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洪生:海权竞争中失败的国家:16世纪的西班牙帝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0 次 更新时间:2019-12-17 21:19:05

进入专题: 海权竞争   西班牙帝国  

任洪生  

   1453年5月29日,年仅21岁的穆罕默德二世率领8万大军攻克君士坦丁堡,至此,拜占庭帝国灭亡。奥斯曼帝国的扩张并未就此停止,1472年巴塞罗那被攻陷、1492年格拉纳达覆灭。奥斯曼帝国的战火在伊比利亚半岛熊熊燃烧,西班牙王室面临巨大的危机。

   1500年,西班牙王室的所有男性继承人都去世了,继承权落在西班牙王储胡安娜(Juana of Castile)头上,胡安娜的丈夫是哈布斯堡王朝的腓力(Philip theHandsome)。1500年和1503年,胡安娜的儿子查理和斐迪南相继诞生于勃艮第和阿拉贡,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正式开启。自此,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与奥斯曼帝国正面相对,揭开了世界历史新的一页。

  

   海陆帝国的构建: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兴起

   罗马帝国衰落以后,其境内出现了两类国家:城市国家和领土国家。城市国家有亚平宁半岛的威尼斯、米兰、热那亚以及佛罗伦萨等,也有小亚细亚半岛的君士坦丁堡、伊比利亚半岛的巴塞罗那以及格拉纳达,这些国家,特别是意大利的城市国家,非常富庶。到了15世纪,地中海地区遭遇了城市国家危机——领土国家开始吞并城市国家。

   沿袭中世纪传统(包括古希腊罗马传统)的城市国家,因为政治和经济权力分散,疆域甚小,不能像领土国家那样,承担用于对外领土扩张的经济成本。相对而言,领土国家拥有强大的中央政府,能够筹措扩张战争所需要的巨额费用;权力的集中,使领土国家可以进行有效的政治动员以发动对外战争。

   随着领土国家的日益扩张,地中海城市国家无力抵抗这些来自东方的侵略者。如何迅速地进行领土扩张、进行有效的政治动员以抵御领土国家,特别是奥斯曼帝国的扩张,是地中海诸国面临的主要任务。伊比利亚半岛上的城市国家为了摆脱危机,也开始寻求结盟以抵御来自奥斯曼帝国的侵扰。

   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肩负起了这一使命。

   1469年,阿拉贡王子费迪南和卡斯蒂利亚公主伊莎贝尔联姻,1474年伊莎贝尔在卡斯蒂利亚登基,1479年费迪南在阿拉贡即位,西班牙城市同盟开始出现。有着联姻传统的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在伊比利亚半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通过联姻和继承,控制了意大利北部和尼德兰地区,与南德意志地区的福格尔家族建立了牢固的借贷关系。

   西班牙也进行了一系列的征服和占领行动。1492年格拉纳达(摩尔人)被征服。1503年,费迪南(阿拉贡)占领那不勒斯,获得了一个地中海上的战略要点。西班牙王室还资助私人开拓海外贸易,进而直接执掌美洲事务。

   1519年,查理五世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其疆域范围扩大到包括西班牙在内的地中海沿岸的重要地区,拥有尼德兰、南德意志、北意大利那不勒斯等广袤的领土。16世纪初,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个形式上具备领土国家特点的西班牙帝国。

  

   帝国的碰撞: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崛起

   自罗马帝国以来,地中海的商业一直是沿岸各国的经济命脉所在。威尼斯海军一方面担忧伊比利亚半岛的商船比他们赢得更多的商机,另一方面对来自奥斯曼帝国的海上压力忧心忡忡。

   1499年,威尼斯联合舰队与奥斯曼土耳其的海军打了一场漫不经心的战役,威尼斯海军不败而败,丧失了制海权。奥斯曼帝国完成了帝国转型:从陆权国家转型为海权国家,并持续向地中海西部的伊比利亚半岛施加压力。

   依靠联合军队无法与中央集权的帝国相抗衡,获得绝对王权是能够得以对抗奥斯曼帝国的前提条件。和其他西欧国家不同,西班牙内部的集权力量大于封建力量,阿拉贡的费迪南、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尔等伟大君主,都是恢复西班牙内部秩序的伟大人物,他们推动并确立了西班牙的绝对王权。

   西班牙还具有另外一个政治优势。早在1495年,西班牙国王收复格拉纳达后,获得了教皇赋予的征讨北非的特权,这使后来的西班牙帝国能够“挟天子以令诸侯”。1504年,伊莎贝拉在其遗嘱中重申了教皇特许权——收复非洲海岸。对于基督教世界而言,十字军东征是一项古老,但又很光荣的政策。

   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肩负着特殊的历史使命:它既是穆斯林世界和基督教世界相互冲突的前沿地区,肩负十字军东征的重任;却又距离穆奥斯曼帝国足够远,可以避其锋。西班牙控制的西西里和那不勒斯,是基督教世界的心脏地带,这使其成为了抵抗穆斯林的最前沿的堡垒。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并没有与奥斯曼帝国直接在地中海上进行海权的争夺,而是发挥其海权的优势,夺取西北非洲的沿岸国家。1497年,攻占梅利利亚(Melilla),1509年,攻占奥兰(Oran)和米尔斯克比(Mersel Kebir), 1510年攻占的黎波里,西班牙人逐步在北非站稳了脚跟。

   1535年,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和奥斯曼帝国迎来了决定性的一战:突尼斯战争。该年6月,查理五世率领6万大军,乘坐500艘战船,杀奔突尼斯港口拉高莱特。西班牙军队的指挥有条不紊,纪律严明,作战勇敢,迅速地占领了突尼斯。征服突尼斯,彻底扭转了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关系,使查理五世的声望如日中天,也使西班牙帝国到达了顶峰。

