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大力:谁来决定我们是谁——关于中国民族史研究的三把钥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38 次 更新时间:2019-11-08 07:46:33

进入专题: 民族史研究  

姚大力  
我不清楚该段文字的通行汉译文本究竟是译自俄文原文,抑或是从英译本转译过来的。因为按俄文本的表述,所谓四要素应当分别被译为语言、地域、经济生活的共同性,以及“显现在文化共同性之中的心理结构的共同性”。从今天的认识看,这个定义有明显的不足之处。

   最有问题的是他枚举的最后一项“共同性”。无论所谓心理素质或心理结构,其意义都颇有含糊不清之嫌。同样重要的是,心理结构的共同性是需要反映在文化(其中当然也包括语言)共同性之中的,这一项类如何可以与前面列举的其他三项被并列于同一分类层次之中?

   不过我们也应承认,斯大林所谓心理结构共同性,其实已不太自觉地触及被界定对象主体意识层面的因素。他甚至也已略约提及,这种主体意识是从该人群对其语言、生存地域、经济生活、社会生活习俗、宗教礼仪、集体经验及历史记忆等方面共同性的长期反复的感受之中萌蘖和发育起来的。沿着这样的思路再作进一步推论,似乎可以把共同血统观念的形成分解成这样两个阶段来叙述:从共同语言、地域、经济生活、宗教礼仪、社会习俗、集体经验及历史记忆等(A)中间产生一种比较宽泛模糊的共同集体身份意识(B);再从这种共同集体身份意识(B)里发育出该群体出自于共同血统的观念(C)。前面已经讲过,正是这种共同血统观念,构成了民族或族群的集体身份意识,也就是所谓民族或族群认同的核心部分。

   关于上面所讲的族群认同形成过程,此外还有两点需要加以补充说明。

   关于从A到B的过程,也就是族群内集体身份意识的萌发,并不需要在A项所列举的所有那一大堆“共同”样样具备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它当然不可能从完全的虚无之中就得以被成功地“想象”出来。总需要有某些现实的“共同”要素,才可能促使一种对集体身份的朦胧感知从这个人群的草根意识中间逐渐滋长起来。但是对各民族、各族群的发育史所进行的历史考察告诉我们,要想为那样一种集体身份意识的自发滋长开列出一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充要条件清单,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另一方面,关于从B到C的演变,则不可能也像由A到B那样,是一个完全自发的行为。共同血统观念不会从大众对其集体身份的朦胧意识中自动地、必然地生发出来,而只能是有人自觉地对后者予以加工和提升的结果。承担此一加工提升工作的人,大都是该人群内的精英或准精英分子。经过他们对自身群体的历史记忆和其他文化资源进行有意识的选择、强调、放大或“发明”,以及有意识地沙汰、“失忆”、掩盖与修正,该族群或民族获得了有关自己是谁、从哪里来、本群体与周围其他人群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同等等一套相对固定的言说。而具有想象性格的共同血统观念则是这一套言说得以构建的最不可或缺的内核。

   共同血统观念为什么会成为研究者从人们如何“想象”自己的层面去考察民族或族群形成历史时的一个最重要的聚焦点?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其中的道理讲清楚了;虽然因为时间的限制,我说得可能还太简单了一点。请注意:我没有在这里宣扬说,所谓民族,彻头彻尾就是一种主观想象出来的东西。不要以为,今天坐在这个教室里的人们,也能凭空“想象”出一个民族来。谁都可以任情想象,但难道任何人的想象都可以在一个大型人群中激发出为大众所认可的集体意识来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这样的“发明”如果能成功,它必定以该群体内带有草根性质的对自身的认知与情感作为基础,所以才能又反过来滋养、培育和形塑属于大众的集体身份意识。所以,强调族体主观认同意识的重要性,并不是想要、事实上也完全没有颠覆中国民族史领域内经过长期积累所形成的诸多根本观点和基本知识。它只不过力图揭示出过去的研究中曾一向被忽略的那个层面,即被称为民族或族群的大型人群,在利用其历史资源来构建一个特定“想象共同体”时所经历的心路历程。

   现在让我们回到讨论的起点上去。究竟是谁在决定我们是谁?是民族社会学家吗?看来也不是。刚刚介绍过的民族社会学家的工作,只是在解释某个人群认为自己是谁的观念是如何在历史的过程中形成的。不过光有民族社会学家这样的解释仍然不够,我们还需要比较历史语言学家、分子人类学家来帮忙。他们有能力揭示出,这个或那个特定的共同体中的不同成员,实际上是从什么样的不同途径、不同来源而团聚成为同一个人群的。总之,没有一个人,民族社会学家也好、分子人类学家也好、比较历史语言学家也好,包括民族史的专家在内,有权力代表某个人群宣布他们是谁。他们是谁,要由他们自己来说。各不同学科的合作,则可能更有效地回答下述问题:即他们是为何及如何达成关于他们是谁的这样一个共识的?类似的历史问题,只有在不同学科的合作下,才会显现得更加清楚。

  

  

    进入专题: 民族史研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99.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