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环境哲学基本思想》批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 次 更新时间:2020-04-23 17:22:06

进入专题: 环境哲学   定义   方法   观点   批判  

韩东屏 (进入专栏)  


《环境哲学基本思想》批判

韩东屏

(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湖北,武汉,430074)

  

   摘要:卢风的《环境哲学基本思想》。是他对环境哲学的理论奠基。然其所提见解,均大可质疑。他对环境哲学的定义偏于一维,不能涵括大部分需要环境哲学研究的问题;而给环境哲学做的自我表白,过于自负,都是将自己的主张说成环境哲学的定见。他所认定的环境哲学方法即整体主义,实际上只是一种如何看待自然及其与人的关系的方法,而不是环境哲学的唯一方法或基本方法。他关于环境哲学的基本观点,即人不是唯一的主体、自然及自然物有内在价值、事实与价值不存在截然二分、通过倾听自然言说来开启人类对自然的“良心革命”等,也均经不起推敲。因此,他试图为环境哲学实现的从人类中心主义到非人类中心主义的转换,也是无法成功的。

   关键词:环境哲学、定义、方法、观点、批判。

  

  

   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注意到了《湖南社会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题为《环境哲学基本思想》(以下简称《卢文》),作者是清华大学哲学院的教授卢风。①他是国内较早从事环境哲学研究的知名学者,已有诸多此类研究成果问世,也产生了一定的学术影响。他的这篇文章从题目看就能知道,属于他对环境哲学的理论奠基。

   此文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在于当时就有撰文批判的冲动,只是因为那时和后来很长时间都有需要优先进行的其他研究,这才一直未能将此想法付诸成文。

   现在终于有暇做这件事情了。

   《卢文》共有三个方面的内容,分别是关于环境哲学本身的论述、关于环境哲学方法的论述和关于环境哲学基本观点的论述。由这些论述所形成的观点或见解,稍加细察,就会发现它们不仅均乏善可陈,还尽是谬误。鉴于这些谬误都出现在关乎环境哲学如何安身立命的大议题中,因而尽管我的批判来得颇晚,应该还是有很有必要的。不难理喻,如果环境哲学的基础理论都是有偏差的,那么,矗立于其上的具体理论的偏差就一定会更大。

   我对《卢文》的批判,将顺着此文的论述逻辑展开。其中若有不当之处,亦恳望卢风或其他学者进行指正或反批判。

  

   1.关于环境哲学的界定

   卢风在《卢文》中首先进行的论述,是关于环境哲学本身的界定。这个界定自然也属于他对环境哲学的基本理解。根据他的界定,也可说他给出的定义,“环境哲学研究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但把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放在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大背景中进行研究。”

   我认为,这是一个有缺陷的界定,就是相当褊狭,存在较为明显的片面性。

   环境哲学作为一门部门哲学,从名称上就可以知道,它的研究领域在环境,基本研究对象也是环境。由于科学,也就是环境科学、生态科学、水利学、气象学之类,也以环境为对象,研究环境问题,因而环境哲学就只负责研究环境领域中的那些不能用科学的经验实证方法进行研究的“科学未答”问题,亦称“非经验性问题”或“超验性问题”。②可是,在环境领域,科学所不能研究也不能回答的问题仅有“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这一个吗?显然不是,因为环境具有什么意义的问题、环境中的各种存在者具有什么意义的问题、环境中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者的问题、环境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等等,以及《卢文》自己提到并进行了专门论述的大自然及自然物是不是主体的问题、自然物有没有内在价值的问题和事实与价值的关系问题,也都属于环境科学所回答不了,而必须由环境哲学来回答的问题。但是,它们显然都不属于人与环境之关系的问题。

   因此,环境哲学肯定不能像《卢文》这样界定,而应定义为:环境哲学是系统研究环境领域中的各种科学未答问题的部门哲学。这才是一个既周延,又不至于与环境科学相混淆的确当的环境哲学定义。所有的学问,都是对问题的研究和解答,只不过由于各种学问所关注的是不同的对象及其问题,这才以对象划界进行分工和命名,成为了不同的学科。这就可知,所有学科的定义在基本表述上应该是一致的,都是“系统研究某个对象的各种问题的学问”。其中,仅仅是那个对象的名称有所不同。

   《卢文》不仅对环境哲学的定义存在片面性,而且在对环境哲学做其他方面的界说时,所采用的诠释方式也大可诟病。它在诠释环境哲学的理论建构问题时,虽然前面还有“环境哲学研究既可以通过学科内不同派别的对话和辩论而达成共识,也可以通过与其他学科的对话和辩论而达成更广泛的共识”的主张,可是到了后面的具体论述,竟然全都变成把自己关于环境哲学理论内容的想法和见解,统统当作了环境哲学理论建构内容的定论,仿佛自己就是环境哲学的主宰或唯一代言人。他的这种做法甚多,限于篇幅,仅列出三个具有代表性的为证:一为“环境哲学不必像海德格尔那样完全抛弃主客体的区分”;二为“环境哲学可以接受利奥波德的道德标准:凡有利于保持生物共同体的完整、稳定和美丽的事情都是对的,反之都是错的”;三为“环境哲学不认为道德规范只是人间的游戏规则,也不认为道德规范只是人类共同体内部的约定。环境哲学不承认事实与价值、自然规律与社会规范之间的截然二分,也不承认什么‘自然主义谬误’”。

   现在需要对之发问的是:上诉这些观点或说法,已经是环境哲学界所有学者的共识了吗?答案自然只能是“不是”,否则《卢文》也就没有必要在文中为这些观点做系列论证。既然不是,那《卢文》诸如此类的说法,如果不是语言表述方式出现了低级失误,就只能是一种不可取的理论自大和理论自负。

