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锦标赛制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兼论经济危机的市场内生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8 次 更新时间:2020-03-22 10:58:26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信贷伸缩   市场机制  

朱富强 (进入专栏)  
因为信贷扩张带来投资成本下降,进而使得原先无利可图的项目得以生产。问题在于,(1)信贷扩张也会导致消费品的价格上升,为何就一定会将全部或主要资金投入到资本品的生产领域呢?(2)生产方法和过程的变动根本上依赖于技术,而技术往往并不会与信贷同步发展,又如何认定信贷扩张一定会诱发新的生产阶段并导致生产过程的延长呢?霍特里在20世纪30年代对哈耶克的《价格与生产》一书所作的批判就指出,银行所发贷款的较大部分都没有使固定资产增加,而是投资到了营运资本和产品存货上。[18]

   一般地,信贷扩张有两个基本方向:(1)生产信贷,资金增多使得厂商更倾向于对资本品和中间产品进行投资,从而使得生产过程和资本结构得以延长,进而使得那些高级财货的生产得以扩大,这大体上已经为奥地利学派所着重阐发;(2)消费信贷,资金增多使得人们能够进行超前消费,乃至那些低收入者也能够更早地消费高级产品(如房产等耐用品、豪华汽车等奢侈品以及苹果手机等轻奢品),从而就会诱发对高级消费品的生产以及相关产业和资本品的投资,而受货币幻觉驱动的消费者也更容易在生产者主权的诱导下增加对高级消费品的需求,这些方面在奥地利学派的分析中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事实上,正是由于消费的外部性以及廉价的信贷,在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美国越来越多的人购买第二辆或第三辆汽车,也不断更换汽车,从而造成汽车产量不断增长。例如,到2005年的汽车销售量达1700万辆,而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后迅速下降到1300万辆。[19]显然,这意味着,信贷扩张产生出了双重效应:(1)经济繁荣时期的攀比式消费显著地提高了对高级产品的需求;(2)信贷扩张也使得厂商可以将大量资金投资到高级产品及其相关资本品的生产领域。同时,两者还相互强化,共同推动高级产品的畸形繁荣,进而也就会耗费大量的社会财富。

   在这里,我们需要对两个基本概念做一辨识:高级财货和高级产品。高级财货概念是奥地利学派创造的,它是指生产消费品的资本品;高级产品则可追溯到美国老制度学派的著作,它是从产品等级意义上而言的,主要是指高需求层次上的消费品(当然也包括高级资本品)。由此,我们就可以审视一个流行论断:高级财货(生产资料)行业的波动往往大于消费品行业。流行的观点用加速原则来解释资本品行业剧烈波动现象:首先,繁荣时期的消费需求增加会大幅度提高资本品需求,进而产生出一种倍数的杠杆效应;其次,资本品需求的加大与资本的耐久性成正比:资本品的耐久性越强,该产品每年的重置需求水平越低,扩大效应也就越强;最后,当消费需求趋缓后,也就会触发资本品行业的萧条。但是,罗斯巴德指出了加速原则的解释所潜含的一系列错误:(1)经济繁荣之前处于长期平衡状态这一前提假设是不现实的;(2)消费需求增加对资本品的要求并不一定要在同一年内购买;(3)资本-产出比例不变这一潜含假设忽略了要素之间的替代性;(4)没有考虑企业家根据价格体系对市场中所有生产进行有效管理;(5)从单独机构或行业直接跳跃到了整个经济上而犯了合成谬误。[20]

   同时,除了罗斯巴德认识到的问题外,加速原则的解释缺陷还在于,它以厂商的生产能力得到充分使用为前提,但现实却是,几乎所有的工厂在设计时都会考虑留有一定甚至很大的剩余生产能力以应对市场需求波动。这意味着,消费需求的变动并不会产生理论上的那种资本品投资扩张。其实,上述流行论断对现象的描述本身就存在偏误,因为无论是资本品还是消费品都有高级产品和低级产品之分,而波动较大的往往是高级产品尤其是高级消费品。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经济危机爆发之时往往会出现高级消费品价格的暴跌以及相关产业的衰退和崩溃。这就意味着,高级消费品行业的波动并不比高级财货(生产资料)更低,甚至反而可能会更高。当然,高级财货与高级产品之间也存在很强的联系,尤其是在信贷扩张推动的生产投资方面。其原因是,一般来说,越是高级的产品,生产就越是需要更多的资本品,进而越是依赖更迂回的生产过程;进而,也就需要更多的生产资金或资源,需要更先进的生产技术。事实上,技术创新和资本投入是推动产品不断升级换代以及日益高级化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信贷扩张不仅促成了资本品的投资和扩张,更主要是促成了生产高级产品的资本品不成比例的投资和扩张。

