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德:“雷纳尔之问”与美洲“发现”及其后果之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 次 更新时间:2019-11-11 07:26:07

进入专题: 雷纳尔之问     美洲的发现     哥伦布     里昂研究院     殖民主义  

王晓德  

   内容提要:“雷纳尔之问”是研究美洲的法国专家雷纳尔1780年提出的,由里昂研究院设奖征文,此举将欧洲学界对美洲“发现”及其后果的争论推向高潮。这场争论主要局限在欧洲学界,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对“雷纳尔之问”做出回答,“肯定”与“否定”观点对立交锋。这场争论涉及研究美洲的一个根本问题,既包含着对欧洲大国殖民化美洲的评价,又暗含着如何能够走出专制主义带给美洲灾难的梦魇。争论高潮迭起,但并未决出胜负高下,里昂研究院也从来没有从征文中择出最佳论著,奖项无果而终。然而,欧洲学界对“雷纳尔之问”的争论具有不可磨灭的深远意义,促进了欧洲学界对美洲问题研究的开展,有助于欧洲人进一步了解美洲,对专制主义和殖民主义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灾难”形成了新的认识,为他们以后逐渐走出对美洲异国风情的想象奠定了基础。

   关 键 词:雷纳尔之问  美洲的发现  哥伦布  里昂研究院  殖民主义

  

   1492年哥伦布远航美洲是人类历史上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自此以后,世界成为一个逐渐联系密切的整体,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与融合促进了人类大踏步地迈向现代世界。在很大程度上讲,人类社会第一波“全球化”开始于哥伦布远航美洲以及其后的一系列环绕地球的航行,当然这个时代的远洋航海家并未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将会使整个世界的面貌发生彻底改变。1992年是哥伦布远航美洲500周年,很多西方国家以各种形式举行隆重庆祝活动。不过,对哥伦布远航美洲的意义,有的学者也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谴责欧洲殖民者给欧洲之外的世界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对欧洲国家来说,美洲的“发现”多是福音,大大促进了民族国家向现代社会的转型,但对美洲土著印第安人来说却陷入了万劫不复的灾难,他们惨遭杀害,土地被占用,从昔日的主人沦为奴隶。难怪当欧洲国家举行庆祝时,美洲印第安人后裔却大为不满,发出了“你们庆祝的是我们的苦难”以及“哥伦布给我们带来贫困”等大声呼吁,以示对庆祝活动的抗议。其实,对美洲“发现”的褒贬毁誉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使最直接的受害者印第安人无可奈何地接受这一“飞来横祸”时,西方国家内部对这一事件及其带来之结果也是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18世纪中后期,欧洲处于弘扬“理性”与“科学”的启蒙运动时代,启蒙思想家提倡的“自然权利”引发了欧美学者对自然史的关注,他们的视野开始扩大到欧洲之外的自然世界,在他们眼界中尚未走出“野蛮蒙昧”的美洲成为关注的重点。到了此时,美洲早已被欧洲大国殖民化,但欧洲人依然将之视为尚未进入文明社会的未开发土地,他们对美洲的气候地貌和风土人情还缺乏最基本的了解,把美洲的“真实”情景展现在欧洲人面前似乎成为当务之急,这既可以满足他们对异国情调的猎奇心理,也可以在未开化的美洲衬托之下凸显欧洲文明的无比优越。从欧洲人的角度来讲,哥伦布远航“新大陆”已过去近三百年,美洲“发现”及其带来的一系列后果早就显现出来。当欧洲学者对美洲进行描绘时,势必会涉及这个问题,即在人类文明演进过程中,美洲的“发现”及其被欧洲大国殖民化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对这个问题,启蒙时代学者们的回答不尽相同,甚至是完全对立,却比较真实地反映出他们对美洲的看法。无论对美洲“发现”持何种态度,文明与野蛮的对立无不在欧洲学者对美洲的描述中体现出来。这是一种很难摆脱的种族“优越感”,与这一时期旧世界普遍存在的“欧洲中心主义”是相一致的。

