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疫情之下回看农民救中国与货币去依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0 次 更新时间:2020-03-12 20:10:14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中国经济   农民革命  

温铁军 (进入专栏)  

  

   3月2日晚19点,温铁军教授做客今日头条直播间,作题为《疫情之下回看农民救中国与货币去依附》的第三场直播讲座,将视野再次扩展,思考拉回上个世纪中国发生政权更迭的阶段,分析当时一系列政治经济现象中的大风大浪。

  

   这个课相当于倒叙,我们第一讲2月17日上来就告诉大家,随着中国疫情蔓延导致停工停产,那全球产业链受到重大阻断,导致全球化危机必然爆发。从2月17日到现在,我们第一讲提到的情况已经变为现实,不仅中国,世界上很多国家也爆发了疫情,这种情况下,全球产业链的被阻断甚至破碎恐怕很难避免,在这种情况下,随之爆发的一定是金融危机。

  

   自从金融资本全球化以来,金融资本早就不再依靠实体经济变化来决定股市波动了,尤其表现在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后,经济情况是每况愈下的,但美国却迎来了连续十年的股市增长。这次疫情后,全球化危机的爆发导致美国股市蒸发了几万亿美元,增长点数也跌回到2008年前后;国内情况看,过去产业资本追求要素低谷形成产业布局,当物流交通产业链断裂时,势必造成原材物料产品价格上升,很可能一段时期来,因大量货币增发带来无处投资,客观上导致一定程度通缩,加上世界各种各样的需求下降,产品价格上不去,从通货紧缩正在进入通货膨胀,从而导致实体经济会遭遇因此带来的成本压力。现在第三讲,就准备把视野再扩展下,把思考往前拉到上个世纪中国发生政权更迭的阶段上,所出现一系列经济社会现象的分析。今年是2020年,说起来是在说一百年内的事情,往上说,就能说到1920年。

  

内部因素导致动荡不安

  

   要说新中国遭遇的恶性通货膨胀危机,恐怕要从二十年代说起。每个人说到民国经济时,都会说到民国有个黄金十年,就是从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当北伐节节胜利、打过长江、打到长江沿岸时,正好是1921年,由于当时蒋介石政权全面反共清共,以各种手段在名义上完成了政令军令统一,但实际上还是各地方自行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很快进入到了从清末以来一直追求的工业化、城市化趋势中,所以二三十年代被认为是黄金十年,在民国史上是客观过程。那个年代平均增长速度很高,接近9,我们到最近二十年,特别是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我们的增长速度大约在9.6左右。

  

   只要加快工业化城市化,一方面会出现资本集中,主要集中在城市,另一方面会出现风险集中,受资本运动规律的影响。民国追求工业化城市化快速发展过程中,同时积累着风险,什么时候爆发呢?取决于民国当年已经开始融入世界经济的情况。事实上,这种危机从两次鸦片战争就开始了,中国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从沿海到内地几乎所有重要城市的重要口岸都开放了,西方列强在中国的控制已经如入无人之境了。当然很多情况当时还看不明白,比如1840年鸦片战争的本源,因为长期以来中国是处于贸易顺差的第一大国,尽管当时帝国主义列强开始殖民化全球化,但对中国仍然是贸易逆差,其中像英国发动鸦片战争,只有用鸦片贸易,才有可能改变英国的贸易逆差。之所以有两次战争,是因为第一次鸦片战争打服了上层,中国社会的精英群体接受了鸦片,但消费量不够;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内陆地区全部鸦片通商,贩夫走卒军队士兵都开始吸食鸦片,意味着下层也鸦片化了。尤其是西南西北地区,中国的鸦片带形成时,就把有限耕地转变种可以产生利润的鸦片生产,于是这些地方就发生了粮荒,这一带往往是社会动乱最严重的地方。鸦片贸易的结果,是中国从1860-1870年前后开始出现贸易逆差并出现财政赤字,逆差赤字叠加最终导致清末政府无论怎样改制,都会是债务缠身、最终走向破产,1911年的辛亥革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进入民国,这个局面并没有根本改变,民国工业化很大程度上是西方输入中国的产品占据主导地位,当市场开始形成,什么东西都要加个“洋”字,洋火、洋面、洋火……,加个“洋”字,说明中国很大程度上自身生产能力不足,只能大量进口,导致一般消费品都是西方的输入品。这种情况下,恰恰形成市场空间,只要发展民族工业,在本地可以节约很多运输成本,从这个角度来看,二三十年代民族工业从轻工业入手兴起,是个很快的过程。但是问题在哪儿?在于任何工业化都是资本增密的过程,资本增密就必须资本积累,那资本从哪儿来呢?很多工商业经营者原来是地主,他们是地主兼工商业,或者叫做“在外地主”。“在村地主”以前在村里,多多少少还要与村庄保持关系,灾年减租、租户困难时给救济等,平时村里还有义仓,丰年时,东家也就是地主和村里精英还得存点粮食到义仓以备灾年,村庄内部不那么冲突。

  

