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锦标赛制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兼论经济危机的市场内生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1 次 更新时间:2020-03-22 10:58:26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信贷伸缩   市场机制  

朱富强 (进入专栏)  
所以,哈耶克说:“如果货币理论仍然试图在种种总量或总平均数之间建立因果关系,这就表明货币理论仍然落后于一般经济学的发展。事实上,无论各种总量之间或各种平均数之间都不能相互起作用,亦不可能在他们之间建立起必然的因果关系……我甚至还认为:按照经济理论的本质来看,平均数根本不能构成理论推理的一个环节。”[76]

   拉卡托斯指出,科学研究不是借助试错法、一系列的猜测与反驳,相反,它往往体现为以硬核为基础的研究纲领并存在巨大的辅助假说来保护这一硬核不致遭受攻击;同时,这个研究纲领还衍生出一个启发法,有助于消除反常甚至将反常变成肯定的证据。例如,如果一个行星的运行出现了反常,牛顿派科学家就会检查他关于大气折射的猜测、关于光线在磁暴中传播的猜测以及成百上千的其他猜测,这些猜测都是牛顿纲领的组成部分;由此,他甚至可以发现一个迄今不为认知的行星并计算它的位置、质量和速度,以此来说明行星运行的反常。[77]对人类社会的研究也是如此。在很大程度上,社会科学研究更像一个拼图游戏:首先,基于长期的经验观察和理论综合而形成一个基本认知图形,这也就是理论假说;然后,尝试将观察到的各个片段填到这个框图中,以期形成一个优美的整体图案。其中值得注意的是:(1)这些片段都是来自人们的人伦日用所提供的社会现实(现象);(2)这些分立的片段被串联起来需要依据统一的分析逻辑(作用机制)或研究纲领。本章的上述分析正是基于这一思维图式,它逐步地将深层根源、传导机制、激发因素和触发机制等都填入到整个锦标赛制市场定价的经济周期理论之中。进而,基于拼图游戏的分析还有助于既有理论的修正和完善,这可以从两个层次上加以说明。一方面,如果已有的片段无法将图形填满,这就表明,对社会现实的观察还不充分,还不细致,还不到位;这也就意味着,对社会经济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和作用机制的剖析还需要进一步严密化和系统化,进而也就昭示我们去进一步完善这一拼图逻辑。另一方面,如果发现一些片段显著地偏离构设的图案框架,这个反常就表明,这个图案构设本身就有问题,存在显著的缺陷;这也就意味着,对社会经济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和作用机制的既有认知还存在问题,就昭示我们进一步探究引发这个反常的其他因素,进而昭示我们去修正或重构这个框架图案。

   关于这一思维,我们也可以体悟一下赛亚.柏林演绎的希腊语言《刺猬与狐狸》:“狐狸是一种狡猾的动物,它能够设计无数复杂的策略,偷偷向刺猬发动进攻。但每一次刺猬都蜷缩成一个圆球,浑身的尖刺指向四面八方。狐狸行动迅速,皮毛光滑,脚步飞快,阴险狡猾,看上去准是赢家。而刺猬则毫不起眼,遗传基因上就像豪猪和犰狳的杂交品种,它走起路来一摇一摆,整天到处走动,寻觅食物和照料它的家。尽管狐狸比刺猬聪明,但是在实际中屡战屡胜的却是刺猬。”由此,伯林把人划分为两大基本类型:刺猬和狐狸。其中,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它把复杂的世界简化成单个有组织性的观点,并以一条基本原则或一个基本理念来发挥统帅和指导作用;相反,狐狸知道很多事情,并同时追求很多目标,但它的思维是凌乱或是扩散的,而无法将思想集中成为一个总体理论或统一观点。伯林写道:“第一类(群体)将所有事物同一个独特的基本图景联系起来,该图景是一个或多或少一以贯之或清晰有力的体系,他们正是依据这个图案来理解、思考和探索——也正是出于这个简单普适的有组织性的原则,而让他们的存在和发言变得有意义;而另一类(群体)则追求很多目标,这些目标往往并不相关,甚至是矛盾的,即便有联系也只是以某种实际上的方式,出于某种心理或生理上的原因,而不是依靠道德或美学原则”。[78]在这里,刺猬之所以能够取胜,就在于它能够看透复杂事物而洞悉隐藏的模式或本质。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认识经济危机也需要有刺猬的智慧。不幸的是,不少人本质上是只狐狸,仅仅看到了多变的现象,却自以为是刺猬,以为看到了事物的根本和本质。

