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英民:颜伯珣和他的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8 次 更新时间:2019-11-08 21:00:46

进入专题: 颜伯珣  

樊英民  
壮夫歌振谷。其始或惮烦,其后忘拘束。畚锸羞戟鋋,勿亟同且速。春女饷馌还,摘花各盈掬……

  

   诗中展现出一个集体劳动的场景:山冈平野上,有上千人在紧张地劳动。旗帜挥舞,鼓声咚咚,号子声振动山谷,仿佛在将令指挥下千军万马的战斗。从冬天到春天,有白天有月夜,这是多么气势壮阔充满动感的画面!尤其是作者又捕捉到送饭的村姑归途採摘一把野花的细节,可谓得刚柔相济之妙。作者不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记录所见,而是人在其中,仿佛拍摄宏大场面的长镜头电影。

   作者所写的芍陂,是为民造福的工程;护领转饷则是为了赈济康熙三十一年陕西凤翔的灾民,都具有天然的正义性。这样的诗在题材上是新颖的,其全景式的描写角度和所反映的集体劳动场面,在古代诗歌中也是很少见的。

   相对于明末政治的黑暗、人性的没落和社会的动乱,清初社会无疑有一种健康光明蒸蒸日上的气象。颜伯珣的这些诗不是庸俗可厌的颂圣之作,而是真诚地对劳动的礼赞。可以认为是这种社会面貌和精神的反映。

   当然,说清初社会健康光明只是相对而言,从微观局部上看,种种不尽人意的现象仍然不少。具体到颜伯珣本人,如前文曾说过的多年得不到升迁,就有时令他苦恼。关键在于他如何对待。请看这首《老庙堤头歌》:

  

   丈夫不封万户侯,便应一耒老田畴。胡为乘轩复课畚,于思遭讥听者愁?丈夫事不盖棺未可问,鼓刀饭牛性所近。唐丧七尺应有托,塞责五斗聊足奋。皇天高高白日疾,蛟龙霖雨兮草木结实。乘时利物无区殊,贤豪汨没何代无?

  

   建功立业当然是每个人的愿望,但真能实现者又有几人?自已也算是个朝廷官员,又一大把胡子了,却还在工地上干着被人视为低贱的活儿,被认为有失身份而讥笑、瞧不起,这样值得吗?但是转而想想,天生万物,各自都有自已的位置,恰似蛟龙行雨,草木结实,纵有高低贵贱之分,却都是于世于人有用的。任何时代都有被埋没的人才,所以不值得一味抱怨。关键是把握机会和时势,做有益于万物之事!这诗中虽然也有无奈的感慨,却没有颓丧牢骚和自怨自艾。尤其后半部,格调昂扬,心态宽容,真是充满了正能量!这也许是作者在工地上长期深入接触了社会下层而得到的心灵升华吧?"末僚亦名器,志士在沟渎"(《十月筑安丰大堤寓李莫店旧馆感成四十韵》),颜伯珣就是以这样的心态对待人生中的种种不如意的。

   解铜入京的纪行诗,现存约二十首。其中至少有三首反映了他面对沿途黑恶势力巧取豪夺所表现的愤怒和无奈。当时河道上,官船民船都被盘剝,甚至遭公开勒索。《突溜阻雨望天津卫》写道:

  

   我行逢秋东风急,清源以北水皆立 。柁危倒牵高帆卧,计程一旬百二十。樯竿如林悬索号,估泊渔网兼嘈嘈。系缆鸣铙无颜色,微吟强飡同疲劳。须知气悽必苦雨,即恐畿南无干土。骨髓尽捜付长辕,面目何以对圜府!卫人尽道迎官船,官船到关仍索钱。岂知有儒愁簞食,穷秋更卖负郭田!

  

   十天才走一百二十里,简直是蜗牛速度。船上系缆鸣锣的工人营养不良面有菜色,因为换船改走旱路又要多付几倍运费,预算早已突破,但船到天津后关上要索钱,到目的地后还要贿赂宝泉局……看来,只有卖家里的田产来填补亏空了!

