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 刘洪宇:金砖国家人文交流的进展、挑战与路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2 次 更新时间:2019-12-25 22:04:47

进入专题: 金砖国家   人文交流  

吴兵   刘洪  

  

   内容提要:作为金砖国家合作发展的铺路石,有助于增进金砖国家民间交往和理解,促进金砖国家间民心相通,为国家间良性互动提供有力支撑。目前金砖国家人文交流成效显著,已实现了交流机制化和行为体多元化,项目领域也在不断拓展,但同时面临基础薄弱、差异明显、机制建设滞后、参与主体和资源不足等挑战。展望未来,金砖国家人文交流可通过塑造共识、建设机制、扩大参与,发挥“金砖+”人文交流平台作用等路径促进民心相通,进一步夯实金砖国家各领域合作的社会基础。

  

   关键词:金砖国家;人文交流;金砖国家合作机制

  

   第一作者系四川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第二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自2009年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立以来,金砖国家发展合作持续深化,日益成为拉动世界经济恢复增长、完善全球治理和维护多边体系的重要建设性力量。经过多年探索和实践,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已从传统的政治、经济“双轮驱动”转向政治、经济、人文“三轮驱动”,逐步形成软硬互补、协调发展的双层合作架构。然而,与经济、政治等硬架构领域取得的显著成果相比,人文这一软架构领域获得成果相对较少,是金砖国家交流与合作的薄弱一环。因此,加强人文交流合作、促进民心相通、稳固民意基础,最终实现软硬架构平衡发展,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未来深化发展所面临的重要课题。

  

人文交流的内涵与作用

  

   人文交流与政治安全合作、经济贸易合作一道构成了现代国际关系的三大推动力。人文交流是人与人之间沟通情感和心灵的桥梁,是国与国之间加深理解与信任的纽带,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广泛性和持久性等特征。人文交流是推进民心相通的重要途径,其基本内涵就是以和平方式,推动各种文明和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共同繁荣,为深化双多边合作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和社会根基。人文交流通过打动人心影响政府决策,进而影响国家间关系。要实现民心相通,就必须依托多层次、宽领域、全方位的渠道加强沟通与交流,涉及教育、科技、文化、体育、妇女、青年、地方交流等领域。

  

   党的十八大报告第一次明确提出中国将“扎实推进公共外交和人文交流”,这表明加强人文交流将是未来中国外交工作开拓的重要方向。2013年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将公共外交、民间外交、人文交流并行提出。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要加强中外人文交流,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2017年12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下文称《意见》),这是中国官方文件中首次对人文交流进行系统性阐释并做出具体规划和指导。《意见》明确了人文交流的目标、内容以及实施的路径和主体。从目标来看,《意见》提出加快人文交流工作要以服务国家改革发展和对外战略为根本,以促进中外民心相通和文明互鉴为宗旨,这说明人文交流既是一项综合性的国家战略目标,同时又包含了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的内容,更包含了精神层面共享与提升的期望;从内容来看,《意见》提出要在文化、教育、科技、体育等与人的文化生活和主体性价值密切相关的领域展开合作;从实施路径来看,通过创新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改革各领域的人文交流内容、形式、工作机制,将人文交流与合作理念融入对外交往各个领域;从实施主体来看,人文交流以中央政府层面的元首外交和首脑外交为引领,引导地方、社会、企业以及个人等积极参与人文交流具体项目运作,进而充分体现“官民并举”的多元化特点。

  

   随着全球化的推进,人文交流对国家对外关系发展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成为推动国际关系发展的重要杠杆。从国家文化发展的角度看,人文交流可以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互学互鉴和不同民族之间的融合发展;从国家战略布局的角度看,人文交流可以提高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外人文交流发展进一步呈现多元化、快速化的态势。在新时代中国外交实践中,人文交流合作在发展大国关系、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多边合作等领域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人文交流已与政治安全合作、经济贸易合作并列成为新时代中国外交事业发展的三大支柱,其中,人文交流能够有效推动政治安全和经济贸易合作。同时,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慢慢延伸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国民之间的交流愈来愈成为影响国家间关系的重要力量,而国民之间的交流则主要集中在人文领域。人文交流能够推动文明的交流互鉴,多种文明的交融对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的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正如2019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的演讲中所指出:“深化人文交流互鉴是消除隔阂和误解、促进民心相知相通的重要途径。”

  

金砖国家人文交流的进展

  

   金砖五国作为新兴经济体,在促进世界经济发展、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稳定方面都有明确共识。但由于彼此间语言文化、历史传统、政治制度差异较大,加上在成立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之前缺乏信息互通和相互交流,金砖国家间的相互了解还处于较低水平。只有通过交流互鉴、相通相知实现求同存异、筑牢互信基石,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才能不断取得进展。这正是人文交流合作对于金砖国家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意义所在。当前,金砖国家人文交流合作已取得积极进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交流机制化水平不断提高

  

