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梧:回归传统 开拓新境——林安梧先生访谈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 次 更新时间:2020-01-16 08:48:46

进入专题: 儒学  

林安梧 (进入专栏)  

   《孔子学刊》(以下简称《学刊》):林先生认为研究孔子必读的经典有哪些,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何需要注意的地方?台湾的经典教育状况如何?

   林安梧先生(以下简称林):首先,《四书》是免不了的,广义的说要研究孔子思想,不能光读《论语》;要是不读《孟子》,不读《大学》《中庸》,我想那也不足以真正了解孔子。孔子集大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是历史的延续、继承和发展。就基本经典的话,有机会四书五经还是都应该读的。如果没有那么多机会,至少《四书》要读。

   《大学》是初学入德之门,《中庸》是天道性命相贯通之道,《论语》就像日常的交谈一样,读《论语》,感觉孔老夫子每天跟你生活在一块,而且还有一群学友,孟子讲“尚友古人”,跟古人神交做朋友,非常好。读《论语》,生活的韵味与情味、内在的思考、反思能力会慢慢长出来,读《孟子》,养其浩然之气,孟子对于心灵内在的主体动能,有很深入的体会,这与《中庸》《易传》相合,这些可说是最基本的。

   其他辅助性的,也需要读,比如要了解孔子生平,最好读《史记》的《孔子世家》《仲尼弟子列传》《孟荀列传》,还有《孔子家语》,近人写的有关孔子及其弟子的传记,如蔡仁厚先生的《孔门弟子志行考述》,乃至关于孔子的影片,以前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十六集的孔子影片,掌握的还不错,至于最近的电影《孔子决战春秋》,剧本写得不够好,有些地方太过强调其英雄形象,又考虑太多现代人的市场导向,像剧中特别夸大“子见南子”的剧情。尽管演员演得不错,但剧情离史实太远,既未得其形,也未得其神,容易被误导。

   至于孩子的启蒙,像《弟子规》《三字经》,也是很好的,之后就读《论语》,《论语》读熟了,自然而然可以继续往下读。台湾官方体制化的教育并不很重视这些,还好有儿童读经运动。以前国民党要与中共对着干的时候,强调传统文化,蒋介石是否真心强调中国传统文化,那难说;但至少大陆这边文化大革命,台湾一边是文化复兴运动。总的来说,那个年代比较重视,但相对来说,还是民间做得比较好,台湾很清楚自己是汉族文化的区域,是华夏文化的土壤,按照天道天理来做事。

   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满清,台湾被割让给日本,台湾人不愿意,所以谋求独立,但独立不是独立于清政府之外,而是独立于日本政府之外,当时台湾成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合众国,国号就叫“永清”,这可见他是不愿意独立于清政府之外的。中国就是一个中国。独立的意思是不要被日本管,不是不要被中国管,现在台湾讲独立运动的,经常混淆。“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当时丘逢甲这诗句,很感人,更可见其心思就是一个中国。台湾从郑成功以来,基本上就是汉文化为主,现在当然更是,没有什么好怀疑的。我也常说,台湾从1895年割让给日本,其实这时间是台湾替代中华民族我们这个国家担代这个业,受这个过,也就是我所说的“代业受过”。

   当然日本殖民台湾,也有开发,但日本欺压台湾、剥削台湾,那是不争的史实。日本统治时,台湾人是二等国民,处处受到不平等的教育,这是众所皆知的。1945年台湾光复后,台湾同胞欢欣鼓舞,但1947年发生了“二二八事件”,1949年,两岸又隔绝,造成了台湾发展上的顿挫,也造成后来发展的独特性。

   1949年以来,大陆移民到台湾的有两百万,人类文明从来没有在那么短的期间,有那么多的遗民,这造成一个新的人种跟民族的大融合,同时也是文化的大融合,回过头去看,可以说上天对台湾有一个报偿,使得台湾人有更长足的生长。两岸的关系应该怎么发展很清楚,只是某一些政客不清楚。

   《学刊》:先生是如何接触和学习经典的,儒家情怀大约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发的?