   终于到了天津,作《已达天津述兴》:    

  

   吏微行役频,疚心力衰惰。天路虽多艰,臣职难高卧。涉江累殊候,风涛饱经过。水驿期有常,况复严最课。所求匪章程,天远望帝座。亲戚满路隅,不瞻穷途饿。九旬达津门,故吏俨僚佐。岂惜升斗活,难为苍颜破。关深豺虎骄,日入鼋鼍大……

  

   他们的船已严重超期,这要受到严励处罚。亲戚朋友看到的,是几乎像叫花子的一行人。自己固然不是为升斗之禄而做官,可面对这些不快之事,也真难以高兴起来。尤其是就要面对那些索要钱财的恶吏,觉得他们简直就是豺狼虎豹乌龟王八……

   这次出差是以赔累告终的,《运铜返寿州答寿民》说:

  

   州贰微细职,亦备守土臣。官铜输有吏,滥责安所循。吏解苦累钱,岂念官更贫?无乃教之贪?交征亏至仁。破产尽宝泉,达官犹怒嗔。十月衣葛回,返顾西灞津。蒸黎为我哭,愿偿官累银。感激谢蒸黎,剜肉宁一身!……

  

   自己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官,可也负有守土爱民之责。这次赔累责任也许在我,那些索钱的吏员哪能想到我比他们更穷?朝廷制订的制度总不能鼓励贪污吧?那是违反至仁的原则的。卖家产填补亏空,宝泉局官员还不满意,对我态度很不友好。狼狈地回到寿州,百姓们闻讯痛哭,说愿意集资为我赔偿。我岂能再连累百姓?剜肉补疮,就自己承担吧。以下作者又以当时正进行的康熙帝征阿鲁特的战争为榜样,说远征中皇帝每天才吃一顿饭,自己吃点亏算不了什么:"君看征戍儿,我何怨苦辛?"

   在这里,我们看到当时社会的黑暗,也看到了作者的高尚:他对这种种虽只能无奈地承受;却又无怨无悔,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百姓受累,平和通达,毫不矫情。真实地记录了现实生活中作者的愤懑苦恼和担当。

   颜伯珣诗中反映了作者对社会底层弱者的深切关注和悲悯,展示了作者浓厚的人文情怀。

   请看《雪甚》 :

  

   跨马出鲁门,还村渡泗水。雨雪积昏昼,原隰平如坻。六合归太素,万物尽为滓。放犊惜及目,殭鳞赤赪尾。村遇曝背人,有怀兼忧喜。喜者春得耕,忧者即饿死。称贷绝亲戚,况乃问邻比。两岁俱无年,泰瑞反成否。明年幸蠲租,六郡受帝祉。愿得少延活,共待春阳起。使君罢于田,豢卢日一豕。饿者拾馀去,且得饱妻子。请为将卢役,虞人闻之耻。侧颈吁使君,公门如万里!

  

   前面数句写大雪。然后说这场大雪对于春耕固然有好处,对于极贫之家来说,却意味着有可能被饿死。因为连续两年歉收,他们已山穷水尽借贷无门了。接下来笔锋一转,说知府大人不用种田,他毎天单喂狗就要用一头猪!饥饿的人捡拾其余,也可以让妻子儿女活下来。如此强烈的对比,岂不比杜甫传诵千古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要尖锐?接着作者又写道,假设自己去做个养狗的差役,拾些剩余养活妻儿,那一定会引起人们的耻笑;而想向知府大人呼吁,却官衙深如海,难以上达……这是对官府多么深刻的讽刺!叙事寄情,委宛曲折,为民请命,正气澟然,这样的诗,堪称诗史式的杰作!

   尤其须要指出的是,诗中的鲁门和泗水都是曲阜眼前实景,曲阜是兖州府属县,而且题后注明"康熙二十八年十二月作",所以读者不难判定,他笔下的"使君"就是现任的兖州知府。很容易地就能查出此人是官声颇为狼藉的祖允图。但他毕竟是现任官员,作者竟如此直接地在诗中对他批评,真的需要相当胆量。  

   再如《舟中感兴》组诗中有一首《流民船》,诗云 :    

  

   并包樵爨才盈尺,数口棲迟即是家。不敢中流随画桨,乱来斜日倚苍葭。恩归旧垅仍官种,诏启新河少涨沙。满目仳离无郑监,小臣惭附上天槎。

  

   所谓流民,就是没有固定居止之处的穷苦百姓,他们大概是因洪水冲没或者开河筑堤而失去土地的农民。全家人寄身于一叶小舟,生活境况困窘。作者对他们寄予无限同情,末句用宋代郑侠典故,以自己无力帮助他们而深深自责。

   同样的自责还表现在《二月苦雨》中:

  

