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 论近世琉球的历史和法律地位——兼议钓鱼岛主权归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 次 更新时间:2019-11-13 21:55:25

进入专题: 琉球地位   钓鱼岛争端  

刘丹  
明清两代朝廷先后24次派遣使臣前往琉球王国册封,钓鱼岛是册封使前往琉球的途经之地,有关钓鱼岛的记载大量出现在中国使臣陈侃、谢杰、夏子阳、汪辑、周煌等所撰写的册封使录中。1650年,琉球国相向象贤监修的琉球国第一部正史《中山世鉴》中,全文转载中国册封使陈侃《使琉球录》所记钓鱼岛列屿内容,对《使琉球录》中“见古米山(亦称“姑米山”,今久米岛),乃属琉球者”这一中琉地方分界之语也没有提出异议。此外,1708年,琉球学者、紫金大夫程顺则所著《指南广义》内中附图将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连为一体,与古米山之间成一明显的分界线。以上的琉球史料印证了这样的事实:钓鱼岛、赤尾屿属于中国,久米岛属于琉球,分界线在赤尾屿和久米岛间的黑水沟(今冲绳海槽)。日本方面所记载的琉球范围,典型例证如日本林子平(1783-1793)所绘《三国通览图说》 (“三国”指虾夷地、朝鲜、琉球)附图中的《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琉球方面的历史文献如蔡铎编纂,由其子蔡温年改订的《中山世谱》等都明确记载了琉球的范围。中日琉三国的史料和地图看,属于琉球的岛屿中,并不包括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这是当时中日琉共同的认识。

  

   (三)日本宣称钓鱼岛为“无主地”的主张既不合史实也不合国际法

  

   日本宣称:“自1885年以来曾多次对尖阁诸岛进行彻底的实地调查,慎重确认尖阁诸岛不仅为无人岛,而且也没有受到清朝统治的痕迹”。日本政府多年来宣称钓鱼岛是依“无主地先占”原则,透过合法程序编入。在此,日本所称的“多次实地调查”是历史问题,“无主地先占”则是国际法问题。

  

   日本声称自1885年以来,对钓鱼岛“多次”进行“实地调查”,但是这却并非事实。明治时期的官方文件证实,日本仅在1885年10月间对钓鱼岛列屿进行过一次实地调查,而且只登陆钓鱼岛调查,对黄尾屿、赤尾屿均未登岛调查。外务省“亲展第三十八号”文件表明,井上馨对内文卿山县有朋表达了对建国标事项的反对,称“此时倘公开建立国标,无疑将招致清国猜疑”;同年11月24日冲绳县令西村舍三也在公文中证实:“此事与清国不无关系,万一发生矛盾冲突,如何处理至关重要,请予以指示。” 1885年11月30日,在太政大臣三条实美给外务大臣井上馨的指令书“秘第二一八号之二”中,最终决定暂缓建设国标。佐证上述结论的证据还包括:第一,日本海军省文件表明,1892年1月27日冲绳县县令丸冈莞尔致函海军大臣桦山资纪,鉴于钓鱼岛列屿为“调查未完成”之岛屿,要求海军派遣“海门舰”前往实地调查,但海军省以“季节险恶”为由并未派遣。第二,1894年5月间,冲绳县县令奈良原繁致函内务省,确认从1885年首次实地调查以来没有再实地调查。至1894年8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国战败之际,1894年12月,日本内务省内务大臣野村靖向外务大臣陆奥宗光发出“密别一三三号”秘密文件,对如何答复一年前冲绳县知事第三次申请建立管辖航标一事进行磋商并称:“业经与贵省磋商后,以指令下达……唯因今昔情况已殊”。这句“唯因今昔情况已殊”充分暴露日本政府趁甲午战争窃我领土的密谋过程,更使日本试图将钓鱼岛和《马关条约》分离的主张难以自圆其说。与冲绳县花费一天时间调查大东岛并设立国标相比,日本所称自1885年以来经由冲绳当局等多次对钓鱼台列屿进行实地调查,以及自称钓鱼台列屿是“无主地”等完全不是事实。另外,1885年冲绳县钓鱼岛调查报告——《鱼钓岛及另外二岛调查概略》, 也反复提到英国海图中的Hoa Pin Su,Tia u su,也都均为中国对钓鱼岛列屿的命名。

  

