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枝仲:2019-2020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5 次 更新时间:2020-01-11 08:33:14

进入专题: 世界经济形势  

姚枝仲  

   2019年世界经济明显下行,国际贸易投资活动低迷,各主要经济体纷纷实行货币宽松政策以维持经济稳定。总体来说,世界经济表现出以下八大特征。

  

   一、经济增速明显下降

   2019年世界GDP增长率从2018的3.6%下降到2019年的3.0%。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除日本外,其他经济体均出现增速明显回落现象。美国GDP增长率从2.9%回落至2.4%,欧元区GDP增长率从1.9%回落至1.2%。日本经济仍处于低迷之中,2019年GDP增长0.9%,比2018年略微回升0.1个百分点。发达经济体2019年整体GDP增速为1.7%,比2018年下降0.6个百分点。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也出现了经济增速普遍下降的现象。中国GDP增长率从2018年的6.6%下降到2019年的6.1%左右,印度GDP增长率从6.8%下降到6.1%,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经济也明显下行。阿根廷等个别国家出现经济危机。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整体GDP增速为3.9%,比2018年下降0.6个百分点。

  

   二、失业率仍处低位

   尽管世界经济增速明显下降,但是除少数新兴市场国家之外,全球总体上仍处于失业率相对较低的时期,主要经济体并没有出现大规模失业或者失业率明显上升的现象。美国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2019年11月美国失业率为3.5%,相比2018年11月又下降了0.2个百分点,为20世纪70年代以来最低点。欧洲的劳动力市场仍处在持续改善过程之中。欧盟整体失业率已经从2018年10月的6.7%下降到了2019年10月的6.3%。日本是发达经济体中失业率最低的国家。2018年5月,其季调后的失业率下降到了2.2%,创21世纪以来最低值。此后至2019年11月,失业率一直稳定在2.2%-2.5%。

   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相对稳定。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2019年1月至11月均稳定在5.0%-5.3%。俄罗斯的失业率从2019年11月的4.8%下降到了2019年11月的4.6%。部分经济形势恶化的新兴经济体出现了失业率上升的现象。其中阿根廷的失业率从2018年6月的9.6%上升到了2019年6月的10.6%,土耳其的失业率从2018年9月的11.4%上升到了2019年9月的14.2%。

  

   三、通货膨胀率有所下降

   全球主要经济体通货膨胀率均有所下降。通货膨胀率和GDP增速同时下降,表明全球总需求增速在下降。美联储用于设定通货膨胀目标的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从2018年7月同比增长2.5%的近期高点,逐步下降至2019年11月的1.5%,其核心PCE价格指数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7月的2.1%下降到了2019年9月的1.6%。欧洲总体通胀水平有所下降,核心通胀率稳定在低位。欧盟的消费价格调和指数(HICP)2019年10月同比增长率为1.1%,比上年同期下降1.1个百分点。扣除能源和季节性食品的核心HICP月度同比增长率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期间,稳定在1.1%-1.3%。日本通胀率再次下降,至2019年11月,CPI同比增长率仅为0.5%,陷入通货紧缩的风险较高。

   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有所下降,个别国家存在严重通胀。俄罗斯的CPI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9月的3.4%上升到2019年3月的5.3%,此后开始回落,2019年11月回落至3.5%。巴西全国CPI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11月的3.6%下降到了2019年11月的3.4%。印度产业工人CPI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9月的5.6%上升到2019年5月的8.7%,此后回落至2019年9月的7.0%。南非CPI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11月的5.1%下降到了2019年11月的3.6%。中国因为猪肉价格过快上涨,CPI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11月的2.2%上升到了2019年11月的4.5%,但扣除食品之后的CPI同比增长率从2.1%下降到了1.0%。新兴市场中,阿根廷受货币危机影响,通货膨胀较为严重,其CPI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11月的48.0%进一步提高到了2019年11月的51.4%。

  

   四、国际贸易负增长

   2019年全球国际贸易出现负增长。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世界货物出口额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4%和-3.2%,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6.9和16.4个百分点。排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世界货物出口总量同比增长率分别为0.5%和-0.1%,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3.4和3.6个百分点。处于贸易冲突中的中国和美国,其贸易增速大幅度下降。中美两国的货物出口额均在2019年第二季度出现负增长。

   除中美以外,世界主要地区和主要经济体均出现贸易萎缩现象,其萎缩程度甚至超过中美两国。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亚洲货物出口总额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3%和-2.7%,比上年同期增速分别下降12.5和12.9个百分点。欧盟货物出口总额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0%和-3.8%,比上年同期增速分别下降23和18个百分点。

