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英民:固原兵变:牛运震和任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7 次 更新时间:2019-12-25 22:16:19

进入专题: 牛运震  

樊英民  

  

   作者附言:本人出于对乡贤道德文章之敬重,十几年来对空山先生牛运震的诗文集钩稽爬梳,撰为《牛运震空山堂诗文笺证》一书。该书对牛氏诗6卷近400首、文12卷260篇,除句读标点外,又对其写作时间、相关背景、人物生平、涉及本事及典故出处之类进行笺注。同时又从地方志和诗文集、笔记中搜集到漏收之诗文若干篇作为补遗,与作者有关之资料若干篇作为附录。全书约50万言,现已基本脫稿。本人年逾古稀,工薪阶层,僻居小城,迂腐书生,没什么社会资源可用,故书之能否问世,前途颇为渺茫。幸得爱思想网诸君热情帮助,连续发布拙稿,使世人略知空山先生之名。现在此周告读者诸君,如有欲对此书的正式出版提供各种形式的帮助者,请与爱思想网联系,本人不胜感激之至!


  

   固原,今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清代属甘肃平凉府,其地战略地位重要,被称为关中之屏障,《清史稿·兵志》载陕甘总督节制二巡抚三提督十三镇,其中就有固原提督。罗尔纲著《绿营兵志》载,清初顺治二年设陕西提督,驻西安府,康熙四年移固原州,改为固原提督。

   早在明崇祯年间,固原就发生过一次兵变,其起因是边兵缺粮,乱兵们和饥民一起打开了州库,劫粮之后加入了农民军。想不到一百多年后这一幕又重演,还是因为长期拖欠士兵粮饷,另有“操演过严” ,即出操训练的强度超过了兵士们的承受程度,使他们忍无可忍,于是揭竿而起。此次兵变的发起者是中营兵丁童五曜等人,此外还有右营兵丁张文才等。他们的计划是联合固原所辖的中、左、右、前、后五营士兵,刺杀固原提督许仕盛,夺取兵权,占领固原,然后图谋更大的发展。乾隆十一年(1746)十二月十八日夜间起事,由张文才为内应,打开了固原城的南门,众兵士们便冲向城内的最高军事指挥机关提督衙门。他们捣毁了衙前的栅栏门,但在攻打提督署的大门时受挫,遭遇了守营参将任举的抵抗和追杀。

   《清史稿·任举传》记:

  

   任举,山西大同人。雍正二年武进士,累迁固原提标左营游击。乾隆十一年十二月,固原兵变,夜攻提督许仕盛,毁辕门将入。举闻乱,单骑诣鼓楼鸣角,招营兵未变者才五十人,部勒使成列。变兵惧,退掠市廛。举追及,手刃十余人,擒四十余人。变兵出城南门,还攻东西二门。举守东门,右营游击铁保守西门,御战,变兵溃。事定,总督庆复以闻,擢中军参将。

   (夏之蓉《重庆鎮总兵加赠都督同知任勇烈公传》叙此事,童五曜作同文耀,又有“变起夜半,若火燎原。公登楼御之,贼有攀废垣上者,立斩其首”云云)

  

   从以上所叙看,任举在深夜得知兵变发生后,来不及招呼随从,匆忙中以号角召集兵士,组织了只有五十个人的队伍迎战。按《绿营兵志》所载,固原五营每营兵额是792人,合起来驻军应有近四千人。当然这五营不会都驻扎在城内,而且也未必会足额,但城内至少会有一个中营,近800人的精锐士兵。兵变的组织者童五曜就是中营的,他周围必然有大批的追随者,在事起仓卒的深夜,任举一声号令就组织了五十个人,也可见兵士之中想法也不一致,大多数的兵士应该都是持观望态度的。在当时人的意识中,叛乱即造反,是杀头之罪,任举代表了朝廷和正义,所以他一出面,形势立刻扭转,叛兵们放弃了继续攻打提督署,转而趁混乱中去洗劫商户的财产。事情至此,已经可以确定,童五曜等密谋的兵变是必败无疑了。

   兵变发生的信息,是通过川陕总督庆复和固原提督许仕盛的的奏折于二十多天后到达乾隆皇帝那里的。《清实录·高宗实录》载有乾隆帝为此所发谕旨七件,其中既有对处置的指示,也有对有关高级官员的指责。下边抄录乾隆十二年正月十四日谕军机大臣等的一件,以见大略:

