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我参与过的工业发展及现代企业制度试点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1 次 更新时间:2019-12-30 19:28:43

进入专题: 工业发展   云南经济  

赵俊臣 (进入专栏)  

  

六、总结以农产品为原料的工业选择“公司+农户”模式实现规模经营

  

   我只所以总结以农产品为原料的云南工业选择“公司+农户”模式实现规模经营,针对性在于反驳一些对于农村家庭经营责任制的非难。

  

   (一)梳理“小农户不能实现规模经营”

   为反驳一些对于农村家庭经营责任制的非难,随着农村家庭经营责任制的出现与推广,国内理论界有的人往往用“小农户不能实现规模经营”做论据来否定农户选择。为反驳这一非难,我在《云南省农户家庭核桃种植是怎样实现规模经营的?》(载赵俊臣主编《云南民族地区农户土地林地承包权流转研究》,云南民族出版社201年月版)中他们观点梳理成以下五种:

   一是农地零碎说,即认为农户家庭承包制使土地碎片化。如王永祥(1991年)认为,农村联产承包制以农民家庭作为生产经营的基本单位,耕地按人口平均分配。耕地是一种有限的非再生的资源,加上我国农村人口众多,耕地不断被分割,越分越细,而且,耕地一经分配,就固定下来了,不能自由流动,形成了一种规模狭小的,平均化的僵化的农业生产格局。这种格局限制了水利排灌设施的使用,不利于现代化技术装备的采用和推广,降低了农业生产要素利用的综合效率。

   二是小规模不经济说。如姚咏涵(2002年)认为,现存的以农户家庭为主的经营机制,每个农户生产规模太小,劳动力相对分散,无法实现规模经营,农产品生产成本难以降低,造成了土地使用的细碎化和规模不经济,降低了农地资源配置效率和土地资源浪费。

   三是小农户难以进入市场说。如林民书(2007年)认为,家庭承包制把土地按人口平均承包给各个农户分散经营,是一种小生产的作业方式,限制了农民土地使用权合理流转,使得家庭农业生产难以根据实际情况变化,进行适度规模经营,出现了农户分散小规模经营和大市场的矛盾。

   四是小农户难以采用先进技术说。如侯征、白永秀(1989年)、张宇贤、尹龙植(1990年)认为,农户家庭承包制使得农户经营规模狭小,地块零碎,无力容纳现代化的农业生产手段和设备,制约着我国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五是小农户难以规避风险说。如刘用场(2005年)认为,在进入市场过程中,分散的小规模农户家庭经济对市场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和预测,难以掌握准确的市场信息,难以形成利益共同体,容易造成农业利益的过度流失,加大了农业市场风险。

  

   (二)云南烟草的成功之路之一是“烟草公司+农户”模式

   云南烟草之所以能够成功,经验很多,其中之一是把原料烟作为“第一车间”来抓。对此,先后有省委书记普朝柱,“亚洲烟王”的褚时健、学者朱应庚、熊清华、黄求燕、李良生等加以论证。

  

   (三)蔗糖工业的规模经营更是“糖厂+农户”模式

   改革开放来,学界不少人批评小农户小生产,呼吁规模经营。我们观察到的情况,却说明一家一户的小农户也可以实现规模经营,其例证就是云南省蔗糖产业的发展。作为全国第二大产糖省,云南省常年甘蔗种植面积450万亩,蔗糖产量200万吨以上,其中带动种植甘蔗的农户600万,全部是家庭经营,而且实现了规模经营。

   1.云南农户家庭种植甘蔗是怎样实现规模经营的

   我在主持2010年国家社科基金课题《西南民族地区农户土地林地承包权流转研究——以云南省为例》,曾提交《云南农户家庭种植甘蔗是怎样实现规模经营的》(载赵俊臣编著《云南民族地区农户土地林地承包权流转研究》,云南民族出版社2012年12月版),分析了云南省蔗糖产业的发展实现规模经营的奥秘。

   作为全国第二大产糖省,云南省常年甘蔗种植面积450万亩,蔗糖产量200万吨以上,其中带动种植甘蔗的农户600万,全部是家庭经营,而且实现了规模经营。

   采取订单农业,订种植面积、订种植时间、订产量、订品种、订价格,订田块、订砍收时间,一定三年不变。制糖企业根椐任务和自已的生产能力与村民小组签订原料蔗产购合同,制糖企业为蔗农提供种苗、肥料、农药、地膜、技术和资金等方面的服务,由村民小组统一规划、合理布局,提供原料蔗,避免甘蔗产量大起大落,挫伤企业和蔗农积极性,保证企业和蔗农的利益。通过企业与蔗农建立契约关系,使蔗农、企业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完善蔗区管理,运用法律手段和市场经济法规,形成一个共建、共管、共用、共享、风险共担的生产机制。

   2.云南省政府采取有利措施扶持农户甘蔗种植并实现规模化经营

   一是以实施大规模中低产田地改造;

   二是全面进行新一代甘蔗品种的改良与更新。

   三是组织千名专业科技人员深入甘蔗生产第一线,推广普及甘蔗高产高糖节本新技术,提高生产水平,切实实现甘蔗增长方式的改变。

   四是积极探索发展现代甘蔗农业之路。一方面,现代甘蔗农业是蔗糖产业发展必由之路,将利用国家农机补贴政策,大力发展甘蔗机械化,在目前已成熟的甘蔗整地、开沟、培土施肥、植保的基础上,突破甘蔗收购机械关,

   五是积极开展甘蔗种植保险。


七、研究云南咖啡“大资源,小产业,低价值,弱品牌、濒危机”的困境

  

