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玠:“新冠病毒灾疫”若干点滴与苦难中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8 次 更新时间:2020-04-20 00:06:21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熊玠  

  

   一、导论

   本文走笔之时,适逢“新冠肺炎”近四个月的肆虐在中国大陆境内已近尾声。但其他国家的疫情却因地而异;仍在不同程度上烽火交炽。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此次新冠肺炎的袭击定为全球流行灾疫(pandemics)。根据我所接触到的统计资料,至3月14日为止,全球137国家(或地区,并包括5艘海上豪华游轮)总共出现了155,210感染病例,其中5,811人死亡。以案例数目之多寡计算,中国是排在最前十名的第一位(80,824例)——这还不包括香港的140病例;以及台湾的53病例。

   排在中国以后的九名,分别是意大利(21,157),伊朗(12,729),韩国(8,086),西班牙(6,313),德意志(4,525),法兰西(4,500),美利坚(2,499),瑞士(1,375).以及联合王国(英国:1,140)。

   (截至4月18日,全球已有200多万人确诊,其中美国最多达71万例。其它确诊病例超过十万的国家依次有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死亡人数超过万人的国家依次有美国3.71万、意大利2.27万、西班牙1.96万、法国1.79万、英国1.45万。--本文编辑)

  

   二、分析以上统计之内含意义与相关启示

   首先,虽然中国大陆的病例总数排全球第一,已如上述。但中国大陆康复(生还)案例的巨大数目(6,5569)也是高高在上稳排第一。如以百分比来表达,中国大陆的康复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一(81%)。是上述137个国家单位中没有一个可相比拟的。譬如意大利的康复率,仅为0.09%;伊朗,8.8%;美国为1.9%、其他诸国如韩国(8.8%)、日本(15%)以及英国(16%)堪称佼佼者。但与中国81%康复率相较,均无能望其项背的。很有趣的是新加坡。它的感染为212,无人死亡,但有105个康复的案例;折算下来,新加坡的康复率高达49% 之多。无疑这是在中国大陆以外康复率最高的。

   其次,再看各国的死亡率。中国大陆的死亡率3.2%,不算很低。譬如美国(2.2%)、英国(1.8%)、韩国(0.8%)的死亡率,均比中国大陆为低。而在137国家单位中,很多没有死亡的记录。譬如俄罗斯、冰岛、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也门、秘鲁、南非等90个国家倶是零死亡。不过这些例子中大多也是没有染病人康复的记录(零康复)。香港的死亡率是2.8%,台湾1.8% 都比中国大陆为低。

   第三,是以上数据的排列,在提及中国时特别附加“大陆”以区别于香港与台湾。因为后二者,有它们分别的记载。更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台湾媒体常常配合蔡英文的台独声调,但它们在报道大陆由于政府与医疗从业员之不懈努力、已逐渐将疫情控制住(甚至平息)时,却均以正面的口气如实相告。(注:据知大陆全体驰援湖北的医务人员总数高达4.2万名,近7成是护士。)而很多台湾读者也在网上发表他们积极的正面反应,认为大陆医疗从业员精神可佩,并为大陆人民有如此良好的医疗服务感到庆幸。所以有人指出,尽管两岸分离多年,但大难当头,一家人的气息表象犹存,值得高兴。

  

   三、疫毒来由的各方揣测

   很多的美国人怪罪中国为疫毒来源的祸首。这也是特朗普总统的口头禅。而《纽约时报》居然报道中国很多人(包括政府)听信自己的谣言,硬说疫毒是美国军方研制、用来袭击中国的。这两个极端的主张,均有它的相信者与附和者。难以分辨。不过,最早说得子有卯有,相关武汉人在鱼市场买了蝙蝠食用而引起的故事,在我记忆中是来自美国的耳语以及网上的流言。这个说法,我觉得非常接近一般美国人的口气与想法。因为他们在地图上,看到武汉是中国的中心。从外人眼里来看,很容易误判武汉是中国的心脏地带(这与中国一般人的看法有异)。另外,美国人不知道的是,如果真的有中国人吃蝙蝠,那应当在广东,而不在武汉。何况疫情爆发的时日,正好是中国的新年旅行旺季时分。这也是令人怀疑的一点。因为如果真是有外人蓄意要靠种植病毒来加害中国的话,这岂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段?当然,只凭这些蛛丝马迹来猜想,并不能确定它确实是他国加害之举;更无法断定是哪一个外国。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假设当初蓄意用病毒来害中国的外国,绝对事先没想到病毒居然会由中国蔓延出来回头贻害世界包括其自身!必须指出,一个名《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的网上独立刊物,在3月11日宣布有关COVID-19(即新冠病毒)源自美国的论点,有更多的“证据”。它引用的“证据”来自日本与台湾的病毒研究专家与药品专家。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美国官方,譬如国务卿庞培奥以及其他同僚(甚至上达特朗普总统)一直蓄意将“新冠病毒”称之为“武汉病毒”;而相反的,美国民间卫生专家(譬如某知名大学一位教授的团队)则提出这次开始袭击武汉的病毒可能是第二代,意即以前曾经出现过。如果民间这个意见准确的话,那么试问美国官方一再要强调将病毒称作“武汉病毒”,是否是一种欲盖弥彰的表现?