  

   上年十二月十八日,固原兵丁纠众抢掠当铺。提督许仕盛驻扎本城,督抚皆经奏到。许仕盛奏折于次日始到,且折中殊有遁词。先据庆复所奏,兵丁口称操演过严,粮饷迟发。有“中营兵丁童五曜等,起意纠众抢掠。并非兵民相合”等语。许仕盛折中并不提及一字,明系袒护兵丁,希图脱卸已过。至于悍兵击碎提督衙门栅栏,是其平日不能服众,以致众心全无顾忌。及至临时,又但委游击查拏,并不亲身弹压。假如临阵遇敌,亦若此退缩可乎!此等软弱畏葸之状,何以膺重寄而靖岩疆?伊以为到任未久,意在推卸;独不思身为提督,安得以新任为词?况伊于上年五月内到任,已莅任半载有余,果其约束有方,何致猖獗若此!而其折中全无引咎之词,可谓恬不知耻!以上情节,著传谕庆复,令其询问许仕盛,一一回奏。此案朕已降旨,令庆复前往会同审讯定拟。案内不法等犯,虽系乌合之众,已经擒拏解散,不足为意……

  

   可以看出,一是庆复和许仕盛所上奏折中把这次兵变说成是“兵丁纠众抢掠当铺” ,只字不提夜攻提督衙门的事,其目的自然是要把兵变定性为一般性的偶发事件,以减轻自己的责任。事实上,总督庆复和巡抚黄廷桂及提督许仕盛等都是把这事当成谋反大事看待的。二是谕中说“乌合之众,已经擒拏解散,不足为意” ,是已经平定后的口吻,可见童五曜他们在当时已经被擒,兵变已完全失败。这件上谕主要是针对提督许仕盛的。

   固原在牛运震任知县的平番县以西八百多里。按说这里发生兵变与他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因为此时他的才略在甘肃已颇为著名,兵变发生后总督和巡抚首先就想起了他,起用他参与对兵变的善后处理。而令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这竟又成为他一生事业的分水岭:既是他十年仕途的辉煌高峰,又是开启了他此后灰暗人生的序幕。

   关于牛运震与固原兵变,所见记载只有他去世之后其父牛梦瑞撰写的《行状》中所叙:

  

   固原兵变,攻提督署门,蹂躏居民商贾甚惨。游击任举单骑定乱。督院庆公、抚院黄公至平凉,飞檄调平番令夜渡黄河谒二公。曰:“二大人威重,须至固原镇之,但不可多带兵。不妨驻扎城外遥为之势。任将军既能定乱,即令出乱者可也。”两公颌之。时任已护提督印,果以三百余人至。其时城内作乱者尚多,人心汹汹,乃择其无辜者四人,请两院即释之,且谕曰:“固原之安危以汝辈为存亡,汝可速回,以慰父母妻子之望。”平旦即至固原,反侧始安。运治三百人狱,越十日具,斩三人,监候四人,馀予徒杖有差。督抚称其能。

   若干年后的两江总督孙玉庭,在撰《牛真谷先生传》时把牛运震对处理兵变所提建议总结为“当示以镇静”五字。这可以说是很具有原则性的建议。牛运震认为当时的形势是:任举已经基本平定了兵乱,掌控了主动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官兵再大规模开进固原城,必会造成大兵压境即将大开杀戒的态势,令城内所有军民商贾都惶然不安。真正叛乱者只是少数人,他们在没有退路时会孤注一掷,铤而走险,绑架大多数无辜军民为人质,那就有可能使形势更加复杂而不可收拾。这种由主事者因立功心切滥杀而激变的事例,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并且,如前所述,庆复等对皇帝奏报时也是尽量淡化和缩小问题的严重性的,所以牛运震的建议得到了总督和巡抚的采纳。从这个意义上讲,牛运震的建言决定了事情发展的走向,在无形中制止了可能出现的巨大灾难,确实是功莫大焉。