   冥冥甲子侵耕雨,早度元宵更四旬。即恐春长无陇麦,独看花放正愁人。涨沙重失龙头堰,远树初红燕子津。不免追呼馀旧赋,哀鸿满目岁何频。

  

   古人认为甲子日下雨是时势的预兆:"春雨甲子,赤地千里。"现在正是春天,看来老百姓又要受苦了!面对霪雨,他想到的是麦田受水淹而无收,闸坝因淤积而失去作用。而接下来的必是普遍缺粮,但历年积欠的赋税恐怕还要追缴,那就免不了要用暴力对付百姓了……他是以官员的角度看待灾害的,首先想到的是赋税,感叹受灾的年份何其频繁。唐高适《封丘作》有"拜迎长官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句,反映了一个未泯良知的地方官员面对现实的无奈,此诗末联两句立意庶几近之。

   颜伯珣在寿州已工作了整整二十年。所干的都是些修坝种树押运物资之类的事,频繁地出远差,沐风栉雨而升迁无望,经常在诗中发些不如归去的感叹。在对官场充满厌倦和无奈的同时,也对寿州这个地方产生了深切的感情,尤其是对这里的普通人和贫苦百姓充满了同情。从此诗中,我们不难体会到他的一颗赤子之心。

   又有一首《仲冬喜雨行》,虽云喜雨,并没有欣然的情绪,却以很大的篇幅写春夏之交连绵雨水所造成的内涝和洪灾,写灾后饥饿疫疠造成的居民流离死亡相继。如:"今年遍地舞商羊,正月繁雷龙不藏。四月五月天如漏,嗷嗷万户户无粮。孤城不没才三尺,中原无地号天苍。咫尺但愁外水入,城内雨水已拍床。老夫卧病心肺裂,除生羽翼淩空翔……"而大涝过后又是大旱:"时晚种麦土又干,高者种枯幸下滩。仲冬至后雨细霏,却望畴陇麦苗肥。嗟尔淮南民馀几?饿者离散疫多死!冬雨活麦麦有秋,即恐明春更泛长淮水!"这无疑是他在淮南多年经常见到的场面。面对这种情况,他无能为力,只能向虚无中的天帝呼吁,说"愿将残躯饱蛰龙,尽驱雷公龙不起!"只要能解民于倒悬,情愿把自已这把老骨头去喂那司雨的蛟龙。这是多么崇高的情怀,使人想起佛陀的舍身饲虎。这诗写于他去世的前一年,以耄耋衰老之年,白发疾病之身,他已是把自己自觉地当成了一个寿州人了,念念不忘的是这里的黎民百姓。

   《秋日下窑广住寺编甲恭讲上谕》诗中有"鸠鹄纷在眼,焉用桁与杨?"说这里的百姓们鸠形鹄面,不用戴上刑具也和在押囚犯无异了。在那个时代,官员以"民之父母"自居,称百姓为"子民"。"子民"对"父母"只有服从和奉养的义务,但太多的"父母"对"子民"的生存状态无动于衷。正如杜甫之"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颜伯珣即使无力改变什么,只此一颗仁心,一声叹息,已经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前文曾提到的"父老向我哭","蒸黎为我哭",都是证明。

   "致君尧舜上,务使风俗淳。"(杜甫)这应是颜伯珣内心深处的人生愿景。但官卑职微,对很多事无能为力,只能在对社会现象的关注和发声中透露出某种理念和情怀。组诗《淮上军》有写绿营兵阅兵的一首:

  

   百队貔貅屡合围,龙旗不动豹旗飞,清天过鸟回鱼阵,六月寒霜拥铁衣。父老分明闻步伐,宾僚谈宴有光辉。防危此日需军寔,岂效虚名振旅归!

  

   前几句从阵法变换步伐整齐及宾客反映等极言阅兵仪式的成功,最后笔锋一转,说军队训练的目的是为了实战时具有强大的战斗力,而不是为了得虚名的表演。两句可谓对热衷于形式主义者的当头棒喝。

只图好看以取悦上级的形式主义,在中国可说是源远流长甚至积重难返,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大痼疾。满洲八旗兵本有着生龙活虎般的马上优势,进关后就迅速腐败到不堪一击;无奈之下组建的绿营兵,从顺治初到作者的时代也就三四十年的样子,又已问题丛生。如这组诗里写到了的军官腐化:"啣杯十日宾能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颜伯珣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9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