   林:高中我有个国文老师杨德英先生,影响我很大,那时候就喜欢上《论语》了,他的父亲是从大陆去的一个将军,杨老师的先生是蔡仁厚先生。蔡先生是牟先生的大弟子,后来牟先生也成为我的老师,牟先生是山东人,蔡先生是江西人,蔡先生夫人是山西人,这不是1949带来的因缘吗?你看当时的国学大师,画家、书法家、艺术家,内地很多人才都到台湾去了。我们小学上课时南腔北调,刚开始听不懂,但慢慢也听懂了,我们这代人听方音的能力特别强,南腔北调都可以听懂,蒋介石的浙江国语,牟先生的山东国语,鲁实先先生的湖南国语,我们都听得懂,如果不是这个大动乱,他们能到台湾去?

   我来自农村,父亲读书不多,但是他的所想所行可全部是中国传统的儒道佛的那些东西,从哪里来?从戏曲听来的。我小时候也听戏曲,上了小学中学,真正开始自觉地要为中国文化努力奋斗是在高中一年级。真正是“十有五而志于学”,高一读熊十力先生的书,《新唯识论》怎么读得懂?一直到大一的时候才把《新唯识论》摘抄了一遍,勉强懂一些了,一直到我写博士论文的时候,人家问我博士论文写了多久,我就说看怎么说吧,如果从阅读《新唯识论》开始,那就很久很久了。

   在大时代的动乱里,接触到这些老师,非常感念他们的长育之恩,没有他们,我们不一定接触到这些东西,或者接触没那么深,那样切。那时候因杨德英老师而接触蔡仁厚老师,读了唐君毅先生的书《说中华民族之花果飘零》《青年与学问》,读了牟宗三先生的《生命的学问》,自然而然就开始读相关的书,也知道有熊十力、马一浮等大儒。台中一中的图书很丰富,《新唯识论》就是在那里借的,读不懂就慢慢学,慢慢读。

   我觉得上苍对台湾很好,若没有这两百万人到台湾,台湾哪有今天。当然有一些上层政治斗争的问题,那是另一回事,但是民间,没有本省外省的问题,你说我是本省,那其他人过一二代,也便是本省了。我的祖先是1751年到台湾,我已经是到台湾后的第八代,你说我是本省人,但我的祖先可是外省人,本省外省本来就是通而为一的。有些东西是被政客炒作了,看似有些纷扰,其实,民间相对很稳定,两岸也不应该有问题,有问题就是政客的问题,这些东西,慢慢都会过去。我常常说“文化是长远的,政治是一时的,人性是真实的,天理是永恒的”。魏晋南北朝乱了几百年,但民间讲学的风气从来没有中辍过,要不然到隋唐之际怎么能出现文中子王通?十几岁便设帐讲学,门下有房玄龄、杜如晦、魏征,是贞观之治最重要的人才,我常开玩笑说,他开了唐朝宰相训练班。

   文化在民间是永续生长的,华人民间一直有这个传统,不是官方指定非如何不可就会怎样。我父亲那一代,也就是日据时代,有皇民化运动,不准讲汉语,称日本话为国语,但晚上回家,村落里有私塾,便找他们教三字经,教千字文。他们最基本的东西就从那里学,也从戏曲中学,历史知识和为人处世的原则,都是这样学来的。我觉得他们生长的比我们健全,我们受太多现代化的、功利主义的污染;其实,好好正视自己文化的生长,就会很美。

   《学刊》:相对于他的弟子们,林先生如何看待熊十力先生本身的独特价值?

   林:熊十力整个学问的脉络分两个,一个属于形而上学的脉络,以《新唯识论》为主,另一个便是经学的脉络,从《读经示要》,到后来的《原儒》,基本上是很完整地继承了春秋公羊学的传统,并且进一步有发展,当然也想到了中国从1949后的变化,还是想让儒家的东西和社会主义有一些结合的地方。他发现了中国古代社会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不一定讲得准确,但也有些可贵的洞见,《原儒》里面有《原内圣》《原外王》《原学统》《原道统》等,甚至他的脑袋里有一套孔子晚年定论,认为孔子晚年如何想实施世界大同。这些想法我觉得还是有可贵的地方,他讲的孔子是不是历史上的孔子呢?显然不是,他讲得是理想中的孔子,但这个部分还是有他的价值。

