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超:我国选举中的“另选他人”制度及其完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4 次 更新时间:2020-02-04 00:09:55

进入专题: 选举权     另选他人     投票权     选举制度  

陈亦超  
在一些选举国家领导人的场合,之所以宣布票数时会出现一些虚拟人物获得一票的情况,也正是因为另选他人实质上绕开了候选人提名制度,理论上任何人均可以直接成为投票环节的正式候选人。

   (二)正式候选人与“另选他人”对象在信息公开程度上的不一致

   我国选举法第八章“代表候选人”中规定了一系列公布候选人有关情况的程序,确保选民能够对候选人信息有所了解,包括:(1)推荐者应向选举委员会介绍代表候选人的情况。(2)接受推荐的代表候选人应向选举委员会如实提供个人身份、简历等基本情况。(3)选举委员会应当向选民或者代表介绍代表候选人的情况。(4)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政党、人民团体和选民、代表可以在选民小组会议上介绍所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的情况。(5)选举委员会根据选民的要求,应当组织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由代表候选人介绍本人的情况,回答选民的问题。以上程序主要涉及选民在选举活动中的知情权。采用另选他人产生的候选人,在前期不需要开展上述公开程序,直接进入投票,一方面影响到选民的知情权,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列入候选人名单的候选人与另选他人的人选的不平等。

   (三)“另选他人”对象身份无法确认

   在2005年浙江省某县六届五次人代会上,有“陈某”和“何某”两人通过“另选他人”当选,但是在该县具有60多万总人口的行政区域内,存在同名同姓的情况,无法真正确定当选人员的真实身份。(23)目前选票设计大多只要求在“另选他人”栏中填写候选人的姓名,未要求提供工作单位、身份证号码等身份信息,在中国目前同名同姓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即使当选也很难对人选的身份进行确认。同时,目前选举采用无记名投票,即使出现同名同姓的情况,也无法再进一步向选民核实“另选他人”的人选信息。

   (四)人大代表如滥用“另选他人”可能违反代表义务

   根据我国代表法规定,各级人大代表都是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人员,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依照宪法和法律赋予本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各项职权,参加行使国家权力。(24)可见,人大代表在作为本级国家权力机关组成人员、参与本级人大行权履职过程中,行使的不光是宪法赋予公民的选举权,而是国家权力。代表法同时要求代表具有“自觉遵守社会公德,廉洁自律,公道正派,勤勉尽责”等义务。(25)行使的权利与权力的差异,应当带来代表在选举中的投票要求和对于普通公民在选举中的投票要求应当有所差异。至少如果全国人大代表在选举国家领导人过程中,只是为了玩笑心理而采用“另选他人”方式投票给一些虚拟人物,就已经违反了“勤勉尽责”的代表义务,而对于这种情况目前法律没有相应的约束措施,这就在规范性上产生了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

   总体而言,在肯定另选他人在有利于选举权实现的价值基础上,对于其制度设计和具体操作程序可以作进一步的完善。

   第一,对于采取“另选他人”形式投票的选举范围应当结合提名权行使的主体进一步限制。对于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选举这一类按照法律规定可以由村民、居民个人直接行使提名权的,在投票时可以采用“另选他人”形式。对于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领导人员的选举,根据法律只能由全国人大主席团行使提名权的,应当禁止代表在投票中“另选他人”。在各级人大代表选举和地方各级国家机关有关领导人员选举中,根据选举法、地方组织法等规定,选民或者代表联名都可以提出人选,是否都可允许采用“另选他人”的方式,应当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研究。总体而言,与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相比,为坚持党的组织领导,特别是“党管干部”原则,在国家机关领导人员的选举过程中,由主席团提出的正式候选人名单,经过各级党委的考察和相关程序,提名更为慎重。虽然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也可以另选他人,但是如果滥用这项权利,将其作为个人戏谑或者表达不满的工具,不但不符合人大代表履行代表职务的要求,也与“另选他人”制度设计的初衷背道而驰。

   第二,考虑到目前只填写另选他人的人选的姓名,很可能出现同名同姓的情况,指向性不够明确,可以考虑在选票印制时予以提示填写人选的工作单位或者其他基本信息,既能够避免指向不明的情形,也可以要求选民在采用另选他人方式投票时,至少对人选的情况有最基本的了解,避免随意投票、人云亦云。