   我们知道,哲学作为一门学问,自古以来就有多种互不相同又相互竞争的不同理论,而创构这些不同理论的每个哲学家,都没有号称哲学就是自己创构的这套理论。这个事实说明,环境哲学作为一门哲学子学科,同样可以体现为多种互不相同而又相互竞争的环境哲学理论,而不可能仅仅就是其中的某个人的环境哲学理论。

   反之,如果仅凭自诩就能成为环境哲学的代言人,那别人也会,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做到。于是当大家都这么做时,这种自诩就会变成吹牛大赛。

  

   2.关于环境哲学的方法

   《卢文》在界说了环境哲学之后,第二部分开始论述环境哲学的方法,并开宗明义地说:“环境哲学的方法应是整体主义的方法”。这个方法从接着给出的内容界说可知,也就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普遍联系的方法和系统论的方法。而环境哲学就是运用整体主义的方法来形成对大自然以及人类生活于其中的生态环境的看法,从而“承认人类对环境的依赖性,承认人类的生存依赖于其他生物的生存”。

   至于环境哲学为什么“应是”整体主义方法,《卢文》给出的唯一理据是“在方法论上整体主义有其独特的优越性”。

   既然如此,《卢文》随后就应通对其他各种已有的环境哲学方法的分析批判,来凸显整体主义方法的“独特的优越性”。遗憾的是一点这样的内容都没有,只是到了此部分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此话的意思是指整体主义的方法优越于西方分析哲学的分析的方法和还原论。问题是,自有环境哲学以来,无论中外,也无论是人类中心主义的环境哲学还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环境哲学,其中有谁是在用分析的还原论的方法进行环境哲学的研究?又有谁是在用这个方法论说人生活在其中的生态环境?我相信卢风注定是找不出来一个这样的研究者。相反,他们在对环境的看法上,无一不是采用整体主义的观点。因为自从上个世纪60年代有了系统论之后,人们就有了所有非单一成分的存在者皆为系统的理念。这就说明,《卢文》如此论证整体主义方法的独特优越性,实际上属于无的放矢,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更为重要的是,整体主义实际上只是对于环境以及环境中的所有存在者之相互关系的一种事实性看法,其中自然也包括对人与环境、人与其他生物是何种关系的看法。如是,环境哲学仅靠整体主义的方法或观点,就能对付一切需要由它研究的环境问题吗?由于前面我已经确证了环境哲学并不是仅仅研究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而是要研究环境论域中的所有“科学未答”问题,因而仅有整体主义这一种方法就肯定是不够用的。不容否认,环境哲学至少还需要研究环境中的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例如环境公正议题中的代内公正问题和代际公正问题。试问,研究这类问题,整体主义方法能派上用场吗?所以迄今为止,在环境公正议题研究中,就没有任何一个研究者是在用整体主义的方法进行言说并给出答案。并且,《卢文》后面第三部分所讨论的那些问题,即主体、内在价值、事实与价值和生态良知等问题,也没有一个用的是整体主义的方法。这就形成了一种自相矛盾,即主张和做法的不一致。

   从道理上说,环境哲学作为从事应用层面研究的一个部门哲学,应该就是运用哲学的原理和方法,去研究和解决环境论域中的各种具体的科学未答问题,因而实际上哲学的方法就是环境哲学的方法。哲学的具体方法甚多,难以尽述,包括前面涉论到的辩证法、系统论或整体主义方法、分析的方法、还原论的方法,还有逻辑实证主义的方法、现象学的方法、本质主义的方法、解释学的方法,语义分析法,等等,也都是哲学的具体方法。应该承认,在所有的哲学方法中,无论是哪一种具体方法,都不可能适用于所有类型的哲学问题的研究,而是只可能适用于某一类问题的研究,否则,哲学思想史上也不会陆续出现那么多的具体方法,并且至今我们仍不能断言再不会有新的哲学方法问世。

   据此可知,环境哲学自然也一样,它没有唯一的方法,也不可能只有一种方法,而是要针对所研究的某个具体问题的性质或类型,来选择相应的方法。其中哪个方法适用,就用哪个方法。如果是如何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那的确是需要用整体主义的方法,而如果是如何在人与人之间实现环境公正的问题,则需要用价值哲学或伦理学的方法。如果是欲从纷繁复杂的环境危机现象中抽绎出环境危机的实质,欲从形成环境危机的诸多因素中找到其中的关键因素或根本原因,那个被《卢文》否定的分析的或还原论的方法也是必要的。因此环境哲学研究中,我们不能一概地反对某个方法,只能反对对于这个方法的滥用或错用。犹如我们不能反对锤子,只能反对用锤子去做一切事情,比如用它剪裁布料。

   整体主义的方法不仅不是环境哲学的唯一方法,而且也不是环境哲学的基本方法,当然更不是哲学的基本方法。因为哲学的所有具体方法的共性并不是整体或系统,而是“超验思辨”。这个方法不同于科学的基本方法即“经验实证”,即它不是从搜集到的大量经验材料出发解释对象或问题,而是从自己所规定的抽象的概念或范畴或命题出发解释对象或问题。正因如此,哲学才能研究和回答科学研究不了的科学未答问题。③由于我们已知,环境哲学只是运用哲学的方法研究问题,而没有属于自己的方法,所以一定要说环境哲学有基本方法,也仍然就是哲学的基本方法,即超验思辨。

  

   3.关于“重新审视”出的“人不是唯一的主体”

卢风对自己所主张的环境哲学的基本观点的立论,是《卢文》的重头戏,出现在此文第三部分。不过它们都是以反证的方式进行的,正如这一部分的标题所示:“环境哲学应重新审视西方现代哲学”。但让人奇怪的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东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环境哲学   定义   方法   观点   批判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9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