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 苏剑:2020年经济形势展望与政策建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56 次 更新时间:2019-12-21 21:47:35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经济安全   宏观调控  

刘伟 (进入专栏)   苏剑  
一旦贸易战愈加尖锐化,国家和大型企业在偿还高额债务时将更为艰难,可能引发一连串债务违约,并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冲击,进而传导至中国,引发危机。

  

五、2020年中国经济的宏观调控


   (一)宏观调控的目标

  

   2020年是中国“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也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中国将在这一年里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因此,2020年中国经济工作将延续“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并且要“紧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

  

   然而,2020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可能延续供给和需求增速“双收缩”的局面,经济的自然增速大概率低于2019年。因此,为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预计2020年GDP增速目标为6.0%以上。自然走势下的经济增速低于经济增长目标,稳增长压力较大。

  

   我们判断,2020年目标CPI增速为3.0%以内。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也是经济发展最基本的支撑。根据国务院2017年印发的《“十三五”促进就业规划》,到2020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共计5000万人以上,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5%以内。根据2017年到2019年的城镇新增就业量,2020年的城镇新增就业目标应为1100万。

  

   (二)中国的宏观调控体系简介

  

   依据总供求模型和对中国宏观调控体系的观察,我们认为,中国的宏观调控政策体系应该包括需求管理、供给管理、市场环境管理三大类。[7]在三大政策管理中,市场环境管理是治理宏观经济问题的治本政策,主要目的在于消除各种形式的市场失灵,以及存在于转轨经济中的市场不完善、产权不清晰等问题,从而恢复市场机制的调节。如果能够充分消除市场失灵,就不需要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政策。只有当市场失灵在短期内无法被彻底消除时,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才有发挥作用的价值。

  

   (三)2020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建议

  

   2020年,面对供给、需求“双收缩”的局面,中国应该采取扩张性政策组合,以扩张性市场环境管理为主、扩张性供给管理次之、扩张性需求管理为辅的政策组合。

  

   1. 市场环境治理为主。

  

   市场环境的完善主要指的是营商环境和消费环境的改善。从营商环境看,第一,以市场为导向,减少行政干预,尤其在价格制定方面,要进一步放开价格,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第二,加强依法治国,制定好相关的法律法规等监督机制、减少人为干预。第三,保持政策的稳定性、连贯性,不要在短期内频繁地改变政策。第四,注意引导市场预期,防控因扩内需引致的风险,即防控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导致资产价格泡沫加剧。

  

   从消费环境看,第一,健全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稳定消费者消费信心。[8]第二,完善消费基础设施,特别是旅游消费,增加消费供给,扩大消费者选择范围。第三,完善消费者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执法力度,依法保护消费者合理权益,整顿和规范市场秩序,对假冒伪劣和价格欺骗等行为零容忍。第四,加强对从业人员的培训,增强服务意识。

  

   2. 供给管理次之。供给管理政策将侧重于降低企业成本(包括制度性交易成本),提高企业生产经营效率;其政策主要是供给侧改革,目标是改善劳动力市场流动性,加快产业结构升级,扩大对外开放,加快高新技术自主开发和给予非国有企业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待遇等。[9]

  

   第一,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面对中国采取的反制措施,部分从美国进口产品的企业将面临生产成本上升的不利局面,国家应对这些企业实施扶持,避免其生产企业产生困难。

  

   第二,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为促进经济稳定增长,设法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这就需要加快改革,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包括行政体制、企业体制、创新体制以及财税金融体制等方面的改革。

  

   第三,加快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的首要任务是明确国有企业的权责利三要素,使国有企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市场主体。同时,打破财政兜底、刚性债务偿付制度,提高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中的独立自主性。

  

   第四,改善劳动力市场流动性。一方面,完善和规范用工法律法规,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同时减轻就业市场对弱势劳动者的歧视问题;另一方面,继续改革户籍制度,加速城乡融合,为农村劳动力在城市就业和居住提供便利。

  

   第五,深化产业结构升级,提高科技在产业中的作用,扩大高质量供给。一方面,继续改造传统产业,使得高能耗、高污染的落后产业逐步退出。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强对新兴行业的支持,通过政策扶持和金融支持,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

  

   第六,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对外开放在增加需求的同时也能增加资本积累、管理经验和生产技术等方面的供给。2020年,中国在金融领域预计将继续扩大对外开放。

  

   第七,加快高新技术的自主研发。主要是在政策和资金支持、科技基础设施完善、人力资本培养以及产学研一体化等方面继续发力。

  

   3. 需求管理为辅。

  

