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一日总统”沃罗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26 次 更新时间:2019-12-05 07:44:34

进入专题: 乌克兰   民族主义   沃罗申  

秦晖 (进入专栏)  
罗塞尼亚就成了假途伐虢的牺牲品了。

  

   3月15日,就在沃罗申宣布“建国”仅一天后,匈牙利军队即大举入侵,到18日占领全境并宣布吞并罗塞尼亚。小小的“喀乌国”来不及组建军队也无力抵抗,只当了一天总统的沃罗申和他的政府官员经罗马尼亚逃往德国控制区,并向希特勒求援。

  

   希特勒当然不会去制止匈牙利人,但对于“德国人民的老朋友”沃罗申也不能不给予庇护。于是沃罗申一行被“以私人身份”安置在德军占领下的布拉格。德国人不允许他再自称“总统”、提“国号”,但对他那批“喀尓巴阡乌克兰索因(索因即国会,相当于俄语的杜马、中乌克兰语的拉达)”议员在一起开会则开一眼闭一眼,还让沃罗申在布拉格办了个“乌克兰自由大学”自认校长,培养乌克兰“爱国者”。

  

   在整个战争期间,沃罗申一直念念不忘“乌克兰复国”,德苏开战后,他还给希特勒去信,表示愿意出任德占乌克兰的领导人,使乌克兰成为德国的盟友。

  

   如果希特勒采纳了他的主张,沃罗申可就要被彻底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作为战争最残酷地区的德国傀儡,无论是屠杀犹太人还是其他反人类罪行他都是逃不掉的。

  

   但是希特勒最终并没有起用他。或许是嫌这个书生不够心狠手辣——在乌克兰要找能对俄罗斯人和布尔什维克(以及犹太人)下狠手的人那是一抓一大把,什么“班杰拉分子”、“乌克兰抵抗军”之类比比皆是,根本轮不到沃罗申。或许是觉得罗塞尼亚的天主教徒在以东正教为主的整个乌克兰未必有号召力,或许希特勒根本不信任任何乌克兰人——整个战争期间德军与乌克兰反苏势力虽有合作但也冲突不断,始终没有建立起一个能够运作的傀儡政府。德军对乌克兰占领区一直是实行直接军事管制的。

  

   于是沃罗申在布拉格一直闲住着。直到战争末期苏军占领了布拉格,把沃罗申和他那一批“喀尓巴阡乌克兰国”的人物都抓了起来,当做“叛国投敌的战犯”押到苏联。1945年7月,沃罗申还来不及接受审判,就死在了苏联人的监狱里。

  

从喀乌国到外喀尓巴阡州


   但有趣的是:苏联人战后对罗塞尼亚的处置,却在很大程度上做了沃罗申想做而没做成的事:沃罗申把罗塞尼亚从捷克斯洛伐克分出来,最后又被苏联拿过去,其实类似前后两道工序。从乌克兰而言,苏联吞并“东波兰”、北布科维纳和多瑙河口北岸后又兼并了罗塞尼亚,最终囊括了所有乌克兰人居住的地方,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乌克兰民族的统一”。作为激进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应该说这看起来也符合沃罗申的梦想。

  

   但沃罗申希望的当然不会是这种苏联统治下的“乌克兰统一”,而苏联也不会为此感谢沃罗申:俄国人尽管从17世纪起由东向西、自顿河到喀尔巴阡山外、历经300年终于全部控制了乌克兰人住地,但每一步其实都与乌克兰民族主义在对抗。甚至在战后的1970年代苏联还把乌克兰加盟共和国领导人谢列斯特作为“民族主义者”给搞掉了。沃罗申就算没有投靠德国,他本身搞乌克兰建国这件事就像他之前的彼得留拉等人一样,也是俄国人所不容的。

  

