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民意谓之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15 次 更新时间:2020-04-15 11:28:01

进入专题: 民意  

陈行之 (进入专栏)  
就是这样,做君王的也还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唯恐由于不周到而招来怨恨呢,这实在不是小事啊!……您想啊,就是平头百姓过于贪婪,人们还称其为盗贼呢,何况大夫?何况君王?如果这种局面不改变,您还继续重用荣夷公,最终付出代价的不是荣夷公而是君王您,是咱伟大的周朝呀!”

   从来只喜欢被逢迎的周厉王听罢,早已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但是他没有发作,只淡淡地说:“我知道了。”结果还是把荣夷公任命为周王室的执政官,掌管国事,一时间权倾朝野。

   后来怎么样了呢?

  

   6

   司马迁接着写道(这段描写很重要)——

  

   王行暴虐侈傲,国人谤王。召公谏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谤鲜矣,诸侯不朝。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厉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产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

  

   意思是,周厉王自负而残暴,奢侈专横,整天花天酒地,把日子过得很烂脏。“王”的日子过得烂脏,老百姓的日子能好到哪里去呢?过得糟心极了,于是人们议论起了厉王,说:“丫怎么这样?”民声(民意)挺不好的。一个叫召虎——史称召穆公——的大臣,也像芮良夫那样出面劝谏厉王:“好我的王哩!老百姓实在受不了您的严苛政令了呀!这样弄下去怕是要出大事呀!”

   周厉王虽然没对召穆公怎么样,心里更是老大的不痛快,气得鼓鼓的,心说,你越这样我越那样,看你怎么着!结果丫派人到卫国(今河南省鹤壁市)找了一些人品形迹都很可疑的巫师,在首都镐京(今陕西西安以西)的大街小巷里来回溜达,偷听人们的说话,并把这些话举告给厉王。厉王呢?丫也忒简单粗暴了些,凡是被举告的人,他都会毫不犹疑地杀掉,一时间朝廷内外风声鹤唳,凄风苦雨,议论朝政和厉王的声音很快也就消失了。最严重的时候,相熟的人,哪怕是儿子遇见爹,路上打照面都不敢打招呼,只能用目光稍微示意一下,就得匆匆走过去——你看,老百姓过的这日子还是日子么?这不是成煎熬了么?

   周厉王看到此情此景,竟然很高兴,颇为得意地对曾经劝谏过他的召穆公说:“老百姓就是得管,你看现在他们再不敢说什么了吧?”召穆公苦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周厉王很想听召穆公赞扬,就追问:“你说我的办法是不是好办法?”召穆公沉思了一会儿,终于说出了很著名、中国人都很熟悉那段话:“王!你这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知道吗?你这只是把老百姓的嘴巴堵上了而已,好意思说得上是好还是坏么?”

   周厉王忿然道:“咋了?你说我咋了?!”

   召穆公想了想,终于说:“我说句您老人家不爱听的话吧:老百姓的嘴巴是堵不得的,堵老百姓的嘴,远比堵住河流更危险。堵住河流,蓄积的水越多,河流决口带来的灾害也就越大,所以,治水的人一般都采用疏通的办法,避免让河水淤积起来,只要河水有处可去,就不至于造成壅塞,就不会出大问题。换一句话说,只有让老百姓说话才不至于淤积起民意,造成灾难性后果……”

   周厉王打断召穆公,问:“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最重要的是要让人讲话……人民长着嘴巴就是用来说话的,这和山川土地给人们贡献物产是一个道理,人的衣食物品全靠着它呢。只有让老百姓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咱们才可以知道朝廷政事的成败得失,证明是成功的呢,就尽力去进一步实行和推广,失误了也没关系,想方设法去做预防和弥补就是了。关键的关键是不能堵塞言路,这种靠压制维持秩序的局面能坚持多久呢?时间久了,老百姓难免就会想,这位君是怎么回事呀?他还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戴吗?”

