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12月10日在深圳的最新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65 次 更新时间:2019-12-17 21:26:27

进入专题: 经济学   人民币   关税  

张五常 (进入专栏)  
該年十二月,所有曾獲諾獎而還健在的人都被邀請到瑞典去聚會。我與該獎無緣,但被邀請到瑞典去,在一個經濟學獲獎者的聚會中代表科斯講話。這瑞典之行我遇到弗裡德曼夫婦,是深交,大家相聚了三天,當然是無所不談了。

  

   那是一九九一年的十二月,蘇聯正在解體,早一年柏林牆拆掉,而舉世的封閉國家都在大事開放。我對弗裡德曼說,不出十年整個地球將會有十億以上新增的貧困人口參與國際產出競爭,那些高舉社會福利、最低工資、工會林立的國家將會遇到很大的麻煩。弗老當年對經濟理論的全面掌握達到不見古人之境,當然也熟知我在上文提到的國際間的“生產要素價格相等定理”。但他認為源自李嘉圖的“比較優勢定律”是放諸四海而皆准,認為福利與工會等干預舉世無處無之。他從來沒有小看中國,但從一九八〇年起他認為我是世界上對中國看得最樂觀的人。

  

   弗裡德曼學富五車,更不能說不懂中國。一九八八年我從上海帶他到蘇州與南京考察,然後帶他到北京會見一位官员。一九九二年我帶他到成都考察,見省長,然後帶他到北京會見另一位官员。也是一九九二年,我帶他到上海的浦東一行,見到只有一條小街,有一層高的小房子,據說是建給小平先生看的。弗老不以為然,認為政府的策劃歷來不成氣候。然而,七年之後的一九九九,弗老夫婦途徑上海,我帶他們再到浦東,弗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見到的。

  

從喜轉悲的不幸

  

   中國開放改革是一個不容易相信的故事。昔日克林頓總統不相信中國會威脅美國,極力推薦中國進入世貿。格林斯潘更不相信中國會威脅美國,幾番表達中國的廉價產品協助美國壓制通脹。只是到今天,中國在國際上搶生意的行為明顯,特朗普總統顯得手忙腳亂,搞起什麼貿易戰來。

  

   我同意一位英國前首相二〇〇八年說的一句話:“在人類五千年的文化中,除了最近的兩百年,中國的實力雄視天下,他們今天只是要回到他們原來的位置。”這位前首相可不知道,就是在該年開始,中國的經濟出現了當時不明顯但近於災難性的發展。

  

   二〇〇七年六月,中國公佈將會推出一個新《勞動合同法》,我不在意,但當該年十一月收到一位朋友寄來的那份有九十八條細則的法例時,我一看就知道會是災難。我是合同經濟學的創始人,西方的行內朋友知道。憑自己的專業知識我用中文發表了十多篇文章,細說該合同法將會嚴重地為禍中國的經濟,但皆如石沉大海。

  

   今天回顧,我這個合同經濟學專家的分析遭到漠視,是因為二〇〇八年美國出現了一個嚴重的金融風暴,影響遍及整個地球。我們的官员採用凱恩斯的思維,大事推出數萬億搞基建,一時間把上述的勞動合同法的禍害掩蓋及推遲了。客觀地看,我認為當時中國推出的基建造得快,造得好。但是否合乎經濟原則卻很難說。這些迅速而又龐大的基建的金錢成本大家知道;金錢的收益難算一點,因為要算進難以估計的預期收益。困難是社會成本與社會收益這些老生常談的話題。但舉國的地價無疑是給這些基建帶起了,算是社會收益的一部分。

  

再論穿珠仔的故事


   讓我轉談一個我曾經寫過的穿珠仔的故事,真實的,以之帶到公司與市場,再帶到國際貿易與關稅這些方面去。

  

   話說一九四八年,中國解放,無數的難民逃到香港去。當時我的家在香港西灣河的山頭,這些難民不少在這山頭建造簡陋的木屋作居所。衣食無著,他們其中不少人以穿珠仔為生計。這是由一些也是衣食無著的代理人,拿著一包一包顏色不同的很小的玻璃珠子,也提供圖案設計,判出去給那些難民用針線按著圖案穿成額帶或腰帶,極像美國的印第安人常用的飾物。酬金是以每件穿好的成品計。一家四口從早以針線穿到晚僅足以糊口。

  

   很明顯,上述的代理人是一個中間人,他驗貨收貨,也算是一個經理。他出的錢可以看為購買勞力,也可以看為購買產品。勞力市場也就是產品市場,二者一也。

  

公司為何出現

  

   現在讓我轉到車衣的例子。當年也是在同一山頭,也有經理人拿著布料與圖案,找懂得剪裁與車衣的人家造襯衣。有些人家專於剪裁,有些專於衣袖,有些專於衣領,有些專於把各部分縫合成為一件襯衣。各部分也以件工算價,勞力市場也就是產品市場,二者一也。

  

   跟著的發展,是為了減低交易與監管費用,車衣這個行業就搬進工廠去。同量的人手與機械,在工廠合作產出會增加產量,而為了節省費用一廠之內會採用不同的合約安排。這是我後來發表的《公司的合約性質》的主題,而從產出合作這方面看,公司與公司之間是沒有分界的。這篇文章我從一九六九年開始在香港的工廠考查,一九八三年才發表。大衛德說我這篇文章終於為公司何物這個吵了逾半個世紀的話題畫上了句號。

