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尘世的羁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5 次 更新时间:2020-02-17 17:07:07

吴万伟  

杰夫·格林伯格 著 吴万伟 译

 

很多人只是非常偶然地、有意识地思考自己的死亡。或许是出现了一个怪异的鼹鼠,或者在轿车里的一次紧急呼叫,或者听说和他们年纪一样大的名人去世的噩耗。或者在午夜时分,辗转反侧睡不着,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不可避免的最终结局。与此相反,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死亡,其实也是每个人的死亡,至少在我从事的职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你可能猜测我是殡葬业者、验尸官或肿瘤学家。其实,我是社会心理学家,我关注的焦点一直是试图理解人的社会行为。死亡与理解人类行为有什么关系呢?关系之大要比我们很多人想的程度高得多。

我的童年是在纽约市南布朗克斯区工人阶级意大利裔社区度过的。很多非洲裔美国人家庭迁往那个地方。当时,我记得对人的两种观察令我感到十分恼火:他们的骄傲和偏见。我周围的人个个都似乎认为他们在任何事上都正确无误,比其他任何人都更聪明、更有道德。我的邻居们似乎有一种倾向,反对那些比他们肤色更黑的人。我偶尔会想到这种倾向,虽然我周围的人似乎没有这些困扰。后来,到了中学时,我得到一本乔纳森·斯威夫特的《格列夫游记》(1726),我吃惊地发现就在这本书里终于看到有人对人类的看法与我完全一样。可惜那个人早在1745年就死掉了。

这重新激发了我对人类习性的兴趣,所以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本科的时候决定选修心理学以便了解更多东西。后来我到堪萨斯大学读社会心理学研究生,和舍尔顿·所罗门(Sheldon Solomon和汤姆·派泽因斯基Tom Pyszczynski)等人是同学。我开始研究人的偏见,研究人们保护自己骄傲和自尊的方式。我们了解到人们从事所有形式的心理锻炼为的就是对自我和所属群体的感觉更好一些。若不能成功做到这一点,他的生活功能就会差些,往往遭遇焦虑和忧郁的困扰。但是,我们的研究并没有回答心中的问题,为什么人们在自尊和所属群体的优越性上投入这么多。那似乎仅仅是理所当然接受的现成东西。

所以我们从心理学领域之外寻找答案,发现了美国文化人类学家厄内斯特·贝克尔(Ernest Becker (1924-74))的著作。他在《反抗死亡》(1973)中给了我们答案,该书在1974年获得非虚构类作品普利策奖,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伍迪·埃伦(Woody Allen)都是它的崇拜者。贝克尔带领读者来到一个熟悉但很少参访的地方,当人们面对自己必然死亡时到底意味着什么:“人是象征性的自我,有名字的生物,活生生的历史。但是,最终他还要返回到几英尺下的土地之中无声无息地腐烂并永远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书迫使我们真的有意识的考虑自己不可避免地死亡,而且是以一种我们可能从来没有想过的方式去思考死亡。读这本书可是一点儿都不好玩儿。但是,贝克尔从考虑死亡中提出了一个理论,即死亡恐惧对人类行为产生了无所不在的巨大影响。他认为我们都恐惧死亡,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反抗死亡、逃避死亡或超越死亡,就永远处于恐惧之中。古代哲学家伊壁鸠鲁和卢克莱修认识到死亡恐惧在人类行为中的作用,但他们认为如果意识到恐惧死亡不合逻辑,我们的生活应该更好些,因为如果死亡是人生的终结,那就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了。我们并不担忧我们出生之前的不存在,为什么要担忧死后的那个不存在呢?

问题是我们都是不讲逻辑的生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2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