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令和元年的日本政局:从参院选举到安倍新内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7 次 更新时间:2019-12-28 17:44:24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称“10月将在(自身选区)和歌山举行千人规模的宪法集会”,向安倍传递了“将推进修宪因而希望留任”的意向。使此前认为二阶对修宪不积极的安倍大为震惊,故吃惊地追问“是真的吗?”

   对修宪的积极姿态成为安倍留任二阶为自民党干事长的加持砝码。造成了“更换二阶的话,党内力量将失衡,或成为政权的不稳定因素”的舆论氛围。

   其次,二阶的亲信9月2日透露口风称“可以接受副总裁,如果像(已故)副总裁金丸信那样,谁都不会在意干事长了”。金丸在宫泽喜一政府时代完全掌控政党运营。言外之意即使被捧上副总裁的高位,二阶也不会放弃干事长主管党内事务的实权。这一警告对于安倍下定最后决心,无疑起到了催化剂和一锤定音的作用。安倍在人事调整前同二阶谈过话,表示将继续支持二阶。9月3日在自民党总部4层的总裁室,安倍于高层会议之前对二阶说“希望您留任”继续担任干事长,二阶回应称“将推进修宪的举措”。然而自民党内对二阶俊博留任不无杂音,既有高度评价其政治手腕,也有任职既久应该换人的论调,还有对他80岁高龄表示疑虑,更有人批评他为扩大本派势力而强势吸收无党派或原在野党议员的做法,这也成为优先“稳定”的政党运营中存在的风险。

   二阶俊博在 2016年8月前干事长因自行车事故住院之际“临危受命”,就任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任职期间一直坚定支持安倍,主导和运作实现了2017年众院和2019年参院两场国政选举的接连获胜,以及促成重要法案获得通过的国会应对而受到高度评价,其连任天数于上月刷新历史纪录。二阶身边人士要求其留任的呼声很高,党内部多数意见也认为:“没有撤换干事长的理由。”安倍亲信、曾任官房副长官等职务、安倍所属细田派的代理干事长萩生田光一(56岁)也支持二阶。此外二阶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关系深厚。最终在干事长博弈中胜出的二阶9月7日于福岛县举行的派系研修会上得意洋洋地表示:“伙伴集结起来将成为很大的力量,派系政治有什么不好?”

   安倍(党总裁)原本考虑培养“后安倍”继任人选,曾想让岸田文雄出任干事长。党内有观点认为,保守色彩较轻、又不咄咄逼人的岸田文雄对于拉动在野党一起推进修宪讨论会更有利。特别是参议院选举中岸田派4人落选,即有人提出“为了不让岸田在后安倍时代埋没,最好是提拔一下”。作为“鸽派”岸田派领袖,岸田一直与安倍修改宪法第九条的主张保持距离。8月16日安倍进行暑假例行活动在山梨县富士河口湖町打高尔夫,今年首次邀请了岸田文雄,同时受邀的还有时任经济财政兼再生相茂木敏充、时任自民党总务会长加藤胜信,希望借助打高尔夫的机会4人一起进行深入讨论。岸田文雄也特意准备了新球杆,但由于台风登陆日本西部,聚会中止。看来是天不佑岸田啊。

   安倍曾在二阶、岸田两人之间摇摆不定。二阶除已80岁高龄的不安因素之外,把在野党出身者强势纳入二阶派的做法也引发党内不满,有人认为“其在任超过3年,是换人的好时机”。直到8月26日安倍在法国的记者会上提出要进行“安定与具有挑战性的强力布局”,还在就干事长人选听取周围人员的意见。被认为对修宪犹豫不决的岸田深知安倍的修宪决心,于是8月30日拜访首相官邸对安倍说:“我准备高举修宪的大旗冲在最前面”,明确表示正式参与竞争,希望就任干事长。或许是预料到派系内对他立场转换的异议,岸田解释说“竞选承诺中提出党的修宪方案进行选举,我们不可能反对”。在去年的总裁选举中岸田选择不出马,继续支持安倍。瞄准“安倍之后”的总裁宝座,属意干事长之职理所当然,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也支持岸田。对岸田的印象发生变化始于应对日韩关系。围绕前劳工诉讼案和贸易管制问题,安倍原本期待党内厉声应对韩国,但政调会长岸田文雄的发言却中规中矩,缺乏安倍所希望的尖锐性。安倍为实现修宪法夙愿,需要强力掌控党内、并与在野党折冲协调,“二阶的协调能力不可或缺”的意见逐渐升高。

