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疫情下回看中国,二十世纪末的“化危为机”与结构性制度变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49 次 更新时间:2020-03-06 11:22:40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制度变迁  

温铁军 (进入专栏)  

  

   2月24日晚7点,“三农”研究学者温铁军教授做客“今日头条”直播间,作题为《疫情影响下,我们该如何回看20世纪末期的“化危为机”与结构性制度变迁》直播,讲述“六七十年代发展中国家接收产业转移带来的问题,中国八十年代农村的突破性改革、九十年代跌宕起伏的伟大斗争”,就如本次疫情一样,每次重大危机来临时,中国是如何高效动员、化危为机的?

  

   我们身处在自媒体不断发酵、传播的环境中,上次直播有人说我瘦了、化妆了,其实是美颜效果。但这种事情说明,舆论环境复杂可能是个普遍现象,大家越多了解情况时,不要着急表态,尤其是不要用过去教科书形成的价值观来表达,对我们提高自觉思考的能力有帮助。

   其次上次讲座有个判断,第三次全球化是以“金融资本的全球化为主要内涵的全球化”,它的危机爆发是客观规律。从上次讲座到现在一周时间并不算长,从中国疫情爆发以来,对全球产业资本布局、全球金融资本吸取、各种产业资本所能形成的利润能力都有极大影响。

   第三次全球化的代价一定会累积,最终转化成危机爆发的,因为它是规律的表现。这次给大家做点中国纳入全球化过程的分析,我们怎么会遭遇到全球化危机?输入型的通货膨胀与紧缩都是典型的经济危机现象。所以我们得把故事讲得稍微完整点,把它往前拉到七八十年代,中国进入大转型。

  

   六七十年代接收产业转移引发的问题

   在战后,特别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形成两个双寡头的地缘政治分割控制,这个过程分别是两个超级大国分别向各自的地缘控制势力范围转移了他们的工业体系。于是,世界进入了战后的再工业化过程,1917年结束到1929年,大概就十几年的时间,世界在西方也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爆发一次大战之后的生产过剩大危机。同理,在二战之后,1945年结束二战,1947年马歇尔计划,1950年苏联向中国转移重工业、设备制造业,这个过程导致了客观结果,即战后再工业化,非常快速形成工业生产能力不断扩张,最后演化成战后的工业生产过剩。在生产过剩条件下,当然会出现经济危机,这个经济危机早先仍然主要发生在西方国家,于是在西方国家出现了非常剧烈的社会反抗。法国60年代爆发过红五月,那是街头暴力的革命,日本爆发了赤军,也是发展城市游击战,意大利有红色旅,美国有黑豹党。当时在中国,毛泽东思想是占据第三世界国家阵地的重要思想流派,当时就是中国60年代的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当时那个时候中国还不存在生产过剩的问题。但这个世界在60年代是动荡的,在西方主要跟战后的生产过剩有一定关系,当然也跟东方形成的革命思想有一定关系。

   这接着导致西方把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所描述的“劳动与资本之间直接对抗的矛盾”,伴随着劳动密集型的一般生产、一般制造业向外转移。日本的产业转移导致了亚洲的四小龙、四小虎,美国的产业转移导致了美洲的相对集中体制国家形成了一般的工业生产能力,亚洲转移的主要是军人政权国家、集权体制国家,拉美也转移到军事政变所形成的军事政权国家,这个过程在70年代普遍发生。这些都是符合产业转移资本与劳动之间直接对抗性冲突,如何让对抗性冲突能压得住,只有这种体制才压得住。所以,西方的产业转移在那个年代尽管在西方形成了自由人权、福利社会等等一系列社会变革,但在发展中国家,其实客观上只有利用发展中国家的集权政治,才能转移得了西方这些劳动密集产业。

