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英民:庚午冬的入都之行:牛运震与允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 次 更新时间:2020-01-08 22:00:08

进入专题: 牛运震  

樊英民  

  

   庚午是乾隆十五年(1750)。这年秋天,牛运震从甘肃回到故乡。冬天,他又去了京师。

   关于这次入都之行,现存《空山堂文集》中没有记载,牛运震去世后其父写的《行状》也无一语提及。只《空山堂诗集》卷六有《京师酬人》等诗数首。

   《空山堂诗集》卷五《金城遣怀兼酬阎刺史同年》一诗中,有“承君劝我京华去”句。这阎刺史即兰州知府阎介年,是牛运震在甘肃时最好的朋友。诗当作于乾隆十四年秋,次年六月,牛运震即告别甘肃东归。年底,他果然便北上京师。这说明他是听从了阎介年之建议而进京的。

   离家十年的牛运震,在家过了也就两个多月,就急匆匆地在寒冷的严冬离开,而且放弃了第一次陪着父母子女过个团圆年的机会,在京一直住到次年早春。他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很给人猜想的空间。

   这次入京之行,牛运震是和好友颜懋侨一起去的。颜懋侨,字幼客,曲阜人,恩贡生,乾隆二年考充万善殿教习,三年期满,诏试紫光阁,赋诗称旨。次年引见圆明园,乾隆帝谕“颜懋侨曾考过诗,不必读履历,着以教谕即用。”于是补观城县教谕。乾隆十五年时因其父颜肇维去世,守制在家。

   颜懋侨是牛运震的祟拜者。他去世后其弟颜懋仝撰《行状》说:“乾隆三年,牛子真谷入都,下榻天坛。兄晨夕往过,与对坐松树下,掀髯而谈,亹亹不倦。比归,漏常数下。语真谷曰:‘如子真大聪明人,我安得不倾倒!余人不足畏也。’”牛运震为他的《蕉园集》所作序则说:“余于当代远近之诗不敢有所论著,而独称颜子。”两人可谓惺惺相惜。并且,两家还有姻亲关系。颜懋侨之侄颜崇枱,是牛运震的女婿。

   牛运震约懋侨同行,除两人的亲密关系外,我猜想还有三方面的考虑:一是颜懋侨曾在京任职,结识官员贵胄比较多,约他同去,是想利用他的这些人脉资源。二是懋侨早有考察西北边疆山河形势之志。正可以从京师出发,实现壮游夙愿。三是颜家京中有房产,在宣武门西将军巷,两人同去可以住颜家,自然可节省些花销。

   (颜懋仝撰《行状》说懋侨“庚午冬复入都,与牛真谷寓宣武门西来爽楼。”在这次入都后三年,即乾隆十八年(1753),懋侨从弟懋价的日记中有两次提到了将军巷住房,还有“登来爽楼,不胜今昔”之语,可证来爽楼是颜家房产。)

   他们这次北行,正是初冬时节,天气不好,道路泥泞。行至良乡县,又下起雨夹雪,牛运震有《良乡遇雪》诗记其事。

   他们到京后,主要的活动应该就是干谒贵胄和探访故人。可惜记载阙如,详情难知。只能从他们的一些诗作中略窥端倪。

   《空山堂诗集》卷六有一首《京师酬人》:

  

   冠盖京华地,相逢独有君。升沉且休问,把酒共论文。明月还同照,秋声不可闻。向来别经岁,愁绪日纷纷。

  

   所酬是何人不得而知。但从诗中可以看出,作者情绪比较低落。“相逢独有君”,即使不作机械的理解,至少也可以说是并非全遂己愿。新年将至,人们一般不会远出,怎么会有很多人反而难见呢?是有意躲着吗?京师是个势利的地方,人情寡薄,自己一个罢官县令,遇见故人的冷淡和白眼也不奇怪。当年的同门举人进士料想不少,不知有多少人春风得意,又有多少人像自己这样潦倒?