   然而就像我常说的,历来的“王”都没有弄清楚,没有声音并非就是安静,所谓的“民意”从来不是声音,只是人们无需用声音来表达的意会而已,而“意会”往往比说出来的声音更危险。不是么?司马迁下面的话言简意赅:“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按照字面理解,事情似乎比较简单:“王”不听劝告,老百姓更不敢说话了,三年以后,也就是周厉王三十七年,公元前842年,受够了的老百姓终于忍无可忍,啸聚起来,想宰了这位多行不义的“王”,厉王逃到“彘”(据说是今山西省霍县东北的一个地方),还是那位曾经劝谏他的召穆公(召虎)保护了他,才没被造起反了的老百姓杀死。

   然而司马迁这短短二十多个字所描述的,正是我们在中国历史上无数次看到的“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无数即使不说话也活不下去了的饥民揭竿而起,浩浩荡荡向首都镐京进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厉王”。事情闹到这个程度也就很难办了,我相信,这也是周厉王绝对没有想到的——他无法想象平时乖顺得如绵羊、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民众,怎么就会突然汇聚成滔天巨浪,把好端端的朝廷冲击得摇摇欲坠!据说周厉王最终病死在了“彘”,结局还不错,也算是善终了吧,比很多由着性儿作死的皇帝结局都要好。我想,这样一个刚愎自用油盐不进的家伙,一定至死都没有弄明白,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教训是留给历史,让历史去记忆的。

   果真,“道路以目”的故事顺理成章进入了历史,成为了老百姓津津乐道的精神慰藉,成为了历代君王胆战心惊的政治提醒——就老百姓来说,终于意识到自己竟然是有力量改变自己命运的,自己的意志是可以改变国家历史的;就君王来说,终于进一步明白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民意谓之道,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违背民意,违背了这个东西是会有后果的,任何强大的君王、任何辉煌的王朝都承受不起这个后果。

  

   7

   “陈行之先生,你最近老是钻在故纸堆里,尽说一些乱七八糟的历史故事,这是怎么了?”

   我的回答是:“没怎么,读书读到妙处,偶然得之,如此而已。”

   “那你能不能说几句让我们有点儿现实感的话呢?”

   想了想,我还真说不出。历史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与现实对接的,很多情况下,历史归历史,现实归现实,过于直接地将这两者混同,有时候反倒会引出新的问题,而这不是我的初衷。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把老子的‘道’说成是“民意”,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呢?”

   我实际上已经在行文中说清楚这个问题了,如果再让我说点什么,那么我可以说,这是因为有鉴于人类文明结出的精神之果,也就是普世价值,我们才有理由认为民意是自由民主脚下的第一块也是最重要的一块基石,如果把这个东西撤除或者替换了,那么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东西也就都丧失了站立的根基和存在的价值。并非说民意具有先天的正义性,从来不出岔子(选举特朗普上台是不是差子呢?),而是说,它是天底下最有力量的东西,它无所不包,无所不能,你从政治范畴想得到的任何东西,都能从这两个字中得到启发,从中寻找到答案。具体到“普世价值”四个字,如果细究,难道不就是一个“道”字么?换一句话说,如果经由一系列程序(所谓“程序正义”),让民意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来决定谁来当大统领,谁来立法,谁来司法,谁来行政,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在本质意义上它们归为“道”了。这就是说,对民意的尊重,对民意的争取,对民意的服从,是现代政治(体现为选举制)的本质,这种本质都被囊括在“基于同意的合法性”这句话里面了,而“基于同意的合法性”,难道不正是老子之道在今天的具体表现吗?

   那么,老子会怎么看这件事呢?

   让我们设想一种情形吧!老子骑着青牛从函谷关退行两千五百多年,再次来到我们面前。岁数实在是太大了,老人家显得很疲惫。老人家看到今日世界之情形,面对“民意谓之道”五个字,可能仍旧不说话,所谓“笑而不语”也。但是我敢肯定,他也绝对不会反对,说你们这些没出息的庸俗之辈辱没了我的学说,他不会这样说的。我们看到,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沉吟良久,缓缓地掉转过头,赶着青牛又入关去了,可是我分明隐隐约约听到他嘟哝着说:“随你们便吧!这不是我管得了的事情。”

   是啊!老子只给我们提供了批判的武器,他没理由再来帮助我们做武器的批判。

   我们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与古人无干。

  

2020-3-23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8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