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英民:《乾隆癸酉日记》的作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5 次 更新时间:2019-12-15 16:44:18

进入专题: 乾隆癸酉日记  

樊英民  



   邓之诚先生《骨董琐记·续记》卷一有《乾隆癸酉日记》条:

  

   从厂肆见一《乾隆日记》,不署姓名。记中有 “拜先祖复圣位下” 语,当为山东之颜,行谊无可考。记有“观潜庵志传疏稿,因为先祖言行录”语;又有“观金谷《金石图考》,读孝靖祖遗诗” 语;又有“教场一巷故宅有来爽楼” 语。与纪文达至交,记中有“晓岚为七弟撰传” 语。检《文达集》无此传,而《怀人诗》有“曲阜颜明经懋侨”,不知即其人否?又称其兄字曰寰中。其人似是一孝廉,客居宋蒙泉家,为之集《山左诗钞》。记中屡称李铁锅斜街、王寡妇斜街,又称“往城内三和斋购靴”、“ 孙瑞人宫赞居贾家胡同”、“于敏中第在米市胡同”,皆可备掌故。称“西域戴进贤所制《日月五星躔度图》极精” ,似亦颇留心学问。最录三事于下:

   梨园   广和楼,观和邸和成演平龄会,皆孙子不经之事。魏染孔户部正堂寓供奉梨园,则海大司农之善庆班,奏《红梨》《通休》《单刀》《茶坊》《钗钏》诸杂剧。

   富户  故事,光禄岁豕,悉殷实编户典领供亿。豕户小马马、刘裕泰既籍没,以俞长庚代之,而俞岁供鹅鸭,例得别募。时称殷富若柴俞、烟郭、珠子袁、珠子张、铜吕、缎铺王、炉头赵、炉头任、花匠、刘米铺、祝园头、阎王张、瘦陈、穷张、黑臀刘、白脸张等,尚二十一户。石道西才三数家,悉占籍都城,故向有西富东贵之喻,谓前门左右也。

   春联  李笠翁昔在京师,颜其门曰“贱者居” 。翌日,对舍亦增一额,曰“良者居”。又其门榜一联曰:“天下文章尽于是,漫劳车马驻江干” 。一夜为人易“天下” 为“红颜” 。晓岚少时于除夕书“不” 字若干,伺人定出,遇“出门见喜” 春帖,凡“见”字悉以“不” 字易之。自虎坊桥至猪市几遍。此与徐文长客苏州,见无字春帖,悉以“闭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 事相类。

  

   根据文中提供的信息,可以推测一下这本日记的作者是谁。

   邓之诚先生已根据“拜先祖复圣位”推出是“山东之颜” ,即曲阜颜氏,这是不错的。

   可以补充的是:日记中有“读孝靖祖遗诗” ,孝靖是颜伯璟的私谥。颜伯璟,字子莹,明诸生,乾隆《曲阜县志》有传。他是著名的“一母三进士”

   颜光猷兄弟的父亲。崇祯十五年兖州城破时,他被拘受伤,后得知任河间知府的父亲颜胤绍阖家自焚殉国,历尽艰险去求其父尸骸,寻访走失幼弟,事迹感人,乡人谥“孝靖”。《海岱人文》中有《先孝靖公遗诗》一卷。

   邓文说日记的作者“与纪文达至交”,纪文达即大名鼎鼎的纪晓岚。他从纪晓岚的诗集中发现了颜懋侨的名字,便怀疑日记作者是颜懋侨,这却是不对的。

   颜懋侨,字痴仲,号幼客,以恩贡生官万善殿教习,后官观城教谕,在当时是著名诗人。据牛运震《观城教谕颜君墓志铭》(《空山堂文集》卷七),颜懋侨卒于乾隆十七年(1753)十一月十四日。此日记为乾隆癸酉,即十八年(1754),其时懋侨已不在人世,故日记决不会是他所作。

   邓文又说日记中有“晓岚为七弟撰传”语。这个七弟即颜懋侨的胞弟颜懋企。颜懋企,字庶华、幼民,号西郛居士,选贡生,有《西郛集》。他比其兄懋侨仅晚卒四十一天,也是牛运震作墓志。

