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兴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分配理论与实践的是是非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3 次 更新时间:2019-12-07 23:03:03

进入专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按劳分配   生产要素    

卫兴华  

  

   【内容提要】本文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分配方式的理论与事实依据。否定了所谓按劳分配以劳动价值论为理论依据,按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是以要素价值论为依据的观点。认为“按生产要素分配”或“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是不科学的提法,应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明确论述“按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分配方式,也是我国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分配方式。有的学者把“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作为整个社会主义的分配方式,这是错误的。本文阐述了我国出现的贫富分化现象的根本原因以及应对的理论与政策宗旨。

  

一、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理论与事实依据是什么

  

   由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所有制结构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与其相适应的分配制度就必然是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所谓多种分配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为主体的按劳分配,另一种是按生产要素(也应包括流通要素)所有权分配。前者与公有制为主体相适应,后者与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私有制相适应。至于个体经济,存在于多种社会制度,并不参与某种社会分配方式,既不从国家财政取得分配收入,也不参与别的经济单位的分配关系。其自有自营收入,表现为个人劳动收入。

  

   从我国当前的分配理论和实践来看,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既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制度,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分配制度,是两者共同的经济特点。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仅存在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存在于社会主义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在高级阶段,应是与完全的和完善的公有制相适应,将实行单一的完善的按劳分配制度。

  

   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什么要实行按劳分配制度?有的学者宣称,劳动价值论是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的理论基础。要素价值论是我国当前实行“按要素分配"或“按要素贡献分配"的理论基础。有的学者还把“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称作我国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舍弃了“按劳分配为主体",并将此观点作为经济改革的理论创新与贡献。其实,以要素价值论为理论基础的按要素贡献分配,在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老观点。萨伊、克拉克等早就宣扬过这种观点。例如,美国经济学家克拉克在其所著的《财富的分配》中,就直言不讳地指出:'‘每个生产要素在参加生产过程中都有其独特的贡献,也都有其相应的报酬,这就是分配的自然规律。我们必须证明这个论点……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引者注)有没有权利维持现状,以及它能不能照样继续存在,都要看这个论点能否成立。”克拉克接着更明确地讲:如果工人阶级知道“他们创造的财富很少,但全部归于他们所有,他们也许就不会想到革命。假使他们觉得他们生产了巨额财富,而所得到的仅仅是一部分,那么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就一定会变成革命者,全体工人也将都有革命的权利。许多人指责现在的社会制度, 说它‘剥削劳动'……如果这种说法被证实,那么,每一个正直的人都应当变成社会主义者”(克拉克,1959)。可见,某些西方经济学家宣扬要素价值论和按要素贡献分配,是与维护资本主义制度、防止工人阶级革命的政治目的紧密联系的。而我们的某些学者竟将西方的这种早已流传的老观点,照搬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中来,把资本主义的分配原则当作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不应回避一个事实:我国现阶段存在的雇用几十、几百、几千甚至几万人的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是资本主义经济。按照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适用于这两种经济。

  

   应当明确,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并不是以劳动价值论为理论依据。马克思在《资本论》和《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了社会主义将实行按劳分配原则,但并没有与劳动价值论相联系,恰恰是与劳动价值论分离开来的。因为马克思曾预计,在实行生产资料全社会占有的条件下,商品生产与交换将会消亡。马克思讲的按劳分配是消费品的实物分配,不是借助货币形式的价值分配。以货币形式分配,是与社会主义实践存在商品经济相联系的。由于社会主义存在商品货币关系,劳动者所领取的是货币工资,再用货币工资购买商品。因而按劳分配的实现形式采取了货币价值形式。也可以说,按劳分配的比例,与各个劳动者为社会贡献的财富和价值相联系。但这只是按劳分配的实现形式,而非劳动价值论的实现形式。在资本主义经济中,雇用工人也是领取货币工资,是价值关系,但并非取决于劳动价值论。有些学者之所以杜撰按劳分配以劳动价值论为依据,“醉翁之意”不在此,而是意在借此引出资本的逻辑,即实行按要素贡献分配,就要认同要素价值论。要素价值论是按要素贡献分配的理论依据。但是,以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来证明要素价值论的合理性,是不能成立的。因为价值的创造与价值分配并不是必然统一的。马克思正是在剖析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三位一体”公式,即“资本-利润、土地-地租、劳动-工资”这种将价值生产与价值分配一体化公式的同时,创建了劳动价值论,否定要素价值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实践证明: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不同的分配关系是由不同的生产关系决定的。按劳分配取决于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按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取决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能倒过来用分配关系决定生产关系。

  

二、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按劳动要素分配”与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是根本不同的

  