   罗斯巴德就指出,“要维持较高的生活水平,生产结构—资本结构—必须被持续地‘延长’。当越来越多的资本被追加投资并被用来维持高度进步的经济,越来越多的资本也必然被用来维持和重置这个扩大了的生产结构。这需要较高的储蓄总额,必须继续这样的储蓄,并把它投资到每一高级的生产领域。这样,零售商就会继续向批发商进行购买,而批发商又会向更大的中间商进行购买,等等。”[21]这也意味着,如果信贷扩张的后果只是强化了社会一般产品尤其是必需品的生产及其相关资本品的投资,从而使得一般产品或必需品的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变得更高,进而可以更好地满足社会大众的真实需求,那么,这种信贷扩张就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正如庞巴维克在《资本实证论》中指出的,一个社会越富裕,用于生产后期阶段(即靠近消费端阶段)的资本资源的比例就越小。[22]问题在于,如果信贷扩张所推动的主要是高级产品的生产及其相关资本品的投资,进而推动奢侈消费品的不断升级,诱发社会大众的攀比式消费,那么,这种信贷扩张就会导致社会资源的快速耗竭,这也正是社会经济问题的根本所在。显然,也只有在后一情形中,才会有米塞斯所说的,“信用扩张的最后结果乃总体的贫困……绝大多数的人必定要为繁荣期的错误投资和过度消费而付出代价。”[23]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信贷扩张为何会促使生产者将大量资源投资到高级产品及其相关资本品的生产上?这又涉及市场定价体系。

   一般地,市场定价体系对生产和消费的影响体现在:一方面,市场收入的巨大差距造成了购买力的社会分层,进而导致不同商品的自然价值与交换价值发生不同方向的脱节,其中,高级产品的交换价值要远高于其自然价值,从而就会吸引厂商的大量生产和投资,这已经为奥地利学派的先驱维塞尔所阐述;另一方面,在生产者主权的支配下,高级消费品的生产者还可以通过广告以及社会舆论等方式诱导普通大众追求高级产品的消费,进而使得整个社会的实际需求进一步脱离有保证经济水平的支撑,使得高级产品的交换价值进一步远离其自然价值,这已经为美国制度学派的加尔布雷思等人所说明。从这个角度上说,要认识信贷扩张对经济危机的真实影响及其中的传导机制,就需要将奥地利学派的周期理论与美国制度学派的市场解剖结合起来。在很大程度上,信贷扩张只是构成经济危机的直接原因或表层原因,只是加剧了经济危机,而不是必然会导致经济危机,相反,经济危机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市场定价体系,根源在于不断拉大的收入分配以及造成的购买力分层。尤其是,随着金融自由化的推行,金融家在信贷扩张以及经济危机形成过程中就扮演了关键性角色。明斯基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深入剖析了“那些追逐利润的商人和银行家如何把一个最初富有活力的金融体系(不易引发金融危机)变成一个脆弱的金融体系(容易导致金融危机)。决定融资关系和资产定价的市场机制发出了信号,这种信号促使那些容易产生不稳定性的融资关系得以发展,最终使不稳定性变成现实。资本主义经济的稳定时期(或平稳运行时期)只是暂时的。”[24]

