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令和元年的日本政局:从参院选举到安倍新内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5 次 更新时间:2019-12-28 17:44:24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对安倍新内阁的“稳定性”进行了调查。与安倍会面最多的阁僚是自民党副总裁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共71次。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53次居第二,随后依次为39次的官房长官菅义伟、36次的外相河野太郎、35次的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

   麻生是自始至终支持安倍政府的盟友。麻生常常在参加人数较多的阁僚会议之后让同席的财务省要员先行返回,以创造在首相官邸同安倍一对一商谈的机会和时间,次数不下10次。同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一样,麻生到访东京富谷安倍私宅的次数不多,最近一年内共有四次。9月8日内阁改组之前,麻生到安倍私宅与之会谈约1个半小时,提出了作为麻生派领袖的人事安排构想。

   茂木主要负责日美贸易谈判、经济财政咨询会议等,还同麻生一样是国会预算委员会成员,作为自民党第三派阀竹下派会长代理,除了常同其他阁僚一道会见安倍之外,还经常同安倍私下深入交谈,2月在东京雷门鸡肉料理店同安倍共同进餐约3小时,接触之紧密由此可见一斑。

   菅义伟作为内阁官房长官,实际上是“大内总管”,同安倍会面的时间更多,39次只是在餐厅、国会等能够被确认的公开场合。菅同安倍的交流在官邸内部非常频密。不过负责“首相动静”栏目、报道首相日常动向的记者(“总理番”)无法确认,所以未计入总数。

   外相河野在1月下旬日俄首脑会晤前连续三天会见安倍,每次1至2小时,也因日韩关系等外交问题同安倍会面,陪同安倍参加海外首脑会晤的次数较多但未计算在内。安倍与同属细田派的经产大臣世耕会面也较多,可见对外交和经济的重视。[7]

  

   11个月之内与安倍会面30次以上的5人,恰恰在新内阁中留任或担任自民党要职,反映出安倍对于“稳定”的重视,即任用自己身边亲近的、日常接触频繁的人员担任党政要职。

   2018年,安倍为竞选总裁而拉拢重用竹下派的茂木和加藤,使之竞相靠拢主流派,从而获得了本派清和会(细田派)之老对手的竹下派的支持。10月内阁改组时,安倍曾对作为经济财政相负责对美贸易谈判的茂木敏充表示,“还有日美贸易谈判问题没解决,希望你再继续干一年”。茂木也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投桃报李,为防止竹下派支持石破茂,汇聚该派多数议员支持安倍。安倍再让加藤由总务会长转任厚生劳动相,承担全世代型社会保障这一内阁重点课题,以保持2人之间的平衡。2019年8月,日美首脑会谈就贸易谈判达成基本共识,茂木因为在日美贸易谈判中“就达成最终一致意见理清了方向”,在政府内部受到好评。安倍论功行赏让茂木担任主要阁僚外相,这一履历对于在党政组织体系中能否更上层楼意义非凡。

   3.安倍主导的人事安排与“一人一党独大”的日本政局

   安倍主导的党政人事安排再次证实并固化了“一人一党独大”的日本政局,并揭示出日本政治未来继续发展为强人政治的可能性,这毫无疑问会大大增强日本政权的稳定性和政策的延续性,成为日本实现“正常国家”战略目标的强大助推力。

  

   日本自民党9月3日举行高层会议,确认于9月11日改组内阁及进行人事调整,党政高层人事完全由安倍主导布局。 综合《朝日新闻》、富士电视台等日媒报道,安倍表示 “为了回应在参议院选举中,国民给予的支持,我将调整人事,进行稳定与挑战并存的强有力布局”。

   安倍主导实施的此次党政高层人事调整,呈现出在“稳定与挑战”中稳定优先的防守型布局。安倍将于11月成为历代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2012年底第二届内阁上台以来一直辅佐安倍的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与官房长官菅义伟留任;党高层人事方面,备受关注的干事长二阶俊博也继续任职;即重视政权的“稳定与平衡”。首次入阁者有13人,是安倍历届内阁改组最多的一次,营造出新人新面的清新感,但其中此前担任过官房副长官、首相助理或秘书辅佐安倍的“自己人”居多。在众多安倍亲信入阁的同时,更为年轻、代表“挑战”的小泉进次郎首次入阁,表明安倍有意强化政策执行力,积极推进修宪等政策的延续。

