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疫情下的中美关系与国际大变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53 次 更新时间:2020-04-14 10:06:19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国际格局  

王勇 (进入专栏)  

  

   4月9日晚,“中国与世界”专题讲座的第一讲“疫情下的中美关系与国际大变局”于腾讯会议成功举办。本系列讲座由北京大学研究生会和各学院研究生会联合主办,目的在于帮助大家更加有效清晰地理解中国、世界现在所处于的位置和可能到来的变化。首场讲座由北京大学研究生会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会联合主办,邀请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王勇教授为主讲教师。约400名人员参与讲座,气氛热烈。全文如下:

  

   一、疫情的蔓延与全球经济的影响

   这次疫情可以说是1945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而且这次危机的形式非常特殊,现在全球经济和社会生活处在一种停滞的状态。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扩散,这种“停摆”情况未来会更加严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各国团结起来共度难关,称新冠疫情是“联合国成立75年以来最大的挑战”。习近平总书记在跟联合国秘书长通话的时候表示,“新冠肺炎病情的发生再次表明,人类是一个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国际社会必须要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守望相助,携手应对风险挑战,共建美好的地球家园。”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政府、习总书记本人多年来在国际场合上倡导的,是中国贡献国际社会的非常宝贵的政策思想,展示了中华文明“世界大同”的理想与期许。

   全球危机需要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证明了全球化意识的重要性,然而人类的意识落后于现实的发展,这是当前一个重要的挑战。在今天线上活动结束半小时后,我将与美国主要智库进行连线,就中美关系、经贸关系、中美与WTO、世界贸易组织等相关话题进行对话并做专题发言。通过与类似这样的沟通,希望能够促进美国同事、美国朋友们朝着这样的思考方向发展。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一些人近年来一直在推动中美之间经济和科技“脱钩”,人文和社会“脱钩”,这是非常不现实的,逆全球化潮流的,损人不利己,其他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会遭受损失,也同样损害美国国家与人民的利益。

   全球疫情至少有三次冲击波

   第一波主要是在中国,疫情在中国的大规模爆发。对中国而言遭遇的是第一波的冲击,对全世界的经济而言冲击的是全球的供应链即全球的制造业。

   第二波主要是疫情在欧美大规模的爆发,冲击的是全球经济,全球的股市暴跌等等。现在我们看到中国加快复工复产,但是我们出口的产业却面临没有订单、没有需求的问题。因为经济全球化,这些都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

   4月3号美国确诊病例累积是245,000人,到4月6号已经到33万多人。病例的高速增加说明检测手段的发展,同时也从侧面说明美国在前期相当长的时间里非常有可能至少将一些新冠肺炎病例当成普通流感来看待了。奇怪的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美国公布的病例数据都是来自美国的学术机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美国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并未发挥很大的作用。现在面临的是新形式的全球危机,有人说其冲击力度超过1929至1933年的世界经济“大萧条”,大萧条导致金融危机,同时伴随大规模失业,失业率超过35%,也包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出现的状况。

   第三波可能是发展中世界,尤其像印度等人口大国,如果疫情持续大规模爆发,感染人数可能会更多,全球卫生危机会进一步扩大。由于存在全球化的基本特点,未来疫情可能会有更多的冲击波。疫情有可能在南北半球不同国家间之间来回循环,有可能对人类生活造成持续长时间的影响,除非人类开发出疫苗或特效药。

   美国经济的走向:美国与全球股市大跌的主要因素

   3月12日,美国特朗普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引发了美国股市大跌,至少发生了4次熔断,距离美国股市最高峰时期,估值已经跌去了百分之四十多。美国政府采取几轮救市措施,包括美国推行基本“零利率”的政策,无限额的量化宽松,美联储绕过金融机构直接购买美国公司债券,相当于美国一些重要的企业与金融机构由国家接管了。3月底,美国国会推出2万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受益者既包括大企业,也包括中小企业与个人家庭。现在又开始讨论是否有必要推出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刺激计划。

   美国经济生活方式、消费习惯,与中国及东亚地区差别比较大。股市对美国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美国是一个以股市融资为中心的经济,也是一个建立在信用、信贷基础上的经济。疫情不断扩大有可能触发美国系统性的金融风险,疫情与金融等问题叠加在一起,有可能重演2007年次债危机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情况。但是,美国政府吸取了2008年的教训,政府救市措施一步到位,首先保证市场上的流动性,政府采取的上述诸多措施就是为了安定投资人的信心,避免恐慌和抛售,这些救市举措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现在因为疫情走向不明,美国股市表现是暴涨、暴跌,与股市最高峰时相比还是跌去了20%左右的市值。

   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给普通民众发钱,因为美国的个人与家庭储蓄率非常低,美国40%多的人或家庭拿不出400美元现金,这是和中国以及其他国家不太一样的地方。尤其是一些领周薪的中下阶层,在疫情影响下没有工作、工资,如果不给他们提供生活费用,后果不看设想。现在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非常高了,而且还在继续攀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超过“大萧条”时期。如果政府不集中发钱的话,美国又可能发生大规模的骚乱暴动,对经济的影响将进一步增加。

   (一)投资人担心疫情大规模扩散

   投资人担心股市大跌,美国经济不好,担心疫情大规模的扩散,尤其在美国扩散。美国前一阶段准备不足,医疗物资短缺、检测有限、防控不得法,可以说耽误了我们用巨大的努力甚至是牺牲生命为全世界赢得的宝贵的一两个月的准备时间。现在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政府的批评不断增加,尤其是来自民主党方面的批评。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党派斗争会进一步激烈。按照相关研究,美国的疫情达到峰值可能要到5月底6月初,现在还是在上升的过程中。