   金砖国家人文交流虽然起步晚于政治、经济、安全等领域合作,但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总机制下已取得较快进展,如在文化、教育、卫生、体育、科技创新等领域已建立定期的部长级会议机制,同时中国还分别与其他四国定期举办人文交流活动,形成了金砖多边与双边人文交流机制共同发展的特点。

  

   在多边层面,2011年4月,在中国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首次开启了对多边人文交流合作的探索。此次会议通过的《三亚宣言》宣布,要在当年召开首次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议、首次科技创新高官会议、首届“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以及鼓励在文化、体育领域开展合作。2012年3月,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再次就召开卫生、科技创新等领域高级别会谈并予以机制化达成一致意见,同时继续拓宽人文领域的沟通渠道和促进人文交流。2014年7月,在巴西福塔莱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首次将人文交流作为目标之一写入峰会宣言。之后,2015年7月的俄罗斯乌法峰会、2016年10月的印度果阿峰会,将高级别人文交流会晤的部门拓展至议会论坛、青年峰会、文化、体育、旅游、妇女、媒体等十余个领域。2017年9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中国厦门举行,此次峰会宣言用较大篇幅说明人文交流在金砖国家合作中的重要性和所取得的成果,提出要将人文交流打造成金砖国家合作的第三支柱,从而在厚重的人文基础上强化政治互信和经贸合作。2018年7月,南非约翰内斯堡峰会在厦门峰会的基础上,重申了巩固经济、政治安全和人文交流“三轮驱动”的合作格局。2019年11月,第十一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在巴西利亚召开,标志着金砖国家合作迎来第二个“金色十年”。此次峰会期间,金砖国家人文交流论坛也如期举行。论坛上,中方就推进金砖国家人文互学互鉴提出三点倡议:一是开展更多人文交流活动,将没有“失色”、不会“褪色”的金砖文明之美展示给世界;二是相互借鉴文明创新成果,用金砖文明智慧破解发展难题;三是开展各领域对话交流和务实合作,让金砖国家成为休戚相关、守望相助的命运共同体。总之,金砖国家多边人文交流如火如荼,电影节、运动会、合拍电影和纪录片等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活动逐渐铺开,正在五国间架起一座坚实的民心之桥。例如,金砖国家首部联合拍摄的纪录片《孩童和荣耀》在巴西利亚首映,这体现了五国在人文交流中寻求“共同语言”的努力和尝试。

  

   在双边层面,金砖国家已经形成了比较稳固的人文交流机制,并且双边的人文交流活动要早于金砖国家间的多边人文交流。其中,建设最早的是中俄人文交流机制,取得的成果也更显著。早在2000年11月,中俄两国就在双方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框架内成立了中俄教文卫体合作委员会,实现了两国人文交流机制化。2017年4月,为落实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精神,中国—南非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首次会议在南非比勒陀利亚召开,对深化中南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拓展中非人文交流合作具有重要意义。2018年12月,中印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首次会议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双方就加强文化和人文交流的多领域合作达成一致意见。2019年8月,中印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此次会议肯定了机制创建以来中印人文交流在十大支柱领域合作取得的新进展。目前,虽然中国和巴西还未建立实质性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但双方在人文交流方面也迈出了实质性步伐。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第六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后对巴西进行了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西联邦共和国关于进一步深化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其中涵盖了文化、教育、体育、旅游等领域的人文交流合作。

  

   在目前已经建立的10个中外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中,涉及金砖国家的就有3个,这些高级别双边人文交流机制是金砖国家人文交流机制的重要补充,构成了金砖国家人文交流机制的软架构。

  

   2019年11月,第十一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召开,标志着金砖国家合作迎来第二个“金色十年”。此次峰会期间,金砖国家人文交流论坛也如期举行。图为巴西利亚中轴线。(图片来源:新华社)

  

   二、行为体日益多元化

  

   近年来,金砖国家人文交流的实施行为体日益呈现多元化特征,宏观政策层面由中央政府主导制定,具体的实施层面则由智库、地方政府、社会组织以及高校更多地参与推动,逐渐形成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统合的多元化主体实施结构。

  

   第一,智库合作是金砖国家人文交流的先行者。在2009年6月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峰会和2013年3月南非德班峰会期间,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相继成立了金砖国家学术论坛和金砖国家智库理事会,目的是配合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举行专门会议并提供政策咨询。与此同时,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以本国举办金砖国家学术论坛为契机,相继成立各自国家层面的金砖国家智库合作研究协调机构,例如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俄罗斯金砖国家研究国家委员会、印度观察家基金会、巴西应用经济研究所、南非金砖国家智库等。通过这些智库,金砖成员国的专家学者们可以积极建言献策,在横向领域提出新的合作理念,在纵向领域促进政策沟通,提供思想创新,从而整体性地推进金砖国家人文交流合作研究。

  

第二,地方政府也是金砖国家人文交流的主要实践力量。2011年12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金砖国家   人文交流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599.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9年第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