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博文 方长平:周边国家民族主义新态势与中国外交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9 次 更新时间:2019-11-07 07:39:50

进入专题: 周边国家民族主义     中国外交     民粹主义     现代公民意识  

刘博文   方长平  
尽管大众在社交媒体上的情绪表达与实际行为存在一定差距,但社交网络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会加大游行示威等民众活动发生的可能性。从大众-精英互动的视角看,社交媒体的广泛应用会增加政府管控国内民族主义舆论的困难,大众民族主义一旦爆发就难以逆转,即便在威权政体下,政府也很难在控制与利用民族主义的政策选项间自如切换。(12)

   近年来周边国家的社交媒体用户数量不断攀升,多数国家互联网用户通过智能手机访问社交网络的比例和频率很高,脸书(Facebook)、照片墙(Instagram)、推特(Twitter)等西方社交媒体产品都广受欢迎。根据调查机构互随(hootsuite)和维奥思社(we are social)联合发布的《2018年全球数字调查》,如表1所示,很多统计指标都显示出社交媒体在周边国家扮演着日益突出的角色。此外,如表2所示,根据调查机构电子销售家(eMarketer)在2017年发布的关于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泰国、越南等四个东南亚国家的报告,各国社交媒体用户具有较为集中的社交平台使用偏好,排名靠前的社交平台拥有规模可观的用户群体。由此,社交网络中的热点议题更容易成为整个社会的关注焦点。

   毋庸讳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社交媒体的普及对周边国家民族主义起到了助推作用,很多示威游行活动都依靠社交网络而得以组织、实施和扩大化。以越南曾发生的数次反华游行为例,诸如“爱国日记”等颇具煽动性的网络文章的大量转发激发了众多民众上街游行的冲动。(13)在新时期的技术条件下,这种自我动员能力极强的大众民族主义不仅难以被本国政府有效管控,也会使处于外交争端下的国家间关系增添更多不确定性。

   (二)民粹主义倾向的凸显

   民粹主义抬头是当今世界的一个重要现象,民族意识高涨而民主政治却不成熟的地区往往会成为民粹主义的生存土壤。中国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地区恰恰如此,民粹主义长期是该地区众多国家政治生态的组成部分。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联系紧密且常常共存,但民粹主义更突出反建制、反精英的平民诉求。从这个意义上讲,带有民粹主义倾向的民族主义主要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在抵制反对外部民族的同时也抵制反对本民族的精英阶层;二是更强调大众民族主义的主体地位而非精英民族主义及其自上而下的大众动员。需要指出,与当前西方国家盛行的右翼保守主义倾向的民粹主义不同,中国周边国家的民粹主义并不具备内生的种族主义倾向,在财富分配不公等社会经济问题突出的背景下,其在意识形态光谱上更偏向强调阶层间公平正义的左翼激进主义,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的结合更大程度上是民主转型和民主政治不成熟运作的附带结果。(14)出于以下两种原因,一些周边国家的民族主义呈现出鲜明的民粹倾向,从而助长了民族主义的激进化。

   一方面,在不成熟的党争民主环境下,动员民众力量是许多政治派别经常运用的竞争策略,加之涉外议题容易成为党派间相互攻击的要点,民族主义往往因此被裹挟进民粹主义的浪潮之中,变为政党和政治精英攫取权力的政治工具。正如杰克·斯奈德(Jack Snyder)等人指出,在政府的舆论垄断开始瓦解的民主化初期,执政党和反对党都更有动力和机会在政治博弈中打出“民族主义牌”。(15)菲律宾就长期饱受民粹主义困扰,受国内政治斗争影响,其在南海问题上的民族主义表现出以往少见的民粹特征。(16)虽然中菲南海争端由来已久,但历史上菲律宾在社会大众层面并未形成激烈的反华情绪,其领土民族主义一直以较为温和的面貌呈现,中菲南海合作在阿罗约政府前期甚至取得了较大进展。然而,在阿罗约执政后期,菲律宾国内针对阿罗约贪腐舞弊的批评形成高潮,中菲南海合作也遭到捆绑式的“污名化”,反对派指责阿罗约以出卖国家主权的方式换取中国项目贷款和回扣。(17)迫于压力,阿罗约政府不得不停止中兴集团中标的宽带网络升级改造项目,放弃与中国达成的《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多项中资合作项目遭受影响。(18)此后上台执政的阿基诺三世为了巩固自身的执政地位,实施对阿罗约的“政治清算”,敏锐捕捉到了中菲合作与政治腐败相挂钩的国内舆论动向,极力借南海问题煽动菲律宾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以此树立自身的“清廉爱国”形象。(19)结果,菲律宾社会原本温和的对华民族主义开始显露出民粹主义特征,自2012年之后屡次发生反华示威游行,对中菲民间关系造成了破坏。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国家威权韧性(authoritarian resilience)较弱,不能有效回应民族主义浪潮,就很可能发生从民族主义示威游行转变为反政府运动的现象,导致民粹色彩浓厚的大众民族主义出现。尤其当国家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分配不公问题突出,受西方意识形态渗透而产生的底层民众主导的民族主义运动,就可能损害到执政集团的合法性,进而威胁到国家的政权稳固。这时,统治阶层往往会选择顺应民族主义的诉求,以免自身遭遇民粹主义政治力量的围攻,但这类做法又会使得大众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进而损害国家间的政治互信。在缅甸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尽管巩固与发展党通过大选执政,并出台了多项政治改革措施,但缅甸政府的国际国内合法性仍饱受质疑,缅甸大众的民主狂热通过反政府的民粹主义表现出来。(20)所以,在发生针对中国在缅投资项目密松水电站、莱比塘铜矿、昆明-皎漂铁路等的民众抗议运动时,吴登盛政府基本采取了迎合民意的做法,导致中缅各领域合作出现倒退。(21)再如,越南因南海争端多次爆发全国性的反华示威游行,在异见人士和反政府势力的推动下,民众宣泄对政府“外交软弱”的不满情绪,冲击到越南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一定程度上了降低了越南对华外交的灵活性。(22)