   从词义上讲,美洲之“发现”本身包含着很浓厚的“欧洲中心主义”倾向,意为处于边缘的美洲本来不为“文明”世界所知,欧洲人将这个“新大陆”展现在世人面前,与此同时也将之纳入欧洲大国构建的全球殖民体系之中,殖民者从美洲获得的财富在欧洲社会转型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毋庸置疑,哥伦布远航美洲大大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其意义主要在于把海洋分割的大陆联结起来,打开了不同文化之间交流的通道。从全球发展的宏观而言,其重要性已得到近现代世界历史演进的证明。很少有学者对此表示异议,但具体到“发现”本身带来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有人提出质疑,这种质疑比较零散地见于早期一些前往美洲的传教士和殖民者撰写的文字中。这些人目睹了美洲几大文明遭到的灭顶之灾以及当地人被灭绝性屠杀,他们对美洲“发现”的批评从一开始便包含着反对欧洲殖民主义的强烈倾向。“雷纳尔之问”引发了18世纪中后期欧洲学界关于美洲“发现”利弊祸福之争,这场争论与此时学者们对美洲研究的深化有很大关系,同时也反映出欧洲人对这个“新大陆”的兴趣与日俱增。关于这场争论,国外学术界有一些相关研究成果,主要局限于对学者们针锋相对之观点的介绍,很少从全球视野来看待这场辩论,但为研究这场争论提供了最基本的思路和相关材料。①国内学术界关于哥伦布远航美洲的研究成果很多,但没有成果涉及18世纪中后期发生在欧美学术界的这场争论。美洲“发现”究竟是灾难还是福音,这场争论并未角逐出孰是孰非,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定论的答案,不过促进了欧洲人对大洋彼岸大陆的深入了解,有助于加强或改变他们脑海中已构建的美洲负面形象。

  

   一、“雷纳尔之问”的缘起

  

   哥伦布“发现”美洲是他所处时代的一件轰动整个欧洲的大事,当时大概很少有人能够意识到这一事件将给全球带来的巨大变化,这些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才逐步显现出来。包括哥伦布在内的航海家或冒险家,他们远航美洲的主要目的是寻找贵金属和传播上帝福音。贡萨洛·费尔南德斯·德·奥维耶多(Gonzalo Fernández de Oviedo)与哥伦布为同辈人,1513年他被西班牙皇室任命为圣多明各冶金总监,留居美洲近十年,返回西班牙之后于1526年出版了《西印度通史与自然史概要》一书。奥维耶多在此书的第二卷中对哥伦布远航美洲做出比较高的评价,认为这位伟大的探险者“给我们当世及后世带来的恩泽是无法估量的”②。奥维耶多不愧为历史学家,学识过人,比同时代人更敏锐地意识到美洲的“发现”会让后世受益无穷。这种评价大概是比较早地对这一事件做出的正面回应。意大利人吉罗拉莫·本佐尼作为探险者和商人在美洲留居了15年,足迹遍及西印度群岛、中美洲和南美洲。他返回欧洲时除了丰富的美洲经历之外一无所有。1565年,本佐尼出版了《新大陆的历史》一书,内容是欧洲殖民者“发现”和征服美洲的过程,作者所依据的材料主要是他在美洲的所见所闻。本佐尼对哥伦布无贬损之词,字里行间把哥伦布过人智慧及其坚韧不拔的做事风格体现出来,用他的话来说,哥伦布“靠着自己的勇气胆略和极好的天赋”发现了西印度。③然而,本佐尼对哥伦布之后踏上“新大陆”的西班牙征服者大多持抨击态度,他强烈谴责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活动,把这些征服者对印第安人的残暴以及对财富的贪得无厌贯穿于全书,让读者深深地感受到美洲之“发现”给土著印第安人带来巨大的灾难。④荷兰历史学家阿诺阿多斯·蒙塔诺斯于1671年出版了一本关于美洲的书,在他的笔下,美洲的“发现”使世界成为一个整体。美洲本来是个“未知”之半球,哥伦布“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样,被古人分割的整个世界展现在了世人面前。此前,人们“只知道亚洲、非洲和欧洲,但是现在,他们发现三个部分构成了环绕全球的一个整体”,第三个部分“便是新大陆,我们的美洲”⑤。

   启蒙运动之前欧洲人撰写的关于美洲著述很少对哥伦布做出负面或消极评价,多是在描述哥伦布远航美洲活动中流露出对这位航海家胆识的钦佩。对欧洲殖民者在征服“新大陆”过程中令人发指的暴行,他们通常只是对事实的平铺直叙,几乎没有人将殖民者的这些非人道行为与美洲的“发现”密切联系在一起,两者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上述几位作者尽管对哥伦布远航美洲予以较高的评价,但无人谈及美洲的“发现”对人类文明发展究竟是福还是祸。亚当·斯密在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中指出,自美洲“发现”以及通过好望角抵达东印度航路开通以来“过去了两到三个世纪,在此短时期内,这些事件带来之结果的整个范围不可能被觉察到。对人类来说,好处是什么,不幸是什么,没有一个明智之人能够做出预料”⑥。言下之意,时代局限了他们的视野,美洲的“发现”带来全球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很少有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即使意识到美洲“发现”的全球意义,也很难提出这一事件对人类利弊祸福之论题。启蒙运动时期法国学者纪尧姆-托马·雷纳尔明确提出这个问题并引发学界争论,固然与这一时期对美洲研究的深化有关,但最重要的因素应该是全球变革时代需要对美洲“发现”及其带来之结果做出评价。