   最后,由于收入分配根本上决定于分配规则和社会制度,这又需要从马克思经济学角度去寻找深层或本质原因。那么,我们如何理解现代市场经济中的收入分化呢?一般地,古典经济学尤其是马克思经济学倾向于运用集体权力或阶级权力对社会分配结构进行解剖,倾向于从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的维度来对收入分配的不公以及收入差距的拉大进行论证,进而结合边际消费倾向来对整体社会的消费不足及其引发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进行论证。不过,随着个人主义和市场经济的推进,社会权力呈现出明显的碎片化趋势,市场收入也主要决定于个人之间的博弈而非群体运动,这就导致收入分配的传统分析框架趋于失效。[25]既然如此,又如何认识时下不断拉大的收入差距以及由此产生的消费分层呢?这就涉及权力碎片化所衍生出的放大效应:拥有“相对集中权力”的强势者通常会获得超比例的决策影响力,进而可以集中和掌控制定分配规则的决策权。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个人主义的崛起和市场权力的碎片化,锦标赛制的收入分配规则开始盛行,收入分配结构也日益呈现出金字塔型。[26]因此,要真正理解和解决新形势下的收入分配问题,就需要对碎片化的权力关系及其衍生效应进行深入的剖析。事实上,罗斯巴德在对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之间的分化进行反驳时就举例说,通用汽车总裁以及明星运动员等富豪都是“劳动者”,而很多地主、农场主以及零售商都很穷。在这里,实际上就涉及了劳动或岗位的等级。第4章已经指出,不同劳动的工资水平往往依赖于其所属的岗位等级而不是他的劳动贡献或者努力支出,同时这种岗位等级工资呈现出明显的超级累进制特征,薪酬差距随着职位的上升而递增,这就是锦标赛制定价。

  

五、经济危机的触发:外来冲击


   上面的分析指出,信贷扩张促进了高级产品的生产和投资,从而推动了生产过程的延伸和经济繁荣。显然,如果对高级产品的需求具有持续性,相应的生产和投资也就可以持续下去,乃至生产过程也会不断延伸。问题在于,高级产品的需求总会断裂,而需求的断裂则会导致经济危机的爆发。由此要思考的问题是:需求是如何断裂的?奥地利学派将需求的断裂归咎于银行信用的收缩,正如它原先就将需求的增加归因为银行信用的扩张。例如,米塞斯就说:“只要银行意愿一再地扩张信用,商业就随之繁荣”,而“当借贷市场再也没有信用媒介的增量投入时,繁荣就将立即停止”。[27]果真如此吗?这需要审视这样两个问题:(1)信用扩张是否一定会产生持续的繁荣?这实际上又是要说明:是信用扩张停止导致了繁荣终止还是繁荣消逝而导致信用收缩?(2)银行信用因何而收缩?这实际上又是要说明:银行信用的收缩是市场内生的还是市场外生的?进而又涉及,导致银行信用扩张受阻的触发因素是什么?

   就第一个问题而言。货币主义者以及奥地利学派学者大多倾向于视信用收缩为因,而视繁荣破灭为果。例如,米塞斯写道:“信用媒介一旦停止增发,空中楼阁似的繁荣将立即湮灭。企业家必须收缩其经营活动,因为他们缺乏资金以继续那些规模过大的商业计划。”[28]其理由是:一方面,面对不断上涨的通货膨胀,生产者的预期会逐渐悲观并减少对资金需求;另一方面,为保持偿债能力,银行也要减少信贷发放。相应地,弗里德曼和施瓦茨在《美国货币史》中就将从货币收缩到价格和产出下跌视为因果关系的主线,并将货币收缩视为当局决策和银行体系持续存在危机的结果。果真如此吗?其实,尽管信贷扩张刺激了生产和消费,尤其是刺激了高级消费品的生产和消费及其相应资本品的投资,从而带来了经济繁荣;但是,社会大众并没有取得相应的收入水平,从而就会出现消费张力与实际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脱节,并主要表现为消费张力领先于实际的经济发展水平。为了弥补这一差距,现代社会往往通过放松对金融、资本市场的管制进而推出各种金融衍生品和信用工具等措施来诱导人们进行“透支消费”,这包括分期付款、贷款消费、信用卡购物、次级房贷、汽车贷款等等。相应地,经济发展的态势就与这种“透支消费”密切相关。

同时,“透支消费”也会对社会经济带来双重影响:一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和短期内出现的有效需求不足,有助于社会消费层次的快速升级,由此进一步刺激高级产品的生产和投资;另一方面,以透支“未来”的消费能力来支撑“今天”的需求,由此往往又会耗竭经济增长的物质基础。譬如,当前美国人之所以感到穷困进而将之归咎于中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富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信贷伸缩   市场机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5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