   我还要加一点。即俄罗斯也有若干科学家相信新冠肺炎病毒是美国制造,用来毒害中国的。当然,他们如此说,究竟是因有特殊情报的根据,或者根本是要离间中国与美国而为,我们无法得知。

  

   四、疫情扩散过程迹近苦中作乐的某些反应

   有人为了给武汉喊冤,一时诗性大作。套用了李后主(后唐李煜)的【虞美人】词句,将其若干字眼改换成新,以适应目前情景。兹转载如下,以娱读者:

   ——————————

   虞美人新篇

   【郁没人】

   新冠肺炎何时了,患者知多少。

   小城昨夜有被封,京城不堪回首月明中。

  

   口罩酒精应犹在,只是太难买。

   问君还有几多愁,最怕发烧确诊被扣留。

   另外有人看到这个新篇,急于为武汉伸张正义,也诗兴大作。将【虞美人】改为【愚每人】,词句如下:

   【愚毎人】

   新冠謡言何时了,栽赃知多少?

   小城昨夜胡诌丰,京城不堪回首謡言中。

  

   真情实况应犹在,只是被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最怕一江謡言全球流!

  

   另外,有两则笑话,也可算是苦中寻乐的范例。

   第一则是由于中国以“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也”的风度派遣医务人员与医疗设备长途跋涉援助意大利之前夕,据说意大利总统电话给中国最高领导求救的一段对话,至为风趣。

   中国派医疗专家支援意大利之前,两国领导通了电话:

   中国:“我们好多了”

   意大利:“我们也好多了”

   中国:“我们快结束了”

   意大利:“我们也快结束了”(意大利文的“结束”有完蛋的意思)

   第二则,据说是美国特朗普总统向中国最高领导询问中国由不同省份派遣医务人员援助外国抗疫的计划,将会派遣什么团队援助美国。因此而产生的一段有趣对话。

   美国:听说你们开始派医疗团队支援外国抗疫了?

   中国:大家互相帮助,应该的应该的。

   美国:你们的四川派队支援意大利,江苏派队支援巴基斯坦,广东派队支援伊拉克,上海派队支援伊朗!你们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哪个省市有可能派队支援我们美国呢?

   中国:那就依照你们国会通过的“台湾旅行法”,派台湾省吧!

  

   五、结束语

   俗语“旧事不忘后事之师”。从此次的灾疫,我们应检讨有什么可令人增长智慧的点子,可供参考。我认为除了以上对数据统计分析所得的启示以外,如果检讨的程序是从外而内的话,应有三大点值得一提。

   第一,是患难见真情敌友之分的辨别。这次的经验,面临中国疫情灾难竟而落井下石、并幸灾乐祸的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最为恶劣。大家有目共睹。我们从这一个角度可以看出美国目下对中国崛起忌讳之深。所以,我们在自己国力蒸蒸日上的情况下,要特别提醒自己如何不致让美国人(官方)对中国患有不必要的恐惧。

   第二,相反地,日本虽然一向与中关系欠佳,可是目击中国的疫情,居然日本国会的自民党(多数党)议员,纷纷解囊捐助,拿出一个月薪金的百分之二十,要成立一个基金,为的是对中国表示声援。姑且无论每人所捐数目之多寡,但他们能有此份爱心,值得表扬与称赞。另外,加拿大对中国捐助了16吨的医疗维护用品,包括衣物、面罩、眼罩,以及手套等。其他诸如秘鲁、英国、印度、土耳其、希腊、葡萄牙、古巴等;再加国际组织之如联合国以及世贸组织,均向中国在不同程度上,表示了支持与慰问。最奇异的是韩国,该国的总统文在寅非常积极地要以捐赠医疗物资为对中国的声援,可是他却面临各方因此要“弹劾”他的威胁。

   第三,再说到对中国大陆有何值得警醒的启发。必须提到台湾的一位素来热心大陆事务的友好学者,最近对此发表善意忠言。事关武汉(与湖北)政府在发现有病毒袭击首例之后,为何迟延了两周方才动手采取对付之举,是因为他们在向中央通报之后,认为须静待中央指示方能行动。这方面的迟疑,也是美国政府对武汉诟病最尖锐的一点。台湾的这位学者,也引用了BBC (英国广播公司)的评语,认为中国大陆地方政府的反应,从上次SARS 到本次新冠病毒袭击,倶表现反应迟缓。基于此点考虑,这位学者提出了一点建议,以供有关权威人士的参考。他的建议用三句话概括:“中央治理强、地方治理能、基层治理勤。”

   最后,我认为这次中国大陆对抗新冠病毒,上下齐心,以至能迅速取得控制与平息毒苗的效果,尤其取得80% 的康复率,是全球,除了趁火打劫的特朗普政府以外,均视为难得的典范。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敦促各国效法的最佳榜样。我还要将其中足以代表中国大陆政治制度优越性之一点指出来。

   有专家指明,此次中国大陆能在最短时间内将抗疫事业完善成功,除了一般人乐道的中国大陆预警机制传染病直报系统完善运转之外,还有三点不能短缺。第一是医疗经验;第二,是全社会动员;第三,则是社区动员。我想强调在中国大陆的社区动员之程度,恐怕不是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所谓民主制度的国家)所能达到的。我所指的是,唯有中国大陆才有街道办事处与居民委员会的措施。它们的存在,表现了中国大陆社会基层组织的健全及政府与民众间的环环相扣,有助于为了控制病毒蔓延而须采取“封城”的紧急措施。封城的宗旨,是要监控城市人口的流动与隔离;以及防止城乡人口与机动车流动等等。透过这些组织来发挥监控的职责,所能取得有效发挥封城目的之高效,不是别的国家能望其项背的。

   吊诡的是,美国趁中国受新冠病毒之累,大言不惭地极力将病毒之爆发作为攻击中国政治制度不健全之武器。而本文的叙述,正好证明事实恰恰相反。我认为我们应该毫不谦虚地向美国指出这个吊诡。真正的结论,正好证明了中国制度之优越,不是美国能比的。

  

   (作者熊玠,美国纽约大学终身教授、《中国评论》月刊学术顾问)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927.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