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我对近体诗韵律的看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2 次 更新时间:2020-04-26 19:56:59

进入专题: 近体诗  

史啸虎 (进入专栏)  

  

  


   前注:随着本世纪初所谓中华新韵的推出,近体诗及其韵律问题已经成为一个老问题了,但由于这个老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加上不断有人作文要求人们按照新韵而不是平水韵创作近体诗,在近体诗爱好者和文学界中还出现了很多混乱。我在自己的近体诗创作过程中对此体会很深。为此,我觉得该写一篇文章谈谈这个老问题了。

  

   两年多来,我写了不少近体诗,主要是七绝,至少也有300首吧。当然,其间也写了一些其它律诗或填了少量的词。这些近体诗或词大多发表在我自己的公众号《史啸虎杂谈》上,也有部分转挂于相关贴吧上,多有转载,读者甚众,少则数百,多则数千。还有过几首读者过万的。令人高兴的是,不少读者还在公众号后面或微信朋友圈中予以赋诗唱和或留言评论。

  

   在自己创作近体诗及与读者的互动中,我感到喜欢近体诗的国人越来越多了,但在认识上似乎依然存有一些不同看法,而且在使用近体诗名义以及用韵上均比较随意。比如,有的人凡是四句七言的诗都冠以七绝,八句七言诗则都是七律,尽管很多地方与格律毫无关系;当然也有人虽不说自己的诗是近体诗,但其诗的格律及用韵却往往朝近体诗上靠,却又靠得不像。还有的人用韵也是前后不统一,有的诗用平水韵,有的诗则用中华新韵。更有意思的是,有的人的诗中某些句子中间用词是按照新韵写的,但句子结尾的押韵则遵照平水韵。所有这一切给我总的感觉,那就是一个字:乱。

  

   如果将前述存在的问题归纳一下,大致还会回到这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上来,即写近体诗到底是用平水韵好,还是用现代汉语的中华新韵好? 其实这都是老问题了,如果从官方推行普通话且又不提倡格律诗词算起,至少也有半个多世纪历史了。可以说,时下近体诗文学创作中的乱象,也正是因为这个老问题没有解决好才形成的。

  

   改革开放以来,吟诵和写作近体诗不再被当作封建糟粕遭受批判了,喜欢近体诗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但与此同时,有关近体诗问题的争论也就随之多了起来。本世纪初,中国诗词文学界曾围绕有关近体诗的韵律问题出现过一次规模较大的讨论。代表民间声音者多坚持近体诗+平水韵的传统,而主流学界则倾向于近体诗+中华新韵,即按照今天的普通话声韵重构近体诗。

  

   讨论的结果是,中华诗词学会于2003年发布了一个《21世纪中华诗词发展纲要》,提出以普通话作基础,实行声韵改革,并强调说,这是从中国汉语言发展现状出发,以获得诗词的最大社会效果,也是深受广大群众欢迎的必要措施。后又根据这个纲要意见,该学会又整理颁行了一个《中华新韵(十四韵)简表》,正式推出了所谓的中华新韵。总之一句话,所谓以普通话为基础实行声韵改革,就是提倡用普通话的声韵写近体诗。

  

   这个中华新韵是基于普通话发音编纂的,其格律原则是“只分平仄,不辨入声”。这样一来,上千年来中国人写近体诗所依据的声韵就少了一个入声,成为“平(分阴平、阳平)上去”三声而不是“平(分上平、下平)上去入”四声了。这样做就存在一个问题了,即律诗和绝句都属于近体诗,而近体诗自宋以降都是遵循“平上去入”四声韵律,尤其是平水韵押韵的,这么陡然一下少了整整一个入声韵部,写出来的诗还能叫近体诗吗?那么新问题又来了:究竟什么是近体诗呢?

