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洁:1920年代地方力量的党化、权力重组及向“国民革命”的引渡

————以奉化《张泰荣日记》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2 次 更新时间:2020-04-27 11:51:48

进入专题: 张泰荣   晚清脉络   党化   权力重组   国民革命  

沈洁  

   摘 要:

   张泰荣是奉化一个普通的小知识分子,通过研读他的日记,我们以他的个人经历为主要线索,讲 述 1920 年代不同身份、不同政治取向的地方精英完成权力重组的过程。一方面,部分在晚清已经获得威望的 人群,延续地方自治传统并将之与新的党组织接续; 另一方面,中下层知识群体在“群众运动”的口号与行动 中,开始完成党化与组织化,并在地方事务中承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地方党、派、身份芜杂交错,五卅后的反 帝热潮激发出了小知识分子自觉的国民革命意识。奉化地区的这个个案,透视出 20 世纪中国政治发源与经 过的微观情形:政党政治的脉络延续自晚清; 地方力量党化的完成则正式终结了传统中国的地方精英统治模 式; 当个人与团体经历了严密的组织化,才得以深入更多阶层、控制更多人群,并因此获得了领导中国政治的 更广泛的社会基础。

   关键词:张泰荣; 晚清脉络; 党化; 权力重组; 国民革命

  

   1920 年代初至 1927 年北伐功成、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是辛亥革命以后改变中国政治与社会面貌 的又一个关键时期。辛亥推翻帝制,共和的民国却让几乎所有人失望。也正是北洋十数年的鱼烂, 关于法治、共和、新文化、民族自决、劳工神圣的观念在政争、党争与连绵战乱中孕育、强健。此后的 新希望,中国国民党改组,确立“容共、联俄”,国共合作,国民大革命的风暴在此间酝酿。这是熟知的 “历史背景” ①。

   但我们理解大历史,需要更多“毛细血管”式的纵深,要懂得其中的力量聚散、变局及意义,还须明 白更多细节化的经过情形。重要的问题包括: 民初的帝制与反帝制、护法运动多围绕“法统”展开,从 “法统”到“党治”,为何发生、又如何转型? 撇开林林总总的地方化、民间性、商业类型的社会团体与社 会组织,在 1920 年代以前,中国已经有了体系繁多的政党、政团,为什么没有将中国政治与中国社会组 织起来,形成严密的统治力量,直到 1924 年左右,列宁主义政党形聚,这个过程才逐步完成? 新政治力 量崛起,当然不是凭空而来,与地方既有精英网络构成怎样的衔联关系? 国民大革命风暴在广东发源, 却也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迅速扩展,这种跨地方的革命是如何汇聚的? 而中国的政治力量从统一到再 度分裂,缘自怎样的因由际会? 在地方社会,精英力量的分化与重组,从晚清至民初、直至列宁主义政党 组织化的完成,这中间有各种交缠复杂的生态。这是我所要叙述的,具体的、细节化的,1920 年代中国 政治力量的党化、组织化以及伴随而发生的一系列权力重组,从浙江奉化一个普通乡间小知识分子的经 历、感知和记述讲起②。

  

   一 “剡川风潮”与地方力量的重组

   张泰荣( 1902—1978) ,奉化大桥镇人,基本经历:12 岁入高小读了三年半书,后随叔父辗转江西、北 京各地, 18 岁回奉化任小学教员, 21 岁就读宁波斐迪中学( 教会学校) 初中部,翌年复任教职,后来又在 上海江南学院法律系获得函授生文凭( 1934 年) , 24 岁执教排溪村蓬麓小学,次年在奉化加入国民党, 并加入了奉化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地方组织———剡社。1927 年,张泰荣 26 岁,与奉化名绅庄崧甫、孙表 卿等人筹划募集资金,成立了私立奉化孤儿院,任院务主任。直至 1950 年代,因病退职,几乎终身在奉 化服务乡梓。

