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滕达:西方古典文献译者群研究——以洛布古典丛书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 次 更新时间:2020-04-06 22:53:52

进入专题: 西方古典文献译者群   洛布古典丛书  

倪滕达  

   摘要:围绕着古代文献的翻译工作,一个学术圈逐渐形成。这个圈子聚集了二十世纪的西方古典学术精英。这些近代古典学术史上的主角通力合作,跨越百年时空,缔造了古典文献编译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洛布古典丛书。这套高水准的古代文献译丛,凭借精良的译者队伍、准确的翻译文稿和强大的编辑阵容,自诞生之日起,便在世界古典学领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关键词:洛布古典丛书 古典学 翻译

   作者简介:倪滕达,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古典学研究离不开对古典文献的考察。在考察过程中,与古人直接对话固然美好,但绝非易事。译本是沟通古今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好的译本是古典学研究不可忽视的辅助力量。若完全抛开译本,古典文献研读将会遭遇古今、东西方的语言差异所造成的障碍。然而,学术界现存的文献有多种版本译文,究竟哪一版本值得信赖?实际研究中常见的译本,究竟出自哪些前辈译者?这是学者迈入古典学研究的大门,首先要思考的问题,也是古典史料研究不可回避的一环。

  

   展示古典文献魅力的舞台

  

   洛布古典丛书是目前唯一一套完整收录西方古代重要作家作品,并采用古希腊文-英文(或拉丁文-英文)对照的方式进行排版的古典学术译丛。其标志是坐在宝座上的智慧女神雅典娜。雅典娜托起手拿花环的胜利女神尼科,其旁树立的盾牌上刻有LCL符号。LCL是“Loeb Classical Library”(洛布古典丛书)的缩写形式。

   洛布古典丛书诞生于1911年(首批丛书问世于1912年,包含20卷)。创始人詹姆斯·洛布(James Loeb)(1867年—1933年)曾在首批出版的丛书中发表了《洛布古典丛书——简述其目标和范围》,阐明了这套丛书的使命:“使古代希腊-罗马的伟大作家的美好与学识、哲理与智慧,通过翻译来再一次得到传承”。丛书收录的古典文献包含了史诗、抒情诗、悲剧、喜剧、历史、游记、哲学演说辞,以及医学、数学等领域流传下来的几乎所有的古典作品。除了译文之外,洛布古典丛书还为读者提供了相关的引言、注释以及参考文献。

   洛布古典丛书的另一大特点,同时也是洛布在编创这套丛书时的一个重要设想,就是将最杰出的英美古典学成就收入其中。以第一批丛书为例,最早的三位编辑是来自大西洋两岸的著名学者:T. E. 佩奇(T. E. Page)、W. H. D. 劳斯(W. H. D. Rouse)和爱德华·卡普斯(Edward Capps);而且这批丛书在美国和英国同时出版。不仅如此,詹姆斯·洛布还邀请了来自英国、美国、德国、法国的学界代表人物组成这套丛书的顾问委员会,其成员主要有:爱德华·卡普斯、莫里斯·克鲁瓦德、奥托·克鲁西亚斯、赫尔曼·狄尔斯、J. G. 弗雷泽、A. D. 戈德利、威廉·黑尔、萨洛蒙·雷纳克、J. E. 桑迪斯爵士、约翰·怀特。同时,投入到具体的丛书翻译工作中的学者,也来分别自不同国家和地区:如,英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德国、比利时、澳大利亚,甚至南非、加纳。