  

   近体诗一词究为何时由何人提出并为诗歌学界所接受已不可考,但近体诗概念最早是唐初形成的则是自古以来为人们所普遍认可的。比如,元稹《见人咏韩舍人新律诗因有戏赠》一诗中有“喜闻韩古调,兼爱近诗篇”一句,这里的“古调”似指古体诗,而“近诗篇”则似指近体诗。这也是古人最早将诗歌分为古调与近诗两大类的一个明例。

  

   到了宋代,枢密院编修官,也是诗人李之仪第一次提出“近体诗”概念。他在《谢人寄诗并问诗中格目小纸》一文说道:“近体见于唐初,赋平声为韵,而平侧协其律,亦曰律诗。”(详见《姑溪居士全集》十六卷)

  

   近体诗也叫今体诗,而今体诗的概念也是来自于唐代,比如,中唐诗人张籍《酬秘书王丞见寄》一诗中就说:“今体诗中偏出格,常参官里每同班。”这里的今体诗就是指近体诗。那么古人为何将这类讲究格律的诗,包括律诗(七律、五律)和绝句(七绝、五绝)称之为今体诗或近体诗呢?这可能是因为这种格律诗体最早出于南北朝齐梁,与唐代时间上较为接近,所以称其为近体或今体,亦即所谓新近或今天流行之诗体的意思吧。

  

   南齐是南北朝时期南朝寿命最短的一个朝代,只有短短的20几年历史,却首创了诗歌的声韵规律。南齐永明朝的周颙首次发现并创造了“平上去入”四声说。他写了一本声韵学专著《四声切韵》。后来,南朝 粱 沈约等人又提出诗歌的“八病”之说,对当时普遍吟诵的五言诗的写法从声韵上提出了一些明确的限制性要求,以避免诗作在读音上的缺陷,增加诗歌诵读时的语音语调的美感。这种对诗歌用字的声韵有所要求的诗体,即格律诗的出现,纠正了之前文人诗作语言过于艰涩而诵读时声调上又缺乏抑扬顿挫美感的弊病,也使得国人创作的诗歌在文字表达上更加清新漂亮且在诵读声调上也显得更加流畅、更具美感了。

  

   唐初的诗作继承了100多年前南齐永明体诗的声韵说,但摒弃了永明体诗用字上某些过于繁琐的限制(即所谓“八病”),并在实践中逐步形成了一套在字数、声韵、对仗方面都有格式和韵律规定的新诗体。唐人将这种出现不久的格律诗称之为今体诗或近体诗,后人,尤其是在宋明以后之人,包括我们这些现代人,则多沿用唐人的说法,也将这种格律诗称之为近体诗。而唐以前古人所作的那些不讲格律的诗作则被统称为古体诗,或叫古风。当然,唐代及以后各代甚至现代也有不少人喜欢写古体诗的。

  

   在声韵方面,近体诗也有一个逐步发展和定型的过程。前面说到最早的四声音韵学著作是南齐学者周颙的《四声切韵》,后到了隋朝,没有任何官衔的民间学者陆法言继承了周颙的《四声切韵》的四声分类,汲取隋以前诸家韵书长处,编撰了一部新的音韵学专著《切韵》。《切韵》共五卷,将平上去入四声分为193个韵部,其中入声有32个韵部。《切韵》对后世影响很大,成为后世诗人创作诗文的根据。可以说,唐代诗歌高峰的出现,《切韵》功不可没。当然,唐开元年间一位小官也是音韵学家——孙愐还在《切韵》基础上作了增修,平声和入声韵部不变,仅在上声和去声部各添加了一韵,为195韵部。这部韵书叫《唐韵》。

  

   为了体现和促进诗歌和词作的发展与繁荣需要,北宋时的当朝学者也是大臣陈彭年等人又奉旨在《切韵》和《唐韵》基础上编撰了《大宋重修广韵》(简称《广韵》),也是按平上去入四声调分为5卷(上平、下平、上声、去声和入声),细分为206个韵部,其中34个为入声韵部,共收字韵26000多个,篇幅可谓浩瀚。

  