   此时原固原提督许仕盛已被免职,由任举继任提督。 任举不愧是有勇有谋的杰出将领,他实现了对固原驻军的完全控制。但是,“其时城内作乱者尚多,人心汹汹” ,危险也是潜在的。所以,在庆复和黄廷桂接受牛运震提出的建议后,任举把参与叛乱和抢掠的军士三百多人送往城外督抚行辕,由牛运震从中选出四人,请总督和巡抚批准把他们放回。

   这四人都是“无辜者”,即虽然参与了动乱但没有罪恶或罪恶很少的被胁从者。把他们放回,目的就是让他们现身说法,宣传上级准备以和平的姿态解决问题的方针,打击少数保护多数,从而打消军士们心中的疑虑,以彻底消弥潜在不安定因素,实现使固原长治久安的目标。

   这一招果然有效。此后城内再也没出现问题。

   牛运震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对那三百余名涉案兵丁进行了审讯判决。他根据罪错程度分别量刑 ,只杀了三名罪大恶极者。

   一场震动朝野的兵变事件得以圆满解决,牛运震在其过程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果然不负所望。他的才能得到了上司的赞赏。

  

  

   我们知道,庆复和黄廷桂是朝廷大员,封疆大吏,而牛运震只是区区七品县令,其地位相差悬殊。而且,当时平番县属凉州府,而固原属平凉府。甘肃所辖府、州、县各级官员何虑千百,而总督和巡抚却点名以最快速度的公文跨地区调一个县令星夜赶来处理紧急事务,从这事本身就可以看出牛运震在两位大员心中的地位。

   令人感兴趣的是,在此之前,牛运震与总督庆复和巡抚黄廷桂有过哪些接触?他们是怎样了解牛运震其人的?

   现在只能作些推测:

   《空山堂文集》卷九有一篇《重修太白山神庙碑》,题后自注“代制府庆公” ,这个庆公应就是陕甘总督庆复。

   庆复(?-1749年),姓佟佳氏,字瑞园,满州镶黄旗人,康熙帝的舅舅兼岳父佟国维的第六子,吏部尚书隆科多之弟。他承袭其父爵位,在雍正时做到议政大臣。乾隆初为定边大将军,后历任两江、云贵、川陕甘总督。乾隆十年拜文华殿大学士,仍留任川陕甘总督,后又兼管兵部,但在率兵剿曕对时因立功心切,误报军情,贻误军机,被赐自尽。《清史稿》有传。

   庆复于乾隆八年(1743)起任陕甘总督,驻西安。太白山在陕西宝鸡。大约是当地人欲以高官为号召募集建庙经费,故请庆复为作碑文;而牛运震在乾隆九年秋曾去西安任陕西乡试校官,故庆复令他代作。其间详情已不可考。可以想见,庆复本人对牛运震即使没有直接接触,但已久闻这位曾应博学鸿辞之试的名进士的大名应是无疑的。

   黄廷桂(1690-1759),字丹崖,汉军镶红旗人。历官宣化总兵、四川提督、甘肃巡抚、陕甘总督、两江总督、武英殿大学士。是极有能力又颇受乾隆皇帝欣赏信任的朝廷重臣。乾隆二十四年卒,御制诗挽之,赐祭葬,谥文襄。《清史稿》有传。

   黄廷桂从乾隆六年到十三年任甘肃巡抚,而牛运震是从乾隆三年到十四年任职知县,两人在甘肃任职几乎同步,可以说黄廷桂见证了牛运震仕途的盛衰。当然两人的官级中间至少还隔着个道和府,直接的接触不会太多,但是两人之间的相知应该是比较深的。固原事件时飞檄调牛运震赴平凉,应该就是黄廷桂向庆复提出的建议。

在处理兵变之前,牛运震曾就政务事直接向黄上书。《空山堂文集》卷十二《宦稿》有《查议甘省应行兴革事宜禀稿》,说“前者趋赴崇辕,叩谒宪颜,猥蒙宪台格外垂青,曲赐指诲;并优容奖励,加意咨询,饬将甘省地方风土并应行兴革事宜,据实缕陈”,可知是牛运震去省城官署亲见了巡抚黄廷桂,回报了自己在平番以及秦安的工作情况。这里的“格外垂青,曲赐指诲”“优容奖励,加意咨询”,不能单纯理解为套话。因为巡抚大人不仅耐心听取回报,还希望他把甘省风土并应行兴革事宜都“据实缕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牛运震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6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