   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和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资本主义经济的分配方式是按要素(包括生产要素和流通要素)所有权分配。这种分配方式是以按资本所有权分配为核心的,与社会主义经济中的按劳分配是完全不同的。单从生产要素来讲,生产要素与生产力的要素是一致的。一般将生产要素简化为资本、土地、劳动。其实,无论是马克思还是萨伊等西方学者,作为生产要素的土地,并不单指耕种的田地和建筑用地,而是泛指自然力和自然资源。马克思把自然力作为生产力的构成要素,并把自然资源纳入“土地”概念 中。他指出:“经济学上所说的土地是指未经人的协助而自然存在的一切劳动对象。”(马克思、恩格斯,2009)萨伊所讲的生产三要素中的土地,也是泛指自然力。他说:在农作物耕种中,起作用的“还有土壤、风、太阳等自然力执行工 作……自然力的这种作用,我叫作自然力的生产作用”(萨伊,1997)。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引证配第的名言“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威廉·配第,1972),这里的“土地”也是泛指自然资源的。最近看到有的学者发表论文,引证配第的名言,大讲保护我国耕地的重要意义,离开了所引证的“土地”的本意。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再指出:劳动不是财富的唯一源泉,劳动与自然界相结合是财富的源泉。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讲商品的使用价值时指出:“上衣、麻布等等使用价值,简言之,种种商品体,是自然物质和劳动 这两种要素的结合。”(马克思、恩格斯,2009)引证配第的那两句名言,所谓 “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威廉·配第,1972),就是指劳动利用自然物质进行物质财富生产。学界往往把与劳动相结合的自然物质或自然界解读为生产资料,这是不准确的。

  

   作为生产要素的劳动,主要包括广大工人群众的劳动,也包括管理劳动和科技劳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提出:“调整和规范国家、企业和个人的分配关 系。确立劳动、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分配的原则,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对此有两种不准确的解读,一是认为,既然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包括了劳动要素,也就是按劳动贡献分配,就没有必要再讲按劳分配了。二是把技术、管理与资本合在一起与劳动分离,认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只讲工人的体力劳动创造价值,排斥资本、技术和管理创造价值的作用。应当在理论上明确:首先,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劳动作为生产要素参与分配,不是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因为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分配首先是按资本的大小参与分配,是以按资本所有权分配为核心的,而劳动是受资本统治的雇佣劳动。资本与雇佣劳动存在利益关系上的天然对立,存在贫富分化。与此相反,在社会主义国有企业或集体企业中,不存在按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关系。劳动者是企业的主人,不存在资本与劳动的对立,不会产生贫富分化。邓小平也讲过,只要实行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就不会产生两极分化。其次,在马克思的论著中,科技劳动和管理劳动与工人的劳动是统一的,都属于 “总体劳动”的一部分。在现代社会生产中,科技劳动和管理劳动是更为重要的高层次的复杂劳动。这种劳动正是创新发展的驱动力。马克思十分重视科学在生产力发展中的作用。但是科学的发明和创新,必须运用于生产,才能成为发展的第一推动力。马克思对管理劳动的重视,表现在《资本论》中一再强调在众多劳动者的共同劳动中管理劳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他将其称为指挥劳动、监督劳动,正像乐队需要指挥一样。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如果资本家自有自营,亲自管理生产,他的管理劳动就具有二重性:一是为剥削剩余价值而从事指挥和监督;二是社会化生产的共同劳动中必要的管理和指挥。马克思在其经济学手稿中还指出,资本家自有自营的管理劳动,从第二重意义上说,也和工人的劳动一样,会形成价值。笔者在20世纪80年代首先引证马克思的这些原话发表论文时,还引起一些马克思主义学者的质疑。无论资本主义 经济还是社会主义经济,科技劳动和管理劳动的重要作用是相同的。但是,从分配制度上来看,在资本主义经济中,由资本家聘任的科技劳动者和管理者,其劳动是作为高级劳动要素,参与按要素所有权的分配方式。而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中,科技劳动和管理劳动是作为高级复杂劳动,参与按劳分配制度。

  

三、应在理论上明确按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是资本主义分配方式


   需要强调的是,前文所述适应私营经济和外资企业等资本主义经济的分配方式,是按要素所有权分配,不讲“按生产要素分配”,更不讲“按生产要素贡 献分配”。因为这是资产阶级及其辩护士的话语权。林岗(2015)对此观点提出了尖锐的评论:“生产要素按照贡献大小参与收入分配,这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即新古典微观经济学的说法。这个说法实际上是非常滑稽的,洋人将它用学术的词语装点起来,就在某些人心目中成了神圣的经济学教义。”

  

有的学者竟然将“按生产要素分配”或“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当作社会主义分配方式,摒弃按劳分配。这种理论观点不仅背离了社会主义本质规定,在概念和学理上也需要推敲。讲“按生产要素分配”,难道是分配给生产要素自身,如分配给作为资本的货币或生产资料,分配给土地等自然物质吗?事实上,利润、利息、地租等是分配给生产要素的所有者。利润、利息是资本所有权的实现形式,地租是土地所有权的实现形式;工资是劳动力所有权及其价值的实现形式。自然力如水力、风力、太阳能等也是生产要素,但不参与分配,因为它们没有被私人占有。如果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且不说无法实证说明各种生产要素,如各种原材料、劳动资料、土地等各自在生产中贡献了什么、贡献占比多少。即使肯定其在生产财富和价值中是必要条件,比如在农业生产中自 然力起重要作用,阳光、雨水、风力等都有其“贡献”,但它们参与分配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按劳分配   生产要素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335.html
文章来源:《海派经济学》第16卷 第2期/2018年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