   中美两国的贸易冲突以及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冲突是全球贸易萎缩的重要因素,世界经济整体下行也对全球贸易萎缩造成了重要影响。

  

   五、国际直接投资持续低迷

   2019年上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额为6400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24%。但去除非常规交易和美国税改引起资本回流的影响,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仅增长4%。2019年全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只有小幅增长,投资活动仍处于低迷之中。其有一定增幅的原因在于美国资本回流影响减弱,其投资活动会有一定的恢复。其低迷的原因在于世界经济整体走弱,贸易争端持续不断,美国和欧盟相继出台限制外资的审查规定。

  

   六、金融市场形成货币宽松潮

   2019年8月1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降低0.25个百分点,并使隔夜拆借利率目标下调至2%-2.25%的区间,自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的加息周期自此结束,并开始新一轮降息周期。此后,美联储于2019年9月19日和10月31日再次分别降低0.25个百分点的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三次降息后,美国隔夜拆借利率目标已下调至1.5%-1.75%的区间。

   美国此举伴随新一轮全球货币政策宽松潮。欧洲中央银行在负利率的环境中进一步降息和重启量化宽松。欧央行于2019年9月18日将作为基准利率之一的央行存款便利利率从-0.4%下调至-0.5%,并从11月1日起以每月200亿欧元的规模重新启动资产购买计划,持续至开始加息为止。日本央行继续维持负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澳大利亚央行在2019年也进行了三次降息,其银行将隔夜货币市场目标利率从1.5%降到了0.75%。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也在2019年纷纷下调官方利率。全球已形成货币宽松态势。

  

   七、全球债务水平再次上升

   2019年全球政府债务水平再次攀升。发达经济体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从2018年的103.0%上升至2019的104.1%,新兴市场与中等收入经济体总债务/GDP从2018年的50.8%上升到2019年的53.8%,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总债务/GDP从2018年的44.8%上升到2019年的45.0%。

   各国居民和企业债务在2018年有所下降,但2019年再次回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计,从2017年底至2018年底,全球居民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从158.4%下降到了151%,2019年一季度又回升到了154%。发达经济体居民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从2017年的168.4%下降到了2018年的161.1%,2019年第一季度回升到了161.5%。新兴市场经济体居民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从2017年的142.3%下降到了2018年的134.9%,2019年一季度回升到了142.2%。

   全球债务总水平的攀升,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务攀升,是全球经济稳定的一个重要风险因素。

  

   八、大宗商品价格涨跌不一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9月期间总体上出现了一定的下跌,以美元计价的全球大宗商品综合价格指数下跌了13.1%,但不同类别商品价格涨跌不一。燃料价格和农业原料价格下跌,而食物价格和矿物与金属类商品价格上涨。

   2018年10月到2019年9月,全球燃料价格指数下跌了23.7%,农业原料价格指数下跌了5.4%;食物价格指数上涨了4.1%,矿物与金属类商品价格指数上涨17.5%,其中贵金属价格指数上涨25.9%,矿物与非贵金属价格指数上涨8.9%。2019年的原油价格相对于2018年总体上处于下降趋势。原油现货价格曾于2018年10月初达到85美元/桶左右的高点,此后于2018年12月回落至50美元/桶左右。2019年初有所回升,至2019年5月16日前后,达到全年价格高峰,此后原油价格呈下降趋势,至2019年11月15日,布伦特、迪拜和西德州原油现货价格分别下降至63.2美元/桶、62.1美元/桶和57.2美元/桶。

   展望2020年,世界经济将出现一些有利于经济稳定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积极因素包括两个。一是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以后,中美贸易冲突从不断升级趋势转向缓和态势,这对恢复贸易增长、稳定市场预期和投资者信心会带来正面影响。二是美国、欧洲、日本以及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同步采取货币宽松政策,这对刺激经济活力和促进宏观经济稳定将产生一定的作用。

   同时,世界经济仍然存在不利于宏观经济稳定的因素。其中包括:低利率和负利率环境下货币政策的刺激效果减弱,美国和欧洲等经济体的贸易冲突可能加剧,国际经济规则调整可能带来新的经贸冲突,金融市场动荡、地缘政治冲突以及部分国家国内政治冲突也可能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不稳定风险。总体而言,预计2020年世界GDP增长率会小幅下行至2.9%。

   (作者:姚枝仲,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摘自《世界经济黄皮书·2020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20年1月版)

  

  

    进入专题: 世界经济形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78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