   (三)现代公民意识的展露

   在西方学界传统的民族主义研究中,一向存在对东、西方民族主义进行简化二分法处理的缺陷,即认为西方世界的民族主义就是公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而东方世界的民族主义就是族裔民族主义(ethnic nationalism)。这种二分法确实反映了历史上民族主义的某些事实,但已经不能概括当今世界民族主义的面貌。(23)对中国周边国家而言,尽管族裔政治仍是困扰各国的重要议题,但公民民族主义早已广泛存在且影响力日益上升,这不单单是因为各国的社会整合取得了一定成效,更是源于各国大众的现代公民意识的提升。当然,对很多国家民众而言,其显著增强的公民意识依然是不够健全的,其中最关键的缺陷便是理性精神的缺乏,这也导致其现代公民意识仍可能通过民粹政治的手段表达出来。

   周边国家现代公民意识的增强,使得各国民族主义不再纯粹关注国家主权问题,还将目光投向了外国在本国的社会经济活动,一旦外国的贸易投资和人文交流活动触及其信奉的价值理念,就可能引起民族主义舆论和行动的反弹。容易激发民族主义倾向的周边国家公民意识大致包括以下几点:其一,政治参与意识强烈,推崇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愿意参加非政府组织和政治社会团体来表达自身诉求,敢于发起和参与民间抗议活动。其二,维权观念和责任观念突出,对损害个体、社区、族群和国家利益的外国行为十分敏感,乐于通过个体行动来维护族群和国家利益。其三,积极行使对政府的监督权利,要求政府办事规范透明,痛恨国内外政府或企业之间的暗箱操作、权钱交易等高腐败风险行为。其四,注重环境保护、人权保护、社群文化保护等原则理念,警惕外来投资等社会经济活动对资源环境和本土文化的破坏。上述几项现代公民意识相互促进,在推动周边国家的社会进步的同时,强化了很多国家本已存在的经济民族主义和资源民族主义情绪,为外国政府和企业开展的投资合作行为制造了很多困难和障碍。

   受上述现代公民意识影响,周边国家的民族主义在形式上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第一,知识精英对大众民族主义的影响力上升。许多知识分子和社会活动家长期致力于引导社会舆论,宣传现代政治理念,虽然曾经与底层民众较为脱节,但在当前社会环境下受认可度大为提高,一旦其发起民族主义活动的号召,便会有大批追随者响应。以越南民族主义为例,知识分子已经成为多次反华示威游行的主要推动者。2012年12月9日,胡志明市的一些作家、画家和音乐家就曾以“越南文艺人士”为名向越南社会各界及海内外征集签名,倡议并组织了大规模市民参加的抗议中国设立三沙市的示威游行。(24)第二,非政府组织大量涌现,对大众民族主义的动员作用明显。众多非政府组织在培育当地民众的环保、人权等公民意识的同时,也会刻意夸大外来投资项目对当地自然环境和土著文化的破坏性,甚至专门组织民众抗议活动以阻止项目的实施。在柬埔寨,中国国电集团投资开发的柴阿润水电站项目早在2011年就已完成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在2012年通过柬埔寨工业部审议,确认工程不存在重大环境问题。但非政府组织“自然母亲”(Mother Nature)坚持批评项目建设将迫使当地少数民族搬离并陷入生活困难,且威胁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在“自然母亲”及其他民间组织的支持下,当地200多名民众于2014年3月前往省政府递交请愿书,抗议水电站施工兴建,使洪森政府不得不承诺暂停柴阿润水电站的建设。(25)第三,国际势力深度介入民族主义运动,为抗议活动提供资金支持和技术指导。例如,在中国与缅甸合作进行流域开发的过程中,缅甸众多非政府组织将环境问题与政治问题相捆绑,掀起了民族主义色彩明显的大规模“反坝运动”。(26)在这背后,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河流组织扮演了关键推手的角色,其与缅甸非政府组织“缅甸河流网”(Burma Rivers Network)“萨尔温江观察组织”(Salween Watch)等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为缅甸的民间“反坝运动”提供了大量技巧性指导。除此之外,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也赞助抗议中国投资项目的民间组织,体现了美国对缅甸反华民族主义的大力支持。(27)

  

   三、应对周边涉华民族主义:挑战与建议

  

   伴随着周边国家民族主义在目标诉求和表现方式上的新发展,其对中国外交的影响也呈现出新形态,其中尤其需要引起关注的是,周边国家民族主义的涉华目标指向正在显著增多。为做好周边外交工作,中国有必要充分理解周边民族主义来源和挑战的复杂性,从而有针对性地制订应对之策。

   图1 部分周边国家民众对中国的威胁认知程度(2017年)

   资料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How People in Asia-Pacific view China,"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7/10/16/how-people-in-asia-pacific-view-china/,访问日期:2018年:2018年8月30日。

   (一)周边国家民族主义对中国外交的新挑战

周边国家民族主义中涉华目标指向增多,根源在于结构层面,即随着中国迅速崛起,周边国家民众对中国的警惕和疑虑情绪不断上升。如图1所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7年的民意调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周边国家民族主义     中国外交     民粹主义     现代公民意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83.html
文章来源: 《国际观察》 2018年0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