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福:直观认识与符号认识:异质性哲学引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3 次 更新时间:2019-11-30 14:28:39

进入专题: 异质性哲学     直观认识     符号认识     基础异质性  

徐长福  
该物体和该形象之间具有时空特征上的相似性,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它们之间在通常情况下并不显示为两个不同的东西。与之不同,当我用一个符号来表示该物体时,我则是拿一个人工的标识去代表该物体,两者之间不必具有时空特征上的相似性,因而显示为两个互相分离的东西。也就是说,直观认识不区分自身和对象,对它们二者的这种区分是由符号认识来进行的;相比之下,符号认识则以符号和对象的区分为标志。

   符号有自身不可再分的单元,同时又相互结合为一个系统。符号认识既是每一个符号起作用的结果,更是整个符号系统起作用的结果。在该系统中,有的符号表示一个对象,如“太阳”这个符号表示一个天体;有的符号表示一类对象,如“星星”这个符号表示一类天体;有的符号表示非符号的对象,即外部对象,如太阳、星星;有的符号表示符号本身这种特殊对象,如“符号”这个符号就表示包括所有这些文字在内的各种符号。除了表示对象的符号外,还有一些将符号结合成系统的功能性符号,如系词“是”,连词“和”“如果……那么”,助词“的”“地”“得”等。尽管不是每一个符号都表示对象,更不是每一个符号都表示外部对象,但符号系统归根到底以认识对象,特别是外部对象为目的。

   对于那些表示对象的符号来说,由于符号和对象是两个东西,因而不可避免地就涉及二者是否相应的问题。对直观而言,没有对象就不可能有关于对象的直观,所以在直观认识中,有直观意味着一定有对象。与之不同,有符号却未必有相应的对象,或者说,即使有相应的对象,这些对象的“有”也是含义互异的。比如,视网膜上出现一个影像,一定意味着有什么东西被眼睛看到了,影像和对象是对应的;但谁都知道,“孙悟空”这个符号并不对应一个真实的对象,或者说,“孙悟空”虽有对象,却是虚构的,这跟“吴承恩”有对象在含义上截然不同。至于以类为对象的符号,以符号为对象的符号,情况就更加复杂了。

   符号和对象的分离使得人的意识可以超出直观的局限。在直观认识中,对象必须进入直观的范围才能成为认识的对象,凡是在此范围外的事物都不可能被认识到。与之不同,在符号认识中,由于符号可以代表它所表示的对象,因而即使那些不在直观范围的事物也可以成为认识的对象,或者说尤其容易成为认识的对象。至少有四类事物借助符号成了认识的对象:一是如孙悟空这样的虚构对象,二是如人、动物、生物这样的类,三是如世界、宇宙这样的总体,四是过去和未来的事物。至于符号本身这类对象,就更不用说了。可见,人类靠符号极大地扩展了自己认识的范围,符号的正面意义是毋庸置疑的。

   但与此同时,符号和对象的分离也使得通过符号来认识对象成了一种容易出错的事情。符号认识意味着总有符号出现在意识中,但不意味着相应地也有对象被直观到。对于那些其对象没有被直观到的符号认识,其对象是否存在,或者在什么意义上存在,进而,相关的各种认识是否属实,或者在什么意义上属实,都是难以确定的,或者至少说会充满争议。

   符号认识的最大成效和问题都在实践领域。在人的行为单靠直观认识来运作的情况下,行为跟直观是按条件反射的方式即时互动的。但有了符号相助,人就可以对自己的行为预先进行认识,包括事前筹划,并且可以将行为的范围和规模扩大至类和总体,延伸到遥远的未来。只有在这种意义上,行为才是对认识的践履和实现,才是严格意义的实践。不过,正因为实践和对实践的符号认识之间存在明显的间距,实践的实际情况和后果是否跟符号认识的预期相一致,就成了悬而未决的问题。本文关心的认识和实践的反差就是这个问题的表现。

   直观认识有其局限,符号认识也有其问题,但二者改进的方式不同。直观认识是自然形成的机能,人只是其使用者,最多还是其维修者,其改进只能诉诸自然进化的过程。符号认识是人工发明的系统,在使用系统的过程中发现并解决问题正是改进系统的基本方式,也可以说,符号认识是自我改进的。这一点也正是哲学这种反思和批判性的符号认识可以有所作为的理据所在。