  

從勞動法看國際貿易


   二〇〇八年初中國推出的新《勞動合同法》是直接地在多方面干預著公司之內的合約選擇與組織,嚴重地提升了公司產出的合約或交易費用,導致工廠紛紛拆細,山寨復辟,而廠家為了減低成本,紛紛安排生產線,要員工操作不停手,學不到多少工廠運作的商業知識。二〇〇八年我立刻推斷不少工廠會搬到越南等地方去,現在大家知道我當年的推斷是準確的。

  

   今天我在這裡建議中國大事推出零關稅,又說那新《勞動合同法》要撤銷,為什麼呢?因為零關稅也要求對方零關稅,而在國際零關稅的情況下,中國維護著這新《勞動合同法》一定會被殺下馬來!道理簡單:任何法例管制生產要素的價格或約束生產要素的運作,是間接地也管制著產品的市價!國際貿易開放,競爭增加,有價格管制的國家不可能勝。

  

   想想吧,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香港,人口五百萬,就有五六項產品其產量冠於地球。當年日本的威力更可怕。然而,只因為不怎樣誇張的生產要素的價格變動,香港的工業去如黃鶴,日本的工業紛紛遷到泰國等地方去。一個小經濟可以沒有工業而人民還生活得好,大經濟不成。中國今天是地球上人口最多的經濟,不僅需要工業,而且工業一定要發展得好,才可以普遍地達到小平先生希望的小康社會。推出新《勞動合同法》是未富先驕,自討苦吃。

  

零關稅會帶來轉機


   我們希望印度、越南等地方的經濟能大事搞起來,因為這些國家愈是富有,中國跟他們貿易會賺得愈多。但中國自己左管右管是讓賽,我認為中國讓不起。目前東莞工業的低層市價工資是印度的三倍,越南的四倍。我認為這些已經超越中國可讓的極限,雖然目前河南、江西等地區的最低市價工資還是越南、印度的水準。全面地推出國際零關稅肯定可以協助河南等地區的發展,但國際貿易這回事,不是中國說要怎樣就怎樣的。

  

   國際上的政治問題我不懂。從經濟利益那方面看我是懂的。關於國際貿易,有幾點大家要注意。其一是自由的國際貿易帶來的經濟利益極大。兩件實事可教。一、二戰後,沒有什麼重要資源的香港,只靠一個港口與幾百萬難民,進出口沒有任何管制,不到三十年就獲得東方之珠的稱呼。不要忘記當時的神州大地是一窮二白,需要香港的親友救濟。二、上世紀三十年代的舉世經濟大蕭條,八十年代有道之士得到的主要解釋,是源于西方多國一起增加關稅。

  

   今天,中國開放改革四十年,說經濟的發展出現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奇跡不會有多少人不同意。然而,客觀地跟進中國經濟的朋友知道,中國的經濟遇到困難是有好些年了。接受我建議的以合約退出的方法解除勞動合同法會立刻有轉機,而更大的轉機是中國在國際上跟其他國家一起採用零關稅。以進口關稅保護新興產業是陳腔濫調,英國與香港的經驗皆不支持,何況中國開放改革四十年,哪種產品還要保護呢?你要為保護而抽某國的某種產品的進口稅,某國就會以牙還牙。

  

人民幣要怎樣推出國際

  

   最後要說的,是把人民幣推出國際這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因為外人接受人民幣多少中國就賺了多少,打回頭就賺了利息。當然不容易,因為跟美元在地球上搶生意美國不會接受。最近讀到北京正在研究推出“人民幣三點零”政策,其細節我沒有跟進,直覺認為不俗。顯然是牽涉到經濟學的幣量理論中的一個困難話題,不是淺學問。一九八八年我就對弗裡德曼說,數碼科技的發展將會導致貨幣量難以量度。十年前在北京我再對蒙代爾這樣說。我的直覺說,這“三點零”政策會協助我在這裡建議的零關稅政策。

  

   我也曾經多番建議,把人民幣推出國際要先下一個以一籃子物品的物價指數為錨,從而增加人民幣的國際接受性與幣值穩定性。下了這個錨,人民幣推出國際,匯率與利率皆要自由浮動。以貨幣政策調控經濟需要放棄。這裡的一個要點,是要把人民幣推出國際,零關稅可以幫一個大忙,但也需要撤銷所有外匯管制。

  

   可以這樣看吧。在零關稅的新局限下,無數的民營進出口商人會在中國的市場湧現,競爭與合作各適其適。他們購買進口與銷售出口,選用什麼貨幣議價與成交,政府不要管。這是香港歷來的非常成功的經歷。只要人民幣的幣值穩定,有良好的國際接受性,被用作議價與成交的機會高。香港是用任何貨幣議價及成交皆可,只是港元的國際接受性,因為經濟太小,不普及。

  

   我認為只要人民幣的接受性高,通過零關稅的處理會大幅地增加人民幣在國際上的儲備。議價是一回事,成交用什麼貨幣是更重要的一回事。推出零關稅,北京千萬不要強迫或約束進出口商人選用人民幣成交。在市場自由選擇貨幣的局限下,北京要讓人民幣在國際競爭下逐步取代美元。是的,我認為強迫或約束使用人民幣的力度愈大,人民幣要推出國際就愈困難。

  

推出零關稅會遇到的沙石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学   人民币   关税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496.html
文章来源:经济学家圈 公众号

2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