   不断地修正、更新,是洛布古典丛书常态化的工作。洛布古典丛书从诞生至今已有107年的历史,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又在二战后遭受争议和经济困难,却并未停止过更新和扩充。自1989年起,洛布古典丛书就坚持推陈出新。截止到2018年,洛布古典丛书已经出版到537本。一百年来,这套丛书坚守其编创的初衷和追求的目标,始终为古典文明的传承和传播做出着卓越的贡献。在2011年纪念洛布古典丛书诞生一百周年之际,著名古典学家亚当·基尔希(Adam Kirsch)这样评价这套丛书:“这里有1400年的人类文化,从人类所建立的最伟大的文明流传下来的一切文本——而且一两个书架即可将其容纳其中。将所有易佚失的古代文本(其中一些历经黑暗时代,仅在一些修道院图书馆中留下来残本)保留下来,并且将其变成价格合理、表述清晰、装订结实、内容精确的书籍,这是近现代学者的最高成就之一——同时也是最为大众所欢迎的成就之一。”

  

   凝聚百年学术核心力量

  

   洛布古典丛书的翻译工作所吸引的,来自世界各地知名学术机构的著名专家、学者多达220余名,其中至少有8人来自哈佛大学,16人来自牛津大学,24人来自剑桥大学,5人来自斯坦福大学,4人来自耶鲁大学,4人来自伦敦大学,5人来自康奈尔大学。此外,还有很多学者出自哥伦比亚大学、赫尔大学、利物浦大学、谢菲尔德大学、诺丁汉大学、墨尔本大学,等等众多一流学府。

   参与洛布古典丛书翻译工作的,大都是古典学领域的重要学者,他们在古典学研究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绩,推出了大批优秀的成果,具有广泛的影响力。R.D.希克斯(Robert Drew Hicks,1850–1929)是最早参与洛布古典丛书翻译工作的学者之一。希克斯曾求学于布里斯托尔文理学校(Bristol Grammar School),1870进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1872成为该学院的学者,后一直工作于此。从1884到1900,希克斯一直讲授古典学。1900年,希克斯不幸失明,在妻子和挚友的帮助下,他依然不屈不挠地坚持自己的事业,在古典学研究上取得了累累硕果。1894年,希克斯出版了一套五卷本的有关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的著作;1899年,与理查德·阿彻-欣德(Richard Dacre Archer-Hind)合作编辑了希腊文和拉丁文版的《剑桥作品辑》(Cambridge Compositions)。此外,他还参与了两本书的制作:在剑桥《希腊文研究指南》(Companionto Greek Studies)(1905)中,他撰写了其中的年表和晚期哲学流派部分,在另一本书《拉丁文研究指南》(Companionto Latin Studies)(1910)中,他负责撰写哲学部分。1907年,希克斯出版了代表作——亚里士多德的《灵魂论》(Deanima)。这本书包含有《灵魂论》的译文,以及围绕着文本展开的具体的讨论,展现了希克斯在相关问题上深厚的文献功底,是一部极其重要的著作。希克斯还在1910出版了《斯多葛派与伊壁鸠鲁派》(Stoic and Epicurean)。1921年,他又编纂了盲文版的《简明拉丁语词典》(Concise Latin Dictionary);1925年,翻译出版了洛布古典丛书的《第欧根尼·拉尔修》(Diogenes Laertius)——这一版译文的权威性至今仍不可动摇。希克斯是他那一代当之无愧的最为博学的古希腊哲学学者。他在古典学领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更加令人钦佩的是,这些成就是在他失去光明的状态下获得的。

   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洛布古典丛书也始终依然拥有最优秀的译者作为其坚强的后盾,其中最杰出的代表是W.A.奥德法瑟(William Abbott Oldfather,1880–1945)。奥德法瑟1899年毕业于汉诺威学院(Hanover College),1901年和1902年在哈佛大学分别获得了第二个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03-1906年,担任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 inEvanston,IL.)的教员;1906年被慕尼黑大学录取,从此师从于希腊文化研究者奥托·克鲁西亚斯(Otto Crusius,1857-1918),拉丁语专家弗里德里希·沃尔默(Friedrich Vollmer,1867-1923),古代经济史学家罗伯特·冯·珀尔曼(Robert von P

