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有关郭沫若的五个流言及真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63 次 更新时间:2019-12-08 22:42:16

进入专题: 郭沫若   学术研究范式   文学观念  

李斌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3年第7 期。

   [14] 李斌:《沈从文与民盟》, 《文学评论》2016年第2期。

   [15] 《作家团年》, 《文汇报》1946年12月30日。

   [16] 郭沫若:《路边谈话》, 《新华日报》1947年1 月16日。

   [17] 郭沫若:《新缪司九神礼赞》, 《文汇报》1947年1月10日。

   [18] 沈从文:《新书业和作家》, 《大公报》1947年1月21日。

   [19] 郭沫若:《拙劣的犯罪》, 《文汇报》1947年1月27日。

   [20] 沈从文:《北平的印象和感想》, 《沈从文全集》第12卷, 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2年, 第385—386页。

   [21] 沈从文:《一种新希望》, 《沈从文全集》第14卷, 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2年, 第279—280页。

   [22] 郭沫若:《斥反动文艺》, 《大众文艺丛刊》第1辑, 1948年3月1日。

   [23] 沈从文:《致丁玲 (19490908) 》, 《沈从文全集》第19卷, 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2年, 第49页。

   [24] 解志熙:《爱欲书写的“诗与真”——沈从文现代时期的文学行为叙论 (下) 》,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2年第12期。

   [25] 李斌:《〈老同志〉与沈从文创作转型的努力》,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9年第4期。

   [26] 李斌:《沈从文的土改书写与思想改造》,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8年第4期。

   [27] 沈从文收到开明书店通知后, 在1954年1月给大哥沈云麓写信说:“小说完全失败了, 可以说毫无意义, 在家中的也望一切烧掉, 免得误人子弟。”同月, 他给朋友“道愚”的书信中说:他坚持写小说, “什么人都受不了这个试验时, 我还是不以为意, 要把它搞好。以为必有一天, 可以用到更有意义的更新的需要上去。到书店正式通知我说书已全部烧去, 才明白用笔已完全失去应有意义。”他又在1954年秋给潜明的信中说:“我弄文学, 胡写了几十年, 可说毫无意义。书店负责人极聪明, 知道对人民无益, 对党国无用, 所印书一把火通烧掉了。一烧掉, 自然什么都完事了。”参见《沈从文全集》第19卷, 第376、379、388—389页。

   [28] 丁东:《从五本书看一代学人》, 《反思郭沫若》, 北京:作家出版社, 1998年, 第233、234 页。

   [29] 参见王戎笙《郭沫若书信书法辨伪》 (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 2005年) 、郭平英《陈明远与郭沫若往来书信质疑》 (《文艺报》1996年5月10日) 等。

   [30] 王戎笙:《郭沫若书信书法辨伪》, 第62页。

   [31] 陈明远:《新诗与真美的追求》, 《新潮——纪念郭沫若先生》, 北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1992年, 第22页。

   [32] 李斌:《陈明远与层累的“郭沫若现象”》,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18年第3期。

   [33] 李斌:《建立在伪史料基础上的“晚年郭沫若”研究》, 《当代文坛》2018年第1期。

   [34] 高晓松:《鱼羊野史》第1卷, 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4年, 第94页。

   [35] 详见李斌:《女神之光:郭沫若传》,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8年, 第516—517页。

   [36] 李斌:《郭沫若〈李白与杜甫〉著述动机发微》,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

   [37] 林甘泉、蔡震主编:《郭沫若年谱长编》第5卷,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7年, 第2098页。

   [38]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1年, 第196页。

   [39] 《顾颉刚日记》第10卷, 北京:中华书局, 2011年, 第568页。

   [40] 罗志田:《近四十年史学的流变蠡测》, 2018年12月15日, https://xw.qq.com/iphone/m/category/62elldcfelcca7274439efccbdaa8c40.html, 2019年3月6日。

   [41] 李斌:《对“非郭沫若”认识装置的反思》, 《文艺理论与批评》2017年第5期。

  

  

    进入专题: 郭沫若   学术研究范式   文学观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353.html
文章来源:《中国文学批评》2019年第2期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