   在国际法中,领土取得的“先占”,是一个国家意图将不属于任何国家主权下的土地,即无主地置于其主权之下的据为己有的行为。先占的成立必须确认是以“无主地”为前提,即先占的客体只限于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土地,这种土地或者完全没有人居住,或者虽然有土著居民,但该土著社会不被认为是一个国家。虽然此原则在现代国际法还被应用,但国际公认的无主地越来越少,其影响力与认可度也渐渐衰落。先占取得的方式还必须是有效的而不能仅是拟制的。早期国际法并未规定先占必须具备占有和行政管理两个条件,而认为发现就可以主张主权,但19世纪的国际法理论和国家实践均支持先占必须有效才能取得领土主权。

  

   1972年日本外务省《关于尖阁诸岛所有权问题的基本见解》表明,日本政府宣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法律依据”不仅有“无主地先占”原则,还声称通过合法程序即1895年1月14日内阁会议决议正式编入日本领土。然而“无人岛”是否即为国际法意义上的“无主地”?日本将钓鱼岛并入其领土的程序是否符合国际法呢?

  

   首先,钓鱼岛列屿虽为无人岛,但是自明代起就被中国官方列入军事海防区域,列入福建的行政管辖范围,这就是一种“有效”占领的方式。冲绳县在19世纪末对包括大东岛在内的无人岛调查研究表明,日本有很多无人岛。但无人并不意味着没有主人或所有者,必须寻找无人岛的所有者。然而,1885年日本政府便放弃了在钓鱼岛列岛建设国标,是因为已经知道这些岛屿与清国存在关系。那么,如果不向清国询问这些无人岛的主权,并从清国那里得到“不属于清国领土”的答复,日本政府就无法申领所谓的无人岛。事实上日本当时并非不了解国际法“无主地”的确认与占领宣告的原则,例如明治政府于1891年编入硫磺岛时,在1891年8月19日内阁决议后,曾于同年9月9日以勅令第190号公布;之后,明治政府1898年编入南鸟岛时,在1898年7月1日内阁决议后,也于同年7月24日以东京府告示第58号公布。可见日本秘密先占钓鱼岛列屿不但与国际法与国际惯例不符,亦和它自己的国内实践不一致。

  

   其次,日本称,1896年由冲绳县郡编制的敕令第13号将冲绳县编制成五郡。然而编制中没有提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也并未将钓鱼岛、黄尾屿等与八重山诸岛并列在一块。也就是说,钓鱼岛、黄尾屿并未被纳入敕令第13号的编制对象。即使在甲午中日战争结束后,日本政府也未对钓鱼岛列岛正式办理领有手续。被内阁会议批准设置的标桩,实际上冲绳县此后并没有设置。1968年联合国亚洲和远东经济委员会发布了对东海海底资源调查的结论性报告。在此情况下,1969年5月9日,石垣市才匆匆在钓鱼岛上设置了界标。再次,合法的权利,不能源自非法的行为,还有两点证明日方主张自始无效:其一是“冲绳县”水产技师(官名)1913年编纂的《宫古郡、八重山郡渔业调查书》。关于“尖阁群岛”,文中提到日本人古贺辰四郎想向日本政府租借,然而由于当时“不无清国所属之说,因此迟迟不见(日本)政府处置。适逢日清战役,依其结果台湾新入我国领土、该岛(尖阁群岛)之领域亦随之明朗。”这透露出明治政府在编入钓鱼岛之前,已知其并非“无主地”。其二是1920年12月9日《官报》第2507号。其中有“所属未定地之编入”与“字名设定”记载二则。“所属未定地”指的是赤尾屿,而新设名称是“大正岛”。这表示1895年1月14日秘密内阁决议,既未合乎日本国内法或国际法,而且在编入范围上有重大疏漏,以至于日本于甲午战争结束25年后,才将赤尾屿片面编入,改名大正岛。

  

   综上,先占成立必须确认是以“无主地”为前提。其次,依据文明国家所承认的一般国际法原则,无主地的确认与占领的宣告都是国际法上“无主地”有效先占原则不可或缺的要件。再次,国际法“一国不得以违法作为或不作为取得合法权利或资格”的原则,更充分说明日本窃取钓鱼岛的违法行为不得作为取得合法权利的基础。大量事实证明,日本援引“无主地先占”原则以主张钓鱼岛主权,其依据并不充分。

  

    进入专题: 琉球地位   钓鱼岛争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984.html
文章来源:《中国海洋法学评论》2016年12月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