   此时安倍已放弃“岸田干事长”的方案,选择了“二阶干事长”,因为把堪称“身经百战”的二阶排除出政权中枢的做法是“危险的赌博”(安倍身边人士语)。官房长官菅义伟和国会对策委员长森山裕对二阶的政党运营能力也给予高度评价,对安倍的最后决断起了很大作用。菅义伟向身边的人透露“党内如此平静非常难得”,而“岸田无法团结党内”,显露出对岸田作为“后安倍”候选人的对抗与防范的心态。安倍向身边人员透露“考虑过(把岸田)列为‘后安倍时代人选’,但也没有办法”。安倍和菅义伟商讨后一致认为:“党内稳定才可以做想做的事情”。因此决定留任菅义伟和麻生太郎,担心如果二阶卸任干事长导致党内权力架构失衡,而杀伐决断不足的岸田文雄无法全面掌控党内。安倍因此最后决断“由二阶干事长、森山裕国会对策委员长来开展修宪讨论”。9月3日早上,安倍在自民党总部的总裁室与二阶会谈约10分钟。大局就此而定。

   岸田留任政调会长、兼任宪法修改推进总部长。让岸田负责这一修宪国内意见分歧很大的事务,是对其政治运营能力的严峻考验。大刀阔斧、积极推进,可能会招致护宪派的不满;按部就班、稳扎稳打,又可能会导致修宪派的非议;总之是个烫手的山芋。岸田9月4日与安倍在首相官邸就人事调整交换了意见。有分析认为,若起用“后安倍”候选人岸田出任干事长,实际上等于安倍提名接班人,使岸田在“安倍之后”的竞争中一马当先,将不利于党内的派系平衡。安倍让岸田继续担任政调会长,被认为是“作为后任进行培养吧”。岸田9月7日在宫崎市的演讲中表示了应对挑战和继续瞄准“安倍之后”的决心,“无论谁都会面临考验勇气的时刻,时机很重要”。[2]

   (2)“密室、关说”的政治

   虽说日本各政党内的派阀势力在《献金法》等政治资金法规的约束下政治影响力大降,已无当年三、角、大、福、中时期“炙手可热势绝伦”,一个电话、一顿料亭就搞定阁僚的嚣张气焰和底气,但在党政人事安排中,各个派阀大佬仍然纷纷走进首相官邸面见安倍,游说关说、各显神通,其作用仍未完全消失,暗箱作业、不可小觑。日本媒体称之为「いろいろ、話をしました」。

   細田派会长細田博之9月4日在首相官邸面会安倍首相,就党政人事安排提出了本派的希望。从新阁僚名单看,細田派推举的西村康稔官房副長官、无派閥の小泉進次郎氏、橋本聖子前参院議員会長均入閣。岸田派领袖岸田文雄政調会長8月30日、9月4日,两次到首相官邸与安倍首相会談,要求启用本派の金子恭之前国土交通副大臣、叶梨康弘众院法务委员長。麻生太郎副总理兼财务相领导的麻生派推荐田中和徳元财务副大臣。竹下亘元总务会長领导的竹下派推荐山口泰明党组织运动本部長。二阶俊博干事長为首的二阶派提名平沢胜荣前内閣府副大臣、谷公一国交委員長。无派閥议员中、曾任首相外交密使、党总裁外交特別助理的河井克行、菅原一秀前财务副大臣、江藤拓首相助理,都作为与安倍的“身边人”而入阁。

   自民党内当选众议员5次以上、当选参议员3次以上、但尚无入閣经历的次世代政治家约有70人,被称为“入閣待机組”,其中竹本直一、田中和徳、北村誠吾、武田良太等脱颖而出、首次入阁[3]。虽然各派阀都希望跻身于“入閣待机組”的本派中生代议员能够入阁,但安倍为实现修宪的夙愿,提出“安定と挑战”的内阁改造方針,防止新人入阁因经验不足而发生失言等意外事件,尽量选择已有阁僚经验者再次入阁。

   2.内阁人事安排

   7月参议院选举后,安倍就表示:“为了回应在参议院选举中,国民给予的支持,我将调整人事,进行稳定与挑战并存的强有力布局。”[4] 内阁人事构成向来是分析研判新政府未来政策的重要参考因素。标榜“安定与挑战”的安倍新内阁9月11日成立,阁僚中2名留任、15名新任、2名再任。

