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乃蓤:西方频向普京示好 俄东转政策酝酿生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7 次 更新时间:2019-11-10 17:08:28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周乃蓤 (进入专栏)  

  

   十月八日美国刚卸任的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 Jr,曾任驻华大使)在《华尔街日报》评论版发表一篇文章,呼吁美国不要执着於对俄罗斯经济制裁,因为真正受损的是美国企业。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动经济制裁是为了谴责俄罗斯於二零一四年入侵乌克兰占领克里米亚,而整篇评论一次都没有提到克里米亚,等於承认了既成事实。去年俄罗斯重返欧洲议会已经传递出欧洲在淡化俄罗斯侵犯乌克兰主权的信息;今年八月七国首长会议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先後提议接纳俄罗斯回到以前的八国规模。明年经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第二条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将要开通,德国也急於经济关系正常化。风向的变动,意味着这几年来因受到西方排斥而转向亚洲的俄罗斯外交政策势将有变。

  

   早在西方经济制裁之前,俄罗斯认识到东亚经济力量的崛起,目光转向东方。二零一二年亚太经合峰会在海参崴举行,做为东道主的俄罗斯高姿态地宣示俄罗斯在地缘政治、经济上,都是亚洲的重要一员。此後每年召开远东经济论坛来做为招商引资的平台,然而五年来新增投资约九十亿美元,外商仅占二成,俄罗斯的经济重心仍在乌拉山以东的欧洲部分。

  

   莫斯科卡耐基研究中心主任特里宁(Dmitri Trenin)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外交学者,八月底他在《莫斯科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受人瞩目的文章,盘点俄国总统普京执政这二十年来外交政策上东西受挫的困局。将来普京或是继任人要突围,必须把美俄关系放在第一位,弱化与中国的接近。特里宁亲西方的观点和俄国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相近,可窥见克里姆林宫决策层的思路。

  

   一九九九年普京由叶利钦指定代行总统职位,次年正式当选总统,外交上延续前任的亲西方政策,和美国站在同一边。「九一一」恐怖袭击纽约事件後,自告奋勇地援助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但是俄罗斯精英和民众受了多年来反美宣传的影响,基本不接受美国的领导地位。俄罗斯期望冷战後欧盟国家会离开美国为首的大西洋圈,来加入其构想中从里斯本到海参崴的「大欧洲」独立体系,结果遭到冷遇。这是第一个严重的误判:俄罗斯不再输出意识形态,所有行动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当它协助欧盟国家内的一些边缘团体来对抗当权势力,在国际上造成的形象是一个欲求与国家的实际地位和影响力不相称的搅局者。

  

   第二个严重失误来自过时的国防安全观。新世纪石油价格上扬,迅速充实了俄罗斯的国库,也重新燃起苏联垮台後沉寂一段时间的强国心态。尤其是对昔日为了抗苏联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东扩,纳入东欧及波罗的海三国,激起俄罗斯全国强烈的反应,触动了外国入侵的创痛,尤其是上世纪德国纳粹侵犯俄罗斯本土。历史的教训是要把敌人挡在离政治经济中心越远越好的地方,战後受苏联控制的东欧国家形成东西对峙的缓冲带。北约东扩的确削弱俄罗斯的战略防线,但是现代武器的发展、洲际飞弹及载有飞弹的潜艇改变了攻守的客观形势。俄罗斯想阻挡北约东扩,不但没有正面的效果,反而使北约的新成员国更团结,重新掀起俄罗斯是西方天生敌人的疑虑。特里宁检讨出的结论是,根深蒂固的历史经验阻挡了俄罗斯发展适合二十一世纪的战略思维,导致一系列的外交政策上的失误。

  

   俄罗斯虽然经过苏联崩溃的痛楚,幸好能靠石油和天然气赚大量外汇,迅速恢复到一个内政独立、有拒抗外侵能力的国家。随之而来的是精英们自信膨胀,旧日领导世界、独步天下的雄心再起。这些人认为独联体几个国家和周边邻邦多年的兄弟情谊是建立俄罗斯新权力中心的基础,後来事实证明此类关系不可能发展成新形势下的经济、地缘政治和军事的整合。前苏联加盟国并不认同俄罗斯的领导,就连俄化最深的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都无意与俄罗斯联手建立新秩序。莫斯科深信有深邃文化纽带的乌克兰会拥护俄罗斯牵头的欧亚整合计划,可是乌克兰精英们想法不然,从基辅独立广场事件,发展到俄罗斯支持东乌克兰的动乱,演变到出兵占领克里米亚,破坏了原先两国的正常关系,乌克兰将长期是一个对俄罗斯充满敌意的邻国。

  

   俄罗斯在部署欧亚策略上并不明智。与印度的关系自从苏联解体,就停留在死水一潭的状况,俄中关系拉近,更增强了与印度的疏离。虽然普京下了大功夫与日本接近,却无法签订和平条约。特里宁认为俄罗斯必须加强和印度及日本的关系,来冲淡对中国的依赖。

  

   「资源的诅咒」是一个经济政治学的概念。自然资源带来的财富经常使一个国家依赖禀赋,任意挥霍,不思进取。俄罗斯的寡头侵吞资源,生活奢靡,国家的一些面子工程遭到外部揶揄,但大体来说,普京时代还清外债,财政保守,即使在西方经济制裁下,不至於捉襟见肘,可圈可点。美国在冷战结束後,设想俄罗斯会跟随二战後日本、德国的例子,俯首贴耳地听从美国领导拼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可是很快的发觉俄罗斯领导世界的慾望难以驯服。若是没有石油带来的暴富,俄罗斯或许不会急着向美国叫板,谋求营造自己设想的世界秩序。忙了一场,缺少附和的国家,却警惕了西方,招来了北约东扩的围堵。能源财富对俄罗斯而言,可说是「福兮祸所伏」。

  

   普京二零零一年在德国议会演讲,阐明俄罗斯选择融入欧洲、接受欧洲准则,然而後来冒大不韪占领克里米亚,在西方制裁下转向亚洲,将来又可能在西方松绑下回到西方,折腾不停。特里宁在另一篇关於欧洲关系的文章中写道,俄罗斯已放弃把欧洲看成彼得大帝以来的模仿对象,「大欧洲」设想看似海市蜃楼,因为欧洲国家的领导人缺乏魄力来改变美国独霸全球的格局,从而感叹道:「欧洲已无戴高乐!」他相信俄罗斯位於东亚、中亚、欧洲、中东、美国之间,没有必要向欧洲、美国或中国任何一方倾斜。俄罗斯外交政策首要是把俄美关系搞好,要警觉中美各种冲突给全局带来的影响。

  

   特里宁把俄罗斯外交失误最终归咎於俄罗斯权力体系,苏联解体後建立的是传统的权威政治,却无法形成一个以国家利益为重的精英阶层。这些人过於追逐物质享乐,把自己的企业的利益放在国家之上,与国内民众脱节,没有道德责任的观念,与沙俄和苏联时期的以国家为己任的精英不同。缺乏奋斗的目标是俄罗斯国家长远的弱点,反映在外交政策上是不自量力,目光短浅,而一个立足世界的大国需要清晰的目标和一个全方位的战略。他针砭俄罗斯时弊指出的反美霸权、追求多极世界的徒劳,以及执着缓冲国的过时战略思维,对中国来说,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作用。

  

进入 周乃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俄罗斯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9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