   他们难免会想起乾隆三年的事。那年四月牛运震赴京谒选,住在天坛附近,颜懋侨正做万善殿教习,还有榜眼曲阜人黄孙懋,博学鸿辞巨野人刘藻,进士济宁人仲永檀,以及海丰人吴绍诗,这些山东老乡们整天聚在一起。他们在陶然亭聚会,流连诗酒,谈笑风生,真是风流倜傥,前程无限。人们远远地看他们,如观云中仙人,引得“都中争羡,啧啧人口”。(见牛梦瑞撰《行状》)但是,十多年过去了,情形并不像当初人们设想的那样靓丽:几人中的仲永檀和黄孙懋都已经相继去世,刘藻正在故乡奉母,自己则仍在奔波,而当时最不起眼的吴绍诗却已做到了云南巡抚。人生际遇,真是难以捉摸啊。

   从这首诗,很能看出牛运震的失意。

   颜懋侨也有诗写到此行,是七律《重到》四首。其中的第一首有“小楼重到不胜情,雪里关门百感生”。这小楼自然是他们住的来爽楼。第二首有“狂生三两似悬匏”,自注:“同客者牛平番运震,余靖远其兰,傅广文尔德”。使我们知道,当时在京的还有老友和老乡。余其兰,字义亭,湖南茶陵人,举人,曾任甘肃靖远县令。《空山堂诗集》卷四有《赠故靖远令余君其兰》七绝二首。傅尔德,字中蕴,号金樵,巨野人。乾隆壬戌会副,官峄县教谕。他学问好,据说和牛运震齐名,一时有“牛傅”之称。

   这诗“伉直放归同一死”句也有自注:“泰安赵公国麟及御史大夫仲公永檀。”按,赵国麟,字仁圃,康熙四十八年进士,雍正时官至福建巡抚,乾隆时官礼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按科第和年龄应是他们的前辈。乾隆六年,赵国麟被仲永檀参劾,奏请乞休,帝未允;七年,仲永檀因与鄂容安勾结事下狱,不久死于狱中。赵国麟被革职。乾隆十五年十一月,也就是牛运震他们到京的前后,赵国麟卒于家。

   赵国麟和仲永檀的死,其实源于背后复杂的派系斗争。这些官场的恩恩怨怨,显示了政治的丑恶。面对这些,牛运震和颜懋侨他们,一定是大受震动,感慨万端的。

  

   这次在京师,他们还曾与完颜留保、顾琮等共席宴饮。牛运震作《完颜侍郎席上题顾河使除夜怀友图》诗。

   完颜留保,字松裔,满洲正白旗人。颜懋侨一家与他关系颇密,懋侨的《雪浪山房稿》有《赠留宫詹松裔》,诗中自注:“宫詹尝监修曲阜文庙。”这可能是留保和颜家关系密迩的原因。颜懋伦及懋侨之父肇维也都有赠他的诗。

   完颜留保曾官吏部侍郎,吏部是管理官吏之任免、考核、黜陟的部门,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牛运震的被劾罢官。不禁怀疑,他是来找留保“上访”以寻求公道的吗?

   《清史稿》卷二九0载完颜留保“迁侍郎,历礼吏工三部,乾隆初乞病致仕,卒年七十七。”而颜牛来京已是乾隆十五年,此时留保致仕已久,再去找他能有用吗?这种推测,恐怕也只是推测而已。

   (网上有载完颜留保生于1689年,卒于1762年,则生于康熙二十八年,卒于乾隆二十七年,享年73岁。与《清史稿》不同,可惜未注出处。又说他乾隆初去世,则是误读《清史稿》所致。牛运震此诗,还有颜懋侨的《上元后一日和顾用方河台除夜怀留阁学韵》五律一首,都足以证明他乾隆十五年时尚健在。)

   顾河台,即顾琮,字用方,满洲镶黄旗人,乾隆初署江苏巡抚,转河道总督。和颜氏家族多有交往。

  

   颜懋侨《重到》诗有“夜寒莫向岐王宅”句。其中的“岐王宅”是用杜甫诗《江南逢李龟年》中的“岐王宅里寻常见”,岐王指唐玄宗李隆基之弟李范。史载李范好学工书,喜爱交结儒士,聚藏书画。在这里岐王是指宝啬斋殿下允祈。

   会见允祈,是牛运震和颜懋侨此行的重要内容。

   爱新觉罗·允祈,是康熙皇帝第二十三子,当今乾隆皇帝的叔父。《清史稿·诸王传》载,其母是静嫔石氏。“雍正八年二月封镇国公,十三年十月高宗即位晋贝勒,屡坐事降镇国公,四十五年复封贝子,四十七年晋贝勒,四十九年加郡王衔,五十年卒,予谥。”《清史稿·皇子世表》载“谥曰诚”。

