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惠康:国际法的发展动态及值得关注的前沿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 次 更新时间:2020-03-30 21:42:14

进入专题: 国际法  

黄惠康  

   作者简介:黄惠康,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中国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前司长,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客座教授,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世界正经历巨大变局。国际法的发展呈现五大特征: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制度性权力和未来秩序主导权之争成为大国博弈的主战场;国际竞争从传统陆地疆域向包括海洋、极地、外空、网络在内的新疆域拓展的态势愈发明显,海洋领域规则制定和实施持续走深走实;网络空间战略地位不断上升,在国际议程中的位置加速前移;气候变化谈判进入转折期,各方加紧谋划未来全球环境治理体制;国际法日益成为对外斗争的重要抓手。在此大背景下,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国际法、“一带一路”法治保障、《禁止核武器条约》与全面核裁军进程、国际司法机构与国际法的解释与适用、条约履约机构和缔约国大会扩权动向、国际法院“查戈斯群岛咨询意见案”、朝鲜半岛局势相关法律问题、美英法对叙利亚动武的合法性问题、全球海洋治理及“南海仲裁案”后续法律问题、构建中国特色国际法学体系等十大前沿法律问题值得学界关注和研究。国际法学人应怀着对法律的敬重,以自己的专长为国家外交和世界和平事业做贡献,努力开创国际法学研究的新局面。

   关 键 词:国际法/发展动态/关注/前沿/法律问题

  

   当今世界正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未有之大变局,乱象纷呈,国际法作为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稳定器”的作用更趋重要。“治国者,以奉法为重”,大国外交必重国际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应该创造一个奉行法治、公平正义的未来。要提高国际法在全球治理中的地位和作用,确保国际规则有效遵守和实施,坚持民主、平等、正义,建设国际法治。”①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外交思想指引下,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践中尊重国际法、坚持运用和发展国际法的特征更加鲜明。基于不断增长的综合国力和影响力,中国正逐渐从国际法的“接受者”“跟跑者”向“参与者”“建设者”转变,在气候变化、自由贸易、互联互通等领域更是成为“引领者”。中国要实现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强国目标,需要在更广范围、更深层次、更高水平运用国际法,积极参与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

  

   一、当前国际法的总体发展态势

   (一)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制度性权力和未来秩序主导权之争成为大国博弈的主战场

   以英国“脱欧”和美国“退群”为代表,“黑天鹅”与“灰犀牛”同行,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交织,恐怖主义、难民危机、网络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问题更趋突出,发达国家内部逆全球化民粹主义思潮暗流涌动,单边保护主义政策抬头,撬动了新一轮国际战略格局的调整。“冷战”结束以来,以相对稳定的中美俄欧双边和三边关系为机轴的大国关系、以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为核心的国际贸易体系、以美俄核裁军条约为基础的国际军控体系、以《联合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为指引的应对气候变化机制、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为核心的集体安全体制等重大国际关系和国际机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全球治理面临严重“赤字”和重大挑战。以我国为代表的新兴大国主动引导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取得新的进展,我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影响力、引导力得到制度化的巩固和拓展,同时面临大国博弈的新挑战。未来,国际秩序主导权之争仍将在国际关系的各个领域深入发展。在此背景下,作为国际法学者和法律外交实践者,我们要坚持以公平正义为理念,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和法治化。既要从战略层面提出用好国际法服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思路、建议,也要从微观层面就国际法的前沿问题提出中国方案,将我国提出的全球治理、国际法治理念转化为国际法领域的具体立场、主张。

   (二)国际竞争从传统陆地疆域向包括海洋、极地、外空、网络在内的***域拓展的态势愈发明显,海洋领域规则制定和实施持续走深走实

   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生物多样性养护和可持续利用问题、公海保护区、深海基因、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划分、国际海底资源开发、极地治理、海平面上升等前沿问题以及争端解决机制问题受到各国高度重视。涉及海域管辖、岛礁归属、大陆架划界等海上热点问题多发频发,且呈常态化、多边化、司法化之势,国际海底资源勘探开发竞争激烈,极地形势更趋复杂。我国在涉海方面面临的挑战有所增加。21世纪是海洋世纪,中国确定了海洋强国战略。新的形势要求我国国际法学界紧密跟踪海洋法的最新理论与实践发展,不断提高运用海洋法服务建设海洋强国目标的能力,丰富和强化我国海洋权益主张的法理依据,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指引下,努力推动构建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海洋法律秩序。

   (三)网络空间战略地位不断上升,在国际议程中的位置加速前移,制网权之争已悄然拉开帷幕②

   各方围绕网络技术、网空治理、网络安全和规则制定展开激烈较量。一方面,信息技术、智能技术和网络技术发展方兴未艾,新一轮社会化互联网技术革命正在酝酿;另一方面,网络国际治理严重滞后。大国在网络空间的军力角逐不断升级,网络战风险增加;网络安全、信息安全危机四伏,网络攻击事件愈演愈烈,网络犯罪尤其是网络金融诈骗多发高发;网络领域渗透与反渗透、垄断与反垄断国际斗争日趋复杂;网络领域发展不平衡、规则不健全、秩序不合理等问题亟待解决。③网络空间安全事关各方重大利益,已成为集政治、外交、安全、法律、经济和文化等多重因素于一体的重大战略问题。④美西方与中俄等新兴国家阵营对垒的态势日渐清晰。双方围绕网络自由与网络主权、网络空间军事化与网络和平利用、民间与政府、技术垄断与公平参与这几对矛盾展开博弈。核心的一点是抢抓网络技术和网络空间秩序的主导权。2018年上半年美国制裁中兴公司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表明,在网络领域,我们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各国应在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加强对话合作,推动互联网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⑤