   (1)38岁的内阁大臣

   新内阁中最引人瞩目的人事任命无疑是安倍安排前复兴政务官、年仅38岁的众议院议员小泉进次郎首次入阁出任环境相,这让日媒略感意外。小泉在过去两次总裁选举中都支持石破茂,安倍对提拔他非常慎重,需要通过任职来观察作为阁僚的小泉在行政管理、实施政策方面的能力和手腕。安倍9月6日从俄罗斯回到日本后,通过菅义伟询问小泉进次郎的入阁意向。获悉小泉态度积极,即直接致电小泉“环境相的职位还没有定下来……”。9月9日,安倍再次直接致电小泉正式邀其入阁,小泉接受了邀请。至此,内阁人事安排的最后一张拼图完成。安倍煞费苦心思考了一个月左右的人事调整终于划上了句号。同在神奈川县当选议员的官房长官菅义伟成为小泉进次郎事实上的“监护人”。菅义伟由于发布新年号“令和”而知名度高涨,成为后安倍时代的有力候选人之一。[5] 显然安倍谋求现政权稳定的同时,着眼于“安倍之后”培养接班团队,要亲手培养“未来的总裁候选人”。

   日本NHK电视台9月10日称,因人气高涨而被视为“下下一代”的小泉进次郎首次入阁,一下子超越了同世代的其他年轻政治家,在“后安倍时代”的竞技场上占据了一马当先的有利之地,也使所有“后安倍时代”的候选人都站在了公开的起跑线上。9月8日下午,安倍把麻生叫到私宅,针对“后安倍”候选人表示“今后就让他们大胆地竞争吧”。麻生认为这样就“保留了后安倍时代的一席之地”[6]。安倍这一手“诸士竞桃”的把戏,也是从前辈政治家学来的“看家宝刀”。前首相佐藤荣作让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轮流担任干事长和重要阁僚等要职相互竞争,前首相中曾根康弘让竹下登、安倍晋太郎两人在党政要职上相互竞争。让候选接班人轮流担任党政要职互相竞争彼此制约,既能提高首相的向心力,也是实现长期政权的秘诀。

   首次入阁的小泉进次郎现年38岁,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二儿子,2009年首次当选国会众议员,至今连续4次当选,历任内阁府大臣政务官兼复兴大臣政务官、在自民党内历任青年局长、农林部会长、常务副干事长、厚生劳动部会长等职。在日本选民中人气颇高,被视为安倍接班人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如果按照家族成员在日本国会和内阁持续任职的时间长短计算,小泉家族才堪称是日本政坛上当之无愧的第一政治家族。因为在日本国会迄今为止的115年历史上,小泉家族成员在国会中占有一席之地、出任国会议员的时间,累计已长达95年。小泉进次郎的曾祖父又次郎在战前担任众议院副议长和通信大臣,祖父纯也曾任防卫厅长官,父亲纯一郎从2001年4月出任首相约5年半。所以小泉家族是自民党内屈指可数的政治世家。小泉进次郎年仅38岁即入阁还是日本战后政治史上的首例,可以在执政过程中充分积累经验、锻炼能力,成为未来日本首相位置的强有力竞争者。

   但如此年轻的小泉入阁也再次引发了日本舆论和国民对于“世袭政治家”的议论和担忧。日本各界对“世袭政治家”一直是聚讼纷纭、褒贬不一。鳩山家族自从鳩山一郎出任首相以后,先后有其子鸠山威一郎任外相、其孫鸠山邦夫任総務相,第四代的鸠山二郎已2次当选众院议员,未来如果入閣,就是鳩山家族的第4代阁僚。转任防卫相的河野太郎也是家族第三代阁僚,父亲河野洋平曾任自民党总裁、内閣官房長官、外交大臣,祖父河野一郎历任建設相等多个阁僚。现任内閣府特命担当相的平井卓也,其父平井卓志曾出任労働相、祖父平井太郎则担任过邮政大臣。

   (2)重要职位任用老臣

   留任阁僚中,包括被安倍视为政府核心人物、自2012年底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以来任职至今的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与官房长官兼拉致問題担当相菅义伟,以及转任新职的前经济再生兼社会保障改革担当相茂木敏充(63岁),前外相河野太郎(56岁),河野改任防卫相,茂木出任外相。留任这几位元老级阁僚作为安倍新内阁的三梁四柱,无疑有利于形成安倍所谓“稳定”的政权架构。

《朝日新闻》的栏目“首相动静”,记录了上届内阁从2018年10月2日成立以来11个月内,安倍与阁僚在内阁会议之外会面、共餐的次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6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