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英民:颜光敏与李笠翁

—— ——对《李渔交游考》的一点补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9 次 更新时间:2020-04-03 09:00:26

进入专题: 颜光敏   李渔  

樊英民  


颜光敏与李笠翁

——对《李渔交游考》的一点补充

  

   颜光敏(1640-1686),字修来,山东曲阜人。康熙六年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郎中,是清初著名诗人,有《乐圃集》。其兄颜光猷,字秩宗,号澹园,康熙十二年进士,官至河东道盐运使,有《水明楼诗》。

   关于颜氏兄弟,单锦珩先生《李渔交游考》(浙江古籍版《李渔全集》第十九卷)有介绍。但对李渔与两人的关系所叙不多。现在作些补充(主要是颜光敏),对于深入研究李渔其人或许有些参考价值。

   李渔《笠翁一家言》卷四收有《赠颜澹园太史、修来仪部二昆仲》一联。文云:

  

   大陆小陆结驷而行,并为天下无双士;

   元方季方易一不可,始信人间有二难。

  

   此联以晋之陆机、陆云兄弟和汉之陈纪、陈谌兄弟来比喻光猷、光敏兄弟,又嵌入国士无双和难能有二两个典故,可谓十分贴切,浑然天成,颇具巧思。

   颜光敏日记《德园日历》康熙十三年正月十七日有"笠翁赠一联",所赠应即此联。又《颜氏家藏尺牍》卷三收有李渔致颜光敏函,云:

  

   昆季联翩而起,又同仕庙堂,不分内外者,自昆山三太史而外,指不数屈。澹园、修来两先生其匹休者也。野老入都,闻此等胜事,不可无一语记之。谨撰一联,以疥尊壁,未审有当否也。前以贸书鄙事相托,想荷留神。行期日迫一日,幸早图之。附闻不一。

  

   所说"昆季联翩而起",是指颜光猷(澹园)康熙十二年中进士并改庶吉士事。《圣祖实录》该年四月己卯:"谕翰林院:选拔庶常原以作养人材。今科进士、特加简阅。取顾汧、黄士埙、……颜光猷……等三十二员,俱著改为庶吉士……"庶吉士属翰林院,故称颜光猷为太史;颜光敏此时正任吏部仪制司主事,故称仪部。"以疥尊壁"的一联,也应是指上引之联。

   李漁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辛亥,颜光敏生于崇祯十三年(1640)庚辰,两人年龄相差近三十岁,应该说不是同一代人。明亡时李渔已33岁,入清后他就放弃了参加乡试进入仕途的打算,以作幕卖文和设肆印书等自食其力谋生。明亡时颜光敏只有5岁,他通过科举应试一路连捷进入官场,和李渔基本上不活动在同一个圈子。李渔的活动区域范围相当广阔,颜光敏则相对狭窄,从两人经历看,只有在康熙十年颜光敏在南京榷龙江关税时,李渔亦活动于江宁一带,但现在能见到的材料中没有发现两人有过接触的记载。

   李渔在康熙十二年(1673)夏初有京师之游,住到次年春初返回。他在京师奔走于豪贵之门,交结了很多高官显宦,仅在《笠翁一家言》中出现的就有包括保和殿大学士索额图、文华殿大学士冯溥等在内的高官近三十人。与颜氏兄弟的接触就在此时。