   第三,对于通过另选他人当选的代表缺少在提名阶段充分公示信息的情况,可以考虑在当选后除公布代表名单外,再公布相关简历信息,并在相关代表活动中加强与选民的沟通交流。

   第四,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应当在审查程序中对于另选他人方式当选代表的资格条件进行认真审查核实,包括其是否符合宪法、法律规定的代表的基本条件,选举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是否存在贿选等破坏选举的违法行为,是否有直接或者间接接受境外机构、组织、个人提供的与选举有关的任何形式的资助以及其他当选无效的违法行为,如果存在上述情形,可以向同级人大常委会报告,由人大常委会根据报告确定代表的当选无效。

   ①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本市新一届区乡镇人大代表选举产生》,http://www.bjrd.gov.cn/xwzx_1/xwkx/yfly/201611/t20161125_168089.html,访问于2017年10月20日。

   ②根据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网站数据,上一届换届选举当选乡镇人大代表9931人,其中另选他人当选47人,占0.47%。http://www.bjrd.gov.cn/xwzx_1/xwkx/bjrd/201211/t20121130_100894.html,访问于2017年10月20日。

   ③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票箱里“跳”出来的代表:王亮当选人大代表回放》,http://gb.cri.cn/41/2004/01/13/116@43880.htm,访问于2017年10月20日。

   ④李翔宇:《“另选他人”制度的法理反思及其折射的民主困境刍议》,《人大研究》2013年第8期。

   ⑤焦洪昌:《选举权的法律保障》,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11月版,第188页。

   ⑥卓凡:《中华苏维埃法制史》,江西高校出版社1992年8月版,第82~83页。

   ⑦田利军:《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选举制度述论》,载《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3卷第4期,1996年10月。

   ⑧《陕甘宁边区选举条例》第二条,1939年1月陕甘宁边区第一届参议会通过。

   ⑨马成:《陕甘宁边区基层民主选举研究——以1941年乡选为考察对象》,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律史专业博士毕业论文,2013年6月。

   ⑩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中国概况”栏目,http://www.gov.cn/test/2008-03/06/content_910627.htm,访问于2017年10月22日。

   (11)《人民日报》1959年4月28日第一版报道:“在进行各项选举的时候,执行主席首先根据会议主席团成员和各代表组组长、副组长的联合提名,宣布候选人名单,征询代表们有无别的提名,并且说明如不同意提名名单上的人,可以另外选举自己所愿意选举的人,也可以选举自己。”http://www.china.com.cn/guoqing/2012-01/11/content_24377897.htm,访问于2017年10月22日。

   (12)每届换届选举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通过香港和澳门选举产生全国人大代表的办法,简称为“港澳选举办法”,最近制定实施的为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办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选举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办法》。

   (13)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选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办法》第二十六条。

   (14)例如,1998年3月10日第九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的《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和决定任命办法》规定:“对选举票上的候选人,代表可以表示赞成、反对、弃权。表示反对的,可以另选他人,表示弃权的,不能另选他人。”

   (15)美国德克萨斯州选举法,http://www.statutes.legis.state.tx.us/Docs/EI/htm/EL.146.htm,访问于2017年10月22日。

   (16)《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商务印书馆2012年出版,第1476页。

   (17)此外,证券法、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不少民商事法律中也有选举的规定。

   (18)焦洪昌:《选举权的法律保障》,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博士论文。

   (19)张翔:《基本权利的双重性质》,载《法学研究》2005年第3期。

   (20)李步云主编:《人权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2月版,第199页。

   (21)靳尔刚、詹成付主编:《国外选举制度精选》,中国社会出版社2003年版,第71页。

   (22)胡盛仪、陈小京、田穗生:《中外选举制度比较》,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64页。

   (23)杜顺华:《“另选他人”主体身份的认定》,http://www.npc.gov.cn/npc/xinwen/rdlt/rdjs/2005-05/17/content_337878.htm,访问于2018年12月30日。

   (24)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二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

   (25)同上引第四条第六项。

  

  

    进入专题: 选举权     另选他人     投票权     选举制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92.html
文章来源:《浙江社会科学》2019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