   (二)美国股市泡沫多,调整迟早会到来

   上一轮的金融危机以来(2009年后),美国的股市始终处在一种牛市的状态,不断的往上涨,加之特朗普上台以后,他一直将做好股市作为保证他连选连任的最重要的一张“王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股市出现了长期结构性风险,股票估值过高,股市虚假繁荣,比如说美国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成分公司的远期市盈率一度达到18.9倍,是2002年以来最高值。一些成长类股票“虚胖”更为明显,如亚马逊和字母表公司等的平均远期市盈率为29.5倍,特斯拉的市盈率超过50倍。

   (三)油价暴跌,引爆股市剧烈下跌,冲击全球金融市场与经济

   以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俄罗斯两家斗法,谈判破裂,3月9号开始打价格战引发油价暴跌。刚好油价的暴跌在前,美国股市暴跌在后,一个是3月9号,一个是3月12号,油价暴跌触发了美国股市的大跳水。

   现在油价定价机制与1986年之前不一样,现在主要是靠金融、期货定价,实际上由金融机构来决定油价。金融机构掌握了很大一部分定价权,结果油价暴跌必然导致一些投资投机机构遭到财务困难。此外,美国十年来发生能源革命,大举开发页岩气、页岩油,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因此,油价暴跌,美国能源业将遭受实质性影响。

   实际上沙特阿拉伯这次打油价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把美国拉进来。另外,从石油成本来看,沙特阿拉伯最低,每桶原油在20-25美元之间,俄罗斯是40美元,美国是70-80美元,因此我们看到打了油价战以后,美国的一些企业就开始垮了。他们主要是靠银行的借贷、金融机构借贷来进行生产,而现在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美国经济的一大问题是债务,政府与家庭债务都很高。美国的贫富悬殊非常严重,在过去30年经济全球化时期迅速恶化,贫富差距是衡量社会公平程度的重要指标,它已经倒退了100年,回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1913年时的水平。

   目前来看,美国的救市政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安定了投资人,尤其是解决了市场美元短缺的问题,至少在短期之内缓解或解决了这个问题。美国经济稳住了,全球经济就可能稳住,这对大家都有好处。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将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的可能性现在还是相对较小一点的,不过今年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肯定会出现“衰退”,但是否会进入一个经济学意义上的“萧条”还无从预知。

  

   二、中美战略竞争与经济科技“脱钩”

   在当前疫情下,中美关系的性质进一步发生根本转变,从以合作为主的关系转到以竞争、战略竞争为主的关系,中美发生“新冷战”甚至“热战”的可能性在升高。中美战略竞争的原因包括:1、中国的崛起速度太快,改变了二战后美国和西方主导世界的格局,美国不再是唯一的制定国际规则的国家,他们当然不甘心。2、他们认为中国的体制和发展的模式挑战了美国和西方的模式,应对疫情进一步扩大了彼此的分歧。中国比较成功地应对了这次严峻的挑战,而欧美却陷入一片混乱,他们中的一些人找各种借口来混淆视听,打舆论战,指责中国处理疫情不当、信息不透明等。3、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攀升太快,《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威胁到了美国经济技术的支配地位。此前,美国政府甚至悲观的估计,如果《中国制造2025》这一高科技发展计划实施成功,给予美国产业的时间只有1-3年,美国很多行业连一年的优势都无法保留。当然,这是美国某些人有意夸大中国的力量,为遏制中国发展制造借口。

   在中美竞争日益加剧的情况下,美国对华有三派:1、贸易鹰派。认为中国市场不开放,中国跟美国的贸易不公平,他们要求所谓的公平竞争打开中国市场,美国很多公司以及特朗普本人都有这个看法。2、安全鹰派。安全鹰派主要来自共和党的保守派与极端保守派,他们把中国视为美国中长期最大的威胁,美国要维持霸权地位,中国是最大的威胁,而不是俄罗斯。3、人权鹰派。主要来自于美国的左派,民主党人为主。美国的左派和右派在所有的国内问题上价值观与意见都针锋相对,特朗普上台之后这种对立更加不可调和,但是,他们唯独在对中国问题上意见统一,即都要求采取强硬态度。疫情期间,美国的强硬派利用疫情推动与中国经济和科技的进一步“脱钩”,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在中国第一波疫情中推动制造业回流,落井下石。即使在欧美国家发生第二波疫情大爆发之后,这些鹰派分子也罔顾美国人的生命,继续推动中美“脱钩”,在口罩等防护物资上做文章。比如,为了应对疫情,特朗普宣布实施《国防生产法》,强制命令企业生产防护设备,特别是呼吸机等。特朗普任命纳瓦罗作为《国防生产法》实施协调人,此人是一个对华安全鹰派、贸易鹰派,是一个对中国心怀极度偏见与仇恨的人。美国抗疫现在急需口罩,但是他上任之后却将中国的KN95口罩排除出美国政府紧急认证清单,即如果不改变这一决定,中国的KN95口罩就不能出口到美国。当然,最后我们看到在美国社会的压力下,又重新接纳KN95。这一过程让我们看到,美国当前面临这样一个关键的生死时刻,某些极端死硬分子还在打贸易战,损人不利己。我们也看到,美国一些温和派呼吁结束对华贸易战。

   那么中美经济与科技在疫情下是否加快“脱钩”呢?

疫情让很多国家认识到公共卫生安全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公共卫生安全正成为美国推动中美“脱钩”的新借口。第一,未来的世界经济有可能形成两个平行的国际供应链,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其间中美两个市场之间的联系会越来越少,因为未来中美可能继续打贸易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国际格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850.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