   首次入阁的13人多为安倍的亲信,日本媒体称之为“亲信内阁”,认为是面向“安倍之后”的团队构建和人事布局。新入阁的法相河井克行・党総裁外交特別補佐(56)、文部科学相萩生田光一党幹事長代行(56)、農相江藤拓首相補佐官(59)、経済再生担当相西村康稔官房副長官(56)等人都担任过首相助理或秘书,深得安倍信任,是日本决策核心圈——首相官邸帮——的骨干成员。前众院议院运营委员长高市早苗再次入阁担任总务相,原自民党総務会長加藤勝信(63)出任厚生劳动相,都是政治理念、历史观与安倍较为合拍的亲近之人。在总裁选举时支持安倍的派閥大都有人员入阁,而与安倍竞争的石破茂派无一人入阁,被日本媒体批评为“露骨的冷飯人事”[8]。

   自民党前参院议员会会长桥本圣子出任奥运相兼女性活跃担当大臣。桥本是前奥运选手,曾总计7次征战夏季及冬季奥运会的速滑和自行车项目,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夺得1500米速滑铜牌,现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理事,与奥运有着深厚渊源。相关人士称:“首相有意配合明年的东京奥运会起用其为奥运相。”最后,安倍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在官邸会谈,就如何安排该党的国土交通相石井启一交换意见。山口与安倍会谈后向媒体表示“传达了我党的希望”。

   朝日新闻社8月份进行的全国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为48%,比7月下旬的42%上升6个百分点。其中男性支持率大涨7个百分点,超过半数达到54%;女性支持率从37%增加到42%,但依然低于50%;来自无党派的支持率从18%增加到23%。日本共同社9月11日、12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电话舆论调查,汇总公布的结果显示,安倍新内阁支持率有所上升达到55.4%,比8月的上次调查高5.1个百分点,不支持率25.7%。政党方面,自民党的支持率47.7%,比上次调查增加6.8个百分点;最大的反对党立宪民主党支持率10%,与上次调查结果相同。对党政高层人事调整“予以肯定”的50.9%,“不予肯定”的31.4%。对新任环境相小泉进次郎表示“期待”的74.0%,20.1% “不期待”。对于谁适合担任下任首相,安倍21.8%,选择石破茂14.5%,选择小泉进次郎14.1%。[9]

   由此可见,日本民众整体上对安倍内阁的认可、支持和期待。安倍以及自民党的长期执政和较稳定的支持率,事实上也有利于形成日本版强人政治的社会环境。安倍的党总裁和首相任期还剩2年。共同社的调查结果显示,国民期待安倍内阁优先解决的课题中“养老金、医疗和看护”所占比例最高达47%,随后是“景气、就业和经济政策”和“育儿及少子化对策”。

   对10月消费税率上调至10%以后的经济走向,“感到不安”或“一定程度上感到不安”的受访者达81.1%,“没有感到太大不安”或“没有感到不安”仅17.2%。如果与国民生活直接相关的经济与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无法取得成果,长期执政的意义将减弱。在安倍擅长的外交方面,恶化的日韩关系、前景渺茫的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日俄领土谈判等课题堆积如山。2年时间所剩或许无多。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力图2021年9月任职到期前完成修宪,因此10月举行的临时国会上修宪议题成为朝野争论的焦点。安倍在党政人事安排上非常重视候选人的修宪的立场,反过来争取上位者也纷纷表态赞同修宪,甚至二阶俊博、岸田文雄这样的大佬也争向安倍“投名状”,可见自民党内主张修宪已成主流。安倍让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转任自民党参院干事长,任命的参众两院的宪法审查会会长、执政党干事、党内宪法修改推进本部长等都属修宪派。[10] 安倍9月11日改组内阁后声称任期内将竭尽全力达成修宪目标。但共同社的调查结果显示,反对修宪的民意占优、比例高达47.1%,而支持比例为38.8%。[11] 民调虽然不足以扭转或阻遏安倍的修宪意愿,但足以警醒他:勿在国内民意分化的情况下贸然从事。