   颜光敏《德园日历》康熙十二年九月二十四日记:"晤原一、冯益都,至李笠翁寓。"所记应该是和李渔的初识。

   在此之前8天,《德园日历》九月十六日:"原一约往万柳堂看布置花石,欲往不果……"。万柳堂是冯溥在京的住宅园林。我们知道李渔精于园林垒石之道,其《闲情偶寄·居室部·山石》有专门的论述。单锦珩先生《李渔年谱》据震钧《天咫偶闻》所记,认为李渔康熙十二年在京为贾胶侯设计了半亩园。麟庆《鸿雪因缘图记》也说"半亩园……李笠翁客贾幕时为葺斯园,垒石成山,引水作沼……"并且还说"当国初鼎盛时,王侯邸第连云,竞侈缔造,争延翁(指李渔)为座上客,以叠石名于时。"李渔此次在京,作有《万柳堂歌呈冯易斋相国》、《寿冯易斋相国》二诗及《赠冯易斋相国二联》。所以,有理由认为,他曾参与冯溥万柳堂园林的布置。颜光敏本人对园林有浓厚兴趣。此后不久在故乡宅西买石筑山,穿池引水,创为园林乐圃。可以设想,颜光敏此次和原一去万柳堂,就是专门去看李渔怎样布置花石。

   但是那天"欲往不果"。他们如果只是去参观园林,不存在"不果"的问题,因为园林花石就在那里。而他们去的目的是"看布置花石",即看李渔主持布置花石的现场过程。李渔因故不在,所以在8天之后,颜光敏便约了原一、冯溥三人径去李渔寓所相访。

   原一即徐乾学,康熙九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他是顾炎武之甥,而颜光敏与顾炎武为挚友。冯益都即冯溥。相比于李渔,他们三人的社会地位很高。之所以屈尊相访,应是因为他们对李渔的才情早有所闻。李渔虽是布衣,却是著名的文士,在诗文艺术等各领域都有相当高的造诣,故多有高官乐于延揽交结以自提身价,而他本人也以此得利,是为"打抽丰"。这是当时的社会风气。

   李渔是本年夏动身北上的,九月时到京未久。颜光敏的日记虽然惜墨如金极为简略,却是排日记的。这次之前并无李渔之名。所以把此次三人同访视为颜光敏和他的初次见面,应是符合事实的。

  

   大概在两人相识之后,李渔就向颜光敏提出了上引函中提到的"贸书"的事,即售卖芥子园、翼圣堂自刻的书籍。李渔京师之行除了干谒贵人充当清客外,推销自己编印的书籍应是重要任务。《颜氏家藏尺牍》收李渔尺牍共四件,每件都是谈卖书事:

  

   前以贸书琐事渎闻,想为留意。兹行期已届,乞示德音。即购者寥寥,亦求自用一二十部,轻我行装,为惠多矣。立候回示,不尽。晩弟李渔顿首,修翁老年台大人。

  

   来单一纸,即求专役代传,其求售之故,及价值多寡,悉在其中,可省一番挥翰之劳。但择可与言者几何人,悉发尊刺,烦贵役面索所用书单,则此事半日可了。至查各书分送,亦易为力,多去一部,少受一部之累;早去一日,少担一日之忧。皆知己之赐也。贵役自当劳之,即日遣行是祷。

  

   渔行装己束,刻日南归。所余拙刻尚多,道路难行,不能携载,请以贸之同人,或自阅或赠人,无所不可。价较书肆更廉。不论每部几何,但以本计,每本只取纹价五分,有套者每套又加壹钱。南方书本最厚,较之坊间所售者,一本可抵二三本,即装订之材料工拙,亦绝不相同也。不用则已,用则别示一单,以便分送。书到之时,即授以值。不误行期。至感至感,渔具。

  

   这四件尺牍都未署时间,只前文所引有"谨撰一联以疥尊壁"的一件,因与《德园日历》记载相合,可知作于康熙十三年正月十七日。其余各件排列未必按先后顺序。可以想象,大约是九月二十四日颜光敏等三人往访时,李渔谈起了请他代为售书的事。第三函的"来单一纸",从"可省一番挥翰之劳"看,并不是颜光敏的来单,而是李渔提供的可供应图书的目录。有此目录,方便颜光敏的仆人拿着主人的名片到各处兜售书籍。"贵役自当劳之",是说他将付颜的仆人以小费。这应是四件中最早的一件。第二函说"即购者寥寥,亦求自用一二十部",可見所求售的书数量很不少。后来屡次函催,几乎每次都说"行期已届"、"行装己束",未必是真话。第四函说"道路难行,不能携载",又写明价钱以示价廉物美,已有削价拋售的意思;而作于十三年正月的一函,应是真的"行期日迫一日"了,故此时的赠送对联,似有了加重催促力度的意味。

