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永志:论明前期的禁钱政策及其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 次 更新时间:2019-11-15 07:37:05

进入专题: 洪武钱     永乐钱     禁钱政策     洪武窖藏     货币转型  

邱永志  
《中国钱币》1999年第3期;龙刚家:《广西历史货币》,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94页。

   (69)参见屠燕治:《谈洪武年间的铜钱窖藏》;戴睿云:《谁在西溪埋下万贯铜钱》,《浙江日报》2011年1月7日,第002版;罗宜生等:《漳平永福出土明窖藏古钱初考》,福建省钱币学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论文,2000年;高正亮:《温岭县出土窖藏古钱浅析》,《浙江金融》1988年第3期;潘永福:《小议洪武通宝背福钱》,福建省钱币学会成立十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1996年;许桂英:《江西新建古钱窖藏》,《文物》1998年第4期;谭成富:《大中通宝、洪武通宝背“豫”钱》,《江苏钱币》2010年第2期等。

   (70)参见许永杰:《中国南海诸岛考古述要》,《江汉考古》2012年第1期;许永杰等:《中国南海诸岛考古史》,《中国文物报》,2012年9月28日,第005版;孟原召:《2010年西沙群岛水下考古调查再获丰硕成果》,《中国文物报》2010年6月4日,第004版;广东博物馆:《东沙群岛发现的古代铜钱》,《文物》1976年第9期;《广东省西沙群岛文物调查简报》,《文物》1974年第10期等,以上俱有很好的梳理。

   (71)许永杰:《中国南海诸岛考古述要》,第42页。

   (72)参见盛观熙:《海上丝绸之路与明州港》,《内蒙古金融研究·钱币文集》21003年第4辑。关于日本大量出土明钱的情况,彭信威、刘光临、万志英、周爱萍等俱有相关介绍。

   (73)参见喻战勇:《小议明代“永乐通宝”》,《陕西金融》1997年第9期。

   (74)参见喻战勇:《试谈“宣德通宝”草点通的版别》,《陕西金融》1995年第5期。

   (75)铃木公雄:《出土钱货の研究》,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1999年,第23-25、81页。

   (76)参见邱永志:《明代货币白银化与银钱并行格局的形成》,第5章第2、3节。

   (77)这个转型实际包含了货币制度、货币形态与货币体系等复合内容的转型,并非专指货币白银化。据研究可知,明代货币实际的流通状况大体经历了以宝钞为主、铜钱为主、白银为主的三大交替阶段,其中,每个阶段几乎都存在多元货币并存、地域流通分割化等现象,加剧了明代货币转型问题的复杂性。参见Richard von Glahn,Fountain of Fortune:Money and Monetary Policy in China(1000-1700);梁方仲:《明代一条鞭法的论战》《明代一条鞭法年表》,《明代赋役制度》,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第148-150、260页;邱永志:《明代货币白银化与银钱并行格局的形成》,第5章。

   (78)参见刘光临:《银进钱出与明代货币流通体制》,《河北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

   (79)《明武宗实录》卷2,弘治十八年六月戊寅,第80页。

   (80)张氏认为,相比英国,明朝机制低值的铜钱回报率太低,经常令政府入不敷出,使得政府又不得不放弃这些技术来追求铸利。参见张瑞威:《论法定货币的两个条件:明嘉靖朝铜钱政策的探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2015年第60期。

   (81)梁方仲:《明代赋役制度》,第149页。

   (82)钱钞比价方面,除了永宣时期有官方规定的钞兑钱价外,市价只在正统十三年出现过。参见彭信威:《中国货币史》,第499页;黄阿明:《明代货币比价变动与套利经济》,《苏州科技学院学报》2010年第3期;全汉昇:《自宋至明政府岁出入中钱银比例的变动》,《中国经济史研究》(一),第411页;Richard von Glahn,Fountain of Fortune:Money and Monetary Policy in China(1000-1700),pp.106-109.

  

  

    进入专题: 洪武钱     永乐钱     禁钱政策     洪武窖藏     货币转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02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1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