   (四)直观认识和符号认识的一般关系

   虽然直观和符号、直观意识和符号意识、直观认识和符号认识在概念上被区分开来,并反复加以对比,但这两个方面之间实际并不存在判然分明的界限。它们的关系是非常特殊且复杂的。

   当我们用符号来作区分时,被区分的已经不是直观本身,而是“直观”这个符号及其所表示的对象了。严格地讲,所谓直观和符号的区分,是“直观”这个符号所表示的对象和“符号”这个符号所表示的对象的区分。这两个对象固然有区分,但它们都是用符号表示出来的。在这一区分中,用符号表示符号没有问题,但用符号表示直观就有问题,因为直观正是要拿来跟符号相区分的东西。由此可见,这种区分不是站在直观和符号之间中立地进行的,而是站在符号一侧单方面进行的。这一条也适用于符号和符号所表示的所有非符号对象的区分。

   在区分不中立的情况下,我们只能通过符号认识去推断直观的情况。我们知道婴儿学会说话前有一套与生俱来的意识机能,人之外的其他动物也有类似的意识机能,于是就推断这种机能是存在的。不过,由于直观意味着符号无涉,因而不论是婴儿使用直观的情况,还是其他动物使用直观的情况,我们都不能直接把握到,而只能诉诸符号认识的推断。并且,一旦我们使用符号,本真的直观就退隐了。被推断出来的直观的情况和直观本身的情况不可能完全一样,至少没有办法被证明为完全一样。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所能区分的只能是符号和符号所表示的直观。这一条也同样适用于用符号表示其他非符号对象的情况。

   尽管可以推断存在一种符号介入前的纯粹直观,但自从有了符号,直观认识就跟符号认识交织到了一起。一只宠物猫和它的主人都在用各自与生俱来的肉眼直观一条鱼,但它们的直观肯定大不相同:就算猫的直观难以描述,猫主人的直观中肯定连带着“鱼”这个符号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人自从学会说话,就难以再有纯粹的直观了,所有的直观都会程度不同地受符号的影响。

   从符号认识这方面看,该领域更不是独立存在的。符号或者表示对象,或者服务于表示对象,不管对象是什么。那么,符号所表示的对象究竟在哪里呢?答案很简单:或者在直观中,或者在直观的延伸形式中。比如,猫主人看到一条鱼,脑子里下意识地会出现“鱼”这个符号,该符号所表示的对象不是别的,正是他所看见的对象,即那条鱼。再如,“孙悟空”这个符号所表示的对象虽不在直观中,却在想象这种直观的延伸形式中。即使符号这种特殊的对象,也只有看到、听到、触摸到或想象到才能加以使用或谈论。也就是说,符号不能直接达到对象,而只有通过直观本身或直观的延伸形式才能达到对象。

   归结起来,一方面,直观认识不依赖于符号认识,但符号认识要依赖于直观认识;另一方面,符号认识一旦从直观认识中产生出来,就会彻底终结直观认识的纯粹状态。

  

   认识的问题和认识的阿基米德点

  

   (一)认识的问题及其分布

   任何认识都难免出问题,其中首要的是真假问题。

   直观认识有真假问题。比如,苍蝇想飞出窗外,却撞在窗玻璃上,这表明它以为那透明的地方没有障碍物,而事实上有,可见它的这个直观认识为假,即通常所谓错的。造成这个错误的原因在于,苍蝇的眼睛看不到透明的障碍物。苍蝇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反复去碰,直到碰不到东西,一下子飞出去。它这样做是借助触觉来弥补视觉的不足,触觉也是直观机能的一个部分。因此,对苍蝇来说,直观认识的问题还得靠进一步的直观来解决。

   人也有撞到玻璃的时候。撞到之后通常会摸一摸,以确认那儿有玻璃,再用眼睛仔细打量,通过反光之类的现象来加以验证。在这个过程中,关于玻璃的符号认识和一般的推理能力会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但最终确认碰到了玻璃,然后再避开玻璃,靠的还是进一步的直观。