   预计2020年中国需求管理政策的总体取向应该也是扩张性的,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力度会有所不同。预计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偏宽松,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中期借贷便利MLF中标利率、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利率等方式补充流动性,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同时采取逆周期调节因子和发行离岸央票等方式维稳人民币汇率,为货币政策打开操作空间。预计财政政策保持积极取向,主要包括政府支出、减税降费、转移支付以及扩大对外开放等措施。

  

   第一,货币政策应以稳为主,略偏宽松。建议央行继续通过降准、定向降准、MLF等手段实施精准滴灌,同时,引导资金“脱虚向实”,让资金回流到实体经济,进一步降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贷款成本,缓解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增强企业贷款意愿。

  

   第二,财政政策。进一步降低企业税赋负担,完善结构性减税,重点扶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进一步改革个人所得税,增强企业和个人的获得感。同时,财政支出向民生项目倾斜,增强人民群众的幸福感。

  

   第三,扩大对外开放。首先应做好制度层面的建设,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的要求,应努力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在关税方面,应继续下调部分产品进口关税,特别是汽车、化妆品、高端服装等行业的关税水平,主动扩大进口。在非关税方面,继续放宽国内市场准入门槛,吸引国外资本进入国内,有序放宽市场准入,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保障外商投资的合法权益,继续推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发展,积极引进先进的机械设备、生产技术和管理经验。特别的在金融方面,应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政策框架和基础设施,坚持发展、改革和风险防范并重,密切关注国际形势变化对资本流动的影响,完善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政策。

  

六、总结与展望


   相对于西方目前主流的仅包括需求管理的宏观调控政策体系而言,包括市场环境管理、供给管理、需求管理三大类政策的中国宏观调控体系更为完整,能够形成丰富多变的政策组合,从而实现宏观经济中宏观调控目标多元化。[10]

  

   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不稳定因素增多,中国经济维持高增长的外部环境可能会进一步恶化,稳增长将是首要经济政策目标。2020年,中国经济自然走势是供给需求“双收缩”。根据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中国2020年的经济工作将延续“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因此宏观调控总体取向将是扩张性的,并将以市场环境管理为主,供给管理次之,需求管理为辅。综合2020年宏观经济的自然走势和政府政策的影响,我们预计2020年GDP增长6.1%左右,CPI同比增长3%以内,预计能够实现2020年的宏观调控目标。

  

   注释:

   [1]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课题号:15ZDA007),2015:“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理论与实践研究”。团队成员还包括蔡含篇、陈阳、纪尧、邵宇佳、康健、翟乃森。

   [2]除特别注明,本文数据主要来自Wind数据库。

   [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2019年10月15日。

   [4]《国家统计局解读10月份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统计数据》,国家统计局,http://www.gov.cn/xinwen/2019-11/15/content_5452368.htm,2019年11月15日。

   [5]《2019上半年房企偿债能力:净负债率创新高达91%》,房玲、易天宇、羊代红、洪宇桁,http://www.fangchan.com/data/143/2019-09-10/6577028453881942937.html,2019年9月10日。

   [6]《专家警告:全球经济2020年或陷入危机》,新华社客户端,2019年7月12日。

   [7]刘伟,苏剑:《中国特色宏观调控体系与宏观调控政策?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经济学动态》2018第3期。

   [8]苏剑:《扩大消费的潜力与难点》,《中国经济时报》2019 年 1 月 28 日。

   [9]刘伟、苏剑:《中国特色宏观调控体系与宏观调控政策?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经济学动态》2018年第3期。

   [10]刘伟、苏剑:《中国特色宏观调控体系与宏观调控政策?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经济学动态》2018年第3期。

  

   参考文献

   [1]刘伟,苏剑,2018:《中国特色宏观调控体系与宏观调控政策——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经济学动态》第3期。

   [2]苏剑,2017:《基于总供求模型和中国特色的宏观调控体系》,《经济学家》第7期。

   [3]IMF, 2019, “World Economic Outlook Update—A Weakening Global Expansion”, Washington, DC, October .

   [4]国家统计局,2019:《国家统计局解读10月份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统计数据》,国家统计局11月15日,http://www.gov.cn/xinwen/2019-11/15/content_5452368.htm。

   [5]房玲、易天宇、羊代红、洪宇桁,2019:《2019上半年房企偿债能力:净负债率创新高达91%》,中房网9月10日,http://www.fangchan.com/data/143/2019-09-10/6577028453881942937.html。

   [6]苏剑:《扩大消费的潜力与难点》,《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1月28日。

   [7]新华社,2019:《专家警告:全球经济2020年或陷入危机》,新华社客户端,7月12日。

  

进入 刘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经济安全   宏观调控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534.html
文章来源:《开发性金融研究》2019年第12期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