   但也许正是由于《广韵》分韵较多且细分的韵部及收录的字又太广太多了,甚至将不少上古读音,即唐以前存在过但唐时及以后的语言中并不存在的声韵读法也包括进去,从而显得过于芜杂和多余。比如,一个现在的“i”韵母,居然根据不同时代发音被分成了“支”“脂”和“之”三个韵部。这种巨细不简的音韵分类法给写诗人反而增添了很多不必要的烦恼。所以,不仅后人,就是宋代当时的人写诗填词也少有人参照《广韵》,即便参照也是韵部合并、韵脚同用为多。这也是官修韵书常有的好大喜功不务实的弊端所在。

  

   到了北宋末年,一位普通的山西平水(今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人、民间学者刘渊看到了《广韵》的问题所在,便跳过了本朝官修韵书《广韵》,根据前朝即唐代人的用韵情况(主要是参考《切韵》),删节、归类、汇编并刊行了一部新的韵书——《壬子新刊礼部韵略》。这就是著名的流传至今的平水韵原本。200年后,也在山西平水(当时平水为隶属于金朝河东南路绛州的一个乡级行政区)做官的金朝人王文郁又在刘渊那本韵书基础上修订编撰了《平水新刊韵略》。这本韵书共收录106韵部,几乎比《广韵》减少了一半,其中入声韵部也从34个减半为17个。

  

   因这本《平水新刊韵略》一书十分简洁好用且集自古以来韵书之精华大成,绝大部分流传下来的唐人格律诗的韵律也基本与之相符,于是便立即受到了当时诗人的欢迎,也成为后人写作近体诗用韵依据的不二之选了(明清两朝时平水韵还曾成为科举考试作诗的指定诗韵)。又因这本韵书的两位编修者均为山西平水人,当时及后世人便将其简称为平水韵,也算是对他俩在中国音韵学上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一种纪念。

  

   南宋灭亡后,因改朝换代了,蒙古人当权了,元代一位叫周德清的人就编撰了一个曲韵专著《中原音韵》。有意思的是,这本韵书里面根据声调首次将平声韵部分为“阴平阳平”两部分,但只有“平上去”三个声韵部,而入声韵部则被他分到平声韵部里去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普通话改革显然受到了该韵书的巨大影响),其原因可能是为了适应元大都地区,即现北京地区,蒙古和色目贵族欣赏曲艺(北曲)的需要(元朝时期汉人属于最下等民族,有权利写诗或欣赏曲艺的汉人极少)吧。因为当时的大都,即今北京地区,曾先后是辽代的契丹人、金代的女真人(即后来建立了清朝的满族人)以及当时的蒙古人所建政权的都城所在地。这三个少数民族人的官话均属于阿尔泰语系,而阿尔泰语系的所有语言,包括突厥语,都没有入声发音。

  

   到了明朝,当权的汉族人多是来自南方,其语言发声中天然含有入声,他们当然不会再用为异族统治者蒙古人听曲服务的那本消除了入声的韵书了。而且,为了体现本朝威仪,编一本新的韵书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于是便以宋濂等大臣为首又编撰了一部新韵书——《洪武正韵》。此韵书一共76个韵部,包括10个入声韵部。

  

   人们会问,《洪武正韵》入声韵部为何一下子少了许多?我想,这也许属于百年来蒙元朝刻意压制汉文化的后遗症吧?或者,官话中入声字词的恢复可能也需要时间?但不管怎么说,这本官颁的韵书终于将北京地区官话中消失了近百年的入声韵部又重新包括了进去。虽然这本韵书影响力不够大,最终也未能代替平水韵,但入声韵部重归官颁之韵书一事本身就表明,汉民族的传统语言在北京地区甚至整个中国又一次处于了主导地位。

  

到了清代康熙年间,后人又在平水韵基础上编了一个《佩文诗韵》,作为清代士子考试写诗的参考用书,以示本朝权威性。《佩文诗韵》与平水韵一样,一共也是106韵部,入声韵部也是17个,只是各韵部收录的字数比平水韵稍多些。但因这些多收入的字多是冷僻字,写诗时也没什么参考价值,还增加了查找时的麻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近体诗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0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