   这四件尺牍向我们展示了李渔形象中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侧面,就是他不仅是一个文学家艺术家,有时候还有一个书贾的身份。书贾是商人,在当时是不被人尊重的,就像被称为清客含有贬义一样。但这恰好表现出他思想意识的超前性,也是他为了实现"顺情""自适"--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的理想的必要代价。后人对此应有充分理解。

   在单锦珩先生《李渔交游考》中,颜光敏被列入第四部分,属于与李渔交往不甚密切、仅有若干过从的一类。这种定位应该说是准确的。

   据李渔自已说,他原拟年底返南,但因"骡价腾涌"而"未获遄行",后来由索额图挽留,答应为他"预筹薪水",于是决定在京过年。

   颜懋价的《乾隆癸酉日记》有《春联》一条,可以作为李渔康熙十三年在京师过年的证据:

  

   李笠翁昔在京师,颜其门曰"贱者居" 。翌日,对舍亦增一额,曰"良者居"。又其门榜一联曰:"天下文章尽于是,漫劳车马驻江干。" 一夜为人易"天下" 为"红颜" 。

  

   颜懋价是颜光猷之孙。癸酉是乾隆十八年(1753),距其时已近百年。可见这段掌故流传之广泛。(刘廷玑《在园杂志》也记有此事,但无对联事。)

  

   《德园日历》中,在大约5个月里有6条与李渔相关的记录。除上引两条外,另4条是:

   1,康熙十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晚约李湘北、许生洲、董默庵、赵铁源至笠翁寓,听帘内度曲《新制琵琶辞》。"

   按,李湘北,即李天馥,河南永城人,顺治十五年进士。康熙十二年时官翰林院检讨。董默庵,即董讷,山东平原人,康熙六年进士,时官翰林院编修。许生洲、赵铁源待考。他们都是与颜光敏过从甚密的人物。据《李渔交游考》,四人中至少李天馥和董讷与李渔有较多的交往,李渔诗集中有赠答之作。

   此次五人去听曲是在初识五天之后的晚上。为什么要特别注明"听帘内度曲"?那是因为演唱者王姬是李渔的副室(见下)。即使副室,在外人面前拋头露面也是不合礼数的。由此可见,李渔的"家庭戏班",与公开营业的戏班是有区别的。

   《新制琵琶辞》,应该就是李渔对元代高明的南戏《琵琶记·寻夫》一折的改本。《闲情偶寄·演习部·变调第二》之"变旧成新"篇,曾指出原作情节设置上的不足,认为"此等空隙全靠后人泥补,不得听其缺陷,而使千古无全文也"。尽管有人对他的补改不以为然,谓其"自信太过""多此一事"(梁廷枬《曲话》),但李渔本人相当自负,称"人皆谓旷代奇观"(《乔复生王再来二姬合传》)。还把改本附于《闲情偶寄》该篇之后。《笠翁一家言》卷六悼念乔姬的《断肠诗二十首》其十九的小序说,"姬亡月余,不得一梦。是夕始返离魂。丝竹备陈,奏予所改《琵琶记·寻夫》一曲,醒后余音在耳……"这个细节反映出他对这个改本的看重,也可作为此次向颜光敏等人所演唱的正是这个改本的一个旁证。

   2,康熙十二年十月初三日:"阅笠翁所作《锦囊诗韵》。意取调谐通用,颇不合于古人。"

按,《锦囊诗韵》之名前未之闻。但李渔《与王绥亭大司马》书有云:"拙辑《诗韵》一书,偶于座间谈及,遂承面谕索观。因在他友处,索之连朝,始归敝簏……无副本,一览即归为幸。"其中的《诗韵》,应该就是《锦囊诗韵》。或许是李渔此次入京带来了《锦囊诗韵》的稿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颜光敏   李渔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0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