   《颜氏家藏尺牍》卷四的一通书札,为解决《癸酉日记》的作者问题提供了答案,证明其作者应是颜懋侨的从弟颜懋价。

   这书札全文如下:

  

   真谷大兄足下平安。仲春一书,谅久入览。顷闻足下高尚不出,为乡先生授子弟、力田奉亲,此固可乐,益觉热尘中人违心干进不可须臾也。天津选诗之役,所望为名贤蒐采为多,谨奉《征诗启》十本,足下谈经之暇,出其余绪,共成斯举,亦不朽之盛亊也。《金石图》能否赐搨,亦望回示。附请老伯、伯母两大人近安,诸郎佳善。进明获隽可喜,可谓不体谅岳翁矣。附及,不尽。真谷大兄师席,弟功价顿首。

   蒙泉太史谆属致候,以召对圓明园,不及专札也。癸酉清和廿六日,京邸书。

  

   (《颜氏家藏尺牍》有中华书局1985年翻印《丛书集丛初编》本和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2006年上海图书馆藏珍稀文献本。颜懋价此札的释文在两种版本中差异颇大,以上所录是综合二者而成。)

   书札的接受者真谷即牛运震。上文邓之诚所引日记中有“观金谷《金石图考》”语,其中金谷应是真谷之误,《金石图考》应即此札中的《金石图》。(“真”误为“金”或许不是原件之误,我使用的《骨董琐记全编》是北京出版社1996年本,各种错误不少),《金石图》是牛运震的著作。牛运震与曲阜颜氏家族关系密切且是姻亲,《颜氏家藏尺牍》所收颜氏兄弟致他的书信有6通,其中懋侨1通,懋伦3通,懋价2通,上录即懋价2通之一。

   牛运震于乾隆十三年因事被诬劾罢官,十四年离甘返鲁,从此或外出讲学,或从事著述,即此书中所说的“闻足下高尚不出,为乡先生授子弟、力田奉亲”。此书款署癸酉清和,即乾隆十八年四月,据蒋致中《牛空山年谱》引《示门人王健书》,牛运震此年“家居课农授书,别无他状”,两者正合。书中的“天津选诗之役”云云,使人立刻想到邓之诚推测的日记作者“其人似是一孝廉,客居宋蒙泉家,为之集《山左诗钞》”。而颜懋价作此书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求牛运震为自己所参与编辑的书提供稿件。此书札中的蒙泉太史,即德州人宋弼,乾隆十年进士,任翰林院编修。他是《山左诗钞》一书的重要选编者。颜懋价的诗集《鸾台偶吟》中,有《答蒙泉太史见寄》诗。

   卢见曾在《山左诗钞》的序中说,“是书征求草创,同里编修宋蒙泉弼之力为多,与共考订考核于京师者,庶吉士平原董曲江元度,明经曲阜颜介子懋价,编修献县纪晓岚昀……”证明颜懋价在这个编辑班子中。

   由此可以断定,此日记的作者就是这通尺牍的作者,即颜懋价。

   颜懋价在颜氏兄弟大排行中为第八(关于这一点,见文末附《颜懋侨兄弟的排行问题》)。但以上的结论中有一个小小的疑问。就是懋价既然排行中是第八,按说当然比排行第七的懋企年龄要小,他应该称懋企七兄才是,可《乾隆癸酉日记》中却称为七弟,说“晓岚为七弟撰传”。这是为什么呢?

   而且,懋价称懋企七弟还有两例:懋价诗集《佳木草堂稿》有《静海怀七弟》,《烟草亭诗略》有《病中答七弟见怀元韵》。可见称其为弟不是偶然的笔误。

   懋企的出生年月可以从其墓志中推算出来,是康熙五十年(1711)。但懋价的生年不详。此事暂时无解。

   后来,笔者见到了一份原藏北京图书馆的题为《颜修来日记》的复印件,不仅解决了懋价的生年问题,而且惊奇地发现,这复印件的原件其实就是邓之诚见到的《乾隆癸酉日记》! 