   从张氏存世日记( 1922—1957,仅缺 1940 年) 中,我们知道,除了为数不多的赴宁波、杭州、上海、南 京等地短暂求学、访友、游玩、购物、募款,他几乎没有长时间离开过奉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地方化” 的“小知识分子”。在 1926 年之前,作为乡村小学教员,他除了时常感叹身世飘零、家计艰难,便是对乡 间小学教员地位的哀叹:薪水微薄,世界如同“食人机”,还时常遭逢乡绅校董粗言嘲讽,“唉! 可怜的乡 间小学教员,一碗饭确是含着眼泪吃的呢。”“为了经济,痛受奇耻。” ①身份微末,对地方事务,毫无参与 度。可是,在 1926 年左右,随着加入剡社和国民党,张泰荣开始越来越多参与到地方事务中,比如对地 方党务、职校、孤儿院的筹办等事,有了发言权和参与权,也开始与庄崧甫、胡颖之这些奉化党政界头面 人物讨论“行政上及邑内改革种种”事宜,在教育局、党部、县政府参与讨论邑内职校、财政等各类常务, 被推举为区党部执行委员会委员兼农工部职,加入公款公产委员会,参与设立风俗改良委员会、兵灾善 后委员会,等等;甚至,通过庄崧甫,他可以直接写信给蒋介石,为孤儿院申请经费、陪同蒋氏夫妇参观孤 儿院。从时间节点来看, 1925 年、 1926 年前后是张氏“进入地方历史”的开端:此时,他加入了社会改良 组织———剡社,并在不久后加入国民党。这个经历界分了张泰荣大半生的生命历程,也清晰勾勒了奉化 地区的地方力量从“散沙状”进入组织化、党化的历程。

   1920 年代,奉化处在这样一个外部环境之下: 1922 年、 1924 年两次直奉战争, 1924 年江浙战争,浙 江从卢永祥易手,由直系孙传芳统治,而此时的县议会、县政府均系军阀势力的延伸。另一面,国民党、 共产党的基层组织也在1922 年左右开始萌发。这其中,有显性的党组织的成立,亦有隐性的、以各种 “地方改造”名义成立的地方自治组织与进步社团。晚清以降,在废除科举、施行新政的过程中,已经可 以看到士绅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获得地方力量、介入地方管理。而民初至 1920 年代后期,地方精英、大 大小小的读书人,仍然沿着这个“自治”的脉络,在地方事务中争取发言权和管理权,为乡邦权益与当政 者对抗。将这个脉络与党组织的建立联接起来,就可以清楚看到,在地方层级,党化与严密的组织化是 有其地方性历史渊源的,党的组织力量往往是通过渗透到原有的“地方自治”传统中,进一步扩展与 壮大。

   张泰荣的个人史所揭示的是,中下层读书人如何通过加入新的组织、党组织获得身份,进而成为 “地方力量”的一部分,他由此从“无名者”进入了“历史” ;而以剡社为代表的自治团体与国民党、共产党 组织的相互渗透、融合、援引与捻接,则揭示了地方力量党化与组织化的具体经过、情形,以及在此过程 中地方权力关系的重组。

   早在 1922 年,奉化发生过的一起“民意官力之大决斗”事件,很可以用于观察奉化地区,地方自治 历史脉络与新的政治力量之间盘根错节的关联②。奉化的地方自治团体自清廷宣布预备立宪的1906 年 便已成立, 1912 年民国成立后县议会、参议会依次设立,而 1914 年袁世凯政府下总统令停办清末以来的地方自治,县、乡设自治委员会,由县知事委派。1922 年,奉化恢复成立县议会、参事会,自治委员多 由当地享有威望的绅商担任,他们就清查户口、整理地方公产、修整水利、高小等校设立校董、修葺孔庙、 设立蚕业传习所等地方性慈善事业与民生问题发起各类决议案,积极参与地方事务①。1922 年的风波 源起于锦溪高小公产和校董案、培本蒙养院迁附作新女校和水利局案。牵扯的问题,若作归纳,多为 “经费如何筹定,从何开支”,议会选定的管理办法与管理人员悉数被新任县知事袁思古否定。此举引 发了县议会持续不断的抗议,发表《敬告全邑父老兄弟姐妹书》,“呼呈于全民之前”。县议会主要领导, 议长庄崧甫、副议长邬子松等人,联络奉化旅甬士绅孙表卿( 宁波《四明日报》董事长) 、葛亦庭、江西溟, 旅沪士绅江北溟等十数人,发起抗议,他们把这次事件称为“民意官力之大决斗也”,并援引法律,直斥 县政府违法。奉化旅居镇海的小学教员竺清旦、朱宗元等 27 人亦组织了教育界联合声讨袁知事的行 动,称袁思古“不顾舆情,不顾公论,不顾法理”,倒行逆施,“欺我奉人太甚” ! “同人旅居镇海,寄身学 界,关怀桑梓,不忍坐视。势必群声一致共讨袁某,为诸公作后盾,为故乡振民气” ②。

