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美国“印太战略”趋势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47 次 更新时间:2021-02-03 11:08

进入专题: 印太战略   特朗普政府  

胡波  


2017年11月的首次亚洲之行中,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正式用“印太”替代了“亚太”的概念,提出要打造“开放、自由的印太”。此访前的10月18日,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 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题为《下个世纪的美印关系》演讲,在此次演讲中,他没有使用传统的“亚太”地缘概念,而改用“印太”来界定美国亚洲战略框架中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的地缘政治区域。时任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 HerbertRaymond McMaster) 也明确表示,特朗普此行着眼的三大目标之一,就是要推动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而在2017年12月18日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印太”正式被作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最重要地区。2018 年 1月 19日发布的《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明确指出,“与中俄间的战略竞争,而非恐怖主义,才是当前美国为维护国家安全要必须首先考虑的威胁或挑战。”而“印太”地区则超越欧洲和中东,成为美国国防战略的首要关切。


2018 年 4月,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黄之瀚( Alex Wong) ,向外界通报了“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 ( FOIPS) 有关情况,以阐释“印太战略”的内涵。但是,这份通报还是停留在概念造势阶段,没有太多实质内容。6月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 2018 年香格里拉对话会( 香会)上,时任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 James Mattis)系统阐述了美国“印太战略”。尽管马蒂斯的此番讲话仍显得面面俱到和凌乱,但这确实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对“印太战略”进行正名的一次尝试。2019 年 6 月1日,同样是在“香会”期间,美国国防部发布了《印太战略报告》,算是对该战略进行了阶段性的总结和阐释。


在行动层面,美国“印太战略”也逐渐开始走实,且得到了美国国会的大力支持。2017年 11月以来,“美日印澳”司局级官员多次举行“四边对话”( Quad),2019 年 9月 26日,四国外长还首次举行部长级磋商,虽然成效和可持续性都存在问题,但美国依然将其作为重要的造势平台。2018 年 7月 3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 Mike Pompeo) 在美国商会举行的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发表关于“美国印太经济愿景”的演讲,宣布美国将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投资1.13亿美元,用于推动数字连接、能源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8月4日,蓬佩奥在新加坡表示,美国将为东南亚国家新提供近 3亿美元的“安保资金”,用于加强整个地区的安全合作,主要用来支持海上安全、人道主义援助、地区维和和打击跨国威胁。8月13日,特朗普签署 2019年的《国防授权法案》,用了16节,从不同层面强调了“印太战略”的重要性,对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