   至于他建构的形而上学本体论,我认为跟我的老师牟先生是不太一样的,牟先生基本上是“两层存有论”,熊十力是“体用合一论”,我则从中开发创构了“存有三态论”。牟先生是具有现代性的新儒家,熊十力比较前现代,有意思的是,前现代的思考里面,竟然隐含了很多后现代的可能。我的理解与诠释,大概带有自己的转化与创造。我认为,当代新儒学若以我的老师牟先生为一个最重要的核心的话,它也必须要有一个新的发展与转折。这个新的发展,在路向上看,好像回到了熊十力,再回到王夫之。回到熊十力,开发宇宙造化生生之原;回到王夫之,重视历史性与社会性。

   在我的哲学的发展中,最重要的对话者是牟先生,很多想法跟我的老师牟先生不太一样,跟我老师的老师熊十力先生反而比较接近。熊先生晚年,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还是在家里供奉着三个排位,中间是孔子,右边是王阳明,左边是王夫之,这个心情,我是很能了解的。王阳明是树立道德主体性而强调实践,王夫之虽然也强调实践,但更重视社会、政治、历史总体的落实。熊先生的《原儒》讲的就是孔老夫子,不是历史事实的《原儒》,而是道德理想的《原儒》。牟先生是非常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让中国哲学真正好好跟西方哲学对话,熊先生在哲学史和学术史上客观研究的成就可能不如牟先生,但是在哲学的创造方面,我认为他还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强的可开展性,我认为必须要有人去更进一步地重视他。

   《学刊》:相对于大陆来说,林先生如何评价海外新儒学的特色与倾向性?

   林:我认为海外新儒学是很重要的,在整个中国大陆处在困境的状况之下,中国文化花果飘零,需要灵根自植的时候,在海外生长了,还在继续生长,生长可能必须面对另外新的议题,不是如何开出现代化,而是在现代化之后,如何应对人的身心灵的不安,与其他不一样的文明的核心部分怎样交谈跟对话。我认为当代新儒学不应该停留在如何开出现代化,现在显然不是如何开出现代化。回过头去看,当时的议题也不应该是这样,而是在学习现代化的过程里面,你能够起什么作用,在现代化的过程里面又能起什么作用,在现代化之后能起什么作用,而不是说传统是否妨碍现代化,传统可以妨碍现代化,也可以不妨碍现代化。

   以前因为有个彻底的反传统主义,作为传统主义者,你若响应说不会妨碍现代化,就得说如何开出现代化,我常说纠缠了一百年的假议题,不是开不开出现代化的问题,是彼此交谈互动的问题,现代化是要学习的,这里面有同质的互动,也有异质的差异跟沟通,没有异质的差异跟沟通,怎么会有新的转化和创造?不存在如何开出的问题,居然再问如何开出,能否开出,这是当代新儒学重要的议题,但这是假议题,然而这是被时代拧成的,在欧洲中心主义的情况下,伴随着船坚炮利、文化优势、经济优势、军事优势,拧成的错误,现在大概有机会扳回来了。

   《学刊》:先生如何看待牟宗三先生分判道家为“境界形态的形上学”?

   林:我认为所谓“境界形态”跟“实有形态”,这种区分,牟先生其实意在强调中国哲学不是古希腊以来的亚里士多德式的一种实体形态的形而上学,道家的道不应该从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形而上的实体来理解,这一点是可以说的,但是太强调主观境界形态,那就有问题。在中国来说,应该是即境界即实体的,我们讲的是情景交融,我们谈任何存在的事物的时候,他是不离你的心,心和物是连在一块说,情感意志思考与生命的存在情境是连在一块说的。

牟先生谈的这个部分,大家后来太强调了,于是就有了道家到底是实体形态形而上学还是境界形态形而上学的争论,这个争议其实有一点可惜,牟先生原先提的不是这样,但是后来,我同门的学者把这个问题拧成一个重要的问题了,结果就扯了很久,我认为这个不是问题。做个比喻,张大千胡子很长,以前常在历史博物馆旁边的荷花池边上散步,也喜欢画荷花,碰到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就说,爷爷你的胡须这么长,很漂亮,想请问您晚上睡觉到底放在棉被外面还是棉被里面啊,张先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回答道:爷爷回去想一想看一看,结果回去当天,晚上整个没睡着;他真不知胡须是该放在棉被外呢,还是棉被里呢?其实,是自然的,有时候在外面,有时候在里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安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儒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84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