   经各方努力,云南省多年来稳居全国最大、最重要的咖啡豆生产基地、贸易集散地和出口地,逐步形成了集种植、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发展格局,已成为独具特色的“云系”农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云南咖啡长期来客观存在着“大资源,小产业,低价值,弱品牌、濒危机”的状况,怎样走出这种尴尬困局?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1997年12月30日向中共云南省委、省人民政府报送《用全新的思路发展云南咖啡产业》;2010年写成《雀巢咖啡云南基地“资本+农户”模式何以成功?》,首发《经济学消息报》2010年4月30日;2019年写成《云南咖啡怎样走出“大资源,小产业,低价值,弱品牌、濒危机”的困境》

  

   (一)云南咖啡加工业“小、散、弱、危”的主要表现

   一是加工企业不少,实力不强。2017年云南有咖啡企业 1000 家左右,其中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 2家,省级龙头企业10家,而精深加工能力才5万吨;二是云南从事加工、收购的企业仍以个人为主,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很少;三是云南咖啡初加工环节还处于“来料加工”阶段,或者基地自建的初加工环节。在加工工艺和技术方面,又是最基础的初加工,只是为下游提供咖啡生豆原料。

   二是省内产咖啡豆价格世界最低,成品销售价格更不高。咖啡市场有一个种植、加工、销售价格反常现象,即上游种植环节生豆的价值约为17.1元/公斤,中游深加工环节烘焙豆的价值约为83元/公斤,下游流通环节的价值则暴增至1567元/公斤,三个环节利益分配占比分别为1%、6%和93%,提供土地、人力以及咖啡豆的上游环节,几乎成了免费劳动力。而在国内外市场上,云南咖啡豆价格更是低得可怜,国外生豆收购商从云南以低于国际咖啡价格20美分以上的价格收购,然后到国外中转、贴标或加工后返销中国,称为“进口”!至于成品咖啡市场价格,云南咖啡也是最低。

   三是省内品牌弱小,形象不高。长期来,云南自己一直自信并宣传的“云南小粒咖啡”优质,与国际收购市场的低价形成了不小的反差。至于成品市场,云南除“后谷咖啡”号称本土咖啡“中国第一民族品牌”具备一定的品牌实力外,其余的咖啡品牌小而散,缺乏品牌形象。云南占据中国近90%的咖啡产量,但国际份额仅为1.7%,主要为星巴克、雀巢、麦氏、卡夫等国际品牌供货,只能作为速溶咖啡原料,以最低价格卖出,至今未形成高价格高认知度自有品牌。即使是后谷咖啡,离国际驰名品牌仍有较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公司屡屡出现的资金链危机对公司和品牌影响不小。

   四是产业标准化体系亟待完善。至今,我国尚没有建立起咖啡产业标准化体系。目前云南咖啡产业从农业生产到工业加工,尚处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境地、政府处于质量技术监管缺位状态,执行标准各从其志,导致原料产地认证、产业生产经营资格认证、产品质量认证混乱,产业发展“失章失志”现象突出。

  

   (二)省内整合不通,在于缺乏真正有实力的大企业和有作为的企业家

   智库专家曾提出过不少立足省内自我搞活的建议,方式与途径是以现有企业为主,通过力量整合,例如资产联合重组、企业兼并、股份制改造、承包、租赁,吸引资金、技术,培植龙头企业,建立企业集团,狠抓原料基地,创出优质名牌等。

   我经过研究认为,这种自我搞活的方案已走不通:一是国内加工技术高的在云南,云南加工技术又远远落后于国际,目前尚生产不出与雀巢、麦氏等相媲美、并受消费者喜爱的产品,依靠国内力量无法把加工质量搞上去;二是省内各咖啡加工企业尚未形成可以挂帅的龙头;三是现在以各地政府为主导的种植区,近期内难以成为省内拟成立的咖啡集团的原料车间,而人工捏和方案也难以操作;四是缺乏能在国内外激烈竞争的市场上得心应手的优秀企业家;五是咖啡属竞争性行业,而且国内市场主要是青年一代,而青年一代对咖啡的期望是质量高的国际名牌。

   实践反复证明,在成熟的国际竞争市场,时至今日,走出困境的出路之一在于与跨国著名公司合作,即使是华为手机也采购了相当大比例的国际零配件。就我省咖啡企业来看,已经走过的并无实力的盲目扩张再一次证明,国际市场拼的是领先技术、高水平人才、雄厚资金、消费者认可,而这些,恰恰是国内企业不具有、跨国公司才有的强项。

  

   (三)建议推广雀巢咖啡的“公司+基地+农户”模式

   我同意人们总结的雀巢咖啡的秘诀在于“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具有推广价值。

上世纪1980年代起,雀巢法国研究中心开始着手研制适合云南种植的咖啡品种。1992年小粒咖啡被雀巢农业部引进云南,1998年从普洱市开始大面积种植。 1990年雀巢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合资厂开始运营,随后又建了多家工厂。雀巢进入云南后与当地政府、农民共同创造出“基地+农户”的成功发展模式。目前,思茅是雀巢公司小粒种咖啡(最高品质咖啡)主要供应基地之一。当地少数民族朴实的农民学会了自觉按照雀巢农艺师的教授,严格履行雀巢的要求,从拒绝剥落式采摘和机械化采摘,一粒粒手工采摘开始,咖啡经过了脱皮、发酵、清洗、浸泡、晾晒、脱壳、分级等步骤之后,坚持把最上乘的咖啡豆卖给雀巢—这家手把手教会他们种植咖啡的雀巢。在叹服这种成功模式后,我写出《雀巢咖啡云南基地“公司+基地+农户”模式何以成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俊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工业发展   云南经济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6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