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鸟笼效应”与默认陷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50 次 更新时间:2020-03-23 16:21:49

进入专题: 默认陷阱   观念框架   真相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我们内置着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种针对不同行为和选择的预设偏好。

——迈克尔·加扎尼加

   只要我们中了圈套,就不可能再用同样的眼光看待现实。显然,它剥夺了我们观察的客观性。

——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一、“鸟笼-框架”是默认陷阱的前提


   “鸟笼效应”是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1842-1910)提出的一个规律:如果一个人买了一个空的鸟笼放在自己家的客厅里,过了一段时间,他要么会丢掉这个鸟笼,要么买一只鸟回来养。

   这个发现源于一个故事:

   詹姆斯有一天与好友物理学家卡尔森打赌:我敢保证,不久你就会养一只小鸟!卡尔森不以为然,说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几天后卡尔森过生日,詹姆斯送了一只精致的鸟笼给卡尔森。卡尔森说他不会养鸟,但还是很喜欢这个鸟笼,将它挂在书桌旁。

   从此来拜访卡尔森的客人不断地问他同一个问题:“你养的鸟死了吗?”或者和他谈论关于鸟的话题。卡尔森不得不一次一次地解释,然而客人们都不相信。以为卡尔森的心理出现了问题。

   卡尔森有苦难言,又不舍得扔了这个鸟笼,最后真的买了一只鸟儿放在笼子里,养了起来。

   于是詹姆斯借着这个案例创造出了“鸟笼效应”,它的意思是说:

   人们总是不自觉地在自己的心里先挂上一只“鸟笼”,再不由自主地往笼子里放“小鸟儿”。

   我想借这个心理规律来解释是什么影响我们会掉入默认陷阱。

   凡是高明而成功的政治或广告宣传都采取最有效的影响力策略:重复,尤其是制造出最精警的格言式概括语,反复传送,让大众耳熟能详,当然如果能够排除其他的声音,只允许一种广告反复传播,那么就会在受众的心里安上一个“鸟笼”,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梗,无法去掉,因为受众已经将它安放妥贴了,由熟悉感产生假性的知晓感:自然而然地进入了默认陷阱。

   从此以后,所有继续传送的信息都是这个价值观或信念的亲族系统内涵,任何相关的故事、细节和说明、解释,都会被已接受者默认而深信不疑。这些后续的信息就是装进这个鸟笼中的“鸟儿”家族。

   即使某一天某一个“鸟儿”被指认为是假的信息,那些默认的群众最多会说:微信微信,微微地相信,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之所以对假的信息还要持“微信”的态度,因为他们心中有一个接纳它的“鸟笼”。

   好了,现在需要给“鸟笼”做一个定义。

   “鸟笼”是我们心中的“框架”,“框架是塑造我们看待世界方式的心理结构,框架也塑造我们追求的目标、我们制定的计划,我们行为的方式以及我们对行动结果好坏的判定。”(认知语言学之父乔治·莱考夫:《别想那只大象》,P001)

   这个安放在自己潜意识里的“鸟笼-框架”就是每个人各自的基本价值观、基础信念、情感潜意识和预设反应式,它们都是早期潜移默化建构的,或者第一印象生成的,渐渐地成为了自我信任的“默认值”。

   只要你认同了一只“鸟笼”,它就会渐渐在你的心里生根,你很难更换掉你心中的“鸟笼-框架”,它就是你的文化天性。对于这个世界的故事和知识,你只会根据你的这只坚固的“鸟笼-框架”去选择合适的“鸟儿”。

   从一种“鸟笼-框架”的建构到逐渐确认为“默认值”,变成了一种默认陷阱的可能性。有时这种默认潜意识很可怕,它有巨大的影响力。

   电影《赎罪》里13岁的少女布里奥妮刚刚开始尝试写作,她丰富的想象力每天虚构着各种可怕的事情,浮想联翩。一天布里奥妮暗中发现了刚从剑桥大学回来的、庄园管家的儿子罗比·特纳和自己的姐姐塞西莉亚有暧昧关系,她甚至读到了罗比写给姐姐的一封充满情色意味的情书。正在此时,她的风骚的表姐罗拉被人强奸了,布里奥妮毫不迟疑地认定是罗比干的,她站出来说她亲眼看到了罗比的强奸行为。布里奥妮的指证使罗比由此蒙冤入狱。

   布里奥妮并不是刻意要说谎作伪证,而是她的心真诚地“默认”“那就是罗比”,“她的心”亲眼看到了,虽然在黑夜里她只是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但她的心从一开始就装上了“罗比就是强奸犯”的“鸟笼-框架”。

   那个“鸟笼-框架”为她的想象性叙事默认了一切。她首先生成了罗比有强烈的性欲动机和淫邪品性的预设成见,然后凭着想象就默认了这种动机猜想与强奸案的直接关联。

   成年以后布里奥妮深刻地反省了自己少年时的愤怒认定导致酿成了无辜的罗比一生的灾难,因此她一生都在为此自我救赎。

   但是当时的她对于自己的认定是没有怀疑的,她更不知道自己的潜意识里抱有对姐姐与罗比情爱的嫉妒心理,在嫉妒心态和“鸟笼-框架”想象力的作用下,促成了她不假思索的默认和自以为是的谎言。

   耐人寻味的是,庄园里所有人,来执法的警察,都默认了这个缺乏证据的指证。人们不想从诸多不确实的证据中证伪其虚假性。这就是默认陷阱的可怕之处。

   就布里奥妮出于默认下意识撒谎的行为而论,其手段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道德义愤成为了她指证的出发点。其实正是这样的错位才是世人过度作为的罪过。