   hlmann,1852-1914),还有考古学家、艺术史学家阿道夫·富特文格勒(Adolf Furtw?ngler,1853-1907)。1908年,奥德法瑟获得博士学位,从此成为“古典学界的沙皇”(“Czar of Classics”)。奥德法瑟1909到伊利诺伊大学任教,1926-1945曾任其所在院系的系主任,1935-1942任语言与文学部主席;自1915年起,开始担任专题丛书《伊利诺伊语言与文学研究》(Illinois Studies i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的主编;1931年起又担任了学校古典博物馆的馆长。奥德法瑟从博士论文就开始研究古代洛克里斯(Locris)的历史、文化和地形学,长年投身到洛克里斯地形学研究当中,多次亲自到西部希腊地区寻找能够辨别古代遗址的考古学证据。他的150篇关于洛克里斯的专栏文章是他对学界最重要的贡献。

   奥德法瑟历经一战、二战两个动荡的时代。他促成了“伊利诺伊希腊俱乐部”(Illinois Greek Club)的诞生。随着一战的爆发,奥德法瑟及其同事将兴趣点转移到军事问题研究。自1917年起,他们开始考察古希腊军事作家。该时期洛布古典丛书中的军事方面的译著由是诞生,如《战术家埃涅阿斯》(Aeneas Tacticus)、《阿斯克列庇欧多图斯》(Asclepiodotus)和《欧纳桑德》(Onasander)。在洛布古典丛书中,由团队合作完成的译作甚为少见,其中最典型的团队成果当属奥德法瑟带领的“伊利诺伊希腊俱乐部”所翻译的这批军事作家的作品。一战后,由于德国的战败,古典学领域的德国声音销声匿迹,但是奥德法瑟却迅速与德国学界重新建立联系,并申请到大量科研经费主持了“伯希安年鉴”(Bursian’s Jahresbericht)、“拉丁语汇编”(Thesaurus Linguae Latinae)和“古典考古学百科”(Pauly-WissowaReal-Encyklop

   die der classischen Altertumswissenschaft)等项目。在最后这个项目中,奥德法瑟本人一人就出产了500篇文章。虽然奥德法瑟力排国际政治干扰,始终秉持对德国古典学研究的推崇态度,但是对于法西斯,奥德法瑟是坚决抵制的。在随后到来的二战中,他积极帮助那些从希特勒控制的欧洲地区逃离的学者【如,F. W. 伦茨(F. W. Lenz)和阿尔佛雷德·古德曼(Alfred Gudeman)】在美国的大学谋得职位。

   奥德法瑟的主要成就是使美国古典学研究专业化。他在古典学研究领域最感兴趣的是历史和文化问题。他将多学科——古代史、考古学、铭文学、哲学、钱币学、地形学——融合到一起来研究古代的地区和人民。奥德法瑟开创了古典学研究的新时代,他把美国的古典学研究从过去的狭窄的语言学和文献学的园囿下解放出来,确立了古典学的专业性,使之成为包罗万象的古代之学。他十分强调学者对古代语言——拉丁、希腊语——的掌握,认为这是古典学的基本功。奥德法瑟的另一项重大贡献,就是伊利诺伊州古典图书馆。他将这座图书馆建设成了重要的古典学研究中心。时至今日,这座图书馆仍然享有盛名。

奥德法瑟不愧为“古典学的沙皇”,他对古典学自身的发展给予了巨大的推动力,具有划时代意义。然而,参与洛布古典丛书翻译工作的学界大师,并非只有奥德法瑟。沙克尔顿·贝利(David Roy Shackleton Bailey,1917–2005)是迄今为止翻译洛布古典丛书卷数最多的译者。他总共翻译出版了20本,其中9本西塞罗的作品,3本马提雅尔(Martial)的作品,3本斯塔提乌斯(Statius)的作品,2本瓦勒利乌斯·马克西姆斯(Valerius Maximus)的作品,还有2本昆体良(Quintilian)的作品。他为洛布古典丛书的古罗马时期作品译本的构成和完善做出了巨大贡献。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方古典文献译者群   洛布古典丛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55.html
文章来源:《史学史研究》2018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