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弘:疫情下的欧洲与中欧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3 次 更新时间:2020-04-21 23:03:13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中欧关系  

周弘 (进入专栏)  

   评估当前的形势离不开对疫情本身的判断。从人类发展历史趋势来看,疫情大暴发是突发性临时现象,但这个临时现象的长短有可能影响人类历史的走向。如果周期短,那么主要问题就是防控。如果疫情拖的时间比较长,那就要学会适应。无论是防控还是适应,都需要一些理念和治理方面的调整。疫情暴发以来,人们对疫情周期的认识在逐步增加,从一开始全无思想准备,到后来了解暴发的周期及传染的普遍性,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应对措施也相互借鉴,既表现了各国的优势特长,也出现了治理方法的趋同现象。

   我们今天要评估的主要是:从消极的角度看,疫情带来哪些“并发症”,以及怎么避免或消除;从积极的角度看,疫情对于社会的哪些发展可能是“催化剂”,以及应当如何推动事物向良性方向发展。倘若疫苗要在一年到一年半后,各个国家根据自身的情况评估影响,准备策略和政策及资源。中国是这样,欧洲其实也是这样。

  

   一、首先来看疫情对欧洲的影响,主要是对欧洲整体走向的影响

   (一)对经济的影响

   疫情的持续发展对很多国家造成了巨大的公共卫生压力。这种压力自然要影响到经济,因此欧洲各国都是在时时根据疫情的发展和严重程度,判断经济可能的走向。在经济衰退不可避免的条件下预测“V”“U”或者“L”的可能走向。欧洲要避免的是“L”趋势,因此各级政府的干预力度都很大。在公共卫生方面前所未有的干预,是要解救生命,防止疫情失控,也是防止经济衰败。

   这里我们似曾相识地看到了欧洲的一个传统现象:北强南弱。和欧债危机暴露出来的问题有相似之处。重灾国多是南欧国家: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虽然确诊人数很多,但是致死率很低。这就意味着首先疫情虽然如默克尔所说,是“二战以来最大的灾难”,德国的卫生体系坚固如磐。前天一位德国朋友写邮件说,“我们已经开始接收意大利和法国的重症患者,这对于我们的体制来说,就相当于在滚烫的石头上掉了几滴水珠”。德国人相信,他们的卫生体制不会受到冲击,德国人的制度自信可见一斑。

   疫情下德国体制的稳定,对整个欧洲来说是个很大的利好。昨天,五家权威经济研究所预计的德国经济就是“V”,今年负增长4.2%,明年反弹5.8%,说明冲击是短期的。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受到的影响很大,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它们是欧盟成员国,欧元区成员国。网络媒体上整体宣传的,似乎只有中国和俄国救意大利,这是大大的虚假信息。后来,马克龙还专门找了意大利,让意大利认清楚,谁是它的后盾。

   我们评估欧洲的形势,不能离开这个整体。看到德国稳定,还要看到德国对欧盟的影响,看欧盟的决策和权能。其实,欧盟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09年的债务危机,已经相当于有了危机预演。欧盟也通过治理改革而准备了一些体制机制工具,例如欧洲稳定机制(ESM)有800亿欧元现金和6000多亿资本,作为应急工具。如果没有前次那些危机,没有欧元区艰难的财政金融治理及新的工具,欧盟的处境会更加困难。

   虽然有了救急工具,但是欧盟各国仍然十分担心产业链断裂风险,特别是对服务业、小企业和就业的打击。各个国家都在危机时刻不惜代价地动用财政补贴工具。这些窟窿总要填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阻止疫病的蔓延,有序地复工复产,把断裂的产业链补起来。

   (二)对社会的影响

   欧洲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出现大规模的社会恐慌,民众的反应开始是大意,后来是镇定。疫情对于欧洲社会的负面打击主要体现在就业方面,并发症就是企业停工停产,雇员面临失业,小业主失去收入,服务业受到致命冲击。这些疫情并发症本来都可能导致社会崩溃。但是欧洲各国都采取了强力的财政补贴措施,让企业和个人渡过难关,社会不至于分裂。有的国家补贴业主,有的补贴个人,特别是穷人。

   这些做法,欧洲福利国家过去都使用过,例如德国在欧债危机时期使用半工资制,社会共渡难关。这次应对也是有条不紊。财政有工具、企业不破产、工人有饭吃、医院不挤兑、复产有组织。例如德国采取的步骤就是系列的,包括医疗保护(医疗物资和后备人员的调动),在公共沟通领域里实行数据和措施的标准化、保证财政资源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的充足,在资金准备方面为企业提供信贷、担保、减税及补偿、实行灵活工作时间、临时性国有化措施以确保供应链畅通等),通过直接津贴稳定劳动者收入,安排在家教育、移动办公等有效利用隔离时间。这些周全的组织安排可以降低疫情对社会的冲击。

   (三)对政府和政党的影响

   突发的疫情对于各国政府和执政党都是大考,因为是百年不遇,都缺乏准备。但这种危及全民的灾难更是凝聚人心的机遇。总体来讲,欧洲政府的回应虽然各有不同,但是还都比较有力。有些民众开始不适应“失去自由”的措施,但后来也都适应了,毕竟没有生命也就没有自由了。意大利民众70-80%同意政府“封城”“封国”政策。北欧国家地广人稀,隔离与不隔离差别并不太大。欧洲主要国家采取阶梯式的“社会疏远”(social distancing)政策,根据疫情不断后推的策略,也被民众理解和接受了。欧洲国家各主流政党因为疫情带来的“战时场景”,民众都支持率大幅上升。4月2日:孔特支持率71%,默克尔79%(比较3月初上升了11个点),马克龙46-52%,是18个月以来最高。而勒庞,萨尔维尼,AFD都下降了。民族主权国家作为欧洲的根本制度因为抗击疫情的需要得到了加强。