   这就是说,直观认识的问题归根到底还得靠直观来解决,或者说,直观认识是真是假,检验的标准是在直观内部。

   与之不同,符号认识的真假却不能限于符号认识内部来解决,而必须诉诸直观。比如,当一只苍蝇碰了几次玻璃后,我们会说“那只苍蝇看不到玻璃”。这句话是符号认识,它之所以为真,是因为我们既看到了那只苍蝇,也看到了那片玻璃,还看到了苍蝇往外飞的姿态。也就是说,这句话尽管有概念、判断和推理上的依据,但最终的依据还是我们用眼睛看到了这个情况。

   即使当今最为复杂的科学认识,也是一层一层地从直观的基底上建构起来的。各种精密仪器的设计和使用,不是为了否定或代替直观,而是为了更加方便直观,或者说为了更好地直观。比如,用显微装置放大病毒的形象,不是为了让机器代替人做判断,而是为了让人的肉眼看得更清楚。

   对于符号认识来说,跟直观的匹配度越高,问题就越少,反之问题就越多。比如,“张三”这个符号指张三这个个体,如果在使用这个符号时这个个体正好出现在直观中,那么其间的匹配度就很高;“人”这个符号指一个类,当使用这个符号时,虽然这个类不可能出现在直观中,但张三、李四等作为这个类中的个体却可以出现在直观中,这样的匹配度也较高。相反的例子如,“孙悟空”是一个表示个体的符号,可该符号却没有直观中的个体与之匹配,尽管它可以让人联想到不少艺术创作的形象;“鬼”是一个表示类的符号,它也有个体作为其成员,但如果这些成员只是出现在想象或幻觉中,则这个符号与直观的匹配度就很低。还有一种总体性符号,其与直观的匹配度介于上述两类例子之间,如“世界”“宇宙”,任何人所能直观到的全部对象都不过是世界或宇宙的沧海一粟而已,因此这种符号与直观的匹配度也比较低。

   可见,认识的问题是这样分布的:在整个认识中,直观认识问题较少,符号认识问题较多;在符号认识中,靠近直观的部分问题较少,远离直观的部分问题较多,而那些最抽象、最笼统的部分最成问题,亦即最容易出错,争议也最多。进而,如果联系到实践,这些问题还会被逐级放大,直观中最小的问题不过导致碰碰玻璃而已,可总体性认识的问题却可能招致社会性的灾难。

   (二)认识问题的关系项:符号与直观

   表面上看,认识作为活动涉及对象和关于对象的认识这两个方面,相应地,其问题就是认识是否符合对象的问题。①可是,通过直观认识和符号认识的划分可知,就直观认识而言,对象就等于直观中的对象,直观中的对象就等于存在着的对象,除此之外的一切对象,包括记忆、联想、想象和梦中的对象,都是直观对象的衍生物,其存在处于悬疑状态。这就意味着,当考虑直观认识与其对象的关系时,不可能到意识之外去拿对象来跟直观认识作比较,即使把意识之外的对象树立为参照标准,该标准在操作上也是没有意义的。

   进而,就符号认识而言,符号所表示的对象要么是直观中的对象,要么是其他意识形式中的对象,如记忆、联想、想象甚至睡梦中的对象,以及思维所把握的那种抽象的或笼统的对象。不论什么对象,符号都不可能越过意识去表示它,或者说,符号不可能表示出意识之外的对象。在符号所表示的对象中,唯有直观中的对象才是确定无疑地存在的,其他对象则不然。因此,认识问题所涉及的关系项不是符号与对象,而是符号与直观,有关问题的实质是符号所表示的对象是否出现在直观之中。

当然,事情的复杂性在于:虽然我们在此能够就对象、直观和符号进行区分,但是,由于这种区分是借助符号完成的,因而其实质是在“对象”这个符号所表示的东西、“直观”这个符号所表示的东西和“符号”这个符号所表示的东西之间进行区分,而对象本身、直观本身并没有自动出来跟符号相区分。换句话说,直观认识是做不到将自身跟它的对象区分开来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异质性哲学     直观认识     符号认识     基础异质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238.html
文章来源: 《江海学刊》 2019年02期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