   人们对于怎样做事情的正当性往往不予认真讲究,却将信念、目的、自我得失、道德等放在首要位置。即默认了出发点的正当性,就可以不择手段,只要结果符合我认定的正确性,就可以违反程序公义。

   人们都会习惯于将自己的信念和目的、自己对他人和某事的情感印象生成一个概念、作为一个定义存放在心里,轻易就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定义结论就是一个“鸟笼-框架”,然后再依据这个鸟笼-框架去寻找匹配的故事细节作为证据来填充之。

   “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起着作用,这种力量比深思后的解释、民族性和个人喜好更加强大,我把这种力量叫做“默认值”:一旦有了默认值,就照着它去做。”(格尔德·吉仁泽:《直觉思维》,P192)

   默认惯例即默认值即你心中的“鸟笼-框架”,此即决定默认陷阱的预设。

   乔治·莱考夫特别指出:

   要确立框架的是观念,观念要先在大脑里扎根,框架是思路,是因果关系,是理由,是认知推理的既定的模板,而整个框架是从“概念”开始的,概念先行,概念以框架的形式出现,只要框架有了,时髦话说来就来。认知科学认为,低认知就是缺少你所需的概念,缺少能用一两个词唤起的相对简单的固定框架。你听到一个词,它的框架(或框架集合)就在你大脑里激活了。(《别想那只大象》)

   没有鸟笼这个框架,鸟儿们就无所依归,散漫游荡。

   认知神经科学家迈克尔·加扎尼加指出:

   “我们内置着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种针对不同行为和选择的预设偏好。”(《谁说了算?》,P40)

   这说明在我们的头脑中固置了无数的对应着现实生活中各种状况和问题的“鸟笼-框架”(默认值),预备着在问题出现时立即启用已有的反应式。

  

二、观念框架与“语境默认”的影响力


   举个例子来证明莱考夫所讲的状况。

   赵匡胤在陈桥兵变中被众部将拥戴为天子,遽然间不知所措,“诸将拥(后周的)宰相范质等至,太祖见之,呜咽流涕曰:‘违负天地,今至于此。’”(《宋史·太祖纪一》)

   赵匡胤要逐渐适应作为一个帝王的角色,但其他所有人更要转变这种将旧日大哥当作至尊皇帝的角色心理。做了皇帝不久的赵匡胤曾经托人转告桀骜不臣的昭义节度李筠说:

   “我未为天子时,任汝自为之;我既为天子,汝独不能小让我耶?”(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

   慢慢地,所有人就逐渐对定于一尊的赵匡胤神化和敬畏起来了,就算平生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事朋友,也开始懂得分清君臣之别了。历史上所有夺取江山的帝王和其臣子,都经历过这样的心理转变。

   其中的秘密就是:地位和角色的影响力既是依靠权力行使表现出来的,也是一种概念框架的“鸟笼效应”展示出来的:

   “皇帝这个政治角色已经具有它可期望的规约性,他的权力与义务都已经由历史经验的累积,在整个文化体系中有了相当确定的模式。因此,一旦黄袍加身,新天子就可以从这个早已被大家所习惯去尊崇的皇帝名号中,获得某种程度的权威性。”(刘静贞:《皇帝和他们的权力:北宋前期》,P24)

   通俗地说,就是“皇帝”这个词语概念在众人心里唤起了一种神圣恐惧的威力,即使像对待明代那些目不识丁的、懒政嗜玩的皇帝,那些学富五车的士大夫文臣和出生入死的武将,一样跪在他的面前战战兢兢。这就是“皇帝”这个名号的“鸟笼-框架”效应之作用力。

   “名号”或名词概念皆有一种“语境默认”的价值定性和影响力,这是文化心理在众人心中的默认值之影响力。

   “鸟笼-框架”的风险在于它的预设固置效应,从而产生一种使你被动的状况,于是渐渐从俗、从众和从权地默认。

   人性有很多“被动的形势就范”,是由默认心性和语境默认规则所决定的。

   我曾经讨论过有一种默认陷阱是将他者对你讲的故事当成是真实的事情,使你或者陷入一种是非漩涡之中,或者成为舆论站队的背景群众,从而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这称为“默认叙事真实性的陷阱”。

   这种默认陷阱同样基于强有力的“鸟笼-框架”效应:你不自觉地被亲密关系或利益共同体的立场“绑架”,你的共情感,人情面子或话语权优势,就是预设在你心中的“鸟笼-框架”。

   服从于顺从效应就是服从于固置了的“鸟笼-框架”。你会对它时时加以维修和加强,以语境默认的方式对它连绵式地渐进生成。时间越长,默认值越巩固。越固置,就越视之为理所当然的既定信念。于是进入重复状况:“确认偏误是一切思维错误之母”。

   我们为了维护自己既有立场的正确性和自尊,会千方百计地持续为既有的默认值而努力地“确认偏误”。

   这就是基于“鸟笼-框架”默认值所造成的默认陷阱之谬误。

   一旦陷入负面的“鸟笼-框架”,我们被陷入默认陷阱的频率就越高,变得愚昧的可能性就越大。

   实际上还会出现如下一种状况:

当人们习惯于在情感认知上不认同事实,却在实际行为方面默默地按照自己不认同的事实去做时,他陷入了一种默认陷阱的尴尬状态,但他必须抹平自相矛盾的冲突状态,解决认知失调的为难。于是默认行为的惯性,同时默认表态的“鸟笼-框架”之权威性或合法性,这样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行走江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默认陷阱   观念框架   真相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5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