   故事另一边,是这样的情节:锦西学校设立校董一案,该校校长卢国英因直接的利害关系,具呈道公 署,控讦议案,并向道公署提起行政诉讼,称议员横暴,逼夺本园院产,请县署“依法制止”。另有县教育 会会长俞国光通电,谓县议会与蒙养园争执地点,大起冲突,有妨学务,“叩请迅电知事先行制止,并派 干员查办,是为至盼”。

   俞国光的通电,将蒙养园案纠纷推向更甚。奉化旅甬教育界人士王正毅等人得知俞国光以县教育 会会长名义电呈省当道,袒护蒙养园,直斥俞氏厚颜假借,经开会议决,联名具函向俞问责,并发表公电、 致函县教育联会,称蒙养园事件“实有劣绅作祟”,该园园长凌景棠与俞国光狼狈为奸,侵夺公产。旅甬 各界除致电省署外,并集议在奉化会馆开会,商量对付方法。

   这是同一个故事,却成了有相反解读、说辞的典型“罗生门”。

   基本上,可以把这类冲突定义为地方权力分配与再分配过程中的人事纠葛和权力纠葛。宁波当地 《时事公报》的报道也声称 : “说者谓此种黑幕重重,地方派别不一”。这一类的冲突在清末新政时期,学 务、警政等各类事务中实已屡见不鲜,学界有关于此的研究也很多,结论主要围绕新、旧冲突和地方利益 集团之间的聚合与离散。然而,进入到 1920 年代,这场冲突及其后续已经显示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派 别区隔虽然仍是重要情节;但这则牵涉人事与权争的“剡川风潮”并非一般叙事中的派系斗争,它的演 化,开始显示出党派与组织力量在地方政治中举足轻重的作用。

   1922 年 10 月 21 日,奉化旅甬各界人士,王可权、卓子英、胡颖之、王仲隅、王任叔、卓恺泽等六七十 人④,在奉化会馆开会,声讨袁思古、俞国光及城中劣绅参事员周某,并当场议决推学界、商界、学生界、 剡社代表赴奉,“作拥护自治之后盾” ⑤。22 日下午,各界代表在八乡会馆开会,集者六十余人,声讨俞 国光把持盘踞教育会,提议根本之改组,饬俞某速办交卸,交出钤记,在新教育会长产生之前,先推王师 旦、董世明、庄公闾( 庄世楣) 、戴绍鉴等七人为审查员,张孔彰为审查长,办理接收。八乡会馆的这次 “逐俞运动”,被组织称为“本邑破天荒”之“群众运动”,以是日为阴历九月初三日,特命名为“九三运 动”,以志纪念⑥。

   在这次“剡川风潮”中,县议会的领导庄崧甫、邬子松,以及他们联络的绅士孙表卿、江北溟等人均是奉化地方的晚清“老新党”,拥有科举功名,又积极参与新政,兴办学堂,办新学会社;而庄崧甫是老同盟会会 员、奉化巨绅、与蒋介石有师生之谊,他也是奉化国民党的头面人物,后来还担任过浙江省政府委员、国民 政府首届立法委员;孙表卿同样也是前清举人,奉化的辛亥元老,清末创办新学会社,开地方风气。由他们 领衔,与军阀控制下的“劣绅”展开斗争。在事情的进一步演化过程中, “抗议”转变为“风潮”,在后来的这 个引领了风潮的“各界人士”名单中,我们又看到了卓子英、卓恺泽、王仲隅、王任叔、庄公闾①等,他们都是 奉化共产党组织的早期领导者。奉化的这一批中共早期党员,多数是小学教师和日报记者。结合张泰荣 的经历,可以探知,小学教师作为从前地方力量中的弱势,开始在组织化的过程中获得更大、更多的力量, 开始介入到实质性的地方事务当中。并且,他们所组织的运动,往往被冠以“群众运动”的口号。

进一步看,时间为 1922 年,国共两党的地方组织均在初步组建当中,由“老新党”、新绅士和进步的 青年小知识分子结成同盟,共同对抗军阀牵引下的“土豪”与“劣绅”。这既是一个地方力量进入严密组 织化的过程,也是一个权力重组的过程。意味着军阀治下的旧的精英群体对地方政治的主导开始受到 挑战。这个过程,一方面是部分在晚清已经获得身份与威望的这群人,延续地方自治传统并将之与新的 党组织接续;更重要的另一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张泰荣   晚清脉络   党化   权力重组   国民革命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042.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6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