   一旦地主变成“在外地主”,他的钱就得用到城市买卖,比如染坊、磨坊、油坊、企业、加工等,就要求现金流。怎么办呢?过去收租时是下打租,根据实际收成决定东家和佃户的分配,同时也可以缴纳实物租,所以很多是可以商议的。这种情况下,地主承担的是成规模的农业集中剩余向城市做流通主体的职能,他们并不是纯粹的剥削者,客观看还是有在村庄的功能。因为集中地租没有交易费用,租值没有被耗散,是集中的,因此农业向城市做贡献帮助城市工业形成积累的交易比较平滑;但当地主自己从事工商业需要用现金时,就必须上打租,啥都没种时先交租,农民啥也没种就得先交租。这下麻烦了,借高利贷进入乡村,没收成之前先得借高利贷去交租,一旦金融介入,剥夺率就是高于地租多少倍了;同时,农村开始使用工业品,工商业资本也下乡了,这个过程是农村因“金融资本+工商业资本”纷纷下乡,导致小农破产,乡村社会衰败。因此,以前从村内地主的实物交易变成在外地主的货币交易,租佃机制改变导致很严重的农村衰败局面,于是二三十年代开始农民革命、农民运动。当时农民分地是一方面,更主要希望到城里打下来,去分店铺。这个在农民革命中,始终是延续的。

  

   二三十年代,一方面城市工商业迅速发展,另一方面,社会动荡加剧。国民政府需要扫平各方,财政越来越多向军事开支倾斜,每个地方势力背后都有国外帝国主义列强支持,真正完成大一统局面是困难的,直到最后也没完成。只不过二战,美国一家独大了,美国援助蒋介石,有了军令、政令、财令相对统一的体系。所以,二十三十年代虽然是黄金时代,但同时也导致农村衰败、地方分割。假如我们现在讲的是民国自身,在工业化城市化高速发展过程中本身派生了内在机制性改变,导致农村衰败、小农破产、革命形成,接近着我们看外部问题,西方在1929年-1933年生产过剩大危机影响下,开始出现了代价向外转移的情况。

  

外部因素加速变局形成

  

   西方每次全球化都是向外转嫁成本,这次大危机也一样。民国早期像清朝一样,从明朝开始就以白银作为货币,但中国不是主要的产银国家,所以跟主要产银国(五个)签订过白银协定,这些国家向中国提供相对稳定平价的白银。但一发生西方经济危机,美国产银州认为银价不合理,议会抗议,美国通过了《白银法案》,开始调高银价。中国当时国内白银主要当做货币用,不能轻易调高白银价格,否则会发生通货膨胀,于是有人开始走私白银,国内平价、国外高,就开始出口白银,这就导致中国受不住外部输入的银价波动影响。

  

   于是从1935年,中国开始了货币改革,放弃白银改行法币,用纸币替代白银。只要进入工业化纳入全球贸易,中国自身就会受到国外经济危机影响,直接受到的影响首先是白银危机。同时期日本比我们早开始工业化,更早更大的受到国际市场影响,日本很焦灼,要么破产要么军事扩张,日本的选择就是军事扩张。1931年日军进占东北,1935年进占华北,这些都是在以西方战争为标志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前,其实日本侵华战争就是二战的开始,只不过因为西方掌握话语权,不这么说。

  

   其实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西方1929年、1933年大危机作为引子所造成的。直接引发的就是1931年日本侵占东北,1935年日本侵占华北,1937年全面侵华战争。当时,中国自身尽管工商业发展仍在发展中,但首当其冲的是白银冲击,接着受到的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内部也有农民革命。多种矛盾交织使民国进入危机阶段。在1937年全面抗战之前,国内经济维持一定增长率,通货膨胀不严重,之后转向战争状态时,经济受到严重冲击,通货膨胀开始。国家开始增发货币,因为需要黄金白银买军备,当时美国是要置身事外的,利用战争正好出售军火,所以当时将近一半日本的军事装备是从美国来的。因此教育家陶行知作为留美学生非常愤怒回国,说射向中国的枪炮子弹48%都是美国提供的,我不能在屠杀人民的国家待下去了。

  

   对美国来说,只要开组马力生产军火,就能缓解生产过剩,越大就越有经济复苏机会。对中国来说,也得买军火,因为一战德国是战败国,国民党军队得到很大的德械师来装备中国。

  

   战争导致财政亏损,真金白银买就得财政赤字,财政赤字就得靠印钞,印钞导致通货膨胀。所以从1937年战争打响,通货膨胀就开始了,在抗战八年期间,特别是1941年太平洋战争打响,西方对中国还有战略援助,所以稍微还算稳得住。

  

   然而,一旦抗战结束后,1946年国内战争打响,导致国民政府财政赤字更严重,货币贬值更厉害了。我以前在人民大学讲课时,用过一张图,一张地方钞票,票面印成60亿元。当民国政府1948年改行军安券时,60亿换1万军安券,这是重大的通货膨胀,恶性到了一定程度,越是通胀经济越没法运行,最大的问题是任何实体经济都不可能在高度通胀下生存。只要宏观经济出现经济危机,做产业和实体经济的人,都受不了。当时民国政府没办法,也请美国专家和海归搞了顶层设计,从美国借款4800万美元,以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定的美元与黄金固定兑换率为基础,发行军安券,把国内所有美元和黄金的自由市场全部取缔,国家收回,这样储备有了稳定基数,降低恶性通胀。这个设计逻辑合理,但没法操作,四个月后彻底失败,通货膨胀如脱缰野马,国民政府摧枯拉朽的垮了,是因为财政垮了、金融垮了,军队没有军饷了。

  

   所以,民国最终演化成惨痛教训,1949年经济发展时,很大程度上是民国追求现代化败亡而延续下来的。当新政权靠农村农民革命打下天下时,有个重要差别是,很抱歉,农民革命是去现代化的,共产党建立的政权靠着向农民承诺分配土地。1946年以来,当国共内战时,双方最大的差别是国民党连减租减息都做不了,共产党是以1946年开始的土地革命来应对国民党的全面进攻,是以保卫土改果实来动员农民来参军参战,历史上都是屡试不爽的。

  

亿万农民救中国

  

在农民革命的条件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中国经济   农民革命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407.html
文章来源:乡建院 公众号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