  

四、安倍新内阁与日本外交


   1.坚持日美同盟 谋求更大自主

   战后日本外交长期以来“唯美国马首是瞻”,对外政策基本上是美国外交的“日本版”,外务省被称为“美国国务院的日本课”。曾担任外务省国际局局长的著名学者孙崎享在所著《被美国击败的政治家们》一书中毫不讳言,美国对日本的政界和外交拥有强大的操控能力。进入21世纪,随着国际政治格局和美国对外政策的转变,这种操控能力也是江河日下。特朗普总统为“美国利益优先”或频繁退群、或粗暴施压,要求盟国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和联盟成本,日本政府在“特朗普冲击”下迅速“华丽转身”、调整对外政策和外交方针,利用美国从国际舞台收缩退出的千载难逢之机会,继续“少说多做”的行为方式,坚持具体事务交涉过程中的“日本利益优先”,一手对美角逐博弈、讨价还价、寸利必得,一手深谋远虑、收拾残局,在美国退出“环太平洋经贸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日本继续推动、大力促成其他成员国最终达成“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2019年2月份与欧盟达成“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10月份与美国签署双边自贸协定。日本因此成为当今世界上同时与美欧两大经济体达成高水平自贸协定的唯一国家,在全球化的新一轮进程中成为全球瞩目的先驱者。这是不仅是日本外交的业绩,同时也是向世界各国传递出的简单而明确的信号:日本作为一个贸易大国不但拥有、而且必要时随时可以运用,影响和处理国际事务的实力和资源、能力和技巧。更为重要的是,日本今后将以国家利益作为出发点和归宿,运用实力和资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唯美是从。

   2.海湾巡航 自主单干

   2019年,美国终止伊核协议,美伊关系因此不断恶化,波斯湾连续出现多起油轮遇袭事件。美国发起组建护航舰队以维护海湾航行安全,并获得英国、韩国、巴林等多国支持。但日本政府却一再暧昧拖延,迟迟不回应美国的要求,只是考虑如何保证日本人的安全及其所乘船只的护卫问题。自民党说:“目前还没有考虑向联合舰队派遣自卫队”,在野党指出“现行法律下无法派遣自卫队”。海上自卫队的舰队司令香田洋二也认为:“为了保护日本船舶,没有必要进行集体自卫权的讨论。军事紧张加剧,恐怕会导致战争。”如果加入国际护航联盟,日本海上自卫队虽然可以共享美军掌握的波斯湾地区的军事与政治情报,但同时也意味着伊朗、日本互为假想敌国,这样不符合日本在中东地区能源与安全兼顾的既定政策。日本政府主张,派遣海上自卫队舰艇和飞机的主要目的是向国内外表明“日本不能容忍本国的油轮受到某种危害”的国家意识,而不是“为人作嫁”。

在8月22日安倍与外务、防卫等阁僚出席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四大臣会议上,与会者就不必急于对联合护航作出判断达成了共识,决定通过外交斡旋,争取实现美伊对话,并关注在预计鲁哈尼会出席的联大会议上的各国应对情况。会上敲定的应对方针是:把实现美国与伊朗的对话作为最优先目标,对联合护航的构想暂不表态、推迟作出结论。若美伊对立复燃、危机加剧,美方强烈要求盟国加入联合护航,日本则提出单独派遣自卫队军舰和巡逻机,到距离伊朗2200公里以外的阿拉伯半岛南部也门近海巡航的方案,与其加入可能受伊朗敌视的护航联盟,不如采取单独行动方为上策。既获得美伊双方的理解,又不得罪任何一方。围绕是否加入霍尔木兹“护航联盟”,多名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为应对美方压力、履行同盟义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6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