   请大家注意,难道仅仅是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吗?中国是什么时候接受西方产业转移的呢?恰恰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其实1971年,尼克松访华之前,安排中苏对话的时候,基辛格就是带了一个大礼,解除对华的禁运不包括军事、技术等,主要是一般产品的生产,这些可以对中国转移了,恰恰符合西方产业对发展中国家转移的大趋势。因为尼克松访华,解除了一般商品、一般生产对中国的封锁,这个封锁是1950年代朝鲜战争开始形成的,一直延续到1972年开始解除。于是1973年,时任领导人亲自制定了当年叫做“四三方案”,引进43亿美元的西方设备和技术,来改造中国从1950年接受苏联的工业模式。苏联当年向中国转移的是重工业、装备工业、设备制造业,而且这些是服务于军工生产的,1950年朝鲜战争得到了苏联重工业的产业转移,但是缺轻工业、纺织工业、化学工业、电子工业,缺很多。于是,正好借着70年代西方产业大幅度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机会,中国开始了开放。

   其实从1863年、1864年前后,李鸿章、左宗棠在浙江和江苏分别对抗太平军时,通过洋枪队作战,发现西方技术是厉害的,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换做今天的话说,就是“引进消化吸收”,从70年代开始,又做了一次“引进消化吸收”。1973年引进,1974年立刻转化成中国的财政赤字,不是说任何事情都符合规律,但是大部分经济发展过程中间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情况和问题,都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当时财政是非常有限的,60年代我们是一穷二白的,只要开始引进,一定会变成财政债务负担,直接转化成赤字。1973年引进,1974年赤字就突破了100亿,危机就爆发。在过去我们的财政三大部分,一是政府支出,财政拿三分之一以上保政府支出;第二部分是社保,这是一天不能少的;剩下三分之一才是搞建设的。1974年前后,我们财政出现100亿赤字的时候,只能砍建设,因为扩大再生产的能力没了。于是,1974年开始第三次上山下乡,向农村又送下去几百万的城市不能就业的青年,这就叫做让农村承载了城市因没有扩大再生产不能有新增就业的机会,于是大量城市青年又向农村转移。

   这个时候,并不能因减少投资不扩大再生产,债务就没了。所以大家注意,七十年代,所有发展中国家只要接受了西方的产业转移,都开始出现因债务转化成赤字、赤字要么不能转化成开支、要么不能扩大再生产,因此从七十年代开始,发展中国家进入了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主要矛头转向对本国政府、政治。西方产业转移,把劳动与资本直接对抗的矛盾转嫁到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仅仅有十几年的工业增长,接着就转化成增长背后的负债,这就是产业资本全球化的代价在发展中国家爆发。

   那中国呢,1974年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制定四三方案的伟人相继去世。接班的领导人按照“引进消化吸收”的方案执行继续引进,于是1977年,时任等搞经济的领导班子联合制定了八二方案,由于钱不多,还不起如此多债务,所以82亿美元引进分8年、平均每年引进10亿左右。但各地比较着急,急于工作上项,短短两年不到,就把这82亿计划干进去了,接着就导致了更严重的财政负担。1979年,财政赤字差不多200亿左右,财政赤字翻番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靠引进消化吸收,接受西方产业转移,转移过程中都有代价,都在爆发。

   对于西方制度构建本国制度的国家,就转化成了社会动荡,社会动荡尽管换了政府,债务并没有减少,八十年代出现了发展中国家大规模的社会运动,开始反债务运动,打出口号——“我不欠你的,我不还你的”,于是国际性组织像世界发展银行开始在尝试着改变发展中国家的制度,就出现了新潮流,从产业转移、技术转移变成制度转轨,于是改革随着开放而派生,随着对外资开放、产业转移到你的国家、在你的国家变成债务、对债务承担不起形成社会动荡、社会动荡改朝换代形成新的政治体系,这个政治体系怎么建立制度呢?请西方来帮你建立制度。当时思想界、理论界,大部分认为我们的制度有问题。是不是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世界上哪个制度没问题?

