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乐雄:海权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读马汉《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05 次 更新时间:2006-12-10 23:28:57

进入专题: 海权  

倪乐雄  

  “父母在,不远游”。古希腊城邦人们为进行海外贸易而必须在海上冒险,数月甚至数年不归。中国是小农经济社会,财富积累勉强维持政府管理体制,甚至因种种原因,财富不足以维持这种管理,更支撑不住一支耗资巨大的海军,也没有必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可见这两种文明从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从道德规范到行为准则、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都是格格不入的。按照西方学者的说法,西方社会本质上是一个“商业—军事复合体”,从中世纪的胚胎一直发育壮大到今天。再说得远一点,雅典和科林斯是欧洲最初的“商业—军事复合体”。但中国古代社会把商业和军事的结合看成是小农经济社会的洪水猛兽,这从明末清初朝廷对东南福建沿海的武装海商集团的禁海措施可以感觉出来。

  就像中原农耕地区不能长久地维持战略性骑兵部队一样,同样不能维持耗资巨大的海军。海洋贸易经济是长久支撑强大海军的基础和原动力。晚清的“洋务运动”把这一历史的秘密通过甲午海战告诉了迟钝的中国人。中国人一百多年来受到来自海上的西方和模仿西方的日本的侵略,从甲午战争直到现在没有制海权可言。除了国内政治因素外,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原始农耕经济同现代海军之间的互相排斥以及两者的严重不兼容。马汉的“海权论”告诉人们,强大的海军是建立在实实在在的自由主义原则的海上贸易社会经济结构基础上的。

  苏联强大海军的昙花一现是值得认真研究的现象。根据马汉提出的海权国家应该具备的几个条件看,苏联基本是处于欧亚内陆的心脏地带,所有的地理条件都不适宜成为海权国家。除了远东勉强有一个符拉迪沃斯托克军港外,其海军要从波罗的海绕一个巨大的圈子才能到达世界海洋重要地区。1905年对马海峡一战把俄罗斯海权的天然弱点彻底暴露了出来。苏联海军在冷战的勃列日涅夫时代达到顶峰,但同样因为苏东集团的社会经济不是建立在海洋贸易基础上,而是僵化低效的计划经济,因而不能长久地维持一支强大的海军。苏联解体后,显赫一时的海军一落千丈,作为海军主力作战兵器的航空母舰居然被当废铁卖出,这和中国古代强大海军呈现短暂辉煌的性质是一样的。由此可见,古今内陆政治集权体制下的经济制度不足以长期支撑强大的海权,即便称雄一时,终究昙花一现。

  今天,历史的秘密已在不知不觉中在中国展开。自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内向型经济”已经快速向“外向型经济”转换,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海外贸易经济在国家经济结构中占重大比例。粮食、石油等关系国计民生的物资已依赖进口,有点类似工业革命时的英国和19世纪末的美国。英国在1830年被称为“世界加工厂”,我国目前也有成为“世界加工厂”的趋向。海洋交通线或国家海上生命线的问题已经凸现出来,建立强大海军的必要性已经历史地显示出来了。原来这些问题在传统农业社会中是不可思议和无法想像的。仅仅十年的时间,海权意识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社会迅速萌发,并发展到今天的社会普遍呼声。于是我们进一步发现,现代海权是国家向现代化转型时的必要选择,也是一个古老文明向现代文明转型的必然现象,同时也是国家政治发展的需要。

  在面对内陆的高山黄土数千年之后,中国已经转过身来面对海洋。历史的海权实践已留给我们太多的教训,供我们去汲取。在我们历史性地走向海权的时刻,应该意识到,当代文明国家的海权建设不应该把对国家海外利益的保护发展成对外部国家的侵略和控制,甚至发展成帝国主义运动。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现代海权建设应该在国际法规定的范围和人类普遍遵从的道义原则许可的前提下保护本土以外的国家利益。中国强大的海权之剑不会也不应该架在别人的脖子上,但要把别人架上来的剑隔开。

  现代海权正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在传统路径和新辟路径的岔口徘徊,造成这种徘徊的是全球经济一体化这个史无前例的新因素,这个新因素有可能将现代海权观念导向崭新的思路,既然未来每个国家的生存依赖全球经济一体化体系,那么所有国家的军事努力、包括海权战略都将殊途同归,指向同一个目标———维护世界经济的一体化,那是个划时代的时刻,它将意味着人类已不可逆转地走向永久和平,也意味着马汉的“海权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进入专题: 海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0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