   由此,我们也就可以基于图案的不断精微而深化对经济危机的认知,进而构建出更为全面的经济周期理论。例如,奥地利学派将国家干预视为经济危机的根源,由此也就可以得出,放松市场管制将会缓和经济危机。但这显然遇到了拼图的困境:自20世纪80年代的里根主义推行以来,市场和金融监管显然逐渐并大大放松了,但却爆发出远比之前更为严重的2008年经济危机。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在新古典自由主义的宏观经济模型中,市场主体被设定为高度理性的,市场信息也被设定为充分完全的,由此也就可以得出“市场演化会不断地走向协调”的结论;但是,明斯基却指出,这一分析逻辑忽视了经济自身因应对内生的非均衡理论而累积的不稳定性,忽视了资本家和金融机构在其中的作用,从而就不能甚至也不愿看到经济震荡乃至出现大规模经济危机的社会现实。从这个角度上说,引入明斯基的分析显然可以修正和完善正统的经济周期理论。更进一步地,明斯基认为,金融的脆弱性使得经济衰退和萧条会产生累积性效应,因而政府在危机出现之初就应该积极介入以阻止经济的深度衰退。但这也遇到新的质疑:大规模经济危机爆发之前的经济衰退以及信用危机是如何出现的?最初的金融市场或银行业的挤兑和倒闭是如何产生的?明斯基的经济周期理论对此语焉不详,似乎将之作为已然出现的分析前提。本章则从信用体系引导的超前消费角度来填补呆账孕育和累积这一图块,进而又从产品等级和价格分层以及消费心理等方面进一步填补超前消费的缘由,而产品等级和价格分层等又归源于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以及相应的收入两极化,进而从物质基础的瓦解中揭示出经济危机的深层原因。显然,正是基于这样的逐层梳理和拼图,有关经济危机的图案就变得日益饱满,我们对经济危机的认识也就逐渐深入和系统。

  

   注释:

  

[1]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零八危机与经济萧条的降临》,沈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8页。

   [2]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3页。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272-273 页。

   [4]威尔金森、皮克特:《不平等的痛苦:收入差距如何导致社会问题》,安鹏译,新华出版社2010年版,第25页。

   [5]多德:《资本主义及其经济学:一种批判的历史》,熊婴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261页。

   [6]《2017年全国恩格尔系数29.3% 已达联合国富足标准》,http://www.xinhuanet.com/finance/2018-01/18/c_129794235.htm.

   [7]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4页。

   [8]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7页。

   [9]朱富强:《纯粹市场经济体系能否满足社会大众的需求?》,《财经研究》2013年第5期。

   [10]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零八危机与经济萧条的降临》,沈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54页。

   [11]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5页。

   [12]卡西迪:《市场是怎么失败的》,刘晓峰、纪晓峰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版,第2页。

   [13]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6页。

   [14]其实,市场定价的结构分层理论本身就嵌入在奥地利学派先驱维塞尔的理论之中,但罗斯巴德等现代奥地利学派传人却过于执着于米塞斯的自由市场理论,将市场经济变成了不是科学探讨的对象而是维护自由的信念。

   [15]哈耶克(本书译为海约克):《物价与生产》,滕维藻、朱宗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79页。

   [16]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594页。

   [17]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31页。

   [18]史库森:《生产的结构》,陈露、姜昊骞译,新华出版社2016年版,第59页。

   [19]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零八危机与经济萧条的降临》,沈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32页。

   [20]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7-63页。

   [21]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56页。

   [22]拉赫曼:《资本及其结构》,刘纽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67页。

   [23]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582页。

   [24]明斯基:《稳定不稳定的经济:一种金融不稳定视角》,石宝峰、张慧卉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版前言和致谢。

   [25]朱富强:《如何构建中国经济学的收入分配理论:权力框架》,《中山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

   [26]朱富强:《市场博弈、权力结构与收入分配机制:剖解中国收入差距扩大的深层原因》,《社会科学辑刊》2015年

   第4期。

   [27]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572页。

   [28]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580页。

   [29]林毅夫:《特朗普掀起贸易战是“欲加之罪”中国可三点应对》,http://news.ifeng.com/a/20180330/57184240_0.shtml.

   [30]Temin P., 1989, Lessons from

   the Great Depression , Cambridge MA: MIT Press.

   [31]明斯基:《稳定不稳定的经济:一种金融不稳定视角》,石宝峰、张慧卉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81-182页。

   [32]参见卡西迪:《市场是怎么失败的》,刘晓峰、纪晓峰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版,第154页。

[33]20世纪20年代世界进入一个暂时和平时期,世界经济也进入了一个繁荣时期;尤其是,美国已经成为当时最为发达和稳定的国家,良好的经济环境和乐观的情绪就为20年代的股市大发展创造了条件。在这种背景下,全美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投机热潮,每个人都妄图通过炒股而暴富,导致信用不断膨胀和股市不断上涨,即使美联储将贴现率从3.5%上调到4%、4.5%乃至将政府公债悉数售出也无济于事。胡佛1928年11月6日以绝对优势当选总统后,股民们更是期待“再繁荣4年”,乃至在胡佛担任总统第一天就出现股市暴涨,也根本不在乎已经高至8%到9%的活期贷款利率。直到1929年最后10天人们终于开始大笔抛售股票,尤其是在10月28日“黑色星期一”道琼斯指数狂泻38.33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富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信贷伸缩   市场机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5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