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钰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研究报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2 次 更新时间:2019-11-09 20:24:50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顾钰民 (进入专栏)  
从中深刻把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之间内在的和本质的联系性。三是深入学习和领会江泽民、胡锦涛及有关中央文献中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重要论述,把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同坚持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紧密结合起来。四是深入了解我国理论界关于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科学体系、当代价值研究的历史和现状,准确把握我国学界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研究的基本观点和普遍共识。”[10]

  

   有学者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与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社会主义建设思想是继承和发展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在毛泽东带领人民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基础上孕育和发展起来的;是在坚持毛泽东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立场、观点、方法的基础上孕育和发展起来的;是在毛泽东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所形成的一系列重要理论成果的基础上孕育和发展起来的;是在科学总结毛泽东探索失误所积累的深刻经验中孕育和发展起来的。”[11]

  

   有学者认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既具有内在联系而又各具理论特色。毛泽东对适合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毛泽东社会主义建设思想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提供了有益的思想资料,其中仍具有指导意义的思想内容也包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之中。”[12]

  

   (3)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主要研究的理论问题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容十分丰富,涉及的理论问题非常广泛,涵盖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全部理论活动和实践活动。有学者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这门学科属性具体的两个特点即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结合中形成的理论以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中形成的理论,可以把这门学科的研究体系归纳为十个问题:第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研究;第二,中国国情研究;第三,世界文明遗产与现当代国际形势研究;第四,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第五,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研究;第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范畴研究;第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文献研究;第八,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术史;第九,国内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成果评价;第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方法论。[13]

  

   也有学者针对当前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状况,提出了十个问题:一是关于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前提;二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科学内涵的界定和把握;三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关系;四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问题和根本经验;五是关于继承和发扬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优良传统;六是关于新中国成立后“两个30年”的关系;七是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评价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八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内在联系性;九是关于解放思想和理论创新;十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高校思想政治理论教育。[14]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由于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包含着、关涉着许多不同的方面,所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首先,作为一种历史过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可区分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践;其次,作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的实践,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又可以区分为理论层面上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实践层面上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再次,仅就理论层面上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而言,它又有狭义与广义之分。要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丰富内涵,就必须完整地把握以上各个方面。”[15]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有两个基础性的问题: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可能性;检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成败得失的标准。否认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可能性的三种论点,即中国人学到的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中国人不可能读懂马克思主义原著、中国化会使马克思主义变形走样,在学理上和事实上都不能成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概念提出的历史背景和条件就决定了它是一个标志实践目的、实践过程和实践结果的概念,同时也就逻辑地蕴含了它的检验方式和检验标准。与版本学、校勘学、考据学、训诂学一类的问题不同,检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败得失不能用汉儒和清代朴学家注经的办法,以某个论断与某个文本是否符合为标准,而只能以实践的结果与实践方案的预期目的是否符合为标准。中国革命建设的历程表明,以文本为检验标准必然导致教条主义。”[16]


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建设研究进展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建设研究在近几年有了明显的进展,表现为对学科建设要解决好的主要问题的认识进一步具体化,对学科研究中应该拓展的内容更加集中。同时,也认识到学科建设还刚刚起步,许多问题还有待于进行深入研究。随着实践的发展,人们对学科建设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新的问题也会不断出现,学科建设仍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还有大量的问题需要进行深入研究。

  

   有学者认为,当前学科建设要着力强化的问题:一是强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的问题意识。目前存在一些问题是“我们有很多的成果,但没有很多的问题”,问题意识是催化学科发展的生长基点、引导学科前进的方向指南、推动学科建设的动力源泉。二是明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的方向定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要正确处理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所属的各二级学科之间的关系;要着力建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的概念体系,确立学科的范畴定位;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主线,探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经验、基本规律;要始终坚持以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明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发展定位。三是优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的结构体系。学科建设要有重点,按本科、硕士、博士三个层次进行,建议在有条件的高校增设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本科专业。四是规划学科的发展战略。通过科学规划,凝练学科方向,突出学科特色,凝聚学科力量,形成学科群体优势。应在“特色化”的基础上走向适合自身实际的“综合化”发展道路,坚持特色性和多样性的结合。五是营造学科建设的学术环境。加强对学科的学术规范建设;加强对学科制度建设;加强对学科建设的评价考核工作。克服重申报拿点,轻学科建设的倾向。[1](P160-165)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是一个历史过程,同时又体现了经由现在面向未来的连续性。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归根结底是要以中国化的理论成果来凝聚社会共识。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历史固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增强其对现实社会关切的解释能力,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与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结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精神在于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来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以往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对历史的关注显然多于现实。回应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面临的时代挑战,至少可以在两个方面作出努力,一是不再囿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固有成见,回到马克思主义本身。不可否认,领袖集团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解说有其权威性,但却不应成为学术研究的唯一对象,学界完全可以开启一个学术层面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二是要强化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社会现实的解释力度。学术研究不应讳疾忌医,而应在直面问题的基础上,不断彰显其对现实的批判能力,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所在。因此,重读经典与直面现实,应成为今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一个方向。”[17]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研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历史基础,主要包括:一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历史研究;二是近现代中国国情和世情变化发展的历史研究;三是中国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想的历史研究;四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运用和发展的历史研究;五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范畴的历史研究;六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的不同思潮之间的交流、辩论以至斗争的历史研究;七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料的历史研究;八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人物研究。[18]

  

   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有学者认为:“近年来学术界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方面涌现出了一批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但重复研究现象特别严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与宣传由于政治家的倡导和社会发展以及学科建设的需要等多种因素,学界对其研究几乎形成了‘全民参与’的局面,学科内和学科外不同研究方向的学者几乎都对其有过研究,这固然说明了研究的繁荣,但其中重复研究是一个突出的问题,主要表现为研究的选题、研究的内容和研究的结论等重复现象严重。多数研究不外乎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来源、客观依据、理论成果和基本经验的研究,并且这些研究中的多数都是循环论证、变动和调适语言罢了,结论不过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的重复。还有多数研究表现为对有关政治文献的摘编演绎和对于高校教科书的重复,许多学术论文和‘研究专著’给人感觉是‘千文一面’,并无多少内容和实质上的创新。”[19]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被忽视的领域和视角。从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国情的认识以及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发展来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构成了客观的历史过程。必须确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在学科建设中的基础地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的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史;二是中国共产党对国情认识的曲折历程;三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的发展过程;四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与中国社会现代化。”[24]


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学科建设需要处理好的几个关系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这一二级学科建设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涉及与其他二级学科的关系,理顺关系、把握重点、相互依存、相互促进,是建设好各二级学科必须要解决好的问题。在这方面,近几年的研究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主要表现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与其他二级学科相互之间的关系认识更加清晰,在学科建设和研究的实践中更加注重各学科各自研究的边界,也更加突出不同学科研究的不同视角、不同方法、不同学科的特点,使同样的问题体现不同学科的特色。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主线,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为主题,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为重点,密切结合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中国特色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社会主义改造道路和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中所进行的艰苦实践和理论总结,深入研究党的几代领导集体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和基本经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顾钰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9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