   关于允祈的年龄,只能作些推测。与郑板桥关系甚好的紫琼崖主人慎郡王允禧,是康熙皇帝第二十一子。《郑板桥集补遗》有一篇《随猎诗草花间堂诗草跋》,其中说:“主人之年才三十有二”。跋作于乾隆七年(1742)六月,可以由此推出允禧生于康熙五十年(1711)。允祈是康熙第二十三子,当然康熙帝妃嫔众多,但其生至少要晚于允禧,或在康熙五十一、二年。颜懋侨生于康熙四十年(1701),牛运震生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由此可知他们三人的年龄,各相差五岁左右,而允祈最小。在乾隆十五年时,他大约四十岁上下。

   颜懋侨与允祈何时交往无可考,乾隆《曲阜县志·颜懋侨传》说:“……宝啬斋二十三王谓曰:‘久闻诗人颜幼客,今乃得见耶!’”应是颜懋侨在京时的事。按懋侨之父颜肇维乾隆二年任京官,懋侨随父入京,不久考任万善殿教习,任职三年,其弟懋仝撰《仲兄幼客先生行状》,说“辇下名士多与之游,当道者亦争为延致”;又说“壬戌冬十月诏试紫光阁,并试诸弟子”时,懋侨“恭赋御试《望云》《思雪》意诗二首,《纪恩》诗四首,并恭和御制《落叶》诗六首,一时奏上之,深为嘉悦。”壬戌是乾隆七年(1742),允祈闻其名,或许是在此时。

   《行状》又说,“庚午冬复入都,与牛真谷寓宣武门西来爽楼。尝与真谷谒宝啬斋二十三王殿下,敝衣从入座。王调之曰:‘吾闻颜幼客天下诗人,今观其貌,乃类厨人,何耶?’兄立赋诗二首呈上,王讽之,大笑,曰:‘厨人有诗如是!’”

   ——这段记录中的描写,容易给人是初次见面的印象,其实未必。允祈的话是“调之”,即开玩笑,不可以完全当真。他说这段话的意思是要表现颜懋侨的不拘小节不修边幅,懋仝说这话是要表现其兄的诗才敏捷,所以未可肯定真的是两人初次见面。并且,颜懋侨着敝衣初访贵胄,允祈对初识之人开玩笑,即使两人都特立独行,也不太合于常理。所以,合理的推测应是他和允祈此前任万善殿教习时就有过接触。

   这样说,还有一个旁证,就是在懋仝所撰《行状》中说过,懋侨“每游公卿大人,非固召弗往。”有高官想和他交往,如果不反复邀请,他是不去的。这样一个清高的人,怎能轻易地带着陌生人登门求见?

   如果以上的推测还有几分道理,那就可以说,颜懋侨在此前曾向允祈介绍过牛运震的聪明和学识,使允祈对他有了交结的愿望。颜懋侨带牛运震拜谒允祈,是为了向允祈介绍他这位好朋友,甚至是兑现以前的承诺。

  

   当然,是否初次见面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之后,三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颜懋侨的《西华行卷》有《宝啬斋应教二首》:

  

   不作王门看,今朝始曳裾。春风吹积雪,明月照前除。旧事空禖祝,微名属子虚。河间诗思好,多在奉陵余。

   邸阁说诗夜,能容匡鼎来。先祠留翰墨(时为先考功题祠额),上日到金台。词客今谁在(谓刘阁学鞠太史等)?王孙去不回(谓晓亭侍郎)。明朝关外路,欲问陇头梅。

  

   诗题中的“应教”,就是应王命而作的意思。应皇帝之命而作叫应制或应诏,应太子之命而作叫应令,应诸王之命而作应教。“曳裾”是汉代邹阳的典故,他的《上吴王书》有“何王之门不可曳长裾乎”语。“禖祝”,是为求子而祭祀,这是用《汉书》的典故,汉武帝曾命东方朔、枚皋作禖祝。这里是把允祈比为汉武帝诸子。末联的“河间”,指汉河间献王刘德,他喜欢藏书,潜心学问。以上一系列典故都是指向允祈的皇子身份。而“奉陵”,是指允祈时任东陵护陵大臣。

   ——允祈任护陵大臣未详始于何时。《高宗实录》乾隆十五年十一月有一条上谕,说贝勒允祁等奏东陵各处补栽仪树的事。上谕分析了每年都种树而成活率不高的原因,然后说允祈:“伊乃系初任,嗣后著丰盛额专司其事,务必留心稽查,敬谨办理”云云。可知任职未久。

第二首首联说到了“说诗”,匡鼎即西汉学者匡衡,据说他对《诗经》别有解说,当时有民谚,“无说诗,匡鼎来;匡说诗,解人颐”。这里匡鼎是作者自指。第二联自注中的“先考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牛运震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76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