   STL把罗塞尼亚从匈牙利人那里夺回,却没有归还捷克斯洛伐克,而是把它划归苏属乌克兰的版图,成为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的“外喀尓巴阡州”。它与原属德国的东普鲁士、原属芬兰的贝柴摩半岛一起成为苏联战后在西边新增的领土(战争期间取得的波罗的海三国等等不算)。这个地方不大,但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苏联取得它以后就与匈牙利接壤,而捷克斯洛伐克则与罗马尼亚不再相邻。苏联与西界的四个“卫星国”都有了各自的通道,在地理上它们更像是围绕“老大哥”的卫星了。

  

“乌克兰英雄”


   然而从乌克兰民族的立场看,沃罗申建立的喀尓巴阡乌克兰国虽然只存在了一天,连同此前的罗塞尼亚乌克兰自治政府也只是昙花一现,但它也算是乌克兰人在近代历史上第二次建国的尝试——第一次是1918年沙俄帝国崩溃后出现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它最终被苏俄攻灭。沃罗申虽然也失败了,但1991年的乌克兰独立未尝不可以看做是其努力的继续和最终实现。

  

   喀乌国虽然地方小,时间短,但是它的“乌克兰化”十分突出。沃罗申把原先捷克称呼的罗塞尼亚改成乌克兰国,使用蓝黄国旗、大圣弗拉基米尔三叉戟式十字架国徽、定《乌克兰没有灭亡》为国歌,确立乌克兰语为国语并要求公务员讲乌语、行政用乌文,这些都被今天的乌克兰所继承。

  

   剧变后的乌克兰政府不仅为沃罗申平了反,摘掉了“叛国投敌”的帽子,而且在2002年3月15日由时任乌克兰总统库奇马颁布法令,把国家最高荣誉“乌克兰英雄”称号追授予沃罗申,“表彰其在乌克兰建国斗争中的杰出个人作用”。应该说在东欧这类亲德反苏的民族主义者今天有人为之翻案的不少,但得到官方如此高度评价的,似乎没有第二个人。

  

   乌克兰独立以来政局多变,所颁的“乌克兰英雄”也有很多引起争议。但与班杰拉、舒赫维奇这类人物不同,沃罗申的授奖算是争议很少的。这显然是因为他只做了一天的“总统”,此后也再未出山,因此没有卷入大屠杀这类反人类罪行。

  

   沃罗申除了在国际政治中站队在纳粹德国一边外,他自己是否有极权主义、种族主义等类似纳粹的思想?似乎没有见到这方面的研究。但即便有这类邪恶思想,如果没有行动,也不能以此定罪。然而如果当年希特勒真让他去领导乌克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趣的是除了乌克兰高调称赞沃罗申以外,今天相关国家对沃罗申似乎都恶评较少。沃罗申从斯洛伐克闹独立,与今天的捷克无关,他的故居和他的墓在布拉格都被保护得不错。更古怪的是今天俄罗斯与乌克兰敌对,但对沃罗申却有好评。因为罗塞尼亚由于独特的历史背景和宗教特点,如今与乌克兰的其他部分关系也有些微妙。一些罗塞尼亚人打出当年沃罗申和喀乌国的招牌闹分离。PJ要给乌克兰上眼药,对此不无鼓励。

  

   不过从有关报道看,那些认同沃罗申的“罗塞尼亚人”只要求发展“文化个性”,似乎还没有学习阿布哈兹的意思。

  

   今天的PJ以沙皇的继承者、东正教的捍卫者自居,对反俄与反布尔什维克、反东正教与反LN主义,是区别得很清楚的。沃罗申反苏、反布尔什维克、反LN主义对他而言不是问题,就像他支持索尔仁尼琴这样的俄罗斯爱国者也没有问题一样。

  

   但是与索翁不同,沃罗申从来没有与俄罗斯发生什么关系,作为奥匈帝国与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共和时代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他与俄属、苏属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并不是一回事,但也说不上有什么矛盾。

  

   今天历任乌克兰政府无论有多少内斗,对沃罗申的评价都比俄罗斯人要高得多,想借沃罗申的遗产来给乌克兰制造“罗塞尼亚问题”,也不会有多少戏。毕竟罗塞尼亚并不是阿布哈兹,更不会是克里米亚或顿巴斯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乌克兰   民族主义   沃罗申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318.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