  

   孔特支持率(来源:You Trend)

  

   默克尔支持率(来源:Infratest Dimap)

  

   马克龙支持率(来源:LCI)

  

   (四)从欧盟层面看

   疫情需要根据现实条件进行地理隔离管理。我们要各省市压实属地管理,欧洲也一样,也只能依靠各主权国家。开始时,法国和德国还强调欧洲团结,疫情发展了,只好封锁边界。欧盟没有集中各国资源、统一管理欧洲公共卫生的权能,成员国对于欧盟也没有这个期望。各国之间出现小的矛盾肯定避免不了的,需要欧盟协调。例如有的国家希望早日退出抗疫紧急状态,但这会给欧盟整体安全造成危险,因此欧盟提出要“联合退出”。为了维护欧洲大市场在疫情后不被割裂,还需要集体行动。我们的网络媒体总是不延期发地渲染欧洲不团结,甚至造成一种印象,好像只有我们在支援欧洲,这不符合事实。

   事实上,欧盟机构虽然授权有限,但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欧盟一开始就发出了预警,请各成员国做好迎接疫情的准备。有的成员国过于自信,也是没有料到这次疫情来势如此凶猛。疫情暴发了以后,欧盟所能做的也基本做到了,例如成立协作机制,进行风险防控提出“联合退出”,建立防疫物资和人员的“绿色通道”,实行“灵活的债务纪律”让各国能够快速动用财政工具应对疫情。还有就是前面提到的ESM(欧洲稳定机制),还有欧盟层面的再分配机制,例如结构基金、团结基金,可以根据需要申请或划拨。

   当然,欧盟各国之间也有分歧,例如在“新冠债券”的发行问题上就清楚地表现出各国不同的利益和立场。尽管如此,欧盟还是有一定的资源和工具,冯·德莱恩可以调动1000亿欧元用于全欧的就业保障,还有团结基金和结构基金可以调剂使用。目前看来,还没有出现欧元区财政崩盘现象。也就是说,欧盟此前的一体化趋势并没有因为疫情而逆转,在医疗卫生领域里的一体化程度甚至有可能加强。如果制度不崩盘,疫情过后的欧盟就会坚守住既往的路线和政策。这个趋势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但是没有出现逆转的倾向。

   (五)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欧洲在经历了疫病暴发初期的短时间混乱后,已经开始稳步应对,不仅应对疫病本身,而且应对疫病带来的并发症,包括经济衰退、失业增加、以及治理疲软。有些国家甚至不得不动用国防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欧洲治理方式虽然关心有多少人被确诊,多少人致死。但似乎更加关心既有体制的适应性和稳固性。例如,如果医疗资源出现挤兑,社会管理政策就收紧一点,否则就放松一点,以保证经济和社会体制不会承受太大压力。维护体制,这也许就是欧洲的讲政治吧。卫生系统承受压力,经济有损失,社会有牺牲,但都掌握一个尺度,是不让“体系彻底崩塌”,让经济社会生活有可能恢复,也不让欧洲一体化和市场经济逆转。疫情中的欧洲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见的重大危机,而危机过后的欧盟仍然会是世界上一个重要的力量,而不至于分崩离析。

  

   二、疫情对中欧关系的影响

  

   也从经济、政治和社会三个方面谈谈看法。

   (一)经济贸易作为中欧关系的压舱石需要特别予以关注

   在这次疫病暴发前,中欧关系总体向好的趋势中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一是欧盟配合美国,在WTO中提出了九项针对中国的新规则。二是欧盟于2019年制定并通过了限制中国企业在欧盟投资的新规则,现在应当已经生效了。三是2019年春欧盟在沟通文件里提出了中国是欧盟的“制度性对手(或敌手)”的概念。欧盟的各个层面,包括智库和一些国家提出对中国的“过度依赖”问题。这种抵制或遏制态势是否会因为疫病的暴发而加速,还是逆转?中国和欧洲之间经过数十年合作而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链和供应链是会加强还是削弱?取决于中欧之间在疫病期间的合作和努力。如果合作的好,合作的精神和方式以及机制可以在疫病结束后延续发展下去,如果处理不好,就必须准备面对产业链和供应链转移的问题。

   目前来看,中国和欧盟之间的BIT谈判还没有达成协议。中国和欧盟之间存在着大量的现实相互需求。虽然马克龙提出欧洲经济要“本土化、全产业链”,虽然连Brugal这样严肃的欧洲智库都在呼吁欧洲要“重组产业链”,虽然欧洲社会关于“过度依赖”中国制造的舆论越来越强烈,在疫病期间,有些欧洲民众对于连普通医疗用品和医药等民生用品都依靠中国进口的事实大呼“不安全”,虽然向欧洲区内转移生产线是有政治需求和舆论支持的,但是大规模的产业重组也是费时耗力,并不经济实惠的。在疫病暴发期间,以“安全”为理由进行产业重组的国家干预尚有可能,疫病过去以后,市场规律还是要重新发挥作用。

   目前,欧盟以规范市场的理由对在欧洲的中国企业(包括华为)设置了很多障碍,中国需要适应坚持市场规则,跨越新的规范障碍,去实现更高的竞争力,并以市场为原则与欧盟进行更高水平上的合作。与此同时,中国进一步完善自己的市场,对于欧洲企业来说,也是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要达到中欧经济贸易更高水平的合作这个目标,就必须从中欧共同应对疫情的经济和治理合作做起。

   (二)中欧需要提高政治合作的层次

去年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周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中欧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968.html
文章来源:华智全球观察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