   查理五世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其合理地利用了封建领主等集团之间的矛盾,建立了绝对王权意义上的帝国,而且还在于他和其前任善于进行政治动员,在驱逐犹太人、摩尔人和伊斯兰教徒的口号下,完成了民族国家的构建和认同。

   特别是在驱逐犹太人和摩尔人过程中,西班牙的君主加强了王权的力量,使得西班牙的国内政治结构迥异于其他国家。通过意识形态的斗争,天主教完成了帝国的最后构建。呈现在世界面前的,是一个绝对王权控制下的、统一的天主教国家。

  

   时空转换: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海上霸权

   在1492年以前的地中海世界,伊比利亚半岛处于地中海西部,奥斯曼帝国处于地中海东部,亚平宁半岛位于中央。罗马天然是地中海世界的地缘政治中心,而意大利是双方争夺的关键区域。

   地理大发现以后,伊比利亚半岛的地缘政治地位得到了重新确定。它东连地中海,西进大西洋,北控西欧,南衔非洲,是一个海陆交汇的十字路口。西班牙成了16世纪世界地缘政治的中心区。

   16世纪之前,欧洲城市国家面临的,不仅仅是奥斯曼帝国带来的生存危机和信仰危机,还有欧洲的经济衰退。伊比利亚半岛大力发展羊毛业,率先走出了经济危机。1450年以后,哈布斯堡王朝重新恢复了其贸易中心的地位。

   1519年,查理五世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疆域得到极大的拓展,其范围包括西班牙、荷兰、南德意志、奥地利、波西米亚、匈牙利、弗朗仕-孔泰、米兰,以及那不勒斯、西西里、撒丁、巴利阿里克等地。帝国境内,伊比利亚半岛的羊毛业、尼德兰的商业和造船业、北意大利的工商业以及南德意志的金融业蓬勃发展,各行各业生机勃勃。

   1530年以后,西班牙、南德意志、北意大利的商人汇集安特卫普,大西洋贸易日益增长,帝国的商业一片繁荣。

   伴随着对财富的无比渴望,西班牙王室资助的海外冒险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510-1550年,跨大西洋贸易增长了8倍,贸易的主要内容是黄金和白银。跨洋贸易为塞维利亚所垄断,美洲的金银源源不断地涌入了西班牙。16世纪,西班牙设立墨西哥总督和利马总督,统一掌控美洲的黄金和白银贸易。

   伴随跨洋贸易和海外利益的增长,为了保障海上交通线的畅通和安全,西班牙组建了当时最为庞大的舰队——无敌舰队。无敌舰队鼎盛时期拥有1000多艘舰船,其配备的大炮威力强大。无敌舰队游弋于地中海和大西洋上,确保帝国经济命脉的安全。

   西班牙的羊毛业、北意大利的工商业、南德意志的借贷业务、安特卫普的商业和贸易以及美洲的黄金和白银,给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带来了巨大的财政支持,帝国在查理五世时期达到了顶峰,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海权国家。

  

   祸起萧墙:西班牙帝国海权的丧失

   西班牙帝国的兴起依赖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历史任务和特定的历史机遇。

   具体而言,西班牙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其特殊的历史任务——“民族和宗教”的历史重任,使其能够进行有效的政治动员;特定的历史机遇——经济的率先复苏和繁荣,给西班牙带来了其政治扩张所需要的经济保障。

   但成也萧何败萧何,西班牙自诩的特殊历史任务,既引领西班牙帝国走向辉煌,也带领西班牙帝国走向了毁灭。

   哈布斯堡家族笃信天主教,捍卫天主教是其进行政治动员的主要口号。因此,宗教信仰之争也贯穿哈布斯堡王朝的历史。查理五世认为,新教徒和土耳其一样,都是邪恶的,一个妄图从内部瓦解基督教,一个妄图在外部破坏基督教。腓力二世也是如此,他甚至将国家看作是教产,把帝国对土耳其人的战争、讨伐尼德兰新教的战争以及格拉纳达莫里斯科人的战争,都看作是十字军之战。

   持续不断的战争,使得帝国财政捉襟见肘。帝国被迫通过信贷来维持运营,但是维持美洲业务、治理西班牙、应对德意志危机和统辖欧洲其他部分的庞大开支,使帝国不堪重负,与尼德兰开战最终压垮了信贷链条,福格尔家族在与哈布斯堡王朝的借贷业务上损失800万莱茵盾。1557年,腓力二世宣布国家破产。

   战争固然消耗财富,如果帝国财政是持续的,也并不必然导致国家破产,但是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并没有建立起能够长期获得财富的良性机制。西班牙帝国的经济分为几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西班牙的农牧业、美洲的黄金和白银、尼德兰的工商业、北意大利的工商业以及南德意志的金融业。但是这些区域,在经济上都依赖于西北欧国家。特别是西班牙赖以起家的羊毛业,严重依赖英国的市场。西班牙本土缺乏帝国所需的航运业和制造业,无法形成西班牙、欧洲其他国家和殖民地之间的内在经济联系。

   绝对王权的兴起,对西班牙经济崛起也是有利有弊。绝对王权固然使西班牙能够动员一切力量发动对奥斯曼的战争,但也使国内独裁的力量更为强大。

   例如,腓力二世长期独揽大权,尽管他设立了14个委员会来执政,但决策都由其本人作出。封建力量弱小导致权力无法相互制衡形成分权机制,并进一步限制了经济上的社会分工,而分权和分工恰恰是形成市场经济的必要条件。

  

  

    进入专题: 海权竞争   西班牙帝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494.html
文章来源:一枚石头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