《晋书》卷117《姚兴载记上》述兴鼓励游学, 敕关尉曰:“诸生谘访道艺, 修己厉身, 往来出入, 勿拘常限。” (第2979页) 《魏书》卷7上《高祖纪上》延兴二年 (472) 四月癸酉, “诏沙门不得去寺浮游民间, 行者仰以公文”。 (第137页) 是魏晋以来出入关津本有“常限”, 游学者本来就须携带相关证明文件以凭“检治”。又天一阁藏明抄本《天圣令·关市令第二十五》首条为请过所之制, 其中有“若于来文外更须附者, 验实听之, 日别总连为案”之文。(天一阁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天圣令整理课题组校证:《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 (附唐令复原研究) 》, 北京:中华书局, 2006年, 第305页) 这是长年在外者可由所经官府续补有关证明的规定, 唐宋此制必是承前发展而来, 游学应举之人所投之“牒”, 大抵也是这类由原籍和行经官府验实其况所出证明连缀而成的卷宗。

   74 《梁书》卷2《武帝纪》载天监四年(505) 正月癸卯诏“今九流常选, 年未三十, 不通一经, 不得解褐”; (第41页) 天监八年五月壬午又诏“其有能通一经, 始末无倦者, 策实之后, 选可量加叙录。虽复牛监羊肆, 寒品后门, 并随才试吏, 勿有遗漏”。 (第49页) 二诏显然相关, 后一诏所定策实通经者量加叙录, 应是在铨选环节诏策各色选人包括以门荫结品的官贵子弟, 为后世“科目选”的前身。

   75 《隋书》卷2《高祖纪下》, 第33页。

   76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修订本) 》一四八《吕武墓志》述其父祖皆官刺史、太守, “公童汪之岁, 抗节戎行, 贾谊之年, 明经高第, 解褐晋荡公内亲信”。 (第394页) 时在周武帝建德之前, “明经”为北周官学生徒通经被举者之称。同书二三一《徐纯及妻王氏墓志》述纯北周时“以秀才升第, 调国子学生, 频迁兼著作”。 (第583页) 徐纯已举秀才升第而调国子生, 应是其本为州郡学生被举之故。又道宣撰, 郭绍林点校《续高僧传》卷25《护法下·唐终南山智炬寺释明赡传》述其俗姓杜, 恒州石邑人, “十四通经, 十七明史, 州县乃举为俊士”。 (北京:中华书局, 2014年, 第935页) 时值周灭齐前后, 所谓“州县举为俊士”, 盖亦用儒经所述“俊士”、“造士”之典以喻秀孝, 可见齐周地方官学皆循北魏有课试举贡之法。

   77 《隋书》卷75《儒林房晖远传》载其隋初历太常博士、太学博士, 丁母忧后数岁复为太常博士, 旋擢为国子博士。“会上令国子生通一经者, 并悉荐举, 将擢用之。即策问讫, 博士不能时定臧否”。 (第1716页) 据此则隋文帝定国子生通经举贡之制, 应在开皇三年定令以后。

   78 《隋书》卷75《儒林传》, 第1706页。

   79 《隋书》卷73《循吏梁彦光传》, 第1675—1676页。“及大成当举”一句, 据阎步克《察举制度变迁史稿》第305页标点。

   80 《隋书》卷9《礼仪志四》, 第188页。

   81 游自勇:《唐代乡饮酒礼与地方社会》,《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

   82 《隋书》卷2《高祖纪下》仁寿元年(601) 六月乙丑下诏唯留国子学生七十人, 太学、四门及州县学并废。诏述“国学胄子, 垂将千数, 州县诸生, 咸亦不少。徒有名录, 空度岁时, 未有德为代范, 才任国用。良由设学之理, 多而未精, 今宜简省, 明加奖励。” (第46—47页) 诏文所谓“徒有名录”, 即是当时官学生徒多仅寄名就举而不勤学的写照。

   83 《隋书》卷3《炀帝纪》大业元年(605) 闰七月丙子, 诏“国子等学, 亦宜申明旧制, 教习生徒, 具为课试之法, 以尽砥砺之道”。 (第64—65页) 所谓“国子等学”, 亦犹《新唐书·选举志》述唐举贡格局中的“馆学”, 诏文要求“申明旧制”, 也就是恢复开皇之制, 使生徒得经课试而获举贡或黜退。

   84 王定保撰, 黄寿成点校:《唐摭言》卷7《起自寒苦》:“武德五年, 李义琛与弟义琰、从弟上德,三人同举进士。义琛等陇西人, 世居邺城, 国初草创未定, 家素贫乏, 与上德同居, 事从姑, 定省如亲焉。随计至潼关, 遇大雪, 逆旅不容……” (第97页) 《太平广记》卷493《杂录一·李义琛》引《云溪友议》记此事, 述有咸阳客商说逆旅主人曰:“此三人游学者, 今无所止, 奈何睹其狼狈?” (李昉等:《太平广记》,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0年影印版, 第1046页上栏) 此为今知唐代最早的进士之例, 义琛等“随计”赴京而咸阳客商称其“游学者”, 是世人仍视被举者为游学之士, 其习当自北朝而来。

  

  

  

    进入专题: 科举起源   投牒自举   异地察举   寄学应举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156.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 Historical Research 2019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