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默默地认同的陷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9 次 更新时间:2020-02-20 11:12:00

进入专题: 默认陷阱   潜意识   认知错觉   反思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我們容易受到錯覺与误判的影响,因此做事時要缓一缓。

                 —— 《认知天性》,P133

  

  

   默默地认同的陷阱,简称就是“默认陷阱”。

   “默认机制”是一个中性的心理设置,既可以帮助人们作出快速反应高效率地解决问题推进成就,但也可以成为“默认陷阱”,让你犯错而不自知。

   世界充满了“默认陷阱”。低认知的人往往容易落入默认陷阱,因为他们从不反思,也由于巨大的信息空洞造成的盲目。

   “赌徒谬误”就是默认陷阱的一个好例子。

   例如想象一下你掷硬币,已經连续掷出了8次正面之后,第9次,你押正面还是反面?

   多数人都会不假思索地押反面。你直觉就是这样默认的。

   但是实际上出现正面和反面的概率都是50%,而赌徒会认为如果连续出现一种现象之后,接下来就会出现相反的情形。这是人类根据自己的心理调节惯性来默认的。这就是赌徒谬误。

   赌徒谬误是指將两个以上的独立事件看作是先前的结果会影响下一个结果出现的概率。

   在赌场里,賭轮盘的人如果看到滚珠连续多次滚到红色格子后,下一次就会去押黑色格子。这就是默认了赌徒谬误的陷阱,多数人如此,屡试不爽。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讲,“默认”既是一种内隐的无意识认知活动,即“内省的失败”,也是一种无意识思想(自动化加工)的认知结果,即“内隐记忆”。(《社会认知》,第七章)

   默认陷阱多数与认知错觉和认知放松有关。

   通俗地说,就是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完成了一种认知,並且把这种轻易形成的意见和信念默默地储存在无意识里,到适用的時候就顺乎自然地作出反应了。

   譬如说,当主流媒体或大众对要求自由的人士进行抨击和表达憎恶之感時,你不加思索地也加入声讨的行列,你也认为要求自由的人就是洋奴,有殖民地心态,你在不知不覺间完成了一个推理,默认自己就是不爱自由的人和甘于做专制之奴的心理。

   你认同了强权对别的坚持自由权利的人进行镇压,你就应当默认强权也可以剥夺你的自由。但是假如有人明确地问你:我可以剥夺你的自由吗?你肯定斩钉截铁地表示反对。轮到你的灾难時你却不能接受,那么你不仅违反了同一律,而且因为你掉进了默认陷阱而失去了整个世界对你的支持。

   推理总是在简要的形式中跳跃式地瞬间完成,而违反邏輯正是多数人的惯性,所以人們很难发现自己的认知失误,任由自动化加工將自己的荒谬印象转变成结论然后逐渐内隐为信念。假如有谦卑的心性和慎思的习慣,则時時反省自己的认知过程和认知结果,则会令自己获得很多悟性,而不会随时陷入默认陷阱而不自知。

   而认知错觉和认知放松的出现有社会因素方面的互动因果关系,下面看一个常见的例子。

   有一种默认陷阱是將他者对你讲的故事当成是真实的事情,使你或者陷入一种是非漩涡之中,或者成为政治站队的舆论背景群众,从而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这称为“默认叙事真实性的陷阱”。

   中国有句俗语说:“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它告诫人们:

   1,不要完全相信TA所说的便是事实的全部或真相,还需听听另一方的陈述,对于政治上的陈述亦如是;

   2,要时刻记住:TA所讲述的一切都带着TA本人的主观意向和倾向性。

   但这句格言并不能改变人们一如既往地轻信单方面的意见,尤其是立即就表示完全站在亲近你的关系者和权威者意见的立场上。

   这种默认陷阱的特点就是:你从一开始就会被亲密关系或利益共同体的立场“绑架”,无论TA说什么你都会产生共情感,更由于人情面子或话语权的政治优势,你觉得必须输出认同共鸣,否则会給对方造成对立者的印象,这叫顺从效应。

   一旦服从于顺从效应,你就立刻开始陷入默认陷阱,只要有了开端,你就很难自拔。所以说默认机制是一种连绵式的渐进生成的过程。时间越长,默认值越巩固。当某种默认值固置之后,人就开始视之为理所当然的既定信念。以后为了维护自己的既有立场的正确性和自尊,会千方百计地持续为既有的默认值进行“确认偏误”而努力证实。

   当你倾向于听信情感利益认同关系密切者的叙述時,讲述者不仅暗示和给出含义和判断,而且还提供一种意识框架。因为你与讲述者具备共同的或近似的文化背景和经验,有认同的线索去解释事情的细节或背景,你越容易默认TA叙事的真实性,就越陷入主观叙事真实性的陷阱。TA基于主观经验来判断其经历的过程和细节,根据其自我的情感倾向和价值观来重构其故事记忆,不自知地进行了更改、扭曲、加工和重构,TA默认TA所叙述的就是完全真实的事实,而你基于密切关系及共同体立场,也默认了这种真实性。

   然而这种确认偏误的漏洞是:你听过另一方的陈述吗?你从始至终见证过TA們互动的过程吗?你了解更深的背景和其复杂的动机吗?尤其是在政治冲突的重大事件中。

   这就是默认陷阱的谬误。

   我们被陷入默认陷阱的频率越高,变得愚昧的可能性就越大。

  

  

   下面这段话用来解释默认机制非常精辟:

   自动化加工指那些在意识之外进行的加工;是在没有目的的情况下完成的;是不可控制的,一旦开始就不能阻止它們;是高效率的,只需要很少的认知资源,能够与其他加工同时进行。(《社会认知》,P195)

   换言之,默认是无意识主导的确认。大脑无意识运转大约占了80%-90%的時間(埃里克‧坎德尔,记忆研究的诺奖得者),专家们认同人类意识到自己的思想的比率是很低的(约翰‧巴奇,耶鲁大学心理学家)。

   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喜欢使用一个特殊的故事进行实验:

   茱莉和马克是一对姐弟,他們在大学暑假期间一起在法国旅行。某晚,两人单独待在海边的一间小屋里。他們觉得如果两人尝試做爱会很有趣,至少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茱莉已經服用过避孕药,为了保险起见,马克也用了安全套。他們都很享受,不过决定以后不再尝試。他們將那一晚作为两人之間特殊的秘密,这让他們觉得彼此之間更亲密了。

   对这个故事,人們都会觉得恶心。海特的学生斯科特和采访对象进行了谈话,只有20%的受访对象说茱莉和马克可以发生性关系。但是当斯科特要求人們解释他們所作的判断,并随后挑战这些解释時,他发現人們的道德判断就是休谟模式的体现:

   “理性只能是激情的仆人。”

   对于这类“无害禁忌的情境”,人們找出了很多理由來为自己作出的道德判断進行解释,弃而不用的理由也很多,搜肠刮肚,抛出一个又一个理由,但当斯科特证明了他們的理由都不成立的时候,他們也绝少改变主意。

   下面是一份采访记录的大要:

   受访对象:我觉得他們大错特错。我有严肃的宗教信仰,我就是觉得乱伦无论如何都是错的。但是,我不知道。

   实验人:你是不知道乱伦到底错在哪里?

   受访对象:呃,这整个观念,这个,我听说——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在这件事里,如果女孩怀孕了,孩子会是畸形儿,像这样的例子多数情况下都会如此。

实验人:但他們用了安全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默认陷阱   潜意识   认知错觉   反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26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