   在启蒙时代,很少有思想家的著述不涉及美洲,哪怕是片言只语,但能够称得上研究美洲的专家不是很多,雷纳尔为其中一位。雷纳尔可谓启蒙时代研究美洲历史与现状的著名人物,他从未去过美洲,但对这一时期欧洲人形成对美洲的看法或观念产生了很大影响。生活在19世纪的美国学者亨利·塔克曼对雷纳尔评价比较高,宣称雷纳尔“在其时代享有很高的学术声誉,他尽管没有观光者的身份,却有助于使美洲及其政治诉求在欧洲广为人知”。不过,塔克曼对雷纳尔的成名作《东西印度欧洲人殖民地和贸易的哲学与政治史》(以下简称《哲学与政治史》)书中的错误毫不隐讳,认为雷纳尔对美洲的描述错误甚多,“显然往往来自不恰当的资料”⑦。当然,雷纳尔对美洲错误的描述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在读者群中的声誉,也没有成为他对美洲之看法在欧洲广泛传播的障碍。雷纳尔的美洲观主要体现在他主持撰写的多卷本《哲学与政治史》之中,雷纳尔等人文笔流畅,描述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能吸引想了解美洲的欧洲读者之眼球。很多学者是站在全球的角度对这部多卷本著述做出评价的,很少涉及其中存在的问题,认为其价值不是对美洲的具体描述,而是首次把欧洲殖民者对“新大陆”征服的历史及其对不同文化交融的意义体现出来⑧。

   姑且不论这些历史学家的评价是否恰当,《哲学与政治史》出版之后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却是一个不争之事实,从1770年初版开始数十年期间几乎每年都有再版和修订版,深受读者青睐。该书印数之多,在启蒙时代亦为罕见,足以反映出这部多卷本著述对欧洲人认识美洲产生的强大影响力,有些内容显然对读者起到了“误导”的作用。一位参加美国革命的法国志愿者返回巴黎后写了一首诗,流传很广。在这首诗中,他谴责了雷纳尔神父那种愚不可及的热情误导他来到美国。⑨不管怎么说,很多欧洲人对美洲的了解始于阅读雷纳尔的这部著述,他们正是在书中描述的引导下形成了带有很大偏见的美洲观。有些学者指出了书中前后不一致之处,致使错误漏洞比较多。其实,就雷纳尔本人而言,他并不是一个不严谨的学者,全书缺乏一条明确的主线贯穿始终,固然与多人参与撰写有关,但从根本上还是体现出雷纳尔对美洲评价的矛盾心态。他在完成这部书之后一直不断地进行修订,名曰进一步“完善”对美洲的认识,其实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雷纳尔本人的困惑,尤其是美国革命发生之后,这种困惑在雷纳尔身上体现得更为强烈了。

正是受这种困惑的影响,18世纪80年代初,已经在欧美学术界名声大噪的雷纳尔提出了一个引起很多人进行深入思考的问题,即“美洲的发现对人类是福音还是祸害?如果它是福音,我们靠着什么手段来保持促进其带来的好处?如果它是祸害,我们靠着什么手段来弥补其带来的损毁?”⑩这便是所谓的“雷纳尔之问”。为了在学术界征得对这一问题回答的论著,雷纳尔自掏腰包,在里昂科学、纯文学和艺术研究院(The Academy of Sciences,Polite Literature,and Arts at Lyons,以下简称里昂研究院)设立了50金路易(相当于1,200里弗尔)的奖金,对有见识的最佳应征论著予以嘉奖。雷纳尔是启蒙时代研究美洲问题的专家,此时他在欧美学术界的地位如日中天,他对美洲的描述与看法促进了欧洲人对大洋彼岸大陆的了解,但他的美洲观包含着很大程度的想象成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雷纳尔之问     美洲的发现     哥伦布     里昂研究院     殖民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933.html
文章来源: 《世界历史》 2018年0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