  

  

   这个《乾隆癸酉日记》在很多年来都被错误地称为《颜修来日记》或《颜衡斋日记》。颜修来即颜光敏,是这份日记真正作者颜懋价的从祖父。颜衡斋即颜崇椝,为颜懋企之子,即颜懋价之侄。两种名称皆误,关于这一点,周洪才先生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曲阜颜氏著述辨误》(《图书馆杂志》2004年7期)一文已有辨正,此处不赘。

   我见到的复印件只有十页,是乾隆癸酉腊月初一到除夕这一个月的日记。壬午(初二)有“书二兄、七弟挽诗。”二兄指颜懋侨,七弟指颜懋企,更证明此日记作者非颜懋价莫属。日记内容被邓之诚摘引的,如“得《哭寰中兄》二律”,“夜复阅《潜庵志传疏稿》,因为《先祖言行录》”;“如魏染孔户部正堂寓”“三和斋购靴”,“教场一巷故宅”“登来爽楼”“李铁锅斜街”等,以及和纪晓岚频繁的过从。邓文所“最录三事”中,“梨园”一条的部分和“春联”一条都有。不见于复印件的也有不少,如“拜先祖复圣位”,“观金谷《金石图考》,读孝靖祖遗诗”,“西域戴进贤所制《日月五星躔度图》极精”等,及“最录三事”中的“富户”一条。这说明复印件并非《乾隆癸酉日记》的全部,有可能只是最后的几页。

   这个复印件的最后一条有:

  

   庚戌除日,晴,稍寒,于是余始四十五初度矣!同人方窃窃私谋祝余,不知余怀之恶也……

  

   可知懋价的生日是农历除夕。乾隆十八年四十五岁,其生应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

   已知颜懋企生于康熙五十年,颜懋价比他大两岁。这就是他为什么要称懋企为七弟的原因。

   另外,这个复印件中有多次提到“泌阳家书”,如乙酉(腊月初五):“畏寒键户,乃作吾兄河南家书”;乙未(腊月十五):“巫鲁至自里中,得是月四日第十三家书及吾兄泌阳第六信”;辛丑(腊月二十一):“夜作家兄泌阳家书”;而懋价之胞兄颜懋伦曾任河南泌阳知县。这是《乾隆癸酉日记》乃颜懋价所作的又一有力证据。

  

  

   颜懋价,字介子,又字慕谷,雍正乙卯拔贡。官泰安府肥城县教谕。光绪《肥城县志》载他“风流尔雅,冠绝当时,善饮酒,能诗工书,尤邃于理学,作《丧葬正俗说》以止流弊,真有功于名教者。后以卓异荐,遽捐馆舍。有才而不竟其用,士论惜之。”略可见其为人。

   懋价虽有诗集传世,但有的一集(卷)存诗才两三首,如《烟草亭诗略》2首,《颜居诗略》4首,《余生后草》4首,《佳木草堂集》6首,《尾箕吟》6首,其余《吾有山房稿》16首,《近日吟诗略》21首,《易辙吟》《銮台偶吟》各22首,合计起来才一百首上下。其中的《佳木草堂集》有序有跋,《近日吟诗略》《吾有山房稿》也都有跋,《易辙吟》有小引,很像个诗集的模样,作品却少到令人诧异。唯一的解释是流传中佚失严重。例如此《乾隆癸酉日记》所记的《哭寰中兄》二律就不见于其中。

   但是侥幸留存的《易辙吟小引》,可以从中了解他的一些情况。

  

   琴不调,则改弦而更张;道不通,则易辙而驰。此阮生所以致叹于日暮途穷也。余少习帖括,不废吟咏,南北十一征,故我依然。乃悄然有虞渊之思。飘泊京尘,忽又二纪,欲舍己从人,即丧其怀来,诚私心痛之。凡有所作,悉名《易辙》,庶几求志于道不远也。乾隆乙亥冬維扬东隐禅院,慕谷价识。

  

乙亥是乾隆二十年(1755),这年冬天颜懋价在扬州一个寺院里写下的这段话,是了解他内心世界的钥匙。我们知道,乾隆二十年春,时任两淮盐运使的卢见曾在扬州搞了虹桥修禊活动,郑燮、袁枚、金农等一大批名士参加。在《易辙吟》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乾隆癸酉日记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4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