   其实我给大家提供的是背景材料,像一般意识形态分析某些问题,很容易说都是制度不好,这个太容易了吧?如果你把思想就放在这个水平上,很容易找到解答,得到这种解答不奇怪,也不是错,只是告诉大家,前面可能还有前因,你现在看到的只是后果。

   这事儿我怎么就好像跟一般人说法不一样呢?是因为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我是当时中央机关里做洋务的,我干的就是配合世界银行代表团在中国推进转轨,我是当年的当事人。二十世纪又有一批做洋务的,我是一员,那时候中国政府有个工作组,我是干技术活的,把我送到美国学校去学操作,怎么制定方案、监测评估、怎么以一定数据为依据的、实验条件下的制度安排来跟西方做对话,我们的做法如何、意见如何,我是出那个技术检测报告的人。这个过程,我是参与者。

  

   八十年代最主要的突破性改革在农村

   八十年代最主要有突破性改革,得到世界公认的,是在农村。当然要把农村转轨变成西方乐于接受的解释——我们是在农村推进了市场化,市场化的前提是私有化,只有私人占有才能方便在市场上做自由交易。编出这套故事来,他们信了,我们也信了。其实就是七十年代,财政赤字非常严重时,当时相关领导说反正现在财政养不起,因为我们在六十年代宣告了既无外债又无内债,我们是非常干净的财政体制,在1974年财政赤字已经受不了了,经济就会受到很大的压抑,到了1978年、1979年,财政赤字更翻倍了,相关领导说反正不可能全管,适当甩掉一部分,甩哪儿呢?最不能向财政做贡献,是农村,三农向国家财政做得贡献是最小的,但得到的国家财政份额却大大高于财政贡献。

   最高的年份,1966年闹文化革命以后,城市工业几乎停摆了,转向经济仍然没停的农村,所以那时候,农村占财政支出的比重能高达接近20%。大兴水利等都是财政给钱,这时候利用集体化组织来来大规模组织农民劳动力。那时候我还是插队知青,就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劳动力都去干体力活了,却并没有给国家工程建设以马上见效的收益。但在那个时候是正常,我们就靠劳动力干出了三万八千多套水利工程,那是一代人的牺牲和奉献。后来,当财政没有能力时,先拿掉的恰恰是三农投入,如果国家从县乡村三级,连维持的费用都没有怎么办?于是,老百姓就大包干了,大包干其实就是又分了一回地,也就是1950年给全国农民按人平均分了一回地,到1979年、1980年以后,各地又按照这老办法分了一回。但这个东西怎么解释都行,因为历朝历代新兴起时都要实现均田免赋,但到了这次,均了田没有免赋,所以后来才有农民负担重不重的讨论。

当财政不能再把全国都包的时候,先放的就是农业农村这块儿。我说过“亿万农民救中国”,亿万农民在解放以来对中国有三次大的贡献,这是其中一次。当把所有农村的资源权利还给农民时,国家不再承担对农村开支了,这个开支转嫁到土地上了,就得把土地分给农民了,连山场、滩涂、山沟、树木……所有资源性资产,就随着地一次性转给村和农民。农村本来就是百业兴旺的农村生活、经济,突然放了,于是就出来了“种养产加销,工商建运服”实业并举等。人们过去习惯把农民集中起来搞农业,从斯大林就是这套,美国也是这套,它们是大型帝国主义国家,殖民化占领了大量资源,它搞得起。中国农村几千年都是多元并举、多业态的生存状态,结果现在把农民放了,1980年以后,农民就开始多业并举,把中国救了。因为本来就缺重少轻、产业不完整,当时农民占总人口的85%,村里什么经济形态都有,不等着国家给我开支,再加上赤脚医生、民办教师当时也存在,真的没有必要让国家财政全覆盖。另外,粮食当时也是农民自己留三斤,国家的粮食安全系统也不用去管农民,接着农民又发展了乡镇企业,乡镇企业迅速崛起,把一般商品生产包下来了,并且很快从1979年、1980年开始,在三五年内,乡镇企业就扮演了出口创汇非常重要的力量。中央给农村出政策,既然你能创汇,鼓励你创汇,离香港、台湾近的福建广东沿海一带,离韩国近的像山东、辽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制度变迁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3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