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飞:大变局与中国外交的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8 次 更新时间:2020-01-28 22:08:26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国际秩序  

高飞  
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安全和发展两件大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新型国际关系,是中国在世界大变局中解决自身问题和履行国际责任的主要路径。

   第一,在“大变局”中全面深化国内改革。习近平同志指出,“面对复杂形势,最根本的还是要办好我们自己的事情。”[32]要统筹好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从预防、管控和应对各种外部风险入手,不断深化国内改革。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对接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利用新一轮技术革命与产业变革给中国带来的“变轨”超车机遇,重塑产业分工格局,实现产业结构的跃升。扩大对外开放,利用多层次国内市场引领全球数字化发展,通过推动新兴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不断提升中国在国际产业链和价值链上的位置,使中国经济实现从“高速度”向“高质量”的发展。正如十九届四中全会所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正处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关键时期,必须在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下更大功夫。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坚定不移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第二,顺应“大变局”塑造和延长战略机遇期。当前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综合国力的增长为其主动塑造战略机遇期创造了条件。我们需要通过高超的战略谋划,充分运用自身的优势,科学制定应对危机的方略,寻找历史共识和现实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减少摩擦、增进互信、加强互利,化解与周边国家的历史问题和管控领土矛盾。我们需要巩固和发展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稳定中欧多边对话与合作,管控分歧,避免中美经贸摩擦扩大为中美全面对抗。我们应通过强调多边主义占领道义制高点,增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不断实现转危为机,从而维护、延长并且积极塑造中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第三,适应“大变局”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近年来,随着综合国力的增长,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也在不断提高。中国正在从全球治理中的“参与者”成长为“建设者”。中国将坚持包容互鉴,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引领下,谋定而后动,致力于国际体系的建设性改革。在增强自身制度性权力的同时,努力成为新世纪全球共同价值观体系的创新者、共同利益体系的创造者、共同责任体系的探索者。

   总体上看,百年大变局中各种不确定性依然突出,世界政治领域的权力转移,经济领域的“发展模式转变”和新科技革命带来的巨大冲击将会持续。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外交将继续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践行合作共赢理念,维护国际体系的稳定。中国的“话语权”变得越来越强,“朋友圈”越来越大。我们要加强研究大变局,对外交往中保持务实、自信、低调,顺应国际格局演变的大势,积极倡导完善全球治理机制,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使中国最终成为“大变局”“新变局”的受益者,与世界共同成长。

  

   注释:

   [1] 数据来源:https://unctadstat.unctad.org。(上网时间:2019年8月10日)

   [2]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未来国际经济格局变化和中国战略选择”,《经济日报》2018年12月20日,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812/20/t20181220_31073415.shtml。(上网时间:2019年9月1日)

   [3] [德]克劳斯·施瓦布、[澳]尼古拉斯·戴维斯:《第四次工业革命》,李菁译,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第7页。

   [4] 胡鞍钢:“牢牢把握并主动创造我国重要战略机遇期”,《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第8页。

   [5] 陈炜伟:“我国研发人员总量连续6年稳居世界第一位”,中国政府网,2019年7月23日,http://www.gov.cn/xinwen/2019-07/23/content_5413519.htm。(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日)

   [6] 赵磊:“从世界格局与国际秩序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9年第3期,第116页。

   [7] Rex Hughes, “A Treaty for Cyberspace,” International Affairs, No.2, 2010, pp.523-541.

   [8]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经济评论》2019年第5期,第11页。

   [9] Joseph E. Stiglitz, “Of the 1%, By the 1%, For the 1%,” May 2011, https://www.vanityfair.com/news/2011/05/top-one-percent-201105.(上网时间: 2017年2月5日)

   [10] 高飞:“‘逆全球化’现象与中国的外交应对”,《国际论坛》2017年第6期,第51页。

   [11] [美]亨利·基辛格:《世界秩序》,胡利平、林华、曹爱菊译,中信出版集团,2015年,第470-471页。

   [12] 郑永年:《大格局:中国崛起应该超越情感和意识形态》,东方出版社,2014年,第12页。

   [13] 杨洁勉:“当前国际大格局的变化、影响和趋势”,《现代国际关系》2019年第3期,第1页。

   [14] [日]星野昭吉编著:《变动中的世界政治》,刘小林、王乐理等译,新华出版社,1999年,第420页。

   [15] Fareed Zakaria, “The Self-destruction of American Power: Washington Squandered the Unipolar Moment,” Foreign Affairs, Vol.98, No.4, 2019.

   [16] “日本发布白皮书 对贸易保护主义敲响警钟”,参考消息网,2019年6月6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5571579187504543&wfr=spider&for=pc。(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5日)

   [17] Андрей Петров, “Новые правила мировой торговли станут ответом РФ и Китая на разрушительную политику США,” 07 Июня 2019, https://rueconomics.ru/395717-novye-pravila-mirovoi-torgovli-stanut-otvetom-rf-i-kitaya-na-razrushitelnuyu-politiku-ssha.(上网时间:2019年8月12日)

   [18] “卢金:当世界越来越乱,中美俄‘三角关系’平衡才能促进稳定和谐”,浙江网,2019年10月14日,http://www.zjw3.com/wap/79712-1.html。(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5日)

   [19] Михаил Коростиков, “Пять самолетов — три мнения:Южная Корея, Япония и Россия обвиняют друг друга во вторжении, неуважении и хулиганстве,” 24 Июля 2019,https://www.kommersant.ru/doc/4040255.(上网时间:2019年8月12日)

   [20] 高飞:“转型中的中国国家定位与国际责任体系”,《国际观察》2013年第5期,第37页。

   [21] [美]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著:《大抉择——美国站在十字路口》,王振西译,新华出版社,2005年,第161-162页。

   [22] 罗铮:“中国在联合国维和事业中发挥关键作用”,国防部网站,2019年6月28日,http://www.mod.gov.cn/action/2019-06/28/content_4844653.htm。(上网时间:2019年8月12日)

   [23] 常红、张志达:“对全球减贫贡献超过70% ‘中国奇迹’普惠世界”,人民网,2015年10月16日,http://world.people.com.cn/n/2015/1016/c1002-27703507.html。(上网时间:2018年5月12日)

   [24] 李浩燃:“中国经济发展为世界作出巨大贡献”,人民网,2019年5月30日,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9/0530/c1003-31109664.html。(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0日)

   [25] “专访IMF亚太部副主任:亚太对全球增长贡献率超70%,中国正向更可持续增长模式过渡”,新浪网,2019年10月18日,http://news.sina.com.cn/o/2019-10-18/doc-iicezzrr3205577.shtml。(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0日)

   [26] “中国连续十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经济日报》2019年6月5日,第8版。

   [27]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大”,中新网,2019年10月22日,http://www.chinanews.com/gj/2019/10-23/8987248.shtml。(上网时间:2019年11月15日)

   [28] “习近平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表的演讲”,新华网,2015年11月7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1/07/c_1117071978.htm。(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0日)

   [29] “习近平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新华网,2014年6月28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6/28/c_1111364206.htm。(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0日)

   [30] “欧盟:支持中国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新华网,2017年2月14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7-02/14/c_129479325.htm。(上网时间:2019年10月20日)

   [31] “第二十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新华网,2018年7月16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7/16/c_1123133778.htm。(上网时间:2019年8月2日)

   [32]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第221页。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国际秩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39.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9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