   (四)气候变化谈判进入转折期,各方加紧谋划未来全球环境治理体制

   经各方共同努力,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达成历史性的《巴黎协定》,并快速生效,“巴厘路线图”谈判进程终结硕果。⑥然而,美国特朗普新政府推行“逆全球化”的“美国优先”政策,宣布将退出《巴黎协定》,对全球气候治理带来一定冲击,但《巴黎协定》将继续有效,国际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势头依然强劲。当前重点是继续合作落实《巴黎协定》,制定相关细化规则,推动协定有效运行。后续细则谈判由20多项议题组成。经过各国的共同努力和艰苦谈判,2018年12月16日在波兰卡托维兹闭幕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成功通过《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细则谈判如期收官。卡托维兹会议是全球气候治理进程的重要节点,开启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时代,对维护气候治理多边机制和合作势头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巴黎协定》的落实工作仍然任重道远,在减缓、适应、资金等方面面临不少挑战。“独行快,众行远”。面对气候变化全球挑战,各国应认真贯彻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等基本原则,不断凝聚政治共识,携手合作,促进全球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

   2017年以来,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推动下,法国积极倡议制定《世界环境公约》。经过多轮磋商,第72届联合国大会于2018年5月10日通过了题为《迈向世界环境公约》的程序性决议,⑦就是否制定《世界环境公约》作出分步走的程序性授权和安排:请联合国秘书长就国际环境法治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向第73届联合国大会提交技术报告;在联合国大会设立特设工作组,审议上述报告并视情讨论一项国际文书的范围、指标和可行性,并于2019年上半年向联合国大会提出建议,包括召开政府间会议通过国际文书等等。⑧这项决议的通过,标志着国际环境法领域的“造法”努力取得了阶段性进展。未来发展值得继续关注。

   (五)国际法成为对外斗争和扩大国际影响的重要抓手

   近年来,围绕西亚北非局势、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局势、安理会改革、南海争议、中美贸易战等热点和难点问题,相关各方均十分注重以法律为抓手谋划应对之策、抢占道义高地,国际博弈中的法律战更趋激烈。即使特朗普政府大肆推行单边主义贸易保护措施,表面上也打着维护世界贸易组织“公平”贸易体制的旗号,并在世界贸易组织内娴熟地玩弄“法律牌”。法理之争成为塑造国际秩序、赢得制度性权力的重要方面,特别是中小国家越来越重视利用国际司法和仲裁程序谋利或造势。国际立法、国际司法对国际关系的影响不断上升,外交与法理愈加密不可分。

   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动向是,中小国家在国际舞台上联合发声、发挥影响,甚至联手向大国提出挑战的趋势在发展。前者如,51个小岛国在联合国大会第六委员会联合提议,请国际法委员会审议海平面上升对小岛国的影响问题;非洲联盟成员集体要求请国际法委员会审议“普遍管辖权”问题;后者如,在众多中小国家的强力推动下,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禁止核武器条约》,引来安理会“五常”发表联合声明,集体反对,这在联合国历史上十分罕见;在联合国大会关于提请国际法院就涉及查戈斯群岛的两个问题出具咨询意见的决议表决中,安理会“五常”中无一赞成票,不是反对,就是弃权,这也十分罕见;在2017年11月举行的国际法院法官选举中,竞选连任的英国籍法官格林伍德(Christopher Greenwood)意外地在6选5的竞选中败给了来自索马里、巴西、黎巴嫩、印度等国的候选人,成为唯一一个出局者。1946年国际法院成立以来,英国首次在该法院丧失法官席位。此前,在2016年11月举行的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换届选举中,法国提名的候选人竞选连任失败,英国和俄罗斯候选人以本区域最低得票当选,险遭淘汰。

   我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正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在当今国际社会居于十分重要而特殊的地位。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深入分析世界转型过渡期国际形势和国际法发展演变的规律和动态,准确把握历史交汇期我国外部环境的基本特征,善用法律手段应对和化解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风险挑战。要坚持维持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外交宗旨,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以深化“四位一体”外交布局为依托,积极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大力弘扬正确的义利观,在同发展中国家交往中坚持义利并举、义重于利,增进与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合作。这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得道多助的重要基础,在新时代应不断发扬光大。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和法治化,推动国际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二、当前国际法前沿值得关注的十大问题

   当前,在国际法和条约法律外交领域,一些重大的前沿法律问题值得学界给予特别关注和深入研究。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国际法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的重大理论创新成果。2018年3月,与“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互利共赢开放战略”一起,“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被载入国家根本大法。这是我国外交政策理念在国家法治上的最高宣示,也是中国外交进入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时代的法律标志。准确把握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国际法内涵,积极探索在国际治理的各具